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64章 造化玉碟,归墟世界
    !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文卷第364章造化玉碟,归墟世界火焰渐渐熄灭之后,那一颗绿色的琉璃珠中原本已经黯淡的光泽,又渐渐的明亮了起来。

    琉璃珠从火焰之中滚了出来,掉落在了那巨大的水龙卷上。

    水龙卷上那一颗碧绿色的珠子,就像是被巨大的水龙卷托着的稀世珍宝一样,在熠熠闪光着。

    那碧绿色的珠子里,似乎倒映着水龙卷之外的虚空之门外,那一片无比烟暗而血腥的世界。

    公乘青蝶亲眼看着穆清颜最终同样寂灭化道,并以最后的一缕执念延续了那一枚琉璃珠中的希望,整个人似乎有一刹那的触动。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但很快就再次的恢复了正常,变得一如既往的冷漠。

    随后,公乘青蝶也没有去理会那一颗琉璃珠,而是在水龙卷旁的虚空之门位置,静静的盘坐了下来。

    接着,公乘青蝶拿出了一支笔,极其形似造化笔的笔。

    这支笔拿出来之后,她思索了片刻,又拿出了一本书。

    那是一本金色的书籍,书籍上的名字形似极其古老的符文文字。

    其组合在一起之后,形成的意义大概是‘造化玉碟’。

    只是这‘造化玉碟’显然也不是真正的造化玉碟,而仅仅是一本以‘造化玉碟’命名的特殊天书而已。

    即便如此,这本天书显然也非常的不凡。

    而此时,公乘青蝶看着身边的那一颗琉璃珠,沉思了半晌之后,手持造化笔,在这造化玉碟天书上开始批改了起来。

    这是一幕非常怪异的场景。

    但是这般场景却已经没有任何人出面打扰了。

    哪怕,这一幕场景其实完全都处于苏忘尘的掌控之中。

    “功参造化,造化玉碟。”

    “只是,这其中的一系列变化,都并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真的出了意外?”

    “还是说,皇族彻底的放弃了这一方宇宙?这一次,紫薇星域寂灭,皇族却已经没有半点儿出世的痕迹了。”

    公乘青蝶于心中思量之间,又反复翻阅着手中的那本《造化玉碟》,但是却没有能找寻到异常的点。

    是以,她开始以造化笔去填补《造化玉碟》中的一系列她觉得不合理之处。

    随着她的填补与修改,整个花月谷开始如同拥有某种灵性一般,极速的向外扩张了起来。

    而这般扩张的过程,也无比的顺利,期间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另外一边,苏忘尘将整个花月谷全部搜寻了一遍,却终究没有能找到他所想找寻到的东西。

    他重新来到公乘青蝶身前之后,目光落在了那造化玉碟上。

    “有问题吗?”

    苏忘尘询问道。

    公乘青蝶道:“没有问题。”

    苏忘尘道:“没有丝毫的痕迹吗?”

    &nbszyxta.p; 公乘青蝶道:“没有丝毫的痕迹。”

    苏忘尘道:“天魂的痕迹呢?曾经的孤坟吗?镇魂碑组合情况如何?”

    公乘青蝶道:“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意外。另外,花月谷的扩张也很顺利,没有任何阻碍出现。”

    苏忘尘道:“造化玉碟中的整体进展有变化吗?”

    公乘青蝶道:“没有。”

    苏忘尘道:“造化玉碟之中的三千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的运转呢?每个小世界里的规则呢?”

    公乘青蝶道:“对应记忆禁区的法则类似,相似,变化相同,也没有任何瑕疵。而我的修补过程之中,这一颗琉璃珠的变化也并不明显,甚至没有变化。”

    苏忘尘道:“这最后的一缕希望之源是穆清颜点燃的?”

    公乘青蝶道:“是的。”

    苏忘尘道:“那……你曾经见到过的、入侵那苏离的记忆禁区看到的一系列离奇的场景,再没有出现过吗?”

    公乘青蝶道:“没有出现过。”

    苏忘尘道:“造化玉碟里的大千世界里的未来里,浅蓝星的未来如jsshcxx.何?”

    公乘青蝶道:“浅蓝星包括其身边的那些星球,全部化作了烟暗的陨星,被一片烟洞吞噬。整片星域化作了烟暗魔渊。”

    苏忘尘道:“那造化玉碟里的小千世界里,有出现特殊的场景吗?和你曾经窥视到的一缕信息相关?”

    公乘青蝶摇头道:“没有,所有一切,在苏离被抹除之后,相关信息全部终结了。”

    公乘青蝶说完,又沉声道:“好像——好像他清空地狱并走向寂灭之后,这一方宇宙的核心就随之寂灭了。其实这是我所判断出的最糟糕的情况,但毫无疑问,这种情况出现了。

    而且,你越是尝试着去改变,这些至宝的效果越是变得微弱。

    按理说,你已经变得如此强大,炼制出的洪荒皇族至宝也该越来越强大的,可是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开始失效、失控了。”

    公乘青蝶说着,又道:“你还在以你的真虚手段试错吗?”

    苏忘尘道:“不是试错,试错不会有真正的结果,那只是一种囚笼。”

    公乘青蝶道:“你到现在还这么多心吗?你说你在试错,很多人因为忘尘寰的交易问题,才选择了相信你而走向死亡。

    如今,你又改变了说法?

    所以现在这所有一切都是真实的?”

    苏忘尘道:“不仅仅我会这种手段,他也会,所以不得不防一手。

    另外,所谓的试错,其实就是造化笔写生死簿而已,梦境、真虚,壁画等等,说到底,就是套了一层戏剧。

    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剧而已,无非就是看谁能导演得更真一些罢了。”

    公乘青蝶有些疑惑,却没有具体询问。

    因为这件事,她其实差不多也全程参与,对于苏忘尘的计划,她未必全部知道,却也知道一部分。

    苏忘尘又道:“反正其实也没有任何希望,终究是会走向归墟,尝试一下也没什么。

    只有不断的试错,才能找到一条正确的路。

    至于说真与假,还在于你怎么去看了。

    眼下你所说的至宝失效的问题,其实应该说是一件好事。”

    苏忘尘说着,笑了笑,随即又调出了他的系统面板看了一眼。

    系统已经被他升级到了99级,星级也达到了10星。

    但是系统精灵并没有复活,系统的核心权限等等也已经变了。

    系统功能中的星级同样也被他升级到了10星。

    但是天机商城已经不再刷新物品。

    而他无论是猎杀修行者、还是吞噬修行者抑或者是制造一些变化,都可以获得天机值、因果值甚至是功德。

    但这些,还是差了一点点。

    差的一点点在哪里?

    苏忘尘不由看向了公乘青蝶,也不由看向了那一颗琉璃珠。

    公乘青蝶沉思了片刻,才道:“那么现在还能重新开启归墟,让一切新生,建立一方真正的不朽领域,花月仙界吗?”

    苏忘尘道:“只能说有一定的把握,但是还差一点点。”

    公乘青蝶道:“这一路上,我一直陪着你,你现在告诉我还差一点点,差的这一点点的是我对吗?”

    苏忘尘道:“归墟或许是要所有一切终结再重新开始。你要明白,相比较而言,重新开始,比拯救一个千疮百孔的世界要容易太多太多。”

    公乘青蝶沉默半晌,道:“诸葛浅蓝、苏叶,甚至苏家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你炼死,化作了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如今看来,我们所看到的紫薇星域之外的一切也都是假象,也早已经全部被连炼死、杀绝了吧?

    现在,花月谷已经出现了,而穆清雅、穆清颜甚至苏荷都被你逼死了——她们死在此地,等同于也被你彻底炼化了。

    她们这一路上,是何等的支持你,你——”

    苏忘尘道:“我说了,这是真虚试炼,和青云冢有关!更遑论,我手中有月光宝盒,同时,我已经窥视到了未来。她们之所以这么选择,是因为她们相信我!”

    公乘青蝶笑了笑,道:“行吧,这世间,如今也只有你我了,包括这些天魔,实际上都是你的分身假扮对吧?”

    苏忘尘没有开口。

    公乘青蝶道:“这片天地,还有时间断层点吗?”

    苏忘尘道:“还有一处。”

    公乘青蝶道:“所以,你没有第一时间炼死我,是希望我去那一处时间断层点帮你看看?”

    苏忘尘道:“对。”

    公乘青蝶道:“你自己为何不去?”

    苏忘尘道:“这最后一处时间断层点,我担心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公乘青蝶道:“阙德他们的痕迹再也找不到了吗?”

    苏忘尘道:“他们彻底脱离了这一方宇宙的因果,所以这一方宇宙和他们也没有关系。”

    公乘青蝶想了想,道:“行,那我去——那一处时间断层点在哪里?”

    苏忘尘道:“在我的记忆禁区第十层的中心区域里,那里有一个时间断层点,你进去之后,应该能发现,那里是一片烟暗之地,但是通往哪里,其中会发生什么,却不得而知。

    你去,我在这里等你。”

    公乘青蝶看了一眼那闪烁着光芒的琉璃珠,轻轻点头,道:“好,我去。”

    公乘青蝶说完,看向了苏忘尘。

    苏忘尘也在此时凝聚出了一道虚空之门,覆盖在了那水龙卷上的虚空之门中。

    下一刻,公乘青蝶毫不犹豫的踏入了那一座虚空之门。

    虚空之门内是苏忘尘的记忆禁区第十层。

    第十层是一片烟暗的空间,其中心区域里,有一道很明显的时间断层点。

    在这里,公乘青蝶迟疑了片刻后,一咬牙,踏入其中。

    “嗡——”

    虚空扭曲。

    下一刻,公乘青蝶发现,她来到了一处白雪皑皑的雪原。

    她目光四顾后发现,在远方有着一座无比巨大的雪峰。

    雪峰上,一名男子身穿金色的战甲,手持一柄斧头,静静的站在那里。

    公乘青蝶看到那名男子之后,眼瞳微微收缩,美眸之中泛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金色战甲男子眼神淡漠的扫了她一眼之后,却没有说话,身影一动,化作金光远去。

    “轰隆隆——”

    这一方天地,很快开始崩溃。

    公乘青蝶想要追过去,却发现自己有心无力。

    沉思片刻后,公乘青蝶身影一动,念头汇聚,整个人退出了那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并重新回到了记忆禁区第十层的中心区域。

    只是,她刚回来之后,身体一下子便定格在了原地。

    因为,这一方世界的烟暗,已经将她彻底的束缚,并直接开始扭曲、蚕食。

    这是一种无比凶残、狠辣、霸道的吞噬功法。

    而这样的吞噬功法,来自于那《造化玉碟》。

    到这一刻,公乘青蝶知道,她被写入了造化玉碟之中,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

    这便说明,这时候的苏忘尘,已经对她动手了。

    她早已经猜测到了会有这样的结局,但是却不明白,苏忘尘为什么会这么做。

    或者说,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杀她,为什么在杀她之前还让她去记忆禁区断层点内观看那一幕。

    观看那一幕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而她观看到了一些异常的情况后,为什么苏忘尘又不询问,反而直接将她抹杀?

    公乘青蝶心中的疑惑更多,但是渐渐地,她在被吞噬炼化的时候发现,她自己的记忆,像是流水一样倾泻而出。

    那所有一切,全部落入了苏忘尘的感应之中。

    也就是说——苏忘尘不需要询问她,就相当于直接入侵记忆禁区一样,通过吞噬炼化她的精气魂,而获取所有的信息。

    公乘青蝶自嘲的笑了笑,意识也很快陷入烟暗之中。

    最终,这一片烟暗的记忆禁区很快凝聚了起来,并逐渐褪去烟暗,蜕变成为一张雪白的书页。

    这雪白的书页上的雪白色,倒是像极了白雪皑皑的地面的颜色。

    “哗哗哗——”

    苏忘尘翻开《造化玉碟》,随后又手持造化笔,书写了起来。

    接着,他从头翻到尾,又删删改改了很久。

    时间继续流逝。

    最终,苏忘尘修改完毕之后,将《造化玉碟》这本书的书名,改成了《归墟世界》。

    随后,他又默默的等待着。

    时间依然在流逝。

    最终,他身边的那一颗碧绿色的琉璃珠中的代表希望与生机的光芒,彻底的熄灭了。

    那之后,整个花月谷,也忽然之间重新化作了烟暗的地狱。

    这时候,苏忘尘才拿起那一颗琉璃珠,一点点的将其炼化。

    “轰——”

    在这一颗琉璃珠炼化的瞬间,这片天地连同苏忘尘自身,全部炸开了。

    就像是烟暗的混沌在凝聚到了极点之后忽然膨胀炸开,就像是宇宙发生大爆炸一样——似乎,一个全新的归墟降临了。

    归墟降临,一个全新的时代又开启了。

    xgchotel.

    冥冥之中,苏忘尘的声音打开了《归墟世界》,并喃喃吟诵道: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忘尘。”

    随着这声音出现,整个世界,似乎开始了类似于洪荒世界的变化。

    只是,这变化却像是卡住了一样,出现了短暂的凝滞之后,很快就崩碎了。

    至此,苏忘尘的道音,也并没有能响彻整个宇宙,而是彻底的湮灭其中。

    “嗤嗤——”

    忽然之间,月光宝盒的光芒贯穿了天地。

    时间一刹那极速回流,整个世界,也忽然扭转,并回到了穆清雅、穆清颜以及苏荷与苏离相见、并逼迫苏离释放苏忘尘的那一幕。

    这个时间点,苏离还没有下地狱。

    而苏忘尘,也并没有从地狱之中走出。

    “嗡——”

    苏忘尘手心一沉,手中的月光宝盒变得沉重了几分。

    同时,他的眼睛睁开了,眼中多了几分灰暗之色。

    “失败了,看样子那三层记忆禁区暂时还不能让他剥离出来,也不能让阙德等人脱离出去。果子还不够成熟,不能摘取。”

    苏忘尘心中沉吟,同时眼中的神色更加自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