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76章 作画生死簿,逆转母子情
    苏离手中的造化笔停顿了片刻。

    他认真倾听了系统的话之后,又有了一刹那的考量,随后才开始以造化笔蘸上女娲提供的鲜红色墨水,并开始在那‘生死簿’上作画。

    一笔一划,苏离都非常认真。

    在作画之前,按照系统浅蓝的提醒,他的脑海之中其实已经有了很详细的也很完整的画面。

    只是在绘画的过程之中,生死簿本身就像是有生命一样。

    以至于,苏离在作画的时候,这幅画已经并不仅仅是一幅画,反而像是一段人生经历一样。

    这一段经历通过苏离的脑海中的画面、苏离手中的造化笔,以及苏离造化笔笔下的生死簿而形成了一个整体。

    随后,这一个整体又通过苏离的自身的精气魂得以在生死簿上完全呈现出来。

    这一幕,既有些像是洗魂十八层,又有些像是拍电影一样——只不过这一次的作画,画卷内部的内容并不是静止的而已。

    除此之外,这一幅画,已经不能称之为是一幅画了。

    苏离先在生死簿上画出了部分的天池血河,随后又画了隐藏在升腾黑暗云雾之中的彼岸桥。

    无论是天池血河还是彼岸桥,苏离都没有画那么完整。

    不画完整,在苏离看来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若是画得太完整,他很有可能从自己的记忆禁区里失去这些东西。

    这并非没有可能。

    苏离对于这些东西看得并不重,但他却也不想这么无缘无故的彻底丢失。

    像是天池血河,是他最完美收获天机值的方法,其余无论是杀戮还是抢夺,都算不上正大光明,牵扯出的因果也会非常巨大。

    苏离将天池血河和彼岸桥只画了一部分,这般作画的方式,让女娲不由微微迟疑了片刻。

    显然,这似乎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过她终究并没有出言提醒。

    毕竟,这时候苏离也才刚刚开始作画而已。

    关键的内容,还远远没有呈现出来,所以这时候,她也不能心急或者是提醒什么。

    ……

    彼岸桥的尽头,苏离开始画镇魂碑。

    这一次的镇魂碑,苏离倒是画得非常的清晰,上面该有什么异常的信息等等,苏离也都在迟疑片刻长辈,将其描绘了出来。

    甚至,镇魂碑上的‘镇魂秘境’的入口,苏离也都完全的绘画了出来。

    至于说这个入口又可以前往哪里,苏离没有明示,因为这并不属于这幅画可以呈现出的内容。

    画完了镇魂碑之后,苏离没有立刻绘画出苏忘尘下跪的那一幕,反而重新在桥头的地方开始画风婵。

    随着苏离开始画人,这时候,他整个人仿佛开启了第三视野,精气魂仿佛也与造化笔形成了一体的完美契合状态。

    再加上他原本就已经处于的‘绝圣弃智’的状态,苏离发现,他似乎同样在操控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一般。

    这一次的第三视野,就像是神灵在巡视他自己的领地一样,这种掌控感很强烈。

    这时候,苏离聆听到了来自于虚空之外的声音,飘渺而如同梦幻一般,很是不真实,但是又确确实实通过虚空之外传递了过来。

    这是人皇和女娲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句。

    “这就是守护者的层次。没有想到,你在作画的时候,已经触摸到了守护者的层次。”

    这是人皇的声音,有些唏嘘,也有些欣慰。

    “能达到这样的层次,那么你这幅画的效果也会更好一些,刚好你触摸到了这种层次,这样,你可以如同亲身经历一般,自己书写这一段画面的前后因果内容。

    这样的话,对于整幅画而言,也会更好一些。

    这样一来,你的选择带来的结果也会更好一些。

    你的成长很快,确实也很令人欣慰。”

    这是女娲的声音。

    同样唏嘘也同样有些欣慰。

    那话语里的情绪并没有丝毫隐瞒,所以苏离聆听得比较清晰。

    苏离虽然聆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回应,这时候,他的那种状态很奇妙,不能轻易打破。

    若是回应,势必这一口‘蓄势’的状态就会中断。

    而他没有回答,人皇和女娲也没有继续打扰,对于他不回答显然也表现得很是理解。

    苏离的第三视野在这片天地逡巡着,很快,他便看到了浩瀚的幽冥海,也看到了幽冥海中心的天池血河。

    同时也看到了天池血河上空的巨大的彼岸桥,以及彼岸桥四周升腾而起的云雾。

    在这时候,苏离所见的场景,也同样并不是完整的——因为他的话并不是完整的。

    这一幕,让苏离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一旦这种第三视野之下的世界反而是完整的,那就证明,他的那幅画,也同样会是完整的。

    那么彼岸桥和天池血河,恐怕就会真正的易主。

    苏离手中的笔没有停留,他的笔下,风婵的身影一点点的绘画了出来。

    这时候,彼岸桥上,一道淡淡的紫光汇聚而出,形成了一道幽影。

    这幽影的身影凝聚出来之后,正是风婵。

    而风婵在被画出来——也亲见是其凝聚实体呈现出来的时候,风婵仅仅只是呆滞了片刻,便双眼无比通红的看向了彼岸桥的另外一边。

    彼岸桥的另外一边,那里,同样一道浅白色的光影汇聚,接着,一个俊眉星目的男子身影完全的呈现了出来并开始完全的凝实。

    这俊眉星目的男子,则正是苏离第三视野之中呈现出来的风遥。

    风婵在这时候见到了风遥,有些喜极而泣,声音都有些哽咽。

    她伸手去拉风遥的手,却被风遥厌恶的直接一甩手,狠狠的甩开了。

    风婵急了,又再次去拉风遥的手,哽咽着的同时还不时道:“遥遥,娘亲终于——”

    “滚!”

    风遥厌恶的呵斥了一声,转过身来就要离开。

    他的脸上显出了无比明显的冷漠、厌恶的神情。

    而这时候的风婵,则浑身一震,伸出的手定格在了虚空之中,然后她就那么看着风遥的后背,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的站在了彼岸桥上。

    风婵的泪水滴滴答答的淌落了下来,身体不时轻轻颤抖。

    显然,她很是伤心难过,但是风遥的情绪没有丝毫的变化,脸上的厌恶神色也没有丝毫的收敛。

    “噗通——”

    忽然间,风婵一下子在彼岸桥上跪了下来,跪在了风遥的身后。

    “你干什么你以为你下跪我就会原谅你这一辈子,都不用想了!”

    风遥没有回头,但是却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他的目光很幽深也很深邃。

    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那一座孤坟上。

    那一座孤坟,正是诸葛青尘的坟,只是坟墓的镇魂碑上,此时还并没有镌刻出对应的文字。

    所以这座孤坟到底是谁的,目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苏离的第三视野,就像是巡视天地的神灵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

    他很清楚,他自己这时候正在作画,甚至这一切都可以被他影响并进行改变。

    可是当他绘画出这样一种场景的时候,他却没有刻意去干扰,所以这场景里的一切,其实也是会自行发展的。

    天地至道,万物皆有生命。

    而如今便是一幅画里的因果,也有着对应的生命。

    画中人不知人在画中。

    画画之人亦不知他作画的过程是不是也在画中。

    真真假假,谁又能真正的活在当下

    苏离静静的看着,耳边,沙沙沙的、如同翻书声的声音不时呈现了出来。

    这是造化笔和生死簿摩擦之后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像是翻书的声音。

    至少,之前苏离一直以为这样的声音是翻书的声音,可如今看来,这声音,其实就是作画的声音。

    那么,作画的声音有了,惊雷声又来自于何处呢

    苏离默默的以上帝视野看着风婵和风遥之间发生的一切而并没有进行干涉。

    惊雷声,或许也会出现,但会在什么地方出现,苏离心中已经渐渐有了一些判断……

    “滚!不要再在哪里惺惺作态,你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现在如此,何必当初”

    风遥一字一句,脸色格外冷厉。

    似乎,现在连与风婵说话,他都觉得厌恶。

    那是一种如同与生俱来的反感般的厌恶,几乎是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性。

    风婵哽咽而颤抖的身体,在彼岸桥上,显得格外的憔悴和弱小。

    她哽咽着道:“遥遥,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真的逼不得已,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一定不会原谅,你也一定会认为这一定是我找的接口,可事实真的是这样。

    我也知道,很多和我一般经历的存在,他们都守住了自己的本心,唯独我成了你的耻辱,让你彻底的失望了。

    我罪恶滔天,我罪大恶极,我错了。

    可是我无论如何错,我对遥遥你真的是真心的。

    遥遥,对不起。”

    风婵的声音一字一句,充满了深挚的情感,如字字泣血。

    风遥的头依然没有回,情绪依然没有半点儿变化:“一哭二闹三寻死,接下来,是不是要寻死了你一直以来还是这样的手段,真的太令人失望了。”

    风遥说着,又道:“风婵,我们的因果已经彻底斩断,这一次我来见你,也只是最后一次见你罢了,从今往后——”

    “嘭嘭嘭——”

    这时候,风婵却朝着风遥磕头了起来,额头砸在彼岸桥上,直接砸出了鲜红的血。

    原本,风婵的血其实并不会是鲜红色的,因为风婵修行了幽冥、魔灵甚至是邪灵系列的功法,血可以是黑色的可以是浅蓝色的或者是深褐色的,但绝不会是鲜红色。

    可此时她的血就是鲜红色。

    不过这一幕,风遥没有去看,也没有想过要去看。

    这时候的风遥,情绪也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种冷漠,透彻到了骨子里和灵魂里,完全就是真正的厌恶和不屑一顾。

    风婵继续磕头之后,一咬芳唇,道:“遥遥,这次能看到你,娘亲便已经彻底的心满意足了,特别是见到你并无大碍的情况下……

    你生来便为皇者,拥有最珍贵的皇族血脉,所以无论你如何看待娘亲,在娘亲心中,你始终是娘亲心中的最大的骄傲。”

    风婵说着,眼睛轻轻的闭上了。

    “噗——”

    下一刻,她的身体炸成了血雾,整个人很快就化作血雾齑粉。

    而在这样的一片区域里自我化道死去,那就等同于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风遥的身体一颤,神色变得落寞了许多,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不少。

    只是,他依然没有说话,依然保持着一种无比冷酷的心态。

    只不过,这样的表情持续了片刻后,他默默的转过身来,然后,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彼岸桥上那一滩猩红刺目的鲜血,整个人陷入了短暂的呆滞状态。

    那一刻,一种无法形容的心理滋生而出,并极快的充斥在了他的心神和灵魂深处。

    这时候,风遥似乎若有所失,心中一片空落和失落。

    “死了……”

    “她……死了……”

    那一刻,风遥终于有了触动,随后他不由本能的联想到了曾经很多很多的经历。

    小时候在母亲怀抱之中的快乐。

    小时候离开母亲便忍不住大声哭泣的失落。

    小时候只要被母亲抱着就会立刻特别特别有安全感的幸福。

    少年时代的叛逆。

    以及……

    “我……没有娘亲了。”

    “我风遥……没有娘亲了。”

    渐渐地,风遥的眼中,忍不住泪水盈满。

    “不,我不伤心,她不值得,她不配!”

    “不,我不会后悔,我没有错!”

    “……”

    许久,风遥忽然还是崩溃了,然后跪在了彼岸桥上,低下头,双手撑着地面,泪水一滴滴淌落。

    这一幕场景发生,虚空仿佛定格了刹那。

    苏离的视野笼罩之下,他本能的抬起造化笔,直接将场景撤销。

    是的,撤销。

    “轰隆隆——”

    在那一刹那,整片天地猛的一阵扭曲,随即四面八方忽然响彻起毁灭的惊雷。

    苏离喃喃道:“这时候,天地间响起了惊雷声,一下子将他惊醒,他便如同午夜惊魂般,忽然清醒了过来——原来,在冥冥之中,在母亲风婵向他下跪磕头、泣血悲鸣的时候,他忽然预知到了未来,感应到了母亲即将发生的命运。”

    “他仿佛听到了耳边传来了阵阵恐怖的惊雷声,而这惊雷声告诉他,未来的遗憾还没有发生,他似乎还有机会。”

    苏离的声音,本能的呈现而出。

    他甚至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但是,在第三视野的情况下,当他进行壁画上的场景撤销的时候,他必须要做一个补充说明。

    就好像,这是对于女娲和人皇的解释,又好像是他对于风遥的一种解释,抑或者是对于修改命运的一种解释一样。

    苏离不知道,但是当他这么说了,这么撤销并重新绘画的时候,风婵的命运却得到了改变。

    风遥一个激灵后,无比的心悸。

    随后他惊醒了过来,在雷霆之中惊醒了过来之后,他听到了‘嘭嘭嘭’的磕头的声音以及来自于四面八方隐约的惊雷声,还有就是那‘沙沙沙’的翻书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让他的心情忽然变得非常的沉重。

    那失去之后的痛苦与懊悔,一瞬间击穿了他心灵深处所有的骄傲。

    他真的不在乎吗

    那无论如何都是他的母亲,为了他曾经付出了所有一切的母亲。

    而……

    “遥遥,看到你如今一切安好,娘亲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我知道,这辈子你都不会原谅娘亲——”

    风婵的话已经说到了尾声,似乎这时候,她已经准备开始自斩化道了。

    这时候,风遥还处于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态变化的状态。

    闻言,他再次心悸——不能再犹豫了。

    再犹豫,一切都迟了。

    “娘——风婵,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努力的去原谅你的。你也不用下跪了,你这样逼我,只会让我彻底崩溃。”

    风遥实在是喊不出那一声‘娘亲’,所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结巴着说了这么一句。

    那一刻,风婵被巨大的幸福击中,忽然之间再次热泪盈眶。

    “嗯嗯,我我我我不,不逼你,我这,这就先,先离开此地。你……你可有什么难处,你放心,娘……我现在很有些能力,我补偿……我可以给你先用着……”

    风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有些语无伦次。

    风遥叹了一声,道:“你先好好保护好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不然,我恐怕就不会原谅你了。”

    风婵闻言,再次忍不住泪流满面。

    风遥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踏步向着那镇魂碑所在的地方走去。

    这时候,苏离的视野也不由随着风遥的目光而发生变化。

    就在镇魂碑之地,又一道光影凝聚了出来。

    这一道光影,则正是苏忘尘。

    一身白衣的苏忘尘,看起来同样剑眉星目,极其俊逸超凡。

    只是此时的苏忘尘,非但不跳脱,反而其在出现之后,脸上就燃烧起了一团黑火。

    黑色的火焰焚烧之下,只刹那之间,他的脸就已经遭到了毁容,显出了有些刺眼的骨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