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75章 尘寰寂灭,忘尘重生
    苏离闻言,心中反而又多了一些疑惑。

    那个能在彼岸桥的石碑前跪下五千年的人,是苏忘尘吗

    苏忘尘会这么做

    苏离倒并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他和苏忘尘接触了这么久,甚至曾经在档案复印的时候也复印过苏忘尘,自然知道苏忘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具体说,这个人是非常非常骄傲的。

    无论是他处于什么地位,和任何人做任何交易,或者是历经任何因果,有一件事他是不会去做的。

    那件事就是,下跪。

    这一点,不仅仅是他苏离如此,实际上苏忘尘同样如此。

    生而为人,宁死不跪。

    在这方面,苏忘尘几乎算是真正的先行者,真正的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如今,他苏离作画一幅并没有问题,但是画中的苏忘尘在彼岸桥上跪伏五千年

    苏离看向了女娲,他眼中并没有掩饰那份疑惑之色。

    这件事如果他不疑惑才不正常。

    这时候,女娲则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所见到的苏忘尘,实际上的情况,和诸葛青尘是有些相似的。

    记得你最初接触到诸葛青尘的时候,诸葛青尘的表现吗

    他是拥有两种性格的,一种是那种非常跳脱、一心求死的性格。

    而另外一种,则是一种非常魔化的性格。

    只是,这幅画之中的苏忘尘,实际上还没有达到那一步。

    就像是人生的十足路口,踏上了那个十字路口,就会面临一份选择。

    而如今,若是将这一场经历烙印到山河社稷图之中,并以一种‘重生’的方式让他复苏,你觉得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呢”

    苏离闻言,心中不由一片凛然:“重生女娲娘娘您所谓的重生,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离吃惊了。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的说法。

    要是这种能力都能拥有,那意味着,他和苏忘尘的系统有极大的暴露的风险。

    隐约之间,苏离再次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悸感——原本一切是已经发生到了未来的,可若是真的有‘重生’的话,那么也就代表了回到过去

    或者干脆就是重新开始

    重生是什么

    或许在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眼中,就是在壁画世界里历经了一场未来的因果,比如说在壁画世界的未来里生活了二十年,结果壁画世界终结之后,其死在了壁画世界或者是干脆就没有死,而忽然之间获得了‘奇遇’回到了没有进入壁画世界之前。

    如果将两个世界对比来看,就和回到了二十年前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壁画世界里的未来完全是复制现实世界进行发展的,所以和现实世界的因果几乎完全是相同的。

    在大的轨迹上,几乎不会有什么变动。

    所以‘重生’的优势有多大

    这几乎相当于是一个能持续二十年的档案世界了!

    女娲的重生是什么意思

    苏离前世作为一个生活在华夏的青年,对于这两个字,可谓是了解得极其深的。

    苏离有一刹那的呆滞,他看着女娲的时候,有一些失神。

    不对劲。

    这一次,他连尘寰之心的能力都暂时丧失了,所以他的智力实际上并不是太强,充其量在七颗到八颗潜龙丹的层次。

    可在这样的智力层次,他却再次察觉到了不对劲!

    之前那一次心悸,被他留了一手解决掉了之后,如今再次生出了心悸感,这就已经有些不对了。

    但——人皇和女娲真的有问题吗

    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那……

    苏离简直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念头甚至都不敢生出来,因为这一切太可怕了。

    这时候,苏离甚至有一刹那的绝望——现在我该依靠谁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苏离发呆的时候,女娲则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所谓的重生,实际上就是一种新生。你可以这样看,我们在解决紫薇宇宙的天道不完整的情况下,自然是要进行一些修复的。

    这一点,开始其实我并没有准备出手。

    但是上一次,青帝宫出现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出手修补天道吗

    还记得吗

    上一次,在那一份虚假的镇魂秘境之中,那一次我和人皇应该是第一次与你相见——虽然那一次我们只是投影,但是修补苍天天道,却是真正的出手了。”

    苏离闻言,不由有些心颤。

    在这瞬息之间,他便不由想到了之前青帝宫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人皇抚琴女娲作画的那一幕。

    那一次,女娲的确是出手修复苍天了,甚至,人皇还帮魅儿解除了很大的一份隐患。

    也就是说,这种修复,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吗

    如果真的是,那么眼下这一切的时空错乱,就彻底的理清了。

    只是……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这个理由太合理了,几乎瞬间就解决了苏离心中的所有疑问。

    也正是那一次修补天道,所以苏忘尘在那之后就出现了。

    所以这一次,是要从那一次的某个时间点里进行一部分的覆盖吗

    若是这样,又会出现什么问题

    太完美的覆盖、太合理的理由,反而让苏离心中惴惴不安。

    这种不安,源自于什么

    不是源自于血脉,也不是源自于心神和灵魂,而是源自于系统。

    抑或者说,这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自系统面板上的浅蓝小精灵心灵深处逸散而出,和苏离保持着心有灵犀,以至于苏离才同样有不安。

    但,此时骑虎难下。

    假设真的有问题,一旦拒绝,立刻就要暴露。

    可若是答应,那只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当然,这是最坏的可能,最坏的打算。

    可根据苏离的判断——当一件事有可能出现最坏的可能的时候,不用多想,这种最坏的可能几乎必定会出现。

    这一点,在前世苏离就早有认知——这就是著名的墨菲定律。

    “原来如此……”

    苏离心情有所变化,但是他没有太隐瞒。

    而是将情绪的变化自然的呈现了出来,这时候,他身上也没有套上玉清分身,而是早就进行了收敛。

    为什么

    因为三清分身这方面,人皇和女娲都知道。

    若是他当着人皇和女娲的面给自己套上了一层玉清分身,那还说什么摆明了有防备之心啊!

    “我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惨烈寸步难行龙潭虎穴还是说洪皇族也想查明系统的来历洪皇族和这个世界一起来对付我的系统”

    “还是说——真的只是我想多了”

    “我现在是怎么回事”

    “苏忘尘——苏忘尘临死之前到底发现了什么”

    苏离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但是念头却没有生出,而且他也没有开启系统面板。

    只是这些纷杂的念头模糊闪烁之后,就很快被苏离强行的抹除了。

    因为这些念头此时也不能随意生出。

    他没有谛听能力了,保不准人皇和女娲有啊。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人皇、女娲走到对立面,但是源自于心底的不安,却让他有了一丝警惕之意,而且还偏偏一丝细微的警惕都不能表现出来。

    “那这幅画我先……先画个大体的草图,然后女娲娘娘和人皇你们看看哪里有不对的,再一一提出,弟子便仔细修改一番,争取不出纰漏。”

    苏离迟疑了片刻,表现出恍然明悟、唏嘘感慨的样子,随即发自内心的说道。

    他的言语依然无比恭敬,当然,脸上却带了一丝淡淡的疑惑、震撼和茫然之色。

    这些情绪的变化,是符合他此时的心态的。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微表情等一切都应该极为契合他如今的状态和考虑,同时也要尽可能的保持自身的正常。

    这已经不仅仅只是智斗了,而是要稳住最后的一份底蕴。

    系统的秘密苏离知道,那一定是不能暴露的,其余的问题,相对而言已经都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了。

    “嗯,彼岸桥你的记忆禁区里有,镇魂碑彼岸桥的桥头也有,在彼岸桥的尽头,你可以画个别人物进行点缀,也可以不用画,这一切在你。”

    女娲又开口说道。

    苏离再次表现出了疑惑之色。

    这一次,他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人皇伏羲。

    人皇轻轻点了点头,道:“画吧,画一个类似于断桥相会的场景也是可以的。桥上并不是情侣,也可以是你想完成的某个心愿。”

    人皇说着,又看了苏离一眼,道:“你有什么遗憾,其实可以通过这一次进行弥补一下的。”

    苏离听到人皇的说法,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断桥相会的许仙和白素贞。

    但是很明显,这和苏忘尘是没有关系的。

    而彼岸桥的桥头,和苏忘尘有关的人确实有一个,那是谁

    那是风遥的母亲风婵。

    那个询问他‘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女人,那个一心想要拯救她的儿子风遥的女人。

    这个女人,其品行在苏离看来,褒贬不一,但却绝对是一位很伟大的母亲。

    对于浅蓝星而言,她或许是个类似于‘汉奸’、‘卖国求荣’的存在,但是她所做的一切,又全部都是为了风遥的崛起。

    站在母亲的立场,她并没有错。

    甚至站在烈阳星那边的立场,风婵是个伟大的‘特工’,一位非常值得尊重的‘国际友人’。

    不过这些,苏离此时已经不会去多想。

    联想到之前风遥的‘风采薇’的人皮因果,苏离试探着询问道:“人皇师尊,女娲娘娘,弟子能添加两人在彼岸桥上吗”

    人皇道:“风婵和风遥吗”

    女娲道:“两人也是可以的,不过这样一来,你牵扯的因果会更深一些,有可能你自身的底蕴会被削弱更多一些,你愿意吗”

    苏离道:“我只是损失一些底蕴,但是风遥曾经却有两次救了我的命,无论如何,帮帮他也是应该的。”

    女娲道:“你能如此想,委实不错,行吧,这其中若是有什么异常,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可以放心的作画。”

    人皇道:“小家伙,这次的机会不容易,要好好作画,好好把握。”

    人皇和女娲的话,让苏荷眼中显出了明显的羡慕的神色,同时她美丽的双眸中,也呈现出了对于苏离的钦佩和敬佩之色。

    而诸葛九凤这时候,也露出了一丝释然之色,显然是彻底的松懈了下来。

    很明显,她之前的的确确是害怕苏离无比头铁的和人皇女娲起了什么冲突,若是那样,就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样的结果,她完全不敢去想,也无论如何是无法担待得起的。

    苏离则在此时略微松了口气——无路可退了,所以只能暂时顺从,然后,尝试着将苏忘尘画出来吧。

    更遑论,人皇和女娲,的确是值得整个华夏的全人类尊重和敬畏。

    毕竟,这是真正的人族的先祖,是真正伟大的神灵。

    苏离拿出了造化笔,而而主场,女娲则凝聚出了一张金黄的绢帛般的古书。

    那古书上隐约透出一股非常玄妙、神奇的道韵气息。

    “这是天书”

    苏离有些惊讶的道。

    这种绢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和神秘了。

    其中,甚至隐约传出一股股莽的浩瀚气息。

    苏离本能的判断出,这东西是‘封神榜’,但是他不敢真正的说出来。

    为什么本能的判断出这东西是‘封神榜’呢

    因为这种本能来自于系统。

    系统认出了这东西。

    所以,这一次女娲是让他拿造化笔在封神榜上作画

    女娲这时候摇了摇头,道:“这不是天书,而是命书。”

    苏离好奇道:“命书是指……生死簿还是造化玉碟”

    女娲道:“这东西,类似于生死簿吧,但是比生死簿的品质要更高一些。好了,你不用太担心,只需要用心的作画就可以了,画错了也没有关系,不太好的地方,直接可以进行‘撤回’就行了。

    《时光溯源之道》在这命书上是非常好用的,几乎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苏离闻言,知道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时候,他自然更不敢随便打开系统面板甚至是去刷新天机商城了。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种危险同样来自于本能,所以他没有这么去做。

    苏离从记忆禁区之中拿出了造化笔——是的,这时候苏离甚至连系统空间都没有使用。

    和系统相关的一切,苏离此时都没有使用。

    拿出造化笔之后,女娲凝聚了一些神秘的鲜红色的墨水,并将那一份金黄的古老绢帛拉伸开来,呈现在了苏离的面前。

    这古老的金黄绢帛,宽大概有八十厘米,而长度差不多有两米四左右。

    厚度方面,只有一尺厚。

    但是,其绢帛的质量,已经完全超过了苏离以往任何一次作画的冥纸的质量。

    这种差距,如皓月与萤火的差别——苏离以往作画用的纸张就是那萤火。

    苏离拿出造化笔,默默的蘸上那鲜红色的墨水,然后开始作画。

    无论是彼岸桥还是桥头的镇魂碑,苏离实际上都非常的熟悉。

    因为在先前他在‘三年后’见到诸葛青尘所历经的那一幕,如历历在目一般,非常非常的清晰。

    所以,他作画,几乎算得上是胸有成竹。

    不过,这一次是要在彼岸桥上画出风婵和风遥相见的画面。

    这个画面,到底怎么画,难度不大。

    难度大的地方在于,风遥是什么表情,什么心情和状态,是一种什么实力层次,是活在什么时候的风遥,有没有历经未来的那一份对他苏离付出的因果!

    这些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风婵是和风遥有间隙的,两人虽是母子,但是关系很僵——具体说来,风遥是不喜欢风婵的。

    而风婵却在风遥面前很卑微,但却完全不被风遥待见,甚至被风遥当成了耻辱。

    所以两人相见,怎么安排

    苏离提笔,没有立刻挥洒,自由发挥,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闭上了眼,在这一刻,他不再去考虑人皇和女娲,整个人保持着绝对的空灵状态。

    这种状态下,苏离尝试着想让自己踏入那种‘绝圣弃智’的状态,看看有什么解决之法没。

    没有了‘尘寰之心’加持,苏离也不敢随意的冥想《皇极经世书》,因为这东西很可能和人皇女娲有关。

    是以,苏离在彻底放空身心的情况下,回忆最后一次处于绝对的‘绝圣弃智’的状态下的那种感触。

    渐渐地,他开始冥想自己和过去的‘绝圣弃智’状态下的自己完成了某种融合。

    那种状态下,他觉得他的身体、灵魂仿佛得到了升华,很快就处于一种近乎于‘透明’、‘不存在’的状态。

    “嗡——”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终于契合到了那种神奇的‘奇点’。

    在这一刻,他似乎完成了‘绝圣弃智’状态的蜕变,并终于达到了这样一种状态。

    “主人,画吧,记得曾经幽冥船上的那泣血下跪的一幕吗加上去吧。”

    冥冥中,苏离聆听到了来自于系统浅蓝小精灵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非常微弱也非常细小,如果不是‘绝圣弃智’状态,恐怕苏离绝对无法聆听到这样的声音。

    苏离刚想询问,浅蓝小精灵的声音更小也更微弱了:“不要问,遵循本能就不会出错。”

    系统没有更进一步的提示。

    但是苏离知道,事情有变。

    (ps:非常感谢书友‘红尘忆旧梦’5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会跳舞的可儿’2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鬼晓人恶毒’、‘为了天机神算看正版’、‘樱花沉迷夜色’各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我不知道取什么昵称’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