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69章 忘尘跪死,系统剧变
    第369章忘尘跪死,系统剧变

    苏离的话,可谓是相当的不客气,也是相当的不给穆清雅面子!

    穆清雅很明显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人,这种人一旦被人当面如此硬怼,本就会心态失衡。

    更重要的是,硬怼之人还是苏离——是她名义上的儿子,而且还是个在她看来很卑微的魂奴!

    这让她有一刹那的错愕,这种错愕,是根本没有想到苏离会这么对她!

    错愕片刻之后,穆清雅看向苏离的目光带着一丝阴沉、以及一丝狰狞凶戾的恨意。

    只不过,这些情绪变化在瞬息之间便又自然的收敛了起来。

    接着,穆清雅反而笑了,只是这种笑既戏谑也冷冽。

    苏离淡淡的看了穆清雅一眼,神态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对于穆清雅的一系列情绪变化即便看在眼中,也无动于衷。

    有些事情,经历了、明悟了,也就放下了。

    苏忘尘都可以在忘尘世界终结的时候放下,那么,他苏离此时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历经了一次忘尘世界之后,苏离同样明悟了一次真正的死亡。

    而一个明悟了真正死亡的人,是绝不会有太多的执着、执念的。

    这就是真正的无为而为。

    当天魂并不反抗而让自身被苏离斩杀、当《一气三清》之术的境界忽然拔高,当整个系统都处于一种全新的蜕变与结算的状态的时候,苏离已经对这一方天地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换句话说,现在,穆清雅等人的一系列行为在他眼中,那就是个弟弟。

    “苏离,你很不错,你出息了。”

    穆清雅的声音依然有些冷,但是话语之中,泛出一股酸意,那股子阴阳味道很明显。

    苏离道:“我有今天,不是拜你所赐吗”

    穆清雅嗤笑一声道:“也是,如此说来,天皇子可真是孝死我了——孝顺的孝。”

    苏离道:“这一切莫不是你对于苏星河的利用而且,我,苏星河和苏忘尘到底是什么关系是父子关系还是这个答案,需要我告诉你吗”

    穆清雅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神色很是阴晴不定。

    苏离淡淡道:“所以,不要再作下去了,我现在不想收拾你,而不是不能收拾你!另外,你们对于忘尘寰的经营实在是太差了,回去幽冥神殿、天魔宫好好的回炉重造吧。

    一步错,步步皆错不知道吗”

    苏离说着,手中的开天斧随手一震,一股无比凶戾的气息猛的贯穿虚空,劈向了远方。

    “轰——”

    远方的虚空猛的扭曲,接着,一股破灭的黑洞像是忽然蔓延四方的裂痕,猛然撕裂那已经扭曲的虚空。

    “轰隆隆——”

    原本存在四方的紫色雷电,忽然之间就被那撕裂的扭曲虚空吞噬,同时,穆清雅三人脚下的幽冥天桥,竟是忽然之间崩塌,就像是被爆破了一样。

    那般变故发生得很突然,突然得甚至穆清雅三人都没有注意到。

    穆清雅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穆清颜则带着一丝诧异、惊疑的神色看向了苏离,同时她的身后一缕缕青光弥漫而起,将她妖娆窈窕的身体托了起来,漂浮于虚空。

    这般情况下,她显然并没有受到那幽冥天桥炸裂带来的影响,也并不显得很狼狈。

    穆清雅有些猝不及防,略显狼狈,所以她更觉得丢脸——她戴着的黑色面纱之下,明显呈现出了几分暗红色。

    纱巾并不是完全遮挡她的容貌,所以她的样子在纱巾下只是显得有些模糊,却并非是完全不可见。

    而苏离拥有强大的视野能力,所以能清晰的看到穆清雅的脸色变化。

    苏离身边,沐雨兮等人都保持着几分警惕之意的守护着,留意着此地发生的一切,却没有随意干涉这份因果。

    因为,对于苏离而言,目前穆清雅的确是他的母亲。

    至于说苏星河和穆清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诞生了苏忘尘和他苏离,这一点,苏离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但是他暂时不想揭穿,也不能揭穿。

    “你什么意思!”

    穆清雅的脸色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

    苏离抬手一抓,开天斧直接飞了回来。

    随后,他一步步踏出。

    这时候,魅儿本能的拉住了苏离的胳膊。

    苏离的胳膊甚至忽然感受到了魅儿的那一份柔软的规模。

    很软,很舒服。

    但是这时候,他却没有多想,反而回应了魅儿一个很温和很阳光的笑容。

    魅儿俏脸上满是担忧、懊悔以及愧疚的神色。

    但是在看到苏离这样一道目光、看到苏离这样一份笑容之后,忽然之间,她脸上的忧伤、担忧、懊悔、愧疚等神色忽然之间就消散了。

    下一刻,魅儿也笑了,那笑容,就像是寒冬里盛开的梅花一样,美艳动人。

    魅儿明眸皓齿,美眸含笑。

    在这一刻,这一眼之中,她所有的一切也都放下了,因为在这一刻,苏离的双眼仿佛看到了她的心灵深处,而她也同样看到了苏离的心灵深处。

    在双方的心灵深处,都有着一个最美丽动人、最英俊潇洒的身影伫立其中。

    所以,魅儿带着笑容,轻轻的放开手。

    而苏离则同样在即将放手的时候握住了魅儿柔软而冰凉的手,捂在手心片刻之后,这才轻轻放下。

    接着,苏离转过身,一步步走向了穆清雅。

    在苏离身边的祁这时候立刻感应到了一股莫大的恐惧之意,是以她立刻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收敛了所有的魔灵气息,表现得像是一个最普通的普通人一般,不敢有任何的心思生出。

    在刚刚,其实她还想着要不要施展一些手段,两面三刀,甚至是暗中传递一些信息给幽冥殿之类的,如今却是立刻打消了所有的心思——他大爷的,为什么这会儿的天皇子这么可怕

    这比以天机逆命术逆命了魁的时候的天皇子更可怕啊!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魁还处于被苏离逆命的状态,还并没有解除呢!

    也就是说,此时的魁——魂梦堂的堂主魁还没被干掉!

    祁本能的看了看站在苏太清身边的、像是雕像一样静静伫立着的‘魁’,整个人更加的忐忑不安了。

    穆清雅看着逼近过来的苏离,莫名的有些心慌,但是以她的桀骜和倔强是绝不可能退后的。

    苏离走近穆清雅,这种距离一直拉近到近乎于压在了穆清雅的身上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厘米——甚至,有的地方,已经接触到了。

    穆清雅依然没有退,苏离比穆清雅高出差不多二十厘米——此时两人的身高并没有呈现出神灵级别的身高,而是正常的一米九和一米七左右。

    苏离目光向下,锁定了穆清雅的脸。

    这时候,穆清雅才本能的端详着苏离的脸——如刀刻般棱角分明、俊逸之极的脸上,带着的是一股源自于皇族的上位者的威凛气息。

    同时,无论是那剑眉还是那星眸,都格外的令人心动。

    穆清雅有一刹那的失神,但是很快她便回过神来,心中充满了羞耻以及对自己不争气的表现的反感。

    “你想如何”

    穆清雅颤声开口。

    苏离淡淡道:“收起你的小世界覆盖现实的想法,没机会的!你们的手段我已经全部看透了,鉴于一些危险的事情没有发生,这次,我就只是让你长个记性。”

    苏离说着,忽然伸手,猛的一耳光抽了出来。

    他的速度看似缓慢,但实际上非常快。

    所以当他动手的时候,穆清雅其实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穆清雅的身法非常了得,是可以脱离这一击的。

    可苏离之前直接摧毁了幽冥天桥,摧毁了她功法的核心底蕴,让其无法在第一时间构建虚空位移的能力。

    是以,苏离这一耳光,抽了一个正着,抽得穆清雅的脑袋直接扭转旋转了三圈,也就是一千零八十度!

    “啪——”

    这一耳光很响亮,而且也很刺耳。

    “咔咔咔——”

    穆清雅挨了一耳光,同时她扭动了一下脖子,脑袋反向旋转了一千零八十度恢复了正常之后,她的双眼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机,直接锁定了苏离的双眼。

    苏离平静的对视,道:“我观你‘眉心生华彩,嫣然平紫川’。所以,你的境界突破也快了,但是在突破的那一天,会降临毁灭天劫,和命劫一起爆发,到时候,你就会魂飞魄散,彻底湮灭。”

    穆清雅闻言,眼瞳猛的收缩了一下,随即她沉声道:“那,敢问苏大师,这般命劫是否可解”

    苏离道:“可不可以解,就看你愿不愿意去解了。”

    穆清雅忽然轻笑了一声,道:“厉害,厉害,我们所有人都真的小瞧了你!小瞧了你天皇子!行,山高水长,日后再会!”

    苏离淡淡道:“你可以走,穆清颜和苏荷,留下一个,随我下地狱。”

    穆清雅娇躯一颤,冷声道:“凭什么!”

    苏离道:“凭我拥有九耀琉璃之心,这个算不算!”

    穆清雅脸色一沉,道:“你不可能拥有九耀琉璃之心,你连什么是九耀琉璃都根本不知道!”

    苏离道:“九耀琉璃,就是魂源珠。”

    穆清雅闻言,整个人明显表现出像是吃了一口苍蝇一样的恶心状态。

    穆清雅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心神平静,随即她才眼神凌厉的盯着苏离,道:“天皇子,你该知道,有时候知道得太多绝不是什么好事!”

    苏离道:“你真的可惜了,苏忘尘已经觉悟了,而你还在头铁的一条路走到黑,你若是给你自己一次机会,又岂会是这样的结果好了,话不多说,你们决定吧。”

    穆清颜深深看了苏离一眼,声音柔和了几分,道:“小家伙,让苏荷留下来吧,我和她一起离开。”

    苏离道:“现在,我已经中断了苏忘尘的命脉,所以你肯定是不会太平的,接下来的劫难,你自己看着办吧。”

    穆清雅道:“你管我死活!”

    苏离道:“我不管你死活,但是你若是现在就死了,那么你的经营就只能全部落入幽冥殿的手中,所有的成果都会被幽冥殿鲸吞,到时候结果只会更加惨烈。当然,对于我而言,无非也就更麻烦一些罢了!

    眼下,到了这般情况,你觉得我会害怕麻烦吗我只是讨厌麻烦罢了。”

    苏离的话,让穆清雅沉默了许久。

    好一会儿她才神色黯然了下来,接着她冷冷的看了穆清颜一眼,道:“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希望你没有从中作梗,不然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

    穆清颜轻声道:“我觉得,这件事就这么结束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你想调查也没有任何关系,随时可以!”

    穆清颜说着,重新释放出了黑暗的幽冥粒子,形成幽冥天桥,然后席卷她自己的同时,卷向了穆清雅。

    穆清雅一掌拍开,自行汇聚幽冥天桥,承载着她一人独自离去。

    穆清颜朝着苏离莫名的笑了笑,这笑容很是意味深长。

    随后,穆清颜同样摧动幽冥天桥,刹那之间化作流光离去。

    现场依然没有人说话,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汇聚在了苏荷的身上。

    苏荷看向苏离,眼神一如既往的复杂。

    苏离看了苏荷一眼,道:“还在给苏家当狗这永远都填不满的苏家,只要压榨你,你就付出”

    苏荷轻哼一声,冷笑道:“你懂什么你只懂你自己的快意,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苏离道:“什么才是知道,什么才是不知道知道我是你爹”

    苏荷闻言吃了一惊,随即‘呸’了一声,道:“你配吗你不过就是苏叶哥的魂奴罢了!你不过就是忘尘哥的天魂罢了!”

    苏荷说着,忽然无比深情而专注的道:“哥,你曾经说,人若是死了,就喊他的名字三次,喊他回家。

    这里是忘尘寰,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地方,我便在这里喊你归来。”

    “哥,你还在吗你回来吧!”

    苏荷的声音悲恸,却又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恐怖情感。

    这情感忽然爆发出来的时候,那一刻,这一方天地都直接黑暗了下来。

    这一喊不要紧,可其情绪蕴含其中的时候,这一声,仿佛喊醒了三界六道,喊出了生死与轮回。

    “哥,你还在吗你回来吧!”

    “苏忘尘,你答应我的要与我一起慢慢变老,你在哪里”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苏荷三声呼唤,声音竟是无比契合那惊雷声中之中的神秘女声的声音。

    “我还在。”

    “我回来了。”

    这一刻,四方虚空之中,仿佛有人皇的声音忽然呈现。

    接着有恐怖的惊雷声在四方虚空炸响。

    只不过,当这恐怖的惊雷声在四方虚空炸响的时候,一直如同雕像般的魁忽然手持开天斧,猛的劈砍向了四方。

    开天斧劈杀天地,直接将四方的惊雷全部劈碎。

    四方虚空,出现了四口黑洞。

    “还在就出来吧,等你很久了!”

    苏离淡淡开口。

    对于这一幕,他曾经历经过,已经并不惊讶更不会动容。

    甚至,苏离留下苏荷,等的就是这一幕。

    苏荷神色惊悚,似乎没有想到,苏离甚至控制魁斩碎了神秘的惊雷,并再次斩断了苏忘尘复苏的命脉。

    她眼神之中显出了深深的不安之色,同时也明显的很是愧疚——愧疚没有能完成苏忘尘的某些交代。

    苏离淡淡看了魁一眼,道:“下地狱,顶替苏忘尘,普度众生。”

    魁二话不说,直接沉入地狱。

    与此同时,虚空忽然飞出一枚蕴含血色光芒的、如同灯笼般的气泡。

    气泡中,苏忘尘盘坐着,双手合十,正在喃喃的念诵着什么。

    其身后,竟是同样拥有着如同佛陀一般的佛轮光影显化。

    苏离看向这气泡的时候,这气泡‘啪’的一声自行炸开。

    随后,苏忘尘的身影从气泡之中完全独立了出来,但是他依然处于盘坐的状态,身体像是漂浮于虚空一般,虚空盘坐。

    他依然双手合十,但是其喃喃念诵着的过程却中断了。

    同时,他闭着的双眼,也在此时睁开。

    这时候,苏离才平静的道:“想通了吗”

    苏忘尘道:“明明是我提前构建的真虚,为什么我反而败在了你的真虚手段之中,为什么”

    苏离道:“因为我没有争胜负之心,只有希望之源。而你恰恰相反。”

    苏忘尘道:“不,因为我是弃卒,而你是真正的棋子,是被真正利用的存在。”

    苏离道:“你可以随意作出任何判断都没有问题。”

    苏忘尘道:“虽然真虚变化我无法把握,但是冥冥之中会有感应,而这份感应之中,我窥视到了很多的秘密。

    这时候,其实我还是想帮帮你的,但是我知道你不会信也不愿意听。

    没有关系,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到底谁才是对的,谁才是错的。”

    苏离道:“你这样也想道心种魔这样也想让我生出心魔,你太高看你自己也太小看我了。”

    苏忘尘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想,不过你若是这么认为也无妨,但这些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并没有见到零,或者说,零一直都并没有利用我。”

    苏离道:“说这些,毫无意义。”

    苏忘尘道:“是啊,毫无意义!毕竟失败者没有价值可言!失败者也就永远不会被真正的铭记,而成功者,无论是否过程有多么错误,都一定会是最正确的,因为结果是正确的。”

    苏忘尘说着,又道:“以后,零一定会出现的,到时候,你就知道,到底这是一份什么因果了。”

    苏离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终究还是现在!另外,你应该知道,这一次你是怎么复苏的,所以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去面对苏荷。”

    苏忘尘沉默了半晌,道:“相对而言,其实我更喜欢曾经没有发生那件事之前的我,因为当你处于荣耀之时,身边是不会缺乏亲人和朋友的;但是当你不再荣耀,那么一切就会完全不同。

    这个道理其实曾经我们都已经听得很多也见得很多了,但是没有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终究不会有什么感触。”

    苏离道:“这只能说明你自己有眼无珠,不是吗难道你在荣耀之时不知道这一切吗”

    苏忘尘闻言,笑了笑,没有解释。

    苏离也没有说话。

    苏忘尘的目光扫向了现场的众人,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苏离身边不远处的安若萱等人身上。

    安若萱、妖岚甚至阙心妍,每一个人,却都非常直接的避开了苏忘尘的目光不说,还显得非常的忌惮!

    这是一种避如蛇蝎般的态度,而且还毫无保留的表现了出来。

    哪怕是魅儿,都明显很是忌惮。

    不过,这些人里,唯有苏荷没有回避,而是直接迎向了苏忘尘幽深而冷漠的目光。

    “哥,你——”

    苏荷的声音哽咽着,可才说了两个字,就被苏忘尘挥手制止了。

    苏忘尘的语气很冷厉很坚决:“苏荷,我从来都不是你哥,也不会承认我们之间的任何因果。从当初削肉削骨开始,这所有一切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至于说这次你唤醒我、让我复苏,这的确是我曾经给予你表现自己的一次机会,但是曾经是曾经,如今是如今。

    你做到了,但是这份因果,我也牢记在心,所以我会给你一份报酬!

    穆清雅离开的时候,留下了婴儿的不朽骨,我会将其炼化,炼制成为造化不朽丹,这丹药应该会出五颗以上。“

    苏忘尘说这,又看了苏离一眼,道:“这丹药要成,还需要你的本源精血,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给,所以我和你来一个交易。”

    苏离道:“我不同意。”

    苏忘尘道:“我抹掉过去的婚约因果,同时焚毁我手中的天书、地书和人书——你该知道,在这种地方,在你身边我焚毁天地人三书,你会有多么巨大的好处。”

    苏离道:“我不同意。”

    苏忘尘看了苏荷一眼,苏荷眼中已经涌出了晶莹的泪水。

    苏忘尘沉默了半晌,随后拿出一张面具,并忽然抬手虚空打出一方真虚幻境道:“你进来。”

    苏离略微迟疑,就要踏入,这一次,阙心妍和阙辛延几乎同时想要阻止。

    苏离抬手制止,道:“无需担心。”

    说着,苏离跟着苏忘尘踏入了那一方真虚幻境。

    苏荷想要跟进去,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无法进入。

    “你就在外等着,我很快出来。”

    苏忘尘的语气明显温和了几分。

    这话说出,苏荷立刻安静了下来,整个人变得无比的乖巧。

    苏忘尘没有再说话。

    但是现场所有人都看出,他绝不是没有感情之人——很明显,对苏荷他是有感情的。

    只是,他一直在压制而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当然,苏忘尘太过于聪明,智力无比逆天,所以他或许也是故意这么做的——所以,现场恐怕除了苏荷对他死心塌地的信任,其余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是我不会同意的。”

    苏离说着,又道:“我的血,她们承受不住。”

    苏忘尘淡淡道:“我要的是盘古精血本源。”

    苏离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苏忘尘道:“零被天道侵蚀了,你要去救她。”

    苏离心中一凛,随即摇了摇头,道:“还在薅羊毛夺取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苏忘尘道:“你以为你为何能创造忘尘世界这个世界我厌倦了,给了你机会知道吗”

    苏离不以为意,道:“你觉得你说这些,就可以让我妥协了”

    苏忘尘道:“我知道我说任何话你都不会信,甚至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当这个世界的狗腿子,不如这样,我们一起对未来再做一次推衍。”

    苏离道:“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在这个世界的背景下对这个世界推衍,所以你无论如何都是跳不出去的。”

    苏忘尘道:“所以,创造记忆禁区才很有必要,因为记忆禁区其实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过,你现在应该无法理解。

    但我们既然联手创造了忘尘世界,最终看到的结果你也应该看到了,又何必隐瞒

    哪怕是你斩掉了记忆,那么我在提及这些的时候你也应该已经复苏记忆,应该有所觉醒!

    苏离,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掌握远远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存在,但是我找不到最后的出路。

    所以我推衍了很多次。

    而系统的升级方式,我也测试了很多次。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是拥有星级的系统。

    你知道第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的第一天,就是我的最后一天,因为在最后一天,我才发现了很多真相。

    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你信与不信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心中有一份这样的认识就行了。

    因为真相或许会被蒙蔽,或许会迟到,但是终有一天会降临。”

    苏忘尘一改过去的性格,忽然说出了推心置腹的话。

    这些话,苏离却半个字都没有听在心中——即便他知道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真的。

    但是这些不能信,更不能放在心中。

    苏忘尘一看苏离的表现,就有些失望。

    但他还是再次开口道:“你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即便你各种变强,你也依然只是天道的走狗,是这个世界的工具人罢了,你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之前我在怀疑零,但是如今,零反而的确是在帮我们,这是我的失误。

    但若非如此,我也无法发现零出现了危险。

    现在,你不要再一心为了这个世界而效力,而应该为了自己的根源、本源而努力。

    一方面,是在归墟之中立下洪道统!

    一方面,是要让我们背后那十七亿的华夏血脉传承者纷纷复苏、归来、在这个世界上重新繁衍。

    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至于这个世界的死活,你完全没有必要在意,因为他们就是一群该死的土著!”

    苏离道:“说完了我以为你会有一丝丝的改变,但是我的确是高看你了。”

    苏忘尘道:“看样子,你是半句都听不进去了。”

    苏离道:“不,我其实听进去了几句真话,而我也知道你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虚。所以,我还是很感谢你提供了一些真相给我的,不然让我去推衍,恐怕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精力。”

    苏忘尘道:“苏荷和零有很大的关系,而且,她其实是你我的女儿,她的母亲的身份,你差不多也知道了。”

    苏离淡淡道:“所以呢”

    苏忘尘道:“所以,培养一下她,救救她吧,只有她的自我意志越强,才能抵御那种七魄之乱的影响,才可以——才可以让零不至于出大问题。

    不然,事情会变得非常严重。”

    苏离道:“那又如何,她的死活我根本不会在意。你尚且与她斩断了所有因果,更遑论是我”

    苏忘尘道:“他是你的女儿啊!”

    苏离道:“莫拉还是我儿子呢,你看我在意吗”

    苏忘尘迟疑了片刻,道:“我给你跪下吧,求求你救救她吧。”

    苏忘尘说着,竟是真的朝着苏离跪了下来。

    苏离情绪没有太大的变化,道:“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样的存在,竟然愿意为了苏荷而下跪我是不是在做梦”

    苏忘尘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得意,或者你还认为我在施展一些手段——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愿意给这个世界当狗,虽然我活成了丧家之犬,还特别的狼狈。

    但是我最终从忘尘世界里看清了一些真相——

    苏荷是无辜的,而且零也是无辜的!

    另外,确实是我太作也太自以为是了,所以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零!

    再者,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零完全被入侵,系统的权限就会被天道剥夺,所以——我给你下跪,放弃一切尊严,就当是给你一个最后的劝诫——别再当天道的狗了!”

    苏离叹道:“苏忘尘,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到现在还在攻心,还在利用因果以及忘尘寰想要改变一切——当狗谁在当狗心里没点儿逼数吗

    你以为你杀得狂就是不当狗了

    正是因为你当狗当多了,最终才成了疯狗到处咬人,甚至咬死了你的主子!

    你若是真想救苏荷,行,你将不朽骨给我,我来炼制!

    不,我甚至不用炼制,我收回不朽骨,断了所有因果,就必定会获取大量的因果与天机,这样,我可以从天机商城里买出造化不朽丹来,救苏荷,分分钟的事情。

    但是,你愿意付出吗

    甚至,如果你能更诚心的付出,那么,你自斩化道吧!

    一旦你彻底死了,我的系统恢复自由,伤势彻底恢复,权限完全解锁,能力完全蜕变。

    到时候,我的系统更强,能力更足,自然可以购买更强大的造化不朽丹来,这样苏荷的好处会更大!

    你既然看透了,看穿了红尘,既然愿意为苏荷而向我下跪,自然也可以做到这一步吧”

    苏忘尘显然没有想到苏离会这样回答。

    他沉思了片刻后,道:“你立下誓言,我若是自斩之后,你要第一时间购买造化不朽丹,解决苏荷的隐患!

    在这方面,你不要弄虚作假,你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你若是弄虚作假,我也一定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

    苏离道:“你放心,我苏离不是你苏忘尘,我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而且,我不需要定向刷新我就知道,只要你死了,只要苏荷真的有问题,那么天机商城第一件商品,那一定就是造化不朽丹!而且是品质极高的造化不朽丹!

    当然,你若是不相信,那也没办法。”

    苏忘尘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答应了!”

    苏忘尘说着,目光看向了虚空,仿佛在留下最后的遗言:“苏荷——你一定要幸福、快乐的活下去。另外,父亲想要对你说一句藏在心中已经足足近十万年的话——对不起……”

    苏忘尘说着,非常果断激活了毁灭的火焰之力。

    这毁灭的火焰之力被激活之后,一股股业力弥漫而来,并在瞬间击穿了这个虚幻的小世界,并很快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时候,苏离和苏忘尘都同时出现在了现实之中。

    而苏忘尘的身上,则开始燃烧起了熊熊的业火。

    业火之中,苏忘尘竟是双手合十,虚空盘坐着开始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和《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他看起来宝相庄严、整个人被火焰焚烧着,仿佛开始铸就佛门金身一般,十分的令人震撼。

    这时候,他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神魂虚影。

    神魂虚影目光温柔、带着一份非常真挚的慈爱之意看向了不远处的苏荷,慈祥而温柔的道:“苏荷——你一定要幸福、快乐的活下去。另外,父亲想要对你说一句藏在心中已经足足近十万年的话——对不起……”

    “苏荷,父亲走了,哥哥也走了,但是父亲、哥哥其实一直也都还在。

    接下来,天皇子会好好的照顾你的,他便是父亲、哥哥的意志的全新呈现!

    如果不希望父亲我死不瞑目,那么,就一定要乖巧,要好好听他的话。”

    苏忘尘的幽魂说着,又轻叹一声,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说完,他燃烧着的火焰的身体忽然一震,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一滴滴的淌落,但是他却再次长叹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噗通——”

    最后一句话说出的时候,他的气息中断了,鲜血一滴滴的滴落,但他最终还是完成了最后的三个字。

    接着,他的身体从火焰之中坠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苏离的身前。

    他的整张脸,已经被业火焚烧得显出了颧骨,看起来一片漆黑,一片狰狞。

    而他的所有生命气息,也在此时全部的溃散。

    业火熄灭了,一枚青色的骨玉飞了出来,自行落在了苏离的手中。

    这骨玉之中,是那个婴儿的不朽骨。

    “哥——”

    苏荷凄厉的悲呼着,眼中的泪水伴随着血水一起淌出。

    “轰隆隆——”

    黑暗的虚空,忽然再次生出了惊雷。

    “轰咔——”

    闪电劈出,撕裂天地。

    炸裂的雷声肆虐虚空。

    闪电点亮这一方黑暗的虚空。

    虚空中,苏忘尘跪死在了苏离的面前,但是却无比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苏忘尘死了。

    系统忽然出现了【终结】的提示音。

    随后,苏离看到了他的系统出现了一些全新的变化。

    系统面板上,原本那虚无的光影上,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

    那些裂痕像是一只只细小的蚯蚓,像是一条条古老的枯藤,死死的缠绕着系统面板。

    【获取大量功德,是否进行系统修复是/否】

    苏离略微沉思,道:“是。”

    【修复系统,将降低部分系统权限,同时损耗大量的天机值、因果值和功德,同时会一定程度降低系统星级、权限。】

    苏离看着一点点溃散、消散的苏忘尘,又看了看同样跪在虚空,哭得血泪横流、声音沙哑而凄然的苏荷,陷入了刹那的沉默。

    【修复系统,将降低部分系统权限,同时损耗大量的天机值、因果值和功德,同时会一定程度降低系统星级、权限。是否确认修复是/否】

    这一次,系统面板上,再次弹出了这样一道提示。

    同时,系统面板上,出现了一个十秒的倒计时选项。

    很明显,这个倒计时,决定了系统的接下来的走向。

    如果修复,可能系统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同时会发生未知的剧变——甚至有可能中了苏忘尘的圈套。

    但是也有可能是真的系统有巨大的问题需要修复。

    而如果不修复,很可能也会错过一次让系统真正蜕变的绝世机缘!

    这一点,在档案世界、忘尘世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保底月票,鞠躬拜谢各位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