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66章 忘尘路断,真虚归来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卷第366章忘尘路断,真虚归来“路尽见尘寰,坎离终忘尘。”

    最那书页的最后一行字呈现之后,苏忘尘忽然笑了。

    他的笑容已经无比的苍老,也已经无比的枯朽,但是他还是在笑。

    他在笑的时候,还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耗尽了一切,却最终并没有达成他自己的心愿。

    人之将死,所有一切看不透的,其实也都可以看透。

    所有放不下的,其实也都已经可以放下。

    那些放不下的,仅仅只是他们的死太过于突然,在临死之前甚至没有时间来思考死亡所蕴含的意义。

    死是结束,死也是开始。

    苏忘尘此时面对死亡,反而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生命之中的所有一切。

    这所有的一切,也包括他自己这一辈子到底值不值得的问题。

    这世间,真的有一种东西,叫做坚持。

    坚持到最后,或许未必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但是一定可以让自己少很多遗憾。

    在这时候,苏忘尘所有无法放下的,便忽然放下了。

    就像是——当他的生命走向终结的那一刻,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忘尘世界一样。

    他看到的,还有在他的手中那一条条的生命的痛苦与挣扎,以及人世间的所有悲欢离合。

    在这时候,苏忘尘所有无法放下的,便忽然放下了。

    就像是——当他的生命走向终结的那一刻,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忘尘世界一样。

    他看到的,还有在他的手中那一条条的生命的痛苦与挣扎,以及人世间的所有悲欢离合。

    “浅蓝,你还在吗?”

    苏忘尘并没有再此时死去,因为不时响起的惊雷声一直提醒着他,他的听力还在,他的感知能力还在。

    这些东西存在,就代表他其实还没有死。

    但是他没有死,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开始走向死亡了。

    天地间除了黑暗之外,唯有黑暗。

    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曾经他一直以为是,可如今他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零的欺骗而不甘心?

    是因为零的出卖而愤怒?

    还是因为将自己卖了一千万而觉得讽刺?

    “浅蓝,你还在吗?”

    苏忘尘再次呼唤。

    “啪嗒——”

    这一刻,他的眉心忽然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并掉落了出来。

    那是一块雕像。

    碧绿色的玉雕。

    玉雕雕刻的还是公乘青蝶的画像。

    这玉雕上的女子栩栩如生,美丽动人之极。

    但是她已经没有了双眼。

    她的双眼似乎早就已经被人戳瞎了,只有两只血色的空洞。

    她的眉心也有一个血洞,那是一道七彩色的梅花烙印。

    那是‘梅花七阴杀’的杀戮手段造成的。

    “喀嚓——”

    玉雕掉落下来的时候,在虚空之中已经裂开,粉碎,化作一抔白沙。

    雪白色的、细腻之极的白沙。

    像极了荒漠之中风化了千万年之后的风沙一样。

    雪白,美丽,如不染尘埃一般。

    当这一块玉雕掉落下来的时候,苏忘尘的脑海之中,如闪电般的出现了几道特殊的画面。

    那画面,是他被一道梅花印记杀穿了眉心,却被一名浅绿色纱裙少女镇压、化作了分身的场景。

    那时候,他的身体在四分五裂的同时,一道绿光冲入了虚空之中的古堡之中。

    那古堡之中,垂落下了一道血光。

    血光之中,浅绿色纱裙少女被一道血色的锁链抽走了一道灵魂,同时虚空之中落下了大量的冥纸。

    那些冥纸燃烧之后,化作了漫天飞舞着的一张张的纸钱。

    这些纸钱的数量是多少呢?

    苏忘尘没有去推衍,但是他却知道,那是一千万,那是他卖的命。

    那一个瞬间,苏忘尘彻底的定格在了原地,随后,他高傲的仰着的头渐渐的低下。

    “零,你还在吗?”

    苏忘尘的声音更加的沙哑。

    这时候,他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所以这句话,唯有他自己可以听见。

    当然,在眼下这个即将死去的世界里,哪怕他能说得所有人都能听见,却也已经没有人能听见了。

    苏忘尘轻轻的闭上了眼。

    在他的眼睛逐渐闭上的时候,他的眼瞳深处,那黑暗的瞳仁里,终究还是诞生出了一缕黑暗之光。

    即便是黑暗之光,那也依然是光。

    当真正的死亡降临的时候,当他以自己的忘尘寰回看他自己的一生的时候,他同样发现,他的记忆禁区里有大量的空白。

    而那些空白在此时开始崩溃的时候,一幕幕的场景忽然跳跃了出来。

    那些场景,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也无法组合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但是这些场景组合之后,却诠释了一些他曾经不愿意去面对的往事。

    “天魔宫,幽冥殿,天机阁,镇魂殿……以及忘尘寰。”

    “朝闻道,夕死可矣。”

    “原来……”

    苏忘尘的双眼就那样的定格了。

    在他的眼瞳深处,仿佛有一个神秘的世界忽然之间炸裂了。

    其中的所有因果,全部崩塌。

    其中,有完美的山海,有浩瀚的北冥,有无尽的蛮荒,有神秘的奇山异水……

    但是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没有组合出来,便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黑暗吞噬了这一切后,又忽然像是发生了混沌大爆炸一样炸开,最终再次化作一片混沌。

    混沌之中,却像是忽然多了一道光。

    那是一道不灭之光。

    那也是一道不朽之光。

    那同样也是苏忘尘最终堪破的一个重要的秘密留下的光源种子。

    只是,这一道光刚凝聚出来,虚空忽然震荡了一下。

    接着,天地间的一切,像是遭遇到了毁灭的碾压一般,被一只莫名出现的巨掌从天拍下。

    与此同时,天地间,忽然有无比古老的钟声响起。

    这时候的钟声,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听得见了。

    因为这时候的苏忘尘也已经寂灭、已经死了。

    但是,这钟声却依然还在这一方世界里持续。

    这是古刹的钟声,这是洪荒的混沌钟声。

    这也是一种代表了这个宇宙的寂灭的丧钟。

    是的,寂灭。

    因为归墟终究还是来了。

    归墟来了,没有任何人能聆听到这样一种丧钟的声音。

    因为没有任何人能活到这一刻。

    丧钟声一直在持续,可是,敲响丧钟的人又是谁呢?

    又是谁,还能在归墟之中存在,还能在归墟之中行走呢?

    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强大到这样的地步呢?

    “啪嗒——”

    苏忘尘的头,忽然低了下来,身体瞬间枯竭,并在这一刻化作熊熊的火焰。

    熊熊的火焰在丧钟声中,一点名的的寂灭。

    这种寂灭,也包括了那一枚光源的种子——那一枚光源的种子此时,反而成长了一些,化作了一颗眼珠子大小。

    那一颗眼珠子大小的光源种子在火焰之中没有被焚化,反而被炼制成了一枚浅蓝色的魂源珠。

    当这魂源珠出现的时候,虚空中那巨大的手掌,将这一片天地连同这一颗魂源珠忽然拍成了一个平面。

    ……

    “啪——”

    一张褶皱的冥纸被拉平了,上面泼上了一层黑色的墨水。

    这是一张雪白的纸,但是却在瞬间全部被墨水染黑,成了一片漆黑。

    随后,一只蘸着浅蓝色墨水的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并在上面开始点缀着。

    很快,这幅画上,便出现了一颗魂源珠。

    魂源珠外,很快添加了几笔,随后,浅蓝色的魂源珠便被画成了一只眼睛。

    接着是高挺的鼻子。

    随后是另外一只眼睛。

    然后是容貌,然后,便是漆黑色的长发,以及一身浅蓝色的绝美纱裙。

    只是,画到此处,那画笔忽然停顿了下来。

    片刻后,漆黑色的墨水忽然重新泼了上去。

    黑暗覆盖了上去。

    接着,蘸着浅蓝色墨水的笔重新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并在上面开始点缀着。

    这一次,依然很快出现了一颗魂源珠。

    但是这颗魂源珠,却在静静的吸纳着四方虚空的特殊能量,开始不断的衍化。

    很快,这颗魂源珠,化作了一颗浅蓝星的古老星球。

    画卷到了此时,忽然之间不再继续。

    那充满神奇力量的画笔,也在此时停下,不再笔走龙蛇。

    “尘寰之心。”

    片刻后,那神异的画笔,以雪白色的字,在这黑暗的画卷上书写上了四个古老的大字。

    这些写完,神异的画笔绽放出一道金光。

    金光之中,画笔极速的开始消散。

    很快,画笔就彻底的消失了,这般过程,就像是画笔被完全溶解掉了一般。

    画笔消失之后,这一幅画,显然也已经彻底画完了。

    到这一刻,虚空中,仿佛仅仅只有那一本书一直静静的铺开,摆放在那里,等着人去。

    但这本书,若隐若现,显然并不能真正的凝聚实质。

    时间又流逝了片刻,随后,这本书忽然被一只手抓在了手心,并直接合上了。

    这本书合上的瞬间,书页上出现了四个古老的大字——忘尘世界。

    当这本书合上,天地间的一切也都忽然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这时候,这本书上所有的法则奥义,全部都自行收敛了起来。

    很快,这本书就像是自我化凡一般,变成了无比普通的一本书。

    同时,这一方世界,也像是扭曲了刹那一般,忽然之间,就同样陷入了死寂状态。

    虚空中的雷霆声音却渐渐的远去,四周的一切,也显得无比的静谧。

    这时候,于明明之中,苏离睁开了双眼,并看了看他身边的祁。

    时间,回到了他创造忘尘世界之前的那一幕。

    但是,这期间,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改变。

    因为此时的时间点,已经变成了——云荒历3030年10月22日23:00分。

    距离诸葛青尘曾经无比忌惮的时间点——云荒历3030年10月23日0点,只有一个小时,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候。

    当时,诸葛青尘曾告诉他,三年之前发生了很惨烈的事情……

    如今,仿佛这一切,都已经完全的形成了因果。

    不过,苏离此时,却已经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他调出系统看了一眼。

    等级:25

    天机值:0

    因果值:0

    ……

    苏离没再继续看下去,因为系统面板上,浅蓝小精灵已经成了一座雕像,雕刻在了系统面板的角落里。

    苏离尝试着以自己的念头触碰了一下那个雕像。

    雕像上,绽放出了一缕淡淡的蓝光,但随后便再次熄灭。

    浅蓝小精灵似乎又出了一些问题。

    但是整体问题并不严重,只是受伤不轻。

    苏离看了看身边的祁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一会儿之后,穆清雅、穆清颜和苏荷就会驾驭幽冥天桥而来。

    而此时的苏忘尘还依然被镇压在地狱之中,没有复苏。

    是的,苏忘尘还在。

    还被镇压在地狱之中。

    但是这一次,苏忘尘哪怕是开了档案世界,却依然没有玩得过忘尘世界,所以苏忘尘棋差一招。

    为什么差了这一招?

    因为,苏忘尘并没有完成对于零的承诺,并没有立下洪荒。

    也就是说,苏忘尘最终还是失败了——他将自己强大到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地步,却终究还是什么都做不到,最终只能等死。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希望之源彻底寂灭之后,这个世界的意志已经死了。

    最后,苏忘尘看到了什么,苏离也并不知道。

    虽然他通过《皇极经世书》书写了《忘尘世界》,但是苏忘尘最后临死的刹那,还是窥视到了很恐怖的真相。

    可惜,那一幕苏离无法通过《忘尘世界》来获取。

    他的脑海之中,能看到那一系列场景片刻,在看到的时候一切也无比的清晰,但是当他复苏之后,那些场景他什么都记不住。

    甚至,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这一次,苏离没有去施展类似于幽冥真虚、真虚天禁的手段去回看。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为忘尘世界,相当于是他在修复过去。

    而在这种修复之中,唯一没有留下遗憾的就是——他修复了诸葛春秋和魅儿的婚约。

    所以,他的记忆里,复苏了一段记忆禁区。

    记忆禁区里的记忆内容,正是他曾经通过时间断层点回到了六万年前,与魅儿定下婚约并缔结婚约的一幕。

    可惜,他因为一些意外被镇压到了黑棺之中,以至于丧失了这一段记忆。

    这一次的修复,有用的,仅仅只有这部分。

    其余方面,当然也很有用,但是其余方面,更多的是涉及到这个世界巨大的真相问题。

    “嗡——”

    这时候,虚空一震,祁的身前不远处的虚空中,出现了一座幽冥天桥。

    穆清雅、穆清颜和苏荷三人来了。

    “嗤嗤——”

    祁也在这时候打开了青铜巨棺,将其中的苏星河的尸体释放了出来。

    接下来,显然依然是穆清雅三人要对苏离进行逼迫并释放苏忘尘出地狱的经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