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46章 天机玲珑,盘古威慑
    血雾深处,一座巨大的青铜古棺一点点的显露出了其无比狰狞的棱角。

    青铜巨棺自血雾之中呈现之后,其上面的奇珍异兽图腾仿佛活了起来一般,每一个奇珍都灵性而又深邃幽古。

    而其上面的每一只异兽,都鲜活之极,栩栩如生,如要择人而噬。

    凶戾的双眼、狰狞的头颅,锋利的獠牙,猩红的舌头……

    古棺自虚空横陈,降临而下,引来一片席卷如怒海狂涛般的血雾异象。

    只是这般场景呈现出来的时候,夏心宁等人却并没有太心悸,反而全部本能的看向了苏离。

    苏离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这是在档案世界里出现在青铜古棺上的那一道白色幽影,被盘古如屠鸡宰狗一般的碾压的东西。

    这就是‘祁’,幽冥殿魂梦堂的堂主,一身实力深不可测。

    当然,在‘祁’看来,别人是不可能知晓她的身份的。

    只不过,苏离不仅知道,而且还比所有人都知道得更加的清楚。

    苏离的本体和魅儿、沐雨兮站在一起。

    云青萱和诸葛染月、安若萱和妖岚则跟随在了他的身旁。

    阙辛延重新历经轮回,如今在壁画的世界里洗魂蜕变。

    阙心妍和夏心妍已经完成了融合,正在蜕变的状态之中,目前进展顺利,并无受到干扰。

    而阙德和龟真子、夏心宁则在此时全神贯注的凝视着那虚空忽然降临的巨型青铜古棺以及古棺上侧躺、看起来慵懒而妩媚的妖娆女子幽影。

    这一次,此人依然是一道白色的幽影,身影并不是特别的真实,但是其携带的气势却令人不敢忽略。

    “你们幽冥殿真的是阴魂不散!”

    阙德冷声叱道。

    他说话之间已经走了出来,站在了最前面。

    这时候,肯定是不能任由对方的气息冲击到了忘尘寰的变化,不然幽冥海和忘尘寰的轮回布置肯定是会出事的。

    “阴魂不散?我们魔灵一脉,本就是阴魂啊,你这种说法没有任何问题。”

    那白色的幽影依然侧躺在青铜古棺上,那妖娆的身材和曲线,以及那弯曲的形态,在苏离看来,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姿势。

    在这般念头生出的刹那,苏离才意识到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看了魁一眼。

    魁在表现上,对于‘祁’是非常有‘好感’的,而且他正在努力,想要成为‘祁’的道侣,然后少奋斗很多年。

    这当然也是苏忘尘的某种心思和计划,可惜这个计划并没有能施展出来,苏忘尘就被苏离干掉了。

    此时,苏离一直都在运转着尘寰之心——自档案复印‘魁’之后,这让本就强大的苏离雪上加霜,以至于尘寰之心他都不想运用都会自行的运转,这实在是让苏离有些烦恼。

    唉,本就这么聪明,如今开启尘寰之心就更聪明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可惜,这是苏忘尘想都想不来的效果,自己却根本不怎么想要。

    苏离觉得,苏忘尘若是知道他此时内心的某些想法,估计只怕是会吐血三升。

    苏忘尘想吃软饭,甚至想通过‘魁’这个身份来掌控幽冥殿,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深入这个计划。

    如今,看到‘祁’的姿势之后,苏离不得不承认,这个‘祁’确实是很有水平。

    就这种勾引能力,已经完全不在魅儿之下了。

    当然魅儿只是勾引他苏离一个,而这祁,这是直接放任自己的魅力释放,勾引世间所有的修行者啊。

    这也难怪阙辛延当初被勾引了。

    苏离思索着的时候,那白色幽影则在此时从青铜巨棺上盘坐了起来,随后她的身影凝聚了几分,这让她看起来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的美。

    而恰恰是这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美,却更是给人一种抓心挠肝的心痒感。

    阙德深吸一口气,眼瞳之中的迷惑之色瞬间清明了起来,随即他才沉声道:“魂梦堂主,你们到底想要如何?忘尘寰已经合并,权限已经交接烙印,你们现在即便是想抢夺权限也已经迟了!”

    青铜巨棺轻微震荡了起来,一层层的血雾和青气弥漫四方,形成了一片无比压抑、沉重而又暴戾的领域。

    领域之中,盘坐着的祁则只是神色平静的看了阙德一眼,道:“和你这老杂毛没关系,滚一边去。”

    龟真子的龟脑袋收缩了一下,瓮声瓮气道:“你大概还没看清现状,还装模作样做什么?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过了,记得给自己留条退路,不然一不小心死在忘尘寰了,那就连未来都没了。”

    祁瞥了龟真子一眼,道:“你这老乌龟王八,莫非是龟壳又长结实了?也好,今次就扒了你的皮,炼制一幅洛书河图,以镇压你那吹嘘了一辈子的天骄女儿。”

    龟真子冷笑道:“就你这废物东西也配说这种话,也不看看我女儿现在是什么身份,那可是皇后啊!天皇子的道侣懂不懂?你当这位天皇子是曾经你们身边那位可以随意碾压羞辱的天皇子?”

    祁淡淡道:“对于我们而言,别说是天皇子,便是人皇——”

    苏离闻言,手一伸,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架伏羲琴。

    他抬手抚琴,琴音顿时炸裂虚空,余音绕梁,镇魂夺魄。

    “便是人皇又怎么了?也一样可以被你随意羞辱?”

    苏离一字一句的询问道。

    他开口说话的是本体,抚琴的也是本体,但是他说话的同时,魁已经再次衍化一百零八道魁分身,守护在了四方。

    这一瞬间,战斗便一触即发。

    祁原本是浑不在意的,但是当一百零八道魁分身显化出来之后,她的脸色顿时同样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她的确是比魁强很多很多,但是也是有上限的。

    到了她和魁所在的境界层次,战力已经几乎能达到某种极限了。

    而这种情况下,一对一她完全碾压没有问题,一对十就已经不是简单的碾压了。

    一对百?

    这显然是她无法应对的局面——更遑论,别人看不透,祁却看得很明白,这一百零八道分身每一道都是真的,而且每一道分身,竟是都比本体强大!

    要么强大十倍以上,要么强大百倍以上!

    要知道,她的实力,真正的计算起来也就比魁强大百倍左右啊!

    虽然境界战力的计算并非有纯粹的倍数,也不是简单的通过十倍百倍去衡量,但即便不是这么衡量的,祁也很清楚,他不可能是一百位魁联手的对手。

    之前,祁还有些奇怪,强大如镜竟然会被杀穿?

    要知道镜的逃跑身法,哪怕是她想要截留都很难的。

    思及于此,祁忽然意识到,她大意了。

    一方面,她终究还是小看了浅蓝星这边的强者的能力。

    一方面,她终究也是小看了洪荒皇族。

    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小看洪荒皇族,而仅仅只是小看了洪荒皇族的这位全新的天皇子。

    这一代的天皇子,似乎特别是受到洪荒皇族的重视?

    这一位才是真正的正统?之前那个是个不受待见的私生子还是仅仅只是用来吸引仇恨的弃子?

    抑或者那一位根本就不是天皇子,而是坑蒙拐骗的骗子?

    祁的心思电转,不过弹指刹那,她便已经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

    而这些可能性,毫无例外对于她都是非常不利的。

    “怎么,不说话了?心里活动倒是很剧烈,心里想法也是很多的,不过你想得不错,我的确是真正的天皇子,而且还是非常受到皇族看重的天皇子。”

    苏离说着,又道:“要不要,给你看一幅壁画?”

    祁刚准备答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眼瞳微微一缩,道:“不必了!”

    苏离嗤笑道:“怎么,你这魂梦堂的堂主‘祁’也怕了?”

    祁沉声道:“你——你在使诈?诈我的身份?你觉得我会回应你吗?”

    苏离道:“我的推衍能力、甚至是黑暗血脉记录未来的能力,抑或者我的卜卦能力哪一样不能确定你的身份?更遑论我还去过一趟未来,以我好兄弟结拜。”

    祁的脸色有些阴沉,道:“看样子,你是真的知道我了。却不知道,未来又发生了什么,想来,未来已经很惨烈吧。”

    苏离笑道:“不,未来非但不惨烈,对于我而言还非常的完美。毕竟,未来归墟已经出世了——对,就在三年后已经有了征兆。

    山海如花,天路如涯。那是山海经的神界,也是真正的神话传说的不朽世界,浩瀚瑰丽,奇秀凶险却也令人甘之如饴。”

    祁淡淡道:“你觉得我会信吗?想从我的身上截取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抑或者,你就是这样的手段施展天机逆命术逆命的魁吧?还想以此逆命我?”

    苏离不以为然道:“首先,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以及性趣,所以我不可能去逆命你——虽然其实之前我就有机会逆命你。”

    祁闻言,哈哈大笑道:“就凭你还有机会逆命我?你以为我是魁那种废物?”

    祁的话刚说完,魁的身影忽然拉出一道《鲲鹏逍遥游》身法,并在瞬息之间出现在了青铜巨棺之前,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的抽在了祁的脸上。

    “噗——”

    祁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苏离(魁)的上清分身一耳光将脑袋都抽飞了出去。

    要知道,苏离(魁)的上清分身,可是通天教主啊!

    苏离(魁)这个存在,乃是档案复印出来的,本就有被系统针对性的优化,再以这样的存在作为本体之后施展出《一气三清》之术衍化出了上清分身……

    上清分身就是个战斗疯子,就是个明显的好战的挂壁!

    这样的存在又比苏离(魁)这个本体战力强了一百倍以上。

    这般情况下,《鲲鹏逍遥游》身法施展出来之后,祁虽然强大,却还真的就没有能反应过来,被上清分身给结结实实的抽了一个耳光。

    这一个耳刮子抽得虚空都崩裂了,苏离隔着老远都觉得疼。

    祁显然也被一个耳光打懵逼了,愣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被打了。

    关键是,她羞怒之极的同时想要还手,却发现苏离(魁)的上清分身早已经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而他所在的位置,有足足三道上清分身一模一样的站在那里。

    祁又看向了另外一边,接着又是一排的魁分身,每一尊分身都脸色冷峻、眼神冰冷的盯着她,似乎只要她敢出手,其余分身就会忽然冲出来,给予她致命一击。

    祁不由心悸,竟是在权衡之后,强行的压下了这种冲出来大杀四方的冲动。

    这时候,苏离(魁)的上清分身忽然开口道:“魁的确是个废物,可这种废物抽你脸还是轻而易举的。至于要逆命你,说实话仅仅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魁的价值高,不然这次被逆命的就是你祁了!”

    苏离道:“听到了吗?”

    祁恨声道:“皇族强者出面为你出头?帮你逆命?可以的!”

    苏离道:“且不说是不是,就算是又如何?这种事情不是你们先做的吗?之前人皇的警告,通天教主的警告你们有听吗?

    如今打不过了又说这种话,由此可见,你这种双标狗,也不过如此了。”

    祁的脸色更先阴沉了几分,她一字一句道:“镜是你抹杀的?”

    苏离道:“不错,确实是被我杀穿的,连最后一缕镜光都被我磨灭了,可见从此之后,她便在这世间彻底的寂灭,再也没有下一世了。

    怎么,你想去地下陪她?我可以成全你!”

    祁沉声道:“你可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苏离道:“苏家苏幼茹,天机阁诸葛冉婷。”

    祁声音更显冷冽:“你既然知道她乃是苏家的苏幼茹,你竟是半点儿退路都不给她?你真觉得如今你走的路一定是正确的?你前行的方向一定是正确的?你走的路一定没有被人牵引、算计?”

    苏离道:“我是用心在走路,用脑袋做思考和决定;而你是用脚在走路,用屁股在做思考和决定。”

    祁闻言,神色有些阴晴不定:“你奉劝我留退路,你给自己留退路了吗?天皇子,我承认你在皇族很受宠,不过在我看来,皇族也未必有多么强大!你该知道,我不过一介堂主罢了,在我之上——”

    苏离道:“在你之上还有很多男人?”

    祁脸色一沉,道:“你这是在羞辱我?”

    苏离道:“是又如何?你气势汹汹的冲来,不就是准备羞辱我们甚至是斩杀我们吗?莫非我还要给你这老女人面子不成?用你的话来说,你算什么东西?”

    祁深吸一口气,从盘坐着的状态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她身下的青铜巨棺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苏离却直接开启了系统功能里的‘天机玲珑’功能。

    天机玲珑☆☆☆:玲珑棋局,以天地为棋盘,以苍生为造化,衍化场景(可消耗天机值和因果值,将「掌控未来」或者「真虚体悟」的天机档案进行一定的修改,再花费天机值和因果值衍化玲珑棋局,让棋子其误以为自己心血来潮,产生了冥冥之中的天人感应。使用期间需判定棋子灵魂对等情况以衍化对应场景真虚强度,产生因果关联越强,获取天机值越多。)

    这一刻,苏离二话不说,直接动用了这个功能,并将这个功能作用在了祁的身上。

    这一次,苏离使用的天机玲珑功能,并不是他的本体在使用这个功能,而是用魁这个身体使用的这种功能。

    因为,本体的实力越强,这种功能的效果越是惊人。

    而天机玲珑这种能力,并不是需要对方认同的。

    此时,苏离要将这种功能用在祁的身上,祁是不可能逃得掉的。

    所以,在这一个瞬间,苏离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施展出了三星级的天机玲珑功能。

    这种能力施展的刹那,苏离脑海之中就有了选择的进程,以及剪辑的画面。

    所以,苏离直接选择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这个切入点,正是祁嘲讽苏离皇族无法出世的那一幕。

    那一幕,就发生在之前档案世界里苏离凝聚十二祖巫、化身盘古的时候。

    对于苏离而言,这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对于祁而言,她或许冥冥之中有所经历,或许也没有。

    但接下来,她一定会有,而且一辈子都将难以忘记。

    “嗡——”

    苏离的目光锁定了祁,并在这一刻将眼中的光看向了祁。

    这一刻,苏离眼瞳深处,仿佛出现了一道七彩光影。

    祁在看向苏离的双眼的时候,刹那就看到了这一道七彩光影。

    就像是被魂毒传染一样,祁定格了刹那。

    她的身体以及身下的青铜巨棺,都有一刹那的、如同延迟般的僵直状态。

    这般状态之中,祁却被苏离卷入了如同档案世界的‘真虚’之中。

    ……

    祁嗤笑道:“皇族是了不起,但是又有什么用?能出世吗?不能出世,什么皇族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苏离道:“皇族不出世不是皇族不能,而是皇族仁义不愿意让这一方天地化作浩劫混沌,重新衍化新生命。你们打破不了禁忌,是因为你们的生命底蕴层次太低太低了……”

    苏离说完,又道:“至于你之前的挑衅和无礼,我当然不会不计较——所以,我直接送你上路。”

    那一幕发生之后,苏离汇聚无尽血气凝聚成了一柄战斧——当然这一次在《皇极经世书》中修改之后,并不是血气战斧,而就是实实在在的‘盘古斧’。

    因为,苏离这一次从奖励之中获得了‘盘古斧(仿)’,这不用不是白不用?

    而且还仅仅只是在‘天机玲珑’创造出来的虚拟现实的世界里使用。

    “盘皇饶命——天皇子饶命——”

    这一次,虚拟幻境之中,祁依然还是跪在青铜古棺上磕头求饶了。

    苏离冷声道:“放心,只是斩你元神神韵而已。”

    ……

    接下来的场景,和档案世界里发生的那一幕差不多。

    苏离一斧头劈下去的时候,直接将那一方世界劈碎了。

    那一斧头,杀出了天开辟地的威凛。

    “轰——”

    一斧头,劈开了日月山川,劈开了天道法则,劈开了万古八荒,也劈开了青铜巨棺和其中隐藏着的移动幽冥殿。

    幽冥殿的殿主,几乎在刹那之间化作黑暗幽影消失不见,不敢正面撄锋。

    更恐怖的是,整个幽冥殿都在这一斧头之下,全部崩碎,化作黑暗齑粉。

    黑暗的沟壑蔓延四方,瞬间穿透了紫薇星域并极速向前。

    “轰——”

    整片宇宙仿佛被一斧头切割,炸裂成了两半。

    至于被斧头劈中的白色幽影‘祁’,早已经连幽魂、本体连带着她所在的其余星球的分身,都在这一刻被未知的力量自眉心中间一下劈开,一分为二,惨死当场。

    ……

    到了这里,这一幕场景也已经衍化结束。

    为了凸显祁的凄惨,苏离将场景的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了被劈成了两半的‘祁’的身上。

    祁的模样无比凄惨,神魂崩裂,眼中显出了黑暗的幽影和深深的不甘,以及那一份彻骨的懊悔之意。

    而这一幕场景,仅仅是通过《皇极经世书》结合天机玲珑修改出来,依然耗费了苏离足足10点因果值和3亿天机值。

    这种损耗巨大得惊人。

    不过,损耗越大,回报也会越丰厚,这个道理苏离是明白的。

    更重要的是——苏离如今对于获取天机值、因果值等并不是很热衷。

    不是他不想要,而是天机值、因果值有时候一旦爆发,带来的后果往往不可预知,越是多越是难以稳住局面。

    所以苏离并不在意收获的多少,该花也不会有丝毫节省!

    如此一来,在这刹那的错愕状态中,祁忽然回过神来之后,‘啊’的惨叫了一声,接着看向苏离的眼神,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之意。

    苏离也没有趁机给予‘祁’致命一击,因为此时的祁,心态已经崩溃了。

    要知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住这样的因果冲击的。

    特别是,档案世界里的那一斧头都劈碎了宇宙,而且档案世界里的斧头是假的。

    但是被天机玲珑修改、被如今登峰造极顶级层次的《皇极经世书》修改过的场景,那可是真实得完全和现实同步的。

    所以,当这一幕出现之后,祁几乎都要吓尿了——如果不是她双腿死死的夹住了的话,恐怕真的吓尿了!

    这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因为即便是神灵乃至于极道神王,也一定有着自己的承受极限。

    可是此时苏离给出的一道‘冥冥中的感应’,那可不仅仅是极限的问题了。

    祁或许真的很强,比秦祖渊之类的极道神王都强不知道多少倍,放在这一方宇宙里,也是顶级的存在。

    可是和整个宇宙比起来,祁又算什么呢?

    毕竟,哪怕是在幽冥殿,祁的身份也不过是魂梦堂的堂主而已。

    所以,在忽然生出冥冥中的感应——自己挑衅了皇族因而引出了皇族的盘皇出面并一斧头将她劈了的恐怖结果之后,祁彻底的从心了。

    不是不想表现出幽冥殿的威风,不是不想完成自己的目的,更不是不想斩杀苏离夺取皇族的某些机缘——而是,但凡这种被盘皇盯上的可能性有极其微弱的一缕,她都不敢去尝试。

    不尝试不会出大问题。

    一旦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就是死绝了死穿了都解决不了的末世浩劫了!

    “洪荒皇族,这么凶残的吗?”

    祁的神魂都在发抖,其元神也充满了深深的不安。

    原本她以为她只是元神投影而来,哪怕是被杀穿了,元神不灭即为不死。

    可是此时,她没有了任何的侥幸心理了。

    祁仔细的、来回的权衡了一番她忽然生出的、源自于冥冥中的感悟,终究确定——那就是现实,而不是虚幻。

    因为到了她这般境界其实是很容易区分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才是真虚。

    而这一次,或许有苏离这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并不是苏离这方面的原因,而是幽冥殿已经挑衅到了皇族的尊严,已经被皇族盯上了——所以,皇族甚至不惜将宇宙劈成两半,也要干掉他们!

    对于洪荒皇族而言,宇宙灭了显然对他们自身没有太大的影响。

    因为他们足够强,宇宙哪怕是毁灭了,他们也依然可以存活在未知的空间之中,不被影响太多。

    至于其余人的死活——一旦皇族真的怒了,很明显他们也同样不会在乎其它了。

    到这一刻,祁也已经明白——皇族的仁义,看样子也终究只是表面上的仁义,若是以这种仁义来要挟他们或者是逼迫他们,将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因为洪荒皇族可以在乎普通修行者的生死,也完全可以不在乎。

    ……

    “呼——”

    好一会儿之后,祁的眼神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蕴含煞气流光的青铜古棺,其呈现出的血雾和煞气,也悄然的收敛了起来,变得朴实无华了起来。

    这般情况,苏离也都看在了眼里。

    不仅看在了眼里,尘寰之心也依然一直开启着,所以祁的心态变化,苏离固然并不能全部捕捉到,却也能了解十之二三。

    再结合一些推测分析,苏离差不多也明白祁的一系列想法了。

    对于这一幕,苏离很满意。

    对于祁的忌惮,苏离就更满意了。

    苏离盯着祁,他先前说的那句——你算什么东西的话,还犹在虚空飘荡。

    而这时候,祁也终于走出了那种阴影。

    她不敢再保持着虚拟的状态,也不敢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站立着——尽管,表现在众人的眼中,她才刚刚从青铜巨棺上站起来。

    祁顾忌面子——因为冥冥之中出现的那一幕恐怖的经历目前也还并没有发生,她也还没有做出斩杀天皇子等一系列极端的事情,所以祁觉得,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所以,她掩饰着自身的尴尬,舒展了一下身体,同时收敛了所有的杀机,然后又显得有些慵懒、有些风情的再次盘坐了下来。

    同时,她的态度也立刻收敛了许多,淡淡一笑,道:“或许,以我的身份而言,的确是有些不配。

    皇族的强大我也承认。

    这次的事情若是说起来,也只能说是一些误会。”

    祁的态度的改变,让苏离刹那之间就收取到了系统的信息提醒。

    浅蓝小精灵也在此时传递出了对应的声音在苏离心中:“好主人,她怂了,没意思,她现在是准备随便主人毒打了。主人去羞辱她吧,她不会还手的了。”

    苏离闻言,心中也是无言以对——果然是出场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怂。

    不过也对——就盘古开天那一斧头的场景显化出来,别说其真实度恐怖之极,就算是个假的……苏离想了想自己若是祁,他自己也怂。

    这种大佬能惹得起?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弄出来了呢?

    这不是要全部死绝?

    没讨到什么好处,反而全部死绝,这显然也绝不是幽冥殿希望看到的。

    所以祁现在要做的是什么?

    是平息皇族的怒火!

    怎么做才能平息皇族的怒火?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甩锅,拉出背锅侠干掉让皇族息怒,然后再表现一些诚意。

    这是苏离能想到的方法。

    当然,以苏离如今的智力,他能想到,祁显然也能想到。

    所以,苏离知道,是时候该狮子大开口了。

    有些可惜的是——这次没法大开杀戒了。

    若是这祁再跳脱一些,然后被魁联手打个半死,引来更强者,接着苏离开启皇族意志,以开天斧杀出盘皇生灭杀道……

    苏离可以想象,那时候恐怕才是真的无敌了。

    以魁的身份显化盘古意志,用开天斧杀出盘皇生灭杀道!

    若是再动用一个《璇玑战魂》燃烧血脉之力增幅,乖乖,苏离都不敢想像有几个能打的。

    可惜,这个机会暂时还是没了。

    对于苏离而言,若是能杀出一番威凛,他当然是乐意至极的。

    但是盘古意志只能使用一次,这也是相当珍贵的东西。

    如果眼下被复印的魁都可以解决的问题,用这样的底牌就未免太亏了。

    苏离想着,浅蓝小精灵又道:“主人,您刚才施展天机玲珑功能,额外收益为4亿天机值和12点因果值。”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如今的天机值和因果值分别为:

    天机值:13,9321,6635。

    因果值:46。

    13亿天机值了,因果值也达到了46点。

    苏离的心态也更稳了。

    正向的天机值存在身上,是相当于携带着巨大的因果和机缘,是好事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如果是负因果值,就要小心了。

    眼下,苏离倒是也没有大意。

    他又看了一眼天机商城以及天命轮盘功能,这两个功能都没有刷新。

    但是时间,显然已经到了刷新的时间。

    因为,此时的时间都到了10月20日的下午十七点多了,正常情况下,凌晨零点,天机商城就能刷新了。

    不过苏离也已经不急——到了如今,系统有了智能后是会以最重要的功能为主要的。

    眼下他暂时并不缺乏资源和机缘,所以这两项能力的优先度被系统延后了。

    这同样说明,接下来的经历里,有可能需要用到大量的天机值和因果值来献祭,进行战斗抑或者是其它。

    这方面其实也很正常——毕竟‘魁’本身就不是简单的存在。

    “误会?呵呵,现在说误会了?怎么,意识到天皇子和其背后的势力的强大了?”

    夏心宁此时直接出言嘲讽。

    祁不以为意,轻叹一声道:“我们之所以出手,其原因全在于先前那一代的天皇子苏忘尘。此事说来话长……”

    这一次,祁倒是没有隐瞒,竟是将苏忘尘和幽冥殿的部分交易说了出来,说着,她还拿出了‘青帝宫’的那幅画来。

    “天皇子,如今看来,天皇子你才是真正的天皇子,而那位,显然是盗取了皇族的至宝画卷‘青帝宫’,此番,为表现我们幽冥殿的诚意,这份至宝,便……便物归原主吧。”

    祁说着,伸手显化出青帝宫的那幅画,然后吹了一口气,这幅画便直接飞向了苏离。

    苏离看了祁一眼,道:“画先放在一边,待会儿再说。现在,你做几件事。”

    祁微微有些不愉,她都放低了姿态,对方竟然还贪心不足,简直是——

    简直是太可爱了。

    祁改变了想法——面对苏离冰冷的目光,她不敢表现得太张扬了。

    “天皇子请说。”

    祁微微低头,声音温和道。

    “第一,你将风晗和祁云梦带过来。”

    “天皇子你——好的,百个呼吸,他们就来了。”

    “第二,你将青铜巨棺打开,将里面的那具干尸交出来,并将其彻底焚烧毁灭。”

    “天皇子这个要求,有些无礼了。”

    “做还是不做?我只问一次。”

    苏离平静开口,接着收了伏羲琴,从系统空间之中直接拿出了盘古斧。

    盘古斧一出,光是那一股气息,都足以切割虚空,震惊万古八荒。

    祁的灵魂的生出一种刺痛感,顿时连忙低头,谦卑道:“好,这个条件也没问题。”

    苏离道:“第三,你们幽冥殿倒是很会下毒,所以接下来我画一幅画,你拿着这幅画去把虚空之中的所有变异黑暗魔灵魂毒都吸纳完毕,然后毕恭毕敬的将这一幅画给我送回来,亲自交到我手上,能做到吗?不能做到的话,我用斧头教你做。”

    祁深吸一口气,压下差点儿气炸了的心态,道:“此事和幽冥殿无关——”

    苏离道:“祁云梦,你觉得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我说了我去过未来,你怎么老是忘记了这一点呢?”

    苏离喊出‘祁云梦’的名字的时候,现场一片哗然。

    便是魅儿都显出了惊骇之色——显然,魅儿根本没有丝毫察觉。

    阙德忍不住惊叹道:“这个套套得狠。”

    夏心宁道:“的确没有想到。”

    两人说话之间,虚空中,九色玄光极速穿行而来,玄光之中,有一只九色玄鸟,以及一道白衣儒衫俊美青年。

    “轰隆隆——”

    虚空拉出一道道毁灭极光。

    很快,九色玄光和白衣儒衫青年化作流光落下,出现在了阙心妍和阙德的身前。

    “还好还好,还不算晚。”

    白衣青年感慨道,说着他又道:“我都说了,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九色玄鸟刹那化作了诸葛九凤,她瞪了白衣青年苏太清一眼,道:“老梆子,不是你说我醉提酒游寒山,难舍美观吗?

    还说什么‘仙着衣裳抚琴欢,美人奏弦;你看白雪人间,你看冰川璀璨,来者恋,如大梦眼前’!

    你都在做梦了,还出发?

    你看现在也不晚嘛。”

    苏太清道:“算了,先不和你计较了。”

    苏太清说着,瞥了青铜古棺上的祁一眼,这才看向苏离,道:“天皇子,现在……嗯?这是什么情况?”

    苏太清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现场,才发现,似乎,天皇子这边并没有处于劣势?

    苏离(魁)笑道:“老梆子,你觉得是个什么情况?猜猜我是谁?”

    苏太清道:“别问我是谁,请给我安慰。”

    苏离(魁)笑道:“你们这次是准备赴死而来,可惜,我不给你们机会表现。”

    苏离的魁分身说着,苏离的本体则又对着祁道:“三个条件都记住了吗?”

    祁有些颜面无存,却还是沉声点了点头,道:“都记住了,第一个条件是……”

    祁重复了一次三个条件。

    苏离道:“那么,第四个条件——”

    祁的脸色阴晴不定,阴沉如要滴出水来般:“天皇子,你别太过了。”

    苏离冷笑一声,手中的斧头直接一斧头劈向了祁。

    祁像是炸毛的毛一样弹跳了起来,青铜巨棺更是瞬间拉出了一道残影,想要避开那一击。

    不过,苏离并没有真正的攻击,而只是将斧头丢了出去。

    “你先看看这柄斧头,然后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苏离没有管那掉落在祁身边的斧头。

    反而祁被苏离一个普通的正常动作吓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而面红耳赤,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她同样戴着蜡黄的人皮面具,本来颜值不算高,此时这般,反而更显丑陋可笑了。

    若不是她自身的那种迷人的气质蕴含着极道的魅惑效果,恐怕她早已经成了笑柄。

    祁银牙紧咬,随即还是汇聚一道魔灵之力,席卷了苏离的那柄盘古斧。

    盘古斧落入她的手中,她甚至没有感应,就仿佛被绝世的盘皇锁住了一样。

    仅仅是斧头上生出的一缕气息,都震撼、割裂得她像是要被刺穿一般难受。

    再加上先前那冥冥中生出的恐怖经历,祁发现,她的心中生出了一块抹除不掉的黑暗阴影。

    以至于她粉嫩的心都变黑了。

    “好,天皇子请说第四个条件。”

    祁的呼吸急促,那呼之欲出之峰峦也随之起伏,可谓是远近高低各不同。

    至于那柄强横无敌的斧头,祁没有敢在靠近,反而以魔灵之力一摧,斧头直接飞了回去。

    苏离也不担心法宝被抢——这个世界是没人抢法宝的,除非是那种自镇魂碑之中出世的完全无主之物。

    不然,任何修行者在法宝之中种下几个陷阱囚笼,那抢夺宝物之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苏离手中的皇族至宝……

    还是算了吧。

    祁现在是忌惮一切和盘皇有关的东西,唯恐避之不及。

    “等祁云梦来了,到时候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立下毒誓斩断和她的所有关系,让她独立出来,以后永远舍弃这尊分身;第二,直接将其杀穿,毁灭。”

    苏离一字一句说道。

    这两个结果,都是摧毁这一个分身。

    因为苏离无法确定阙辛延对于祁云梦的感情是真还是假,无法确定祁云梦化身诸葛云梦是否有着更大的计划和目的,也无法确定现在的天机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但如今,诸葛九凤就在此处,苏离便不会轻易作出决定。

    到时候祁云梦也就是诸葛云梦是生还是死,苏离决定卖阙辛延一个人情。

    若是阙辛延没有执念而诸葛九凤也没有保留,那祁云梦就只能死穿。

    像是这种隐患,能不留苏离肯定是不愿意留的。

    祁大概没有想到,苏离会提出这样狠辣的条件,但这条件和她相关,而且这是她安排在浅蓝星的一个核心跳板,就这么被干掉,她当然不甘心。

    可不甘心和被杀穿、被劈死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祁稍微考虑后就同意了。

    “第五个条件。”

    苏离又道。

    祁闻言,那一张还算俏美的人皮脸,表情顿时十分的精彩。

    那蜡黄的脸都开始发黑了。

    这时候,诸葛九凤和苏太清也终于听懂因果了,是以,两人都无比震撼、好奇的看着苏离。

    好家伙,现在的天皇子这么牛逼了,连幽冥殿魂梦堂的堂主,顶级的极道神王,魔灵之无上魔主,这都能轻易的碾压、慑服?

    这是真厉害!

    诸葛九凤美眸之中异彩连连,芳心悸动。

    苏太清则忍不住有些感慨——此情此情,他诗兴大发,很想吟诗一首。

    (ps:第一更11万字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年底了残剑啥都不干就每天20小时给大家码字,让大家看爽一些~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再次鞠躬拜谢~

    另,非常感谢书友‘折袖tt’、‘无空未’、‘书友20190616161322984’、‘书友20180915165526293’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