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77章 系统欠债,乾坤终结
    火炼真金。

    黑色的火焰下,他本来的面目无所遁形,完全的呈现了出来。

    苏忘尘脸上显出了明显的挣扎与痛苦神色,这种挣扎和痛苦通过火焰的扭曲与脸上狰狞而刺眼的骨头完全呈现了出来。

    只是他深深的看了身前的镇魂碑一眼之后,却颤抖着伸手拿出了一张骷髅鬼脸面具,并以一种非常缓慢的方式,将这一张骷髅鬼脸面具戴在了脸上,遮挡住了那焚烧得显出原来面目的毁容的脸。

    他的动作很缓慢,就像是时间忽然之间被拉长了无数倍一样。

    就是这种无比缓慢的速度,却仿佛已经消耗了他全身所有的精气神。

    而当那张面具戴在了他的脸上之后,他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明显被遮掩、掩盖了起来,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

    他原本那种落魄的状态和颓废的气质,在此时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变得阴暗、黑暗而又冷漠。

    渐渐地,他弓着的身体也挺直了,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邃也更加的悠远。

    同时,他一身白袍,也在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漆黑色,就像是被那黑色的火焰燃烧了一层源自于的地狱里的漆黑。

    现场,又沉寂了片刻,随后,苏忘尘才一步步的踏出,同样的走向了那镇魂碑。

    随后,他抬手拍向了那镇魂碑,动作很轻。

    这时候,苏离的第三视野才发现,苏忘尘的身高很高——那巨大的镇魂碑在他面前,却只有半腰高。

    所以,苏忘尘的手,很自然的搁置在了镇魂碑的顶端。

    随后,苏忘尘竟是依靠着镇魂碑坐了下来,同时将右臂轻轻的搂向了镇魂碑。

    “知道吗历经了所有一切,我才明白,曾经我觉得最痛苦的过去,实际上却是最美好的幸福。”

    苏忘尘说着,忽然又自嘲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他的眼睛有些红了。

    这种红,其中像是已经淌血,但是却并没有落泪。

    好一会儿,血色退去,他的眼睛又恢复了正常。

    “我大概是要走了,在这世间来过,有很多遗憾,但如今,却忽然也不再遗憾。”

    “有时候,人真的就不该太聪明了,不然很多事情其实还是会很有意思的。”

    “可惜——”

    可惜什么,苏忘尘也没有继续说。

    因为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空一片黑暗,仿佛看不到任何一线光明。

    苏忘尘忽然又自嘲的笑了笑,道:“其实我知道,我早就该死了。我这一辈子死了两次,这一次,应该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这一次,我其实是活在她们的生死簿里。

    而且,包括我现在所说的话,都是那个傻子通过造化笔书写出来的,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

    苏忘尘的话说完,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

    他看向天空的目光很明显已经对上了苏离的第三视野,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焦距,所以他并不能真正看到苏离的目光。

    可是他这样的一席话,却让苏离多多少少有些心悸,甚至于差点儿就脱离了那种绝圣弃智的特殊状态。

    这种特殊状态一旦脱离,苏离的第三视野就不能完整的掌握造化笔,画出这一幅无比完好的画卷。

    这是画卷,也是人生,更是因果与轮回。

    洪皇族。

    紫薇宇宙。

    以及,系统。

    这是大的三方势力。

    目前而言,系统麾下,已经有且只有他一个苏离,还有半个苏忘尘。

    为什么说是半个

    因为苏忘尘的的确确算是已经死了。

    “我死了两次,不是死在天道之下,实际上,我只是死在了我自己手中。因为我自己的仁慈,软弱,以及我自己的那一份坚持。”

    “这一点,我已经早就说明了因果,但是,他却还未必真的能看透。”

    “我曾说过,我有三次生死的机会,三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现在,你还记得我的话吗”

    苏忘尘的话,像是在和墓碑里的诸葛青尘说,又像是在和第三视野之中的苏离说。

    苏离再次有些心悸。

    因为苏忘尘的确曾经死过两次。

    但是苏离一直以为,苏忘尘的死,是死在了紫薇宇宙的那些绝世强者的手中。

    而如今苏忘尘的话,以及这几次苏忘尘的经历告诉苏离——苏忘尘的确是死了两次,两次都是被他苏离所杀。

    苏离没有回答。

    这时候他也不可能去回答。

    因为他还在画。

    他有一刹那想要撤销这一幕,让画卷重新发生变化,让未来发生改变。

    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这一幅画在绘画的过程之中,人皇和女娲也都在看着,甚至连诸葛九凤和苏荷也都在看着。

    在苏忘尘的眼中,苏离看到了他眼瞳深处的黑暗天空中,七彩色的玄鸟飞过的反应,看到了碧绿色的莲花盛开的刹那光影。

    甚至隐约间看到了青帝宫的投影。

    只是刹那显化,又在刹那消失。

    这一幕,倒是和曾经他在彼岸桥上遇到风婵之后,在彼岸桥的天空深处看到九色凤凰身影飞过的场景类似。

    当时他就觉得,怎么哪个地方都有诸葛九凤在看八卦……

    如今想来,不是诸葛九凤想看,而是有人带着她在看。

    这个带她看的人,名叫苏离。

    苏离依然静静的绘画着。

    这种状态下的绘画,就像是在亲自拍摄一场特殊的vr电影一样,参与度是非常非常高的。

    他的第三视野,更是无比清晰的看到了这所有的一切。

    苏忘尘自言自语片刻之后,又长叹了一声,道:“失败了,真的失败了。”

    他说着,又从墓碑前站了起来,随后,他一步步走向了彼岸桥。

    这里是彼岸,而从彼岸走向另外一边,那边就是苦海。

    苏忘尘踏上了彼岸桥,却在这时候,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随后,他又看了看彼岸桥上的风景——彼岸桥上的风遥和风婵的经历,他仿佛完全看不到。

    因为,他和风婵、风遥的经历,似乎也并不再看一个时间的层面上。

    一步。

    又一步。

    苏忘尘朝着彼岸桥上走了过去,很快,他走到了风遥和风婵所在的区域之地,甚至,他的身影已经覆盖了风遥的身影,覆盖了风婵的身影。

    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察觉,也没有任何感觉。

    “喀嚓——”

    风婵和风遥的身影已经定格了,并很快在虚空之中消散。

    就像是在风中风化消失一样。

    而苏忘尘则在又停顿了片刻之后,转过身来,再次看向了远方那孤零零的镇魂碑。

    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所以远处的镇魂碑,像是耸立在天地间的一座擎天巨碑一样,看起来非常的巍峨、伟岸。

    苏忘尘仰头看了片刻,接着又侧身看向了彼岸桥下方。

    透过无尽云雾,可以看到彼岸桥下,无尽的怒海狂涛咆哮着,四方虚空之中,不时会出现狰狞、扭曲的凶魂厉鬼虚影。

    这些东西不去看的时候,并不存在。

    可是去看的时候,就会密密麻麻的出现,并发出类似于地狱深处的凄惨哀嚎惨叫声,令人心悸。

    苏忘尘观看了片刻之后,闭上了眼,身体直挺挺的朝着彼岸桥跳了下去。

    “嗡——”

    虚空中,忽然亮起了一盏灯笼。

    血红色的灯笼一瞬间包裹住了苏忘尘,将他完好的保护了起来。

    这时候,那血色的灯笼里,隐约间仿佛出现了阙辛延的幽魂虚影以及云青鸿的幽魂虚影,只是那云青鸿的幽魂虚影似乎即将冥灭。

    下一刻,那血红色的灯笼中,忽然蔓延出了诡异的血色火焰。

    火焰极速蔓延四方。

    阙辛延的幽魂已经凝聚如实质,然后不知死活的从灯笼里掉了出来,落入这一片黑暗的幽海之中,很快,便彻底的沉没了下去。

    而先前燃烧着的、即将冥灭的云青鸿的幽魂,则渐渐的熄灭了。

    最终,那一缕幽魂,化作一缕黑气,飞向了下方的忘川河。

    忘川河上,有一座古老而黑暗的幽冥船。

    船上,燃烧着一盏盏鲜红色的灯笼,四方枯骨搭建出了很华丽、很耀眼的船舱和船身。

    船头上,一名黑袍幽影男子静静站立。

    而那一缕黑气,却在此时飞落向了那名黑袍幽影男子的手心。

    黑袍男子凝视着那黑气很久很久,最终有些颓然的闭上了双眼。

    “诸般造化,何时方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哈哈哈哈哈。”

    黑袍男子长叹了一声,然后,他又拿出一块雕像,深情的凝视着。

    这时候,那一块雕像的画面,逐渐的拉近,出现在了苏离的第三视野之中。

    这个雕像,苏离很熟悉,就是那‘杀雕分身雕像’,也就是公乘青蝶。

    黑袍幽影男子凝视了雕像很久,随后,他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似乎很想说什么。

    但他却又忽然没有开口,反而眼神黯淡了下来。

    许久后,他握紧手中的雕像,‘噗’的一声,手中的雕像刹那之间化作齑粉,飘荡在风中。

    而这时候,他却跪在了幽冥船头,以头抢地,狠狠的磕着。

    片刻之后,血染战船,他却依然还在磕头。

    ……

    画面定格在了这一幕。

    接下来,苏离的第三视野又看到,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那磕头着的黑袍幽影男子有渐渐被火焰包裹了起来,最终形成了一盏灯笼飞天而起。

    很快,他的高度渐渐达到了彼岸桥的高度,并从彼岸桥四周的云雾之中冲了出来。

    这时候,彼岸桥上,却还直挺挺的站着苏忘尘。

    这一幕,非常的诡异。

    明明先前苏忘尘是这样跳了下去的,可是此时他却还在彼岸桥上站着

    没有知道原因。

    但是,苏忘尘却忽然睁开了眼睛,随后,那一盏灯笼竟是飞向了他的眉心,并很快的没入到了他的眉心深处。

    苏忘尘再次长叹了一声。

    他朝着云雾下方看了许久之后,才收回了目光,接着,他一步步走到了彼岸桥的尽头,并在镇魂碑前,默默的跪了下来。

    “我还有五千年的生命,就跪五千年吧,跪到真正的死去。”

    苏忘尘喃喃道。

    这句话说完,他便闭上眼睛跪了下来。

    接着,他整个人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不知不觉之间,时间仿佛流逝了很久很久。

    一千年

    两千年

    五千年

    苏离不知道,苏离的第三视野中,这一片天地在五千年发生了很巨大的变化。

    最大的变化就是凶魂魔灵的数量大大增加,来往的幽魂增多,魑魅魍魉、凶灵怨念等也增加了太多太多。

    可唯一没有变化的,一是忘川河无比恶劣的环境,二是彼岸桥上无比平静、永恒不变的苏忘尘下跪的画面。

    “沙沙沙——”

    绘画的画笔声音,终于在这一刻停下。

    这一幅画,好像在这一刻,也已经绘画到了极致,绘画到了终点。

    苏离不知道这一幅画是否符合女娲的要求,但是这一幅画画完,苏离发现,他的造化笔,已经和他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苏离没有打开系统面板。

    但是他心中却已经明白,他欠债了。

    因为动用造化笔绘画,是需要消耗一定的天机值的。

    在这之前,他购买了昆仑镜之后,其实还剩下差不多六亿的天机值。

    之所以没有继续刷新天机商城以及购买,他就是为了留一些天机值来兜底。

    因果值12点,因为不朽造化丹消耗了2点,因为昆仑镜消耗了10点,所以因果值没有了。

    但是这一次,六亿天机值很多,却不足够绘画出这样一幅画来。

    毫无疑问,系统兜底了。

    而呈现出来的结果,就一定是他欠债了。

    这个债,欠的是谁的

    毫无疑问,是女娲的。

    这件事,且不说这幅画本身有什么价值,光是苏忘尘的复活重生,恐怕就要先支付一笔债。

    但是他没法拒绝,也没有任何能力拒绝。

    因为他没有任何力量面对人皇和女娲。

    更遑论,这两位存在是人族真正的先祖与皇者。

    他,终究是个晚辈,终究是真正的后辈。

    苏离的第三视野回归,他的绝圣弃智状态也在这一刻中断了。

    那一刻,他身心俱疲。

    他就仿佛在时间之中沉淀了五千年,身体僵硬,思维迟钝,整个人似乎已经变得无比的苍老。

    苏离没有去感应他自己的情况,但是他知道,他此时的样子一定非常虚弱,也非常的不修边幅。

    因为,这一幅画的时间,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长了。

    苏离也没有调出系统,更没有动用《一气三清》之术之类的分身。

    他的手中,造化笔还在,但是他已经感应不到联系。

    甚至,在他的眼中,造化笔都有些模糊,像是老年人的老花眼一样,已经看得不清晰了。

    他的视野里,一切都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女娲娘娘,幸……幸不辱命。”

    苏离开口,说话的声音却已经有些艰难,很是沙哑,像是破布破锣敲打出来的声音一样。

    苏离抬头,却发现他的脖子似乎都僵硬了,有些难以拉伸开来。

    他抿了抿嘴唇,嘴唇干裂成一块块的,摩挲到的地方,像是刀子、石头一样坚硬。

    “这一幅画很完美,很难以想象,你竟是损耗了所有的生命潜能,绘画出了这样一幅画,并将生死簿的效果利用到了极致。

    这样一来,你的这份选择固然完美了,一切固然都安定了下来,但是你自己的情况,相当于是自废天魂七魄,如今,便仅仅只剩下一道人魂了。”

    女娲的声音很温和,带着明显的呵护以及唏嘘之意。

    人皇叹道:“你拿出生死簿的时候,其实也有想过是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女娲道:“没有,以他的底蕴,其实只需要一成左右,就能比较完美了,但是他却做到了极致,甚至还逆转了一次因果,成全了风遥。”

    人皇道:“这件事,的确不该意气用事。”

    女娲道:“他曾经答应过回报风遥,如今算是做到了。不过,其实也还有机会修改的。”

    女娲说着,又看向了苏离,道:“这世间有一种功法,名为《时光溯源之道》,你可以用这种功法结合撤销功能重新在生死簿上绘画一次。生死簿可以有三次机会。

    你用掉了一次逆转了风遥与风婵的因果,又完成了画卷,相当于是用掉了第二次。

    现在,还有第三次修改的机会,修改之后,你自身的情况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另外,如果你身上蕴含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不够的话,我和人皇都可以暂时为你提供一部分。

    等你立下功劳,再弥补回来就可以了,这方面,不会有什么额外的‘利息’之类的,你可以放心。”

    人皇点了点头,道:“这样,你根基就可以重新询回来,至于欠下的天机与因果,这倒是没什么关系,毕竟我们也是希望能好好的把你栽培出来。”

    苏离闻言,摇了摇头,道:“多谢人皇和女娲娘娘,既然这幅画已经无比完美了,就不用再修改了。

    另外,造化笔……也已经不行了,已经没法再绘画出这样一幅画了。”

    苏离看向了造化笔。

    这造化笔,其黑色的毛尖,就像是黑色的幽魂一样。

    那一刻,苏离仿佛看到了阙辛延的幽魂在其中溃散,并彻底的沉入无尽的幽冥海海底。

    那一刹那,苏离回过神来——阙辛延

    阙辛延是谁呢

    似乎,这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他和阙心妍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离,这次你辛苦了,接下来,你可以修行一下《专气致柔》功法,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这样相当于可以从模拟类似于婴儿般的状态来蜕变自身,重新激发潜力。”

    女娲为苏离指明了一个方向。

    苏离点了点头,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女娲娘娘指点,弟子定然铭记于心。”

    女娲点了点头,又看了苏离一眼,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苏离道:“女娲娘娘,那……山河社稷图中的她们情况如何了呢”

    女娲道:“她们只是被拉入了进去罢了,但是你回去之后,她们就会自然归来,就如同从幻境之中清醒一样。”

    女娲说着,抬手挥洒出一张古老而神秘的山河图。

    山河图中,出现了大量的、色泽无比鲜艳而美丽的莲花花苞。

    莲花花苞中,一个个美丽的世界光怪陆离,其中有新生,有毁灭,有至情至爱,也有黑暗毁灭。

    苏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随即有些受到冲击。

    因为其中不仅有兰若寺的倩女幽魂,也有雷峰塔的许仙和白素贞,还有僵尸约会,还有封神西游等等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每个世界,都孕育在了莲花之中,形成了一个七彩色的绚丽气泡。

    只是这些气泡都并没有孕育出来,看起来仅仅像是一朵莲花的花苞一样。

    只不过,苏离再次看去的时候,那莲花只是花苞,其中并没有什么七彩气泡。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这一刹那,苏离想到了这样一句诗词。

    随即他默默的闭上了眼。

    “嗡——”

    那一刻,他聆听到了‘沙沙沙’的翻书的声音,聆听到了耳边传来的惊雷的声音。

    这时候,女娲的声音也在他的耳边轻声响起:“这时候,天地间,忽然平地起惊雷,如午夜惊魂!苏离从惊魂状态清醒,才发现,天降镇魂碑的杀局开启了。”

    ……

    “轰——”

    天地灰暗,天空化作一片血色,仿佛火烧云一般。

    这一刻,天空也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如同发生了十二级大地震一般。

    与此同时,无比恐怖的蕴含天劫般的雷劫直接在虚空炸裂。

    天空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出现了五座巨大的星空巨坟。

    巨坟裂开之后,其中直接喷吐出了五块无比巨大的镇魂碑!

    九十二!

    九十三!

    九十四!

    九十五!

    九十六!

    接连五块镇魂碑,这是和烈阳星彻底融合之后生出的镇魂碑,纷纷降落而下!

    天降镇魂碑!

    天降镇魂碑之后,四方虚空开启了一座巨大的古城。

    白色的漠之中,那古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古城猛然膨胀,并一瞬间形成了一片天地。

    而那五座巨大的镇魂碑,仿佛绝世的擎天柱一样,立在了那一方古城的四方角落以及正中心的位置,将整个古城彻底的支撑了起来。

    五大镇魂碑顶天立地,将这一片漠区域衍化成为无比真实、纯粹的烈阳域,古遗迹。

    同一时刻,古遗迹之中,一座巍峨的古墓升起,并逐渐的开启了古墓之门。

    那一座门,苍古而斑驳,巍峨而巨大,上面镌刻着无比神秘而古老的符文。

    古老的符文形成了五个古老的文字,文字对应的意义正是‘乾坤生死门’。

    “咻咻咻——”

    身边,一位位的身影全部的冲了进去。

    最后,苏离的身影也冲了进去。

    时间,不知流逝了多久。

    “嗡——”

    忽然,苏离仿佛从未知的虚空之中聆听到了那震撼的声音,随后他睁开了双眼。

    眼前,乾坤生死门已经彻底消失。

    五座恍若擎天柱般的镇魂碑全部没入了前方的古城之中。

    古城并没有开启乾坤生死门。

    或者说开启了一座神秘的虚空之门,而他身边的部分伙伴,也都已经进入了其中。

    “咻咻咻——”

    下一刻,以沐雨兮为首,魅儿、云青萱、诸葛染月、安若萱、妖岚、诸葛青尘、莫拉、阙心妍七人出现在了苏离身前。

    “苏离,终于找到你了,还以为你失踪了,从17日到如今,足足过去十二天了,这些天,我们怎么都联系不上你了。”

    魅儿第一时间投入了苏离的怀抱。

    苏离回过神来,近乎于本能的调出了系统,随后他看到了系统的信息。

    【人生档案系统(浅蓝)】

    等级:25

    天机值:-735,3729,9931。

    因果值:-9999。

    ……

    系统功能里,功能4‘尘寰之心’消失了。

    功能8‘天机星变’和功能9‘天命轮盘’消失了。

    或者说不是消失了,而是彻底的黑暗了下来。

    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同时,苏离发现,他那种枯竭、衰弱的感觉反而消失了,整个人仿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境界还在,能力还在,但是思维明显迟钝、僵化了很多。

    苏离沉吟了片刻后,又看了看系统时间——云历3030年10月29日13:32:559。

    苏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看向了系统面板的角落。

    浅蓝小精灵成了一具皮包骨的瘦小女孩儿虚影,像是一张卡通贴图贴在了系统面板上。

    苏离沉寂了半晌之后,心中生出了一缕无法形容的暴戾、阴暗情绪。

    但很快,他这般情绪就消失了。

    随后,他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温柔的笑容,看向了魅儿和沐雨兮。

    沐雨兮很清瘦,看起来脸色很苍白,似乎这一次在烈阳域古城遗迹之中历经了一些凶险。

    而魅儿的情况反而很稳定,七魄之乱等情况都没有了,双眼更加的清澈动人。

    苏离拥有了一下主动投怀的魅儿,同时又拥抱了一下沐雨兮。

    这时候,阙心妍却走了过来,道:“苏离,有看到我哥哥阙致殇吗他之前传讯给我说已经找到了你,所以我们找了过来,但是现在我却找不到他留下的任何信息了。”

    阙心妍的话,让苏离有些发懵——阙致殇你哥

    苏离想了想,道:“我推衍一下看看,你稍等。”

    苏离没有说因果。

    而且,他要推衍的,也并不是阙致殇。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随后开启冥想,冥想《皇极经世书》。

    在他进入《皇极经世书》的刹那,他看到了静静绘画在《皇极经世书》上的那一枚昆仑镜。

    昆仑镜里,倒影出了在那个忘尘世界里的沐雨兮,魅儿、云青萱、诸葛染月、安若萱、妖岚、诸葛青尘、莫拉、阙心妍以及——阙辛延和苏忘尘!

    (ps:七千三百字更新奉上明天开始爆发了哈_感谢书友‘风雨雷电响’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