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48章 生死危机,地书世界
    苏离默默的凝视着穆清雅,好一会儿他才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孩儿见过母亲大人。”

    穆清雅轻轻点了点头,道:“我是来给糟老头子收尸的,眼下还不是我们相聚之时。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夸一句,孩子你做得很不错。”

    苏离笑道:“母亲,仅仅只是很不错吗?”

    穆清雅道:“这个评价已经很高了,目前来说,只是不太差而已——当然,你之前的做法其实是很差的。”

    苏离道:“之前是多久之前呢?”

    穆清雅笑道:“怎么,你这孩子还不服气吗?”

    苏离道:“不,孩儿很服气,因为越是成长,孩儿才越是明白母亲的一片苦心。”

    穆清雅道:“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其实这一切还是你自己争取来的。

    苏离的来历很是不凡,但是我幽冥穆族的来历更是不凡,这其中的因果很大,也很深。

    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该给你的资源都会给你,该给你的守护和磨砺也都会给你。

    当然,这其中甚至多额外的以私人的身份多倾斜一些资源给你,这一点也做了。

    接下来能不能其,就全凭你自己。

    在一个第一次的花月谷之前,我们都还觉得你已经没救了。”

    苏离闻言,不由苦笑。

    他回忆起曾经花月谷之行的一系列经历——那的确并不是一段美丽的回忆。

    或者说,他真正的崛起,还是那一次凝聚希望破黑暗开始。

    希望之源的凝聚,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无论心灵有多么黑暗都永远不要放弃光明,只有你自己不放弃自己,那么这世界就不会真的放弃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在那一次领悟之后,苏离才真正的开始走向了一条正确的路。

    这期间,系统的辅助功不可没。

    但最终要的还是,他克制了自己的欲望以及对于自己的放纵,没有真正的放任自流。

    同时,他还在积极的拯救——无论是对于身边的亲人还是朋友,几乎都做到了以德报怨。

    无论是当初的苏星河,还是后来的苏荷、诸葛浅韵诸葛绮妍,甚至是那云沁泓等等,他都很是尊重。

    这些过往的累积,才奠定了他如今的真正宽阔的胸怀。

    至于这一次针对祁,并不是他狠毒,而是这一次如果他没有阻止魁,那么这就是一场恐怖的浩劫,而这浩劫的主人,就是魁和祁以及其背后的存在。

    所以,这样的存在他不可能真正的善待。

    善并不是伪善,有时候,除恶也是一种善。

    苏离沉吟半晌,才轻声道:“也就是说,当时苏荷——苏荷说我已经够资格被家族认可的话,其实是真的了。”

    穆清雅道:“是真的,但是当时如果你同意了,她或许会因为舍不得你而维护你,但是你不可能有什么地位的。

    你该知道,苏家都是一些什么存在。”

    苏离道:“知道,苏太清不是在这里吗?还有那什么苏玉清、苏玉皇、苏应龙、苏妲己、苏星曌之流的对吧?哦,还有个苏盘古。”

    苏离说出这些名字的时候,甚至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这实在是……

    穆清雅却没有半分笑意,她轻叹了一声,道:“是的。苏家人瞧不起外人,甚至瞧不起我这种幽冥,觉得但凡幽冥都是妖孽、都是恶灵,都罪该万死。离儿,你怎么看这点呢?”

    苏离道:“在我看来,众生平等。对于我而言,我不会轻视任何一位普通人,也不会对一些真正的上位者卑躬屈膝。”

    穆清雅道:“你对异族有什么看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苏离道:“我对异族没有任何歧视,我说了,众生平等,那么任何一个生命,都是应该被尊重的。在我心中,没有什么异族之分。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穆清雅道:“你知道你在三岁的时候,那糟老头子问你,你是怎么回答的吗?”

    苏离诧异道:“我三岁的时候都已经会回答了吗?”

    穆清雅道:“是的,会很回答,而且还非常聪明,生而知之。”

    苏离道:“不记得了。”

    穆清雅道:“你的确肯定是不记得了,你说‘大家都是炎黄子孙,给你炎黄一个面子’,其实当时你没有具体说,但是我们都知道,你是想要凌驾于众生之上,是觉得众生在你眼中都是卑微的蝼蚁的。”

    苏离心中一动,他明白了,穆清雅说的不是他,而是苏忘尘。

    但是这时候,他无从反驳,因为或许那的确是当时的他。

    在获取希望之源之前,他其实就是苏忘尘。

    而当时,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苏离也能知道——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所有修行者,都是npc,都是一堆数据,都是连蝼蚁都不如的卑微存在。

    有这样的心态,那么苏忘尘肯定是不会在这个世界留下什么感情的。

    这一切,也就印证了苏忘尘不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当人的一系列为人处世的方式。

    苏离沉默了片刻,才轻叹道:“终究还是太年轻,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穆清雅道:“年轻人,有棱角有朝气这是一件好事——事实上,你的态度和表现,反而让我和星河那糟老头子非常的欢喜。

    可惜,可惜你的表现太恐怖了,苏家容不下你,幽冥穆族也容不下你。”

    苏荷这时候走了过来,神色复杂的看向了苏离,道:“哥,你还能原谅我吗?”

    苏离看向了苏荷,眼神同样无比的复杂。

    很多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抑或者可能并非是不知道,而是他自己将自己的记忆封印了。

    曾经,他在踏上万漓圣地的时候对华云霄撒了个谎,说是自己把自己封印了。

    如今,他忽然意识到,这或许并不是一个谎言,而就是真相。

    所以,第一天他和沐雨兮相见的时候,那时候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他回到过去的经历真的苏忘尘的经历吗?

    苏离有一刹那的迷茫。

    但是几乎就在这刹那,苏离就立刻惊醒了过来。

    下一刻,苏离有些惊疑不定,有些动容的看向了苏荷。

    他的眼中,充满了一丝难以置信,道:“为……为什么?”

    苏荷没有看向苏离,反而美眸之中显出了一抹遗憾之色——似乎,那是一种没有达成目的而伴生出来的遗憾之色。

    这种眼神,让苏离很是难受。

    因为苏离此时是开启着尘寰之心的,是可以聆听到现场绝大部分人的心声的。

    而这时候他所能聆听到的心声可不是什么虚假的信息,其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心里想法。

    这时候,没有人知道他苏离到底有多强。

    但是苏离自己却对于自己的‘谛听’能力有着极深刻的认知。

    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白痴二愣子少年,也不是那个自以为聪明却很愚蠢的少年了。

    如今的他,在别人的眼中,或许依然只有五颗潜龙丹到六颗潜龙丹的智力水平。

    甚至,此时恐怕是妖岚和阙德、夏心宁等人,也都会觉得苏离的智力就在‘六颗潜龙丹’的水平。

    可实际上,是这样吗?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哪怕是沐雨兮和魅儿以及诸葛青尘、云青萱安若萱等人,也只会认为他苏离的智力水平在‘第七层’。

    但是苏离明白,如今随便开启尘寰之心,他都已经超过了绝圣弃智的层次。

    他并没有处于这种绝圣弃智的状态,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这就是真正的高层次的化凡,返璞归真,但是实际上智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九颗潜龙丹的层次,甚至达到了十颗以上的极限。

    为什么忽然有这么巨大的提升?

    因为他施展档案复印,复印了魁。

    而魁的智力是八颗潜龙丹。

    而《皇极经世书》的蜕变,以及系统等级的提升,使得如今苏离的‘尘寰之心’的效果无比惊人。

    按照如今的增幅效果六成来说,八颗潜龙丹的智力再增幅六成,这就是接近十三颗潜龙丹的智力了。

    智力的评定或许并不能这么去以数据计算,但是苏离很清楚,他此时并不是一个白痴。

    是以苏荷的变化,他忽然觉得无比的心痛——这是一种当面背叛的感觉。

    苏离的询问,苏荷并没有回答,她就像是听不懂苏离的回答一样。

    “你不是他,你不懂。”

    苏荷的话逐渐的变得冷冽了几分。

    苏离微微沉吟,道:“不是他?你要的是一个能原谅你的哥哥,还是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哥哥呢?”

    苏荷沉默了片刻,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苏离道:“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荷惨笑了一声,却道:“我在烧冥纸祭拜我弟弟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去干扰呢?你是为了表现你对我很好?还是你足够仁义?”

    苏离沉默不语。

    苏荷道:“苏离,你活出了独立的自我,这是一件好事,我们都恭喜你,但是抱歉,我们不认可你。就像是阙辛延无法得到阙德、阙心妍的认可一样。

    你以为阙辛延是不愿意融合吗?他不是已经找了席太尚赐予了一份‘言出法随’的祈愿,已经成功了吗?

    可惜,那些独立出来的,从来都是异端。

    所以,你才是剥夺我哥哥天皇子位置之人,你才是那个叛徒,那个异族。”

    魅儿闻言,立刻走了出来,道:“苏荷,我不许你——”

    苏荷道:“我呸,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你的确是我嫂子,但本来是和我哥的婚约,现在却跟着一个独立出来的天魂,意义何在?你不要脸,我苏家不要脸吗?”

    苏离微微皱眉,道:“你闭嘴!”

    苏离说着,一步走向了苏荷,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我才是让苏忘尘被镇压的凶徒对吗?”

    苏荷道:“难道不是?”

    苏离道:“还真就不是!因为我是苏离,而他是苏忘尘。我以为你已经看得足够明白了,看样子你还是真的不明白。”

    苏荷没有理会苏离,而是淡淡道:“哥,你曾经说,人若是死了,就喊他的名字三次,喊他回家。

    这里是忘尘寰,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地方,我便在这里喊你归来。”

    苏荷说着,忽然无比深情而专注的道:“哥,你还在吗?你回来吧!”

    她的声音悲恸,却又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恐怖情感。

    这情感忽然爆发出来的时候,那一刻,这一方天地都直接黑暗了下来。

    这一喊不要紧,可其情绪蕴含其中的时候,这一声,仿佛喊醒了三界六道,喊出了生死与轮回。

    “哥,你还在吗?你回来吧!”

    “苏忘尘,你答应我的要与我一起慢慢变老,你在哪里?”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苏荷三声呼唤,声音竟是无比契合那惊雷声中之中的神秘女声的声音。

    那一刻,苏离无比动容。

    “我还在。”

    “我回来了。”

    这一刻,四方虚空之中,仿佛有人皇的声音忽然呈现。

    接着有恐怖的惊雷声在四方虚空炸响。

    这一刻,苏离的心猛的一沉。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苏离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随即,他的双眼有些充血,他转头看向了穆清雅。

    穆清雅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显然,这一刻她也是有所准备的。

    苏离又看向了幽月——也就是穆清颜。

    穆清颜同样戴着面纱,气息同样无比的神秘。

    “你看我也没用,你成长太快了,该停一停的。”

    穆清颜的声音同样平静,却有些冰冷。

    苏离深吸一口气,道:“为什么?”

    穆清雅这时候忽然开口道:“这一次,你父亲虽然化作了半个旱魃,但是这份因果我们是不会触碰的。

    因为苏家已经有了苏应龙。

    但是,他的情况很糟糕。

    你那里有太乙仙丹吗?没有的话,孟婆汤也可以。”

    苏离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穆清雅道:“你打开了天帝宝库?你被皇族如此重视,再来一份太乙仙丹吧,给你父亲服用,将他救活。”

    苏离道:“父亲的情况虽然很糟糕,但是暂时以天机圣玉封印,是可以拯救的。

    等一段时间我获取了对应的资源,我再——”

    穆清雅道:“苏忘尘那孩子在的时候,虽然口口声声与我们恩断义绝,但是每一次都会在暗中保护我们,甚至给予我们很多皇族仙丹。

    不然,我们不可能成长到如今的程度的。

    是我们当初贪心不足,一再的压榨他,以至于他走上了绝路,被皇族抛弃。

    而你,是他斩出的最后的希望。

    你可以活,但是我们的确不认可你。

    魂奴神子的计划是真的,但是你是奴,神子是他。

    我们复活的也只是他。

    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你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苏离道:“这个真相,确实是有些残酷。”

    苏离说话之时,魅儿默默的倚靠了过来,显然她很害怕苏离的心态崩溃——如果苏离真的是独立出来的分身,那么一旦心态崩溃,就会被本体所取代。

    独立出来的分身,地位从来是非常非常卑微的。

    就像是绿漪对于苏荷。

    就像是诸葛绮妍对于诸葛浅韵。

    就像是……阙辛延对于阙心妍。

    此时,苏离却没有想到,穆清雅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这个答案是真是假?

    苏离其实可以判断,但是他没有去判断。

    他也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心情,因为穆清雅的出现非常的突兀。

    同时,苏荷的表现同样也有些突兀。

    突兀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普通的修行者身上,那一定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穆清雅不是普通修行者,苏荷也不是普通的人物。

    苏离没有用系统的人生档案功能去判断穆清雅的身份。

    因为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层次和智力层次——在复印魁的状态下,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已经隐瞒不了他。

    所以这一次出现的三人,毫无疑问就是穆清雅、穆清雅和苏荷。

    只不过,三人的表现,是苏离始料未及的。

    原本苏离以为是一家人的团聚,是一个好的开始,却没有想到,一切却发生了如此的变化。

    “天道轨迹——要向三年后的场景转变吗?”

    这一刻,苏离几乎立刻想到了这种可能。

    苏离收回目光,看向了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祁。

    祁很强,但是苏离发现,祁似乎有些不愿意面对此时的穆清雅和穆清颜。

    苏离看向祁的时候,祁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其美丽的眼瞳之中多了一丝幽怨之意——那一缕眼神的意思,苏离也看懂了。

    那就是,天皇子你干嘛要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这下完蛋了。

    这样的幽怨眼神,在刹那之间又消失了。

    这时候,穆清雅也已经将目光落在了祁的身上。

    “原来是魂梦堂的祁堂主,这种事情,你们也有资格参与吗?还有这种仿制的永生殿堂,也是你们魂梦堂能染指的吗?”

    穆清雅质问道。

    苏离顿时意识到,这一次穆清雅使用的不是分身,而是另外一种身份——一种很高的身份!

    “雅公主,颜神女。”

    祁躬身行了一礼,蜡黄的脸有些面无血色,却没有再多说话。

    穆清雅道:“永生殿堂的来历?”

    祁迟疑了片刻,没有回答。

    穆清雅冷声道:“不愿意说吗?”

    祁犹豫了一下,叹道:“来自于天帝宝库的废墟。”

    穆清雅道:“我就知道。我家那糟老头子的尸体是怎么回事?从落霞山偷的?”

    祁道:“我们获取‘永生殿堂’的时候,他就在里面,甚至已经开始异化了,所以为了避免出问题,我便以魔灵之力将其封锁,这才保持到了现在。”

    穆清雅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件事与你们无关——不过不要让我知道,你们魂梦堂还有别的心思和目的,不然就等着被灭吧。”

    祁躬身道:“不敢。”

    穆清雅说着,又看了一眼魁,道:“你被离儿逆命了?”

    魁淡淡道:“我就是苏离。”

    穆清雅一怔,随即笑了笑,道:“有意思,看来你叛变得足够彻底,皇族是真正的开始大力栽培你了。”

    魁不以为意,道:“孩儿说过,众生平等,不存在什么叛变之类的说法。”

    穆清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是吗?你联系一下皇族那边,给你父亲提供一枚太乙仙丹吧,这没什么难度对吗?”

    苏离道:“和难度没有关系,洪荒皇族有洪荒皇族的规则,有些东西该拥有就可以拥有,不该拥有就是没有对应的因果,强求不来。”

    穆清雅道:“所以,规则比你父亲更重要对吗?你作为天皇子,这一点儿权力都没有吗?”

    苏离道:“权力有,但是不能滥用。而且我说过会救父亲,就会救他,母亲若是信不过,就带走他也行,稍后我拥有了丹药或者是应对之法,便会主动联系母亲,救治好父亲。”

    穆清雅道:“老东西,你听到了?可不是我不愿意救你,而是你那孩儿觉得你没有那几个女人重要。”

    苏离闻言,微微皱眉,却没有反驳什么。

    苏荷这时候,还依然在不断的呼唤着。

    而这种呼唤,也是有回答的。

    只是,回答的声音却来自于地狱深处——苏忘尘想要复苏,几乎就是被钉死在了这个环节。

    哪怕,苏忘尘真的被喊了出来,那也依然不能如何。

    穆清雅道:“那么,你将你的本体,也就是我儿子苏忘尘释放出来吧。你若是真当我是母亲的话。”

    苏离道:“抱歉,我不能答应。”

    穆清雅道:“但是他已经答应了,他已经要出来了。”

    苏离道:“他不可能出来的。因为他立下了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穆清雅道:“誓言不是一直是你立下的吗?你作为天皇子难道不是讲究一人做事一人当吗?”

    苏离道:“我作为天皇子,对于这种人,从来只会给他一个结局——那就是永恒镇压。”

    穆清雅深吸一口气,道:“你真是长大了。”

    苏离道:“母亲你放心,孩儿不会让你失望的。”

    穆清雅道:“你是真的不愿意答应吗?你可知道,你的尸骨其实是在我们的手中的。”

    苏离道:“母亲要对孩儿动手吗?”

    穆清雅道:“报恩吧,可以削肉偿还。”

    穆清雅说着,又看了苏离一眼,道:“你可知道什么叫众叛亲离?”

    苏离道:“妖岚,跟着我母亲回去。”

    妖岚道:“少爷,妖岚生是少爷的剑,死是少爷的剑魂。妖岚这一生一世,只忠心于少爷一人。”

    苏离又看向了沐雨兮道:“雨兮,随我母亲回去幽冥穆族吧,你本就是她身边的丫鬟。”

    沐雨兮轻叹了一声,道:“少爷在哪,雨兮就在哪。少爷若有事,那么雨兮必定誓死守护,不离不弃。所以,雨兮不会离开少爷的。”

    沐雨兮说着,接着向穆清雅躬身行了一礼,道:“对不起,雨兮让夫人和老爷失望了。”

    苏离又看向了魅儿——但是他没有说任何话。

    因为魅儿是不可能背叛的。

    果然,魅儿仅仅回应了苏离一个蕴含笑意的坚定眼神。

    魅儿身边的云青萱、诸葛染月,甚至不远处的诸葛青尘等人,都眼神坚定。

    甚至,此时的苏太清,都面带几分不愉之色的盯着穆清雅,神色略微有些复杂。

    穆清雅目光四顾,自嘲一笑道:“如此看来,小丑竟是我自己了。”

    苏离认真说道:“不,母亲从来都不是小丑,孩儿才是。”

    穆清雅道:“魅儿教得不错,攻心之术登峰造极了!不过,苏离你顶掉了我儿的因果,却顶不掉他最根本的机缘。”

    穆清雅说着,拿出了一块天机圣玉。

    天机圣玉里,有一根大腿骨。

    那大腿骨并不大,只有一尺来长——那是一个婴儿的大腿骨。

    但是,当这大腿骨拿在了穆清雅的手中的时候,苏离忽然发现,他自己有了致命的弱点。

    这就是那个死去的肉身的骨头。

    被洗成了不朽骨的骨头。

    “你以为你真的超脱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了吗?其实并没有——因为即便是你再超脱,你是苏离这个身份、你是我孩儿的这个身份,是不可能出现偏差的。”

    穆清雅说着,随即轻轻的擦拭着那一块骨头,又道:“这时候,我仅仅用这一块骨头,就可以定下你真正的本体。

    我是母亲,你是孩子,你不可能违逆我的。

    这样一来,你就成了分身了——你其实做得很好,但是就是因为做得太快了,完全成了皇族的走狗!

    而我们并不希望如此。

    或者说,无论你是否成为皇族的走狗都没有关系,但是请让他回来。

    你就算不认可他的存在,他至少也是曾经的你!

    曾经我们培养了你,你弑父弑母都没有关系,那终究还是我们教导得不够,因为你的天赋好,我们太过于纵容你,甚至以魂奴神子的计划培养你,成全你。

    可虽然你变坏了,但你心中,其实一直认可我们这对无能的父母的,不是吗?

    所以,如今你即便是变成了这世间最可恨、最受人唾弃的恶魔,在我们眼中,你,依然是我儿。

    苏离,你不要想着你自己风流快活,就忘记了他是怎么成全你、让你成长起来的。

    虎毒不食子,他即便不算是你自己,你不认可,那也是你亲哥,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亲人犯错了,当父母的为其赎罪,拼命拯救他,这是错吗?

    你告诉我,我们就应该这样放弃他?!

    你苏离,可以对一些外人,一些居心叵测的小贱人都如此仁慈,却对自己、对自己的亲兄弟却如此的残忍,你不配为天皇子!你不配当我穆清颜的儿子!”

    穆清颜一字一句。

    她当着现场所有人的面,对苏离厉声呵斥。

    正常来说,这是会让皇族非常丢脸的一件事。

    这是会让天皇子很没有面子的一件事。

    但是苏离其实并不在乎面子。

    他的尘寰之心聆听到的信息有些多,也有些——残忍。

    因为,尘寰之心聆听到的信息就是——苏家人想要控制苏忘尘,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目的是什么?

    一个苏盘古,足以诠释一切。

    而如今,他苏离同样被选为‘天皇子’,却已经和诸葛青尘结拜成兄弟了。

    诸葛青尘某种意义上代表的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

    也就是说,洪荒皇族和这一方世界的天道,几乎达成了某些默契。

    而如今,忘尘寰、幽冥海也已经和皇族联手。

    反而——苏家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

    特别是这一次,当他苏离已经展现出了逆命魁的能力的时候,苏家人才发现,原来苏忘尘在的时候,才是苏家最风光的时候。

    所以,真正烂透了的地方不是天机阁,而是苏家?

    苏离本能的看向了苏太清。

    苏太清转过了身,无颜面对苏离。

    诸葛九凤沉默不语。

    阙德和夏心宁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这般时刻该说什么。

    显然,这是苏离和穆清雅的家事。

    家事这种事情,忘尘寰再厉害也干涉不了——因为根本就没资格。

    苏离深深看了一眼穆清雅,道:“父亲不用救了,显然他其实是不想活着的,因为他不想面对这样一个烂透了的苏家,也不愿意面对一个如此势利的幽冥穆族。”

    穆清雅道:“怎么,你现在开始讲起大义来了?”

    苏离道:“你,我只是在想,当初你们当着我的面吵架,原来是真的。”

    穆清雅道:“你不懂,在这样的世界,绝对的实力还是抓在自己的手中更好一些。这世间修行者千千万,能信得过者,又有几人?

    你或许看起来很伟大,但是他的付出有多么巨大,你根本就不知道。

    你现在享受到的所有一切,实际上都是他为你打下的江山。

    而现在,你却不愿意将他从深渊里拉出来?

    你若不愿,我便只能以我母亲的天地因果规则镇压你,将你打入黑鸢之中好好反省,并以本体的不朽骨,将他完全召唤归来,将你取代。”

    苏离道:“我现在是逆命状态,母亲,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镇压不了我的。”

    穆清雅道:“我穆清雅说话,从来掷地有声,你可以试试,你看我能不能利用母亲的上位者法则镇压你——你只要存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就必须要遵循这基本的规则。”

    苏离道:“我其实也可以不是我的,母亲,劝你罢手,咱们母子还是母子。若是今次真的翻脸,那么——从今往后,这段母子情,怕是要走向终结了。”

    穆清雅道:“这却也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苏离,我,你母亲穆清雅现在再问你一句——你到底释放不释放我儿苏忘尘!”

    穆清颜劝道:“小家伙,别固执了,听话,将他释放出来,你现在不能镇压他!没有他,这世间必定会横遭浩劫,万劫不复,我们苏家乃至整片紫薇星域,都不会有未来的!”

    苏荷道:“苏离,不要再不知好歹了,你如今已经有身份有地位,已经不是那卑微的贱奴了,又何必如此固执?你释放出他,母亲会让你真正的独立出去,到时候你当你的皇族走狗,我哥当我哥的尘寰之主,这莫非不好吗?”

    苏离道:“不用劝了,我无法判断你们今次出现的目的,或许依然有对应的因果与秘密,但是今次我不会有半分妥协。

    另外,母亲你可以动用不朽骨来镇压我,以本体召唤让苏忘尘降临,而让我这分身镇压入黑鸢之中封锁。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无法走出地狱,依旧不可能出世。

    而一旦我被镇压,你们才是真的都完蛋了。”

    苏离淡淡看了一眼祁。

    这时候,魁也默默的站到了祁的身边,以防止‘祁’忽然痛下杀手。

    要知道,一旦他被不朽骨以及穆清雅施展长辈的血脉法则,那他的确会非常的被动。

    而且,档案复印也一定会受到一些影响。

    档案复印的效果如今正是最强大的时刻,一旦出现变化,直接就会形成剧烈的反噬,这样一来,系统恐怕会严重受损。

    这种情况是非常致命的!

    而且,这种时候穆清雅等人出现,毫无疑问,这一定是苏忘尘的某种手段。

    比如说——托梦。

    比如说——在幻境、真虚之中忏悔、求情。

    为什么会这么做?

    因为苏忘尘的一个重要底牌‘风晗’,很突兀的被苏离干掉了。

    这一下子断了苏忘尘的希望,所以苏忘尘必定是走了另外一种极端——甚至极有可能给苏家、给幽冥穆族都许诺下了天大的好处!

    若非如此,穆清雅不会如此。

    若非如此,苏荷也不会如此对苏忘尘念念不忘。

    而论智力、论攻心的本事,苏忘尘之强,当世无敌。

    更可怕的是,苏忘尘很明显知道‘档案复印’的某种瑕疵——档案复印期间,若是本体遭遇致命血脉上的反噬打击,档案复印出来的人物会如何?

    苏离不知道。

    但是当他把这种情况投影到《皇极经世书》中去分析的时候——档案人物出现了‘爆体’的场景。

    而系统也出现了降级、浅蓝反噬化作浅蓝色血雾的惨烈场景。

    很明显,这一次,苏忘尘出超必杀了!

    而穆清雅显然也被苏忘尘的某种‘母子情’所感染、触动了,以至于和苏离直接摊牌,强行要对苏离动手。

    母亲,以血脉之力斩断和苏离的因果的同时,在不朽骨上将苏离的名字镌刻上去,打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烙印的话,那么苏离的道,当场就要崩裂。

    那可怕的结果,就一定会直接爆发!

    苏离此时已经感应到了巨大的危机!

    到这一刻,苏离的心也无比的冰冷。

    他的确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手段攻击了过来。

    他更没有想到,当他无意间将‘风晗’干掉的时候,相当于是直接将苏忘尘逼到了绝境!

    也就是说,苏忘尘在这之后,只怕还有无比惊人的恐怖计划在酝酿,却因为风晗被干掉杀穿,而彻底的中断了计划。

    一辈子的苦心计划,被直接摧毁,以苏忘尘的心态而言,必定是化作如疯狗般的状态,必定会狂吠乱咬。

    更恐怖的是,穆清雅穆清颜甚至于苏荷,都竟然会聆听他的话!

    苏离联想到这一幕,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由本能的看向了魅儿。

    魅儿这时候,则恰恰转头看向了沐雨兮。

    沐雨兮一直在看着魅儿。

    魅儿美眸黯淡了几分,身体颤抖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动作。

    “噗——”

    忽然间,魅儿吐了一口血。

    苏离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但心底深处,却也多了一丝淡淡的遗憾。

    魅儿……

    苏离轻叹了一声,看向了苏荷,道:“他和你们说了什么吗?”

    苏荷道:“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落得如此下场,都是为了成全我们。”

    苏荷说着,又道:“苏离,不论过去如何,你现在已经崛起了,已经奢华到了可以随意使用皇族神器、可以随意服用皇族仙丹的地步了。

    你看你的成长速度,何其快速!

    我们苦苦挣扎了一辈子,他付出了那么多,换来了一个完美的你来守护我们。

    可是,我们的心,却始终并不在一起。”

    苏荷说着,眼神黯淡了几分,也不再开口。

    穆清颜道:“其实,小家伙你有一种选择,就是现在自斩,斩出去你就会知道真正的因果,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你要明白,现在——这里只是忘尘他书写的《地书世界》而已。

    所以,你镇压他没用的,等《地书世界》完结,他还是会离开这一方世界,回到现实的。

    所以,苏离,你还是去死吧。”

    (ps:第三更万字奉上~今天31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今天是大年三十啦,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