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镇国战神〕〔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90后风水师李十一〕〔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坐忘长生〕〔江辰唐楚楚〕〔龙零〕〔神兽召唤师〕〔超级兵王混都市〕〔渡劫之王〕〔反派今天也很乖〕〔黑石密码〕〔第一兵王〕〔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47章 幽冥毒尸,再见苏荷
    苏太清正在酝酿着绝世佳作、传世名篇,却被诸葛九凤直接一巴掌呼在了脑袋上。

    “听听,全部是海浪的声音。”

    诸葛九凤笑道。

    苏太清道:“我听见海浪的声音,站在城市的最中央。”

    诸葛九凤道:“我说的是,你脑子里进的水有点多。”

    苏太清呵呵笑了一声,道:“我懒得和你计较,你别以为你现在成为皇族的大红鸟就了不起。”

    诸葛九凤道:“我就是了不起我骄傲了吗?我自豪了吗?”

    苏太清道:“先看看这魂梦堂的堂主如何表现吧,我不和你斗。”

    诸葛九凤道:“不过,不得不说,此情此情,确实令人感慨,让人忍不住就想题诗一首。”

    苏太清道:“二鸟断木深山中,小雀儿也敢对锯(句)。”

    诸葛九凤道:“一驴陷足污泥内,老畜生怎样出蹄(题)。”

    ……

    苏离聆听到两人的交流,也是无言以对。

    好家伙,两人从对歌、对诗到对联了?

    这是六得飞起啊!

    诸葛青尘和刚从壁画之中复苏出来的阙辛延,此时也是无言以对之极。

    不过阙辛延此时更多的还是留意着‘祁’,显然,那是他不能忘记的伤。

    若是此时来上一曲肝肠寸断的伤感情歌,阙辛延显然也不需要酝酿任何感情,就足以动人心魂。

    祁有察觉到现场的一切变化,她的心情自然更加糟糕了。

    这一次算是彻底丢了幽冥殿的脸了。

    不仅仅是丢脸,甚至连人都丢没了。

    祁无奈道:“天皇子有什么条件不妨全部提出来吧,能做到的我这边肯定会做到。”

    苏离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条件,也就五个条件而已。至于说这第五个条件,其实和魁有关。”

    祁道:“愿闻其详。”

    苏离道:“嗯,大概情况是这样的,我打算暂时借用一下这魁,以耀武扬威,嗯,说错了,是好好的运用一下这具躯体,给予我的一些敌人一些致命的打击。

    不过这其中的因果,也不需要你们去承担什么。

    但是大概在十天之后呢,等我用厌倦了,我会取消对于魁的‘逆命’手段。

    那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做一件事——”

    祁道:“将魁抹杀掉?彻底杀穿?”

    苏离道:“聪明。”

    祁道:“魁乃是我魂梦堂的副堂主,你这么做会不会有些——”

    苏离打断了祁的话,道:“我也觉得这么做确实有些太仁慈了,不过我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仁慈的人,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狠毒了,这算是给自己留一个退路吧。”

    苏离的话,说得祁颇为的无言以对。

    这他妈实在是太仁慈了,这简直是杀人诛心啊!

    利用玩了,这身体用厌倦了之后,然后给抹杀掉?而且还让我们幽冥殿的人亲自出手抹杀我们幽冥殿魂梦堂的副堂主?

    这话你苏离怎么能说得出口啊!

    祁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了。

    苏离却再次开口道:“也就这么五个很简单的条件,是吧?按照我们的能力,说实话,以你们这次的表现,幽冥殿其实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过眼下有些事情,皇族还是不愿意做绝的,这等同于是给了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若还有什么怨言的话,那我们可以再从长计议一下。”

    苏离说着,提着开天斧狠狠往地上一砸,道:“这什么破斧头,用起来不舒服,看样子还是有些手生,用少了,找个机会练练。”

    祁呼吸一滞,看向苏离的目光第一次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

    这他妈是个人?

    这就是天皇子?

    你他妈当着我的面威胁我?

    我祁是能随便威胁的魔灵吗?

    我是!

    祁很想在苏离面前表现硬一些,奈何她终究还是个女人,硬不起来。

    所以她妥协了。

    关键是苏离的斧头似乎随时都会忽然出手砍在她的脑袋上,将她一分为二。

    苏离的本体当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苏离特么的那个魁分身是有这种能力的啊!

    就算都没有,但是这斧头本身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别问,问就是洪荒神器,先天灵宝,碾压一切!

    “这一届的天皇子,有些厉害,而且还很聪明,我不是对手。”

    祁直接妥协了。

    所以她呼吸急促,峰峦起伏了好几次之后,才渐渐地平息了情绪,道:“这五个条件,我都答应了。抱歉,此次我们也确实是受害者,给天皇子和幽冥海带来了困扰,我深感遗憾。”

    苏离道:“别叽叽歪歪了,将祁云梦和风晗带过来了没有?时间快到了。”

    祁无奈道:“来了。”

    祁说着,抬手朝着虚空一抓,虚空之中,一片银色的镜面陡然炸开,镜面之中,一幅幅的壁画像是散射的星云一样,不断的激射而出。

    这时候,祁直接抓住其中的一片镜面,将镜面一抖。

    镜面之中,如水波纹的涟漪荡漾而出,其中,两幅壁画自其中倾泻而出。

    这时候,壁画里,风晗和祁云梦先后被倒了出来。

    诸葛九凤看到了祁云梦之后,眼瞳之中多了一抹灵光。

    而苏太清则若有所思的看了风晗一眼,眼中多了几分失望之色。

    显然,苏太清也并没有想到,风晗这位镇魂殿镇魂堂的堂主,竟然也同样是个特殊的分身,而且还是幽冥殿魂梦堂副堂主的分身。

    风晗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将目光落在了苏离的身上。

    “天皇子在上,请受风晗一拜。”

    风晗见到苏离,立刻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那态度不仅热情,而且还非常的彬彬有礼。

    光是这热情而又温和阳光的表现,这实在是很难将他和一个‘囚笼分身’联系起来。

    可是源自于诸葛青尘来自于未来的情报显然是不会出错的。

    特别是诸葛青尘本身存在的意义,在某种情况下代表的就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意志的呈现。

    所以,这风晗是有问题的。

    “风晗堂主对吧。”

    苏离开口道。

    “天皇子,在下风晗,乃镇魂殿镇魂堂堂主。族妹风浅薇,与天皇子关系颇为不俗。如此算来,将来天皇子若是与浅微一起,咱们可也算得上是一家人了。”

    风晗立刻开始攀关系。

    苏离笑道:“不仅如此,我乃人皇的亲传弟子,而人皇乃是风族的皇祖,算起来,我也算是你们的老祖宗了。”

    风晗脸色微微一僵——苏离的血脉传承,乃是风族最大的耻辱。

    毕竟苏离的父亲洗祖骨,抢夺了风族的不朽机缘,夺取了风族的皇族血脉——这样才有了苏离‘天皇子’的身份。

    风晗虽然心中不适,却还是强颜欢笑道:“论身份辈分,天皇子的确能算得上是风族的老祖宗。”

    苏离道:“所以,见到老祖宗,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还不下跪磕头,三跪九叩拜见老祖宗?”

    风晗闻言,呼吸一滞,脸色顿时也绷不住了——这他妈有这么蹬鼻子上脸吗?

    你苏离是厉害,我不愿意招惹你,却不代表我风晗怕你!

    风晗乃是化神境的强者,实力是非常不俗的。

    化神境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神灵了。

    所以,在权衡片刻之间,风晗的语气便冷冽了下来。

    “天皇子,我们修行者的身份地位,从来只讲实力不讲辈分,天皇子若是非要当风某的老祖,那便让天皇子当当又如何?”

    风晗道。

    苏离道:“我对镇魂殿的人整体印象都挺差的,而你则是其中的一个奇葩。

    不过这一次我给你一个机会,立下毒誓——”

    风晗冷声道:“天皇子,你以为此地是忘尘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以为你让一个奇怪的女人将我抓到这里来就可以随意践踏我了?”

    苏离道:“看来你是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机会了。”

    苏离说着,看了祁一眼,道:“动手吧。”

    祁道:“你这样,就有些不分青红皂白了,这样的天皇子似乎有些失了皇族的风度了。”

    风晗道:“从我被你们抓过来,我就知道这一次在劫难逃,既然如此,我哪怕是跪下,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天皇子,不知道我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从你出世到如今,我风晗似乎并无与你产生过冲突吧?”

    苏离道:“没有,但是你即将与我产生的冲突,让我不可能轻易饶恕你。”

    苏离说着,示意了祁一眼。

    祁深吸一口气,忽然抬手朝着风晗猛的一掌拍了过去。

    “嗡——”

    就在此时,风晗的身影竟是直接扭曲了起来,其身体之中竟爆发出了一股极其强大的神性之力。

    只不过,他才刚显化杀机,苏离的魁分身——上清分身,早就已经抬手抓住苏离放在一边的盘古斧,施展出《鲲鹏逍遥游》身法,一斧头毫不留情的劈了过去。

    风晗脸色大变,身影炸开,化作百余道光影,向着四方散射而出。

    这时候,苏离身边的魁分身,百余道分身全部追了出去。

    每一道,全部都以近乎于碾压的拳意或者是剑意抑或者是斧击,将其直接腰斩。

    “噗——”

    另外一边,一道银光忽然穿透虚空,将一道无形的光影直接击穿,杀成了一片银色齑粉。

    那银光飞回,落在了祁的手心之中,并逐渐的凝聚成为一张银色的纸片小人。

    这纸片小人上,画着的正是风晗的模样。

    诸葛九凤和苏太清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有些吃惊,不过两人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诸葛青尘若有所思道:“这就是风晗的本体?竟然只是一个纸片人吗?”

    阙德道:“不是,只是这一次他将真正的本源隐匿在纸片人之中而已,以百余道分身逃遁,却全部被截杀。

    正常情况下,如果天皇子无法察觉到这一张纸片人的存在的话,那么风晗这一次其实是可以逃掉的。

    如果他在这种情况下逃掉了,那么对于我们在场的众人而言,那都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夏心宁道:“面对对于你而言很重要吗?你早就没脸了好吧。”

    阙德道:“我懒得和你说话,这种情况下,风晗逃了,忘尘寰都显得很废。”

    夏心宁道:“说得好像魂梦堂堂主不出手,你就能拦下这风晗似的。”

    阙德道:“我的确拦不住他,他这种老阴货,逃遁的本事太多了。但是我拦不住,天皇子是肯定可以拦住的,之所以天皇子这一次没有阻拦,其实只是给魂梦堂堂主一个表现的机会而已。

    如果魂梦堂堂主这一次不出手斩杀风晗,那么接下来天皇子怕是会翻脸。”

    夏心宁道:“如这般事情,以往我也仅仅只是会幻想一下。”

    阙德道:“所以,很明显,如今皇族崛起了,所以我们的投入是值得的,所以,我当这个寰主,还就真的让你心服口服。”

    夏心宁道:“这方面,你的确不错。”

    两人说话倒是也没有压下声音,以至于祁全部聆听到了。

    祁的脸色有些不愉,但她也知道,哪怕是把脸垮下来,也没有人在乎她到底是不是不开心,因为在场众人根本不需要给她面子。

    “天皇子,这纸片人,就是他最后的一道本源了。”

    祁屈指一弹,将这纸片人锁定了一层魔灵之力,让其不至于还有挣扎的机会,然后才将其弹向了苏离。

    苏离点了点头,抬手一抓,将那一张纸片人抓了过来,道:“不错,我想说的话,阙德也都已经说了。你对于这个条件的履行,还算不错。”

    苏离说话之间,直接拿出造化笔,在这纸片人的眉心上,画了一枚七彩色的梅花钉。

    这就是钉头七箭书。

    随后,苏离收了造化笔。

    这一次,他的造化笔还有一份‘造化图腾’他并没有使用。

    这枣花图腾是可以提升造化笔的底蕴层次的。

    不过造化笔暂时够用,苏离没有再去增强造化笔。

    因为这是底牌,有些底牌他不会一次全部拿出来的。

    在风晗的眉心画了一枚梅花钉之后,这相当于是直接以钉头七箭书将其镇压了,这最后的一缕本源,自然也就没有挣扎的余地。

    苏离本想直接将其杀穿,却在想到一件事之后,暂时放弃了。

    随后,苏离沉思之间,将这纸片人直接送入了他的记忆禁区第一层——那万鬼悲哭的恐怖炼狱般的地方。

    那里,有诛仙四剑阵组合,其中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

    那地方,苏离都并不愿意进去。

    这纸片人送进去之后,苏离顿时舒心了不少。

    同时,苏离非常非常清晰的感应到,因为没有直接将风晗彻底抹杀反而将其镇压到了记忆禁区第一层深处后,于无形之中,他仿佛获取了海量的功德之力。

    与此同时,于冥冥之中,苏离甚至感应到,因为此时忽然出手,意外的拿下了风晗,似乎在某种关键时刻一下子干翻了苏忘尘的‘釜底抽薪’的计划。

    冥冥之中,苏离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之中,盘坐在地狱深处的苏忘尘,忽然七窍炸开一片血光,接着整个人变得极其的狰狞、狂暴。

    “啊——”

    “苏离,你罪该万死!”

    “我要你死!要你死!”

    ……

    苏忘尘疯狂咆哮,整个人几乎都快要化作祖龙魔了。

    可是当他这般变化发生之后,天地间竟是有诸多毁灭的道韵化作如打神鞭般的巨鞭,狠狠鞭笞在了苏忘尘的身上,直接打得他皮开肉绽、神魂炸裂。

    “啊——”

    苏忘尘痛苦咆哮着,声音凄厉而又凶残,扭曲。

    这般场景忽然又消失了。

    但是苏离却说不出的惬意,那是一种忽然之间因果通透、念头畅达的感觉。

    就像是莫名之间忽然打穿了某种艰难的困境关卡一样。

    “这风晗该不会是苏忘尘留下的某个底牌吧!”

    “我靠,我这乱杀一通,杀了个正着?”

    “好家伙,这风晗这么阴险狡诈,手段百出,而这一次一出手百余道分身每一道都是真的,几乎都和我的替身纸人的水准和品质相似了!这家伙竟也是苏忘尘留下的隐藏手段?”

    苏离也不由有些动容。

    虽然魁这个存在就代表了是诸葛春秋也就是苏忘尘。

    而诸葛青尘也明确提及过,魁在浅蓝星降临之后,其呈现出来的身份就是风晗,但也只是将风晗当成是一个跳板。

    其真正的身份还是诸葛春秋。

    但是苏离万万没想到,看似跳板的存在,实际上是个核心存在!

    这时候,苏离非常确定,这一次苏忘尘真的伤筋动骨了。

    苏忘尘本就被宏愿镇压,反抗不得,又天天被折磨,惨不堪言。

    如今他留下的最大的手段——同归于尽的手段,竟是被直接拔除了核心,这简直是亏得吐血。

    风晗镇压到了记忆禁区第一层后,苏离再次看向祁的时候,祁也二话不说,一掌就想拍死祁云梦。

    但这一次,祁云梦却已经看出了一些名堂,是以立刻看向了魅儿和云青萱。

    “魅儿,青萱,念在过往的交情上,饶我一命吧。如今我已经归属天机阁,乃是天机阁的真传弟子。”

    祁云梦朝着魅儿深深鞠了一躬。

    祁云梦、冷云裳以及魅儿,曾经乃是诸葛春秋身边的三大核心势力。

    冷云裳如今已经殒落,祁云梦也就是诸葛云梦,情况显然也并不乐观。

    魅儿看了祁云梦一眼,柔声道:“苏离是一个很感性也很仁义之人,他若要杀你,那么你必定有该杀之因果。而这般因果我若是轻易参与,那么我对不起苏离,也对不起人皇前辈和女娲娘娘的栽培。”

    云青萱微微沉吟道:“我的想法和魅儿差不多,不过你可以拿出你的诚意,表现出你的诚心,以及——你可以立下一道宏愿,将来愿意成为他人的希望之源,以希望而存在。想来苏大师是不会为难你的。”

    祁云梦苦笑道:“我的修行之法,本就不是光明的,我若心向光明,结局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所以,你们当真是曾经的好姐妹,当真是见死不救啊。

    人走茶凉,人情冷暖,这便是现实。”

    诸葛九凤道:“我天机阁既然收了你,自然还算是比较认可你的,但是魅儿和云青萱的话没错。心向光明或许会死,但也可以向死而生,仅仅是看你愿不愿意罢了。”

    祁云梦深深看了诸葛九凤一眼,道:“趋炎附势之小人!”

    诸葛九凤不以为然,道:“趋炎附势谈不上,小人也谈不上,至少我无论如何谄媚皇族,也不会如你一般跪舔幽冥殿。我收你入天机阁,仅仅只是想看看,我天机阁在星河之外,到底沦丧到了什么地步而已。”

    祁云梦闻言,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好,好。”

    祁道:“没什么好不好的,反正你是我种下的分身与囚笼,如今抹除掉也无所谓。我都不在意,你还需要在意什么?”

    说着,祁汇聚出一道镜面,朝着祁云梦一照。

    “啊——”

    祁云梦如冰雪消融,立刻就要消失。

    那一刻,她的身体瞬间化作了白色的幽影,惨叫着看向了四方。

    最终,她看到了阙辛延,是以,她拼尽一切的尖叫道:“救我,救我。”

    这一幕,就发生在这里的幽冥海忘尘寰。

    但这一幕,又何尝不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忘尘寰。

    阙辛延先是一呆,随即他看了诸葛青尘一眼,道:“青尘,这一幕熟悉吗?这是你画出来的?”

    诸葛青尘苦笑道:“兄弟,你觉得我还有这本事?当时那一幕,只是因为我从壁画之中窥视到了未来,而欺骗你所以模拟了那一幕而已,没有想到如今真出现了。”

    阙辛延一步走出,随即他看了远处的青丘忘尘寰一眼,道:“苏大师,将她交给我吧。”

    苏离道:“你是在感情用事,还是真心的。”

    阙辛延道:“我觉得,她终究还是有她的苦衷。另外,谁是谁的囚笼,谁又能真正的分得清呢?

    或许现在她是祁的囚笼分身,可能将来,祁会是她的囚笼分身也说不定。

    我这一次轮回,忽然看清了很多问题。

    苏大师,一会儿我与你详谈。”

    苏离闻言,心中一动。

    他看了看他系统面板上那十三亿多的天机值和46点的因果值,意识到阙辛延这一次轮回复苏之后的感悟,恐怕非同小可。

    苏离沉默片刻,道:“好,那我将她留给你。”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不再融化的祁云梦,道:“你记住现在的一切,也记住你的所作所为。”

    祁云梦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其眼中,苏离看到了一抹很幽冷的恨意。

    苏离调出了系统面板,询问浅蓝道:“浅蓝,分析出了什么没有。”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不用担心,让她成长一段日子也好。”

    苏离道:“浅蓝,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浅蓝小精灵道:“让她来促进阙辛延成长,也是一件好事。另外,这世间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的恶人——无论其多么恶,都是可以度化的。

    普度众生,并不是一个口号。所以让阙辛延去度化她吧。

    如果阙辛延能感化她,这就是一份巨大的功德,主人也会跟着有很大的好处。

    若不能也没有关系,到时候主人有危险,反而还能有一份底牌——因为她恨主人,所以不会让主人轻易死了,她会亲手报仇的。

    但是她不可能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主人。”

    苏离道:“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吗?”

    浅蓝小精灵想了想,道:“这其中的逻辑略微复杂,但是和洗祖骨相关。具体说,无论是冷云裳还是祁云梦抑或者是魅儿,即便真与主人为敌,都不可能真正对主人造成致命的伤。

    其余人,反而没有这种桎梏。

    具体说来,这就是主人的父亲母亲给主人上的一层守护之力。”

    苏离不是太能明白,但是隐约判断出,这或许就是某种因果纠缠。

    或者说,可以这么去考虑——阙辛延本来是死了的,但是因为他的存在而导致阙辛延超脱了。

    就像是他的原因导致云青萱超脱了一样。

    那么阙辛延救活的祁云梦,就存在一份简洁的因果,就不可能对他苏离形成致命的伤害。

    这个世界,要么干脆不讲因果,那就没有皇族存在的余地。

    但是如今每个修行者都认可了这一套,那就算是被因果全部套住了。

    因果没有偿还之前,有些事情就很难处理了。

    苏离大概明白了浅蓝的意思。

    浅蓝如今成长起来了,也越来越聪明了,其言行举止,都透出一股大家闺秀、小才女的气质。

    关键是,她虽然才四十多厘米,但的身材已经非常的前凸后翘,惹人遐想无限。

    而且,她还不时会撒娇卖萌,表现出小女孩儿的那份清纯与可爱,呆萌与娇憨,实在是让苏离心中无比痴爱。

    苏离关闭系统面板,深深看了祁云梦一眼。

    祁云梦收回了眸光。

    而此时阙辛延却并无什么防备的来到了祁的身前,将祁云梦从那银色镜面囚笼之中救出了祁云梦。

    “这次,我终于把你救出来了。”

    阙辛延柔声道。

    “你……你终究还是独立出来了,完整了。”

    祁云梦显然知道阙辛延的情况。

    “是啊,天皇子垂怜我,给予了我新生。我喜欢你,所以我也想给予你一份新生,你愿意吗?”

    阙辛延认真道。

    祁云梦叹道:“我是诸葛春秋的人,你要我?”

    阙辛延道:“诸葛春秋早就斩了感情,他纵横一辈子,却根本没有一个真正的道侣。那所谓的诸葛冉婷,其实都并不算,不是吗?”

    祁云梦道:“的确是这样,但是你不介意吗?”

    阙辛延道:“我连乔莲儿都不介意,又岂会介意如此纯洁的你?”

    祁云梦道:“我其实是幽冥殿的囚笼分身,是个卧底。”

    阙辛延道:“那是过去,过去已经逝去,我们活在当下,着眼未来。而现在,你已经不是卧底了。”

    祁云梦道:“但是我并不喜欢你,因为我看不上你,你能力太差了。我心目中的道侣,就该是诸葛春秋、魁、苏忘尘这样的。而就算是天皇子,在我看来也太过于优柔寡断,太过于畏畏缩缩,也是不够资格的。”

    阙辛延道:“没关系,我喜欢你与你喜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不用喜欢我。”

    祁云梦道:“我累了,最近你带我在忘尘寰到处转转?”

    阙辛延道:“这个可以。”

    祁云梦说话之间,身影已经开始虚弱。

    阙辛延想了想,拿出了一枚天机圣玉,用来盛装祁云梦。

    而祁云梦从头到尾也没有在意其余任何人的目光,也没有理会祁。

    苏离看向了祁。

    祁深吸一口气,当着苏离的面发下了一个毒誓,让祁云梦独立了出来,并脱离了和这个囚笼的关系。

    祁也明白,这般情况下,苏离看似没有对她动手,实际上她的境遇就是个阶下囚,听话的话,大家还能维系表面上的和平。

    若是不听话,这一次皇族那些古皇,肯定是想要借苏离的手下狠手立威的。

    之前皇族已经干过两次这种事情,特别是第二次,完全是杀疯了。

    可惜终究有些存在不信邪,继续在试探,继续在逼迫。

    是以,如今才有了这般糟糕的局面。

    祁脑海之中,不由想起了殿主曾经和一个神秘人的交流的那段话——皇族要要完了。

    所以,这就是皇族要完了?

    看样子皇族非但不会要完,还会过得更好。

    至少,要比她这个魂梦堂的堂主祁要好太多太多了。

    “这镜,难怪成不了大器,死就死了,传递出的信息全部都是错的,还把我搭进来了!”

    “我早该想到的,既然连魁这种老阴货都会被算计,都被逆命了,我就不该再出面的。”

    “悔之晚矣。”

    “皇族当兴。”

    祁念叨的同时,开始执行第二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是将青铜古棺打开,将其中的尸体释放出来,并将其彻底焚烧毁灭。

    祁想到这一幕,又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苏离一眼——看样子,天皇子这是已经猜测到了这‘幽冥尸’的身份了。

    祁沉思之间,却还是朝着苏离微微躬身行礼,道:“天皇子息怒。”

    苏离道:“你放心,你既然妥协了,那么我就不会再更进一步,现在开始做吧。”

    祁点了点头,身影一动,自青铜古棺上飞落。

    随后,她素手伸出,按压在了那青铜古棺棺盖上。

    “嗡——”

    道道青光显化,其中,一缕缕的幽冥黑雾不断汇聚。

    这黑雾汇聚之后又开始散开,飘向四方。

    诸葛九凤微微皱眉。

    阙辛延的天机圣玉上,释放出了一缕青光,将阙辛延轻轻笼罩了起来,这让阙辛延看起来有些发绿。

    苏离拿出造化笔,凝聚出了一张替身纸人化作的冥纸,直接在冥纸上画了‘奢比尸’的画像。

    这一次话奢比尸,苏离不仅用心在画,同时也开启了冥想,以《皇极经世书》在脑海之中冥想了一次。

    所以,当这一幅画画出来的时候,奢比尸不仅栩栩如生,甚至如同随时都可以从壁画之中跳出来一样。

    这种真实程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而苏离这般动用造化笔,却在瞬间损耗掉了4点因果值和2亿的天机值。

    这种损耗是非常巨大的。

    要知道,他使用档案复印复印魁,也才花了1亿天机值和10点因果值!

    结果这一次画一幅奢比尸的画,竟是损耗掉了2亿天机值和4点的因果值!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苏离不甚在意。

    他如今天机值和因果值够用。

    而且,接下来他会全力运营天池血河,所以不会有天机值上的缺陷。

    这和苏忘尘是完全不同的——苏忘尘必须得拼死挣天机值和因果值,不然他的系统就会因为巨额负债而崩溃。

    但是苏离没有这样的压力,因为他从来都不会去透支。

    不是他不想去这么做,而是他从来不会高估他自己——有些事情一旦去做了,就回不了头。

    如今,奢比尸画出来之后,苏离拿着这张画,对着那逸散出来的黑暗魔灵魂毒一照。

    顿时,虚空都被吞噬得扭曲了起来。

    而其中,大量的黑暗魔灵魂毒,全部被画中的奢比尸鲸吞一空。

    虽然只是一幅画,但是这幅画中的奢比尸,可是实打实的蕴含着洪荒皇族的祖巫意志。

    是以,这一幕也没有任何人敢忽略。

    便是如夏心宁、阙德等人,看到奢比尸,都寒意大盛,立刻保持了谦卑的心态,不敢有丝毫的气血上的膨胀,言行举止上的冒犯。

    这就是奢比尸。

    这就是十二祖巫里的毒之祖巫!

    青铜古棺开启,黑暗的魂毒被吞噬之后,其中的一具干枯、枯朽的尸体渐渐呈现了出来。

    那一刻,苏离的眼瞳猛的一缩。

    因为,那一刹那,他便已经认出了这具尸体的来历。

    这,正是之前在落霞荒山丢失的——苏星河的那个普通糟老头子的尸体。

    那个烂赌鬼、酒鬼苏星河的尸体!

    这是分身,却也是一具本体。

    而苏星河的本体,此时此刻,却早已经死去,甚至其尸体上都已经长满了绿毛,形如干尸傀儡。

    苏离一直知道青铜巨棺之中有一具类似于青毛僵尸般的‘旱魃’怪物干尸。

    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一次其中存在的,竟然就是苏星河。

    而且,这一次的这具尸体是真实的,不是复制体,而就是本体!

    苏离忽然明白,为什么祁会如此的不安,甚至在让她焚烧这具干尸的时候脸色大变了。

    此时,眼见苏离的脸色很不好看,祁的心情也有些七上八下。

    “天皇子,这青铜巨棺乃是我幽冥殿夺取而来,其中的干尸却与我们毫无关系。甚至……我们夺取的时候,其情况比现在还更加糟糕。

    而有幽冥魂毒环绕,其中的扭曲变化反而被无限延迟……”

    祁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她也从来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在天皇子这样的弱者面前,表现得这么的卑躬屈膝。

    但是此时,她的的确确是不敢有半点儿异动,不敢有半点儿不敬。

    因为,这种情况下,一旦天皇子苏离情绪爆发抑或者是发狂,那一定会出大事!

    苏离深吸一口气后,他仔细看了那干尸苏星河一眼,道:“烧了吧。”

    祁迟疑道:“天皇子……你亲自出手吧,毕竟他……”

    祁可不敢在此时凝聚火焰焚烧。

    苏离略微沉吟,道:“也好。”

    苏离说着,汇聚一股《玄心奥妙诀》的能量气息,席卷向了苏星河的那具干尸。

    “轰隆隆——”

    可,就在此时,就在苏离的《玄心奥妙诀》衍化的能量气息即将席卷苏星河的时候,忽然之间,虚空出现了一片幽冥天桥。

    蕴含极道毁灭之力的幽冥粒子,化作一座唯美的彼岸天桥,横穿虚空延续而来了。

    天桥上,苏离见到了很久都没有见过的穆清雅、穆清颜以及苏荷三人。

    三人如幽暗的幽灵、幽魂一般,一动不动,飘向了此处。

    为首者,正是穆清雅,也就是苏离的母亲。

    不过此时的她,一身黑色纱裙,脸上依然戴着神秘的面纱。

    她的左边是幽月,也就是穆清颜。

    穆清颜的实力和气息,深不可测,苏离无法感应清晰。

    穆清雅的左边是苏荷。

    苏荷的目光平静,眼神有些呆滞,远远的她便看到了魁,然后目光就一直没有挪开过。

    幽冥天桥穿行到了苏离的身前不远处便已经定格。

    天桥上,穆清雅、穆清颜和苏荷的身影全部凝聚,化作实质,并不再飘逸,而是如虚空踏步一般,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这时候,无论是魅儿还是妖岚,无论是夏心宁还是阙德,纷纷神色肃然,如临大敌般的后退。

    苏离没有退。

    而祁此时倒是想退,却退不了。

    “离儿,你长大了。”

    穆清雅见到苏离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话。

    (ps:第二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亲们~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提前给大家拜年啦,祝大家新年快乐,事事顺心如意~

    另,非常感谢书友‘★天魔降伏☆’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