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78章 德不配位,主神空间
    烈阳域的古城依然还在前方矗立着。

    古城之中,巨大的镇魂碑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其中,不时传出来一阵阵淡淡的黑暗魂毒毒雾气息,以及一缕缕瘴气、血腥气息。

    很显然,古城遗迹之中的争斗是非常残酷的。

    只是,对于苏离而言,这些他已经不是太在意了。

    有些事情,当走到了尽头之后就会发现,其实那些在意的、看重的并不是那么重要。

    苏离冥想着《皇极经世书》,并从中看到了原本根本不会存在的苏忘尘。

    这时候,苏离看向苏忘尘的时候,苏忘尘也看向了他,只不过,苏忘尘的眼中出现了一道很特别的光芒。

    那一道特别的光芒,带着一缕深褐色以及一缕淡淡的银白色。

    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有些诡异,但是这种光芒,却让苏离立刻意识到了‘阴阳子午线’。

    根据这‘阴阳子午线’,苏离又联想到了‘黄昏割昏晓’的异象。

    是以,他定格了刹那之间,便立刻不再冥想《皇极经世书》,同时放开了对于昆仑镜的感应。

    这时候,苏离立刻关闭了系统,同时看向了身边的阙心妍。

    通过阙心妍,苏离记忆之中,仿佛有些记忆被阙致殇的记忆所取代了。

    阙致殇此人,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相貌略显丑陋,看起来很是平平无奇。

    但是此人一向自视甚高,对他也颇为冷淡。

    记忆之中,出现了相关‘阙致殇’的记忆。

    只是,记忆之中,似乎又有另外一层记忆而因此消失掉了。

    苏离莫名的有些遗憾,但是没有去深究——有些事情肯定是有问题的!

    特别是,在昆仑镜之中他看到了一个名为‘阙辛延’的人站在阙心妍的身边的时候,很多东西其实是可以通过触碰记忆禁区而获取真相的。

    苏离并没有进行推衍,而仅仅只是卜了一卦。

    这一卦卜出之后,阙致殇的卦象结果是‘剥卦’。

    也就是所谓的‘山地剥卦’。

    这个卦的卦象是,没有挫折,谋事顺心如意,可谓算得上是‘心想事成’。

    这是一个上上卦。

    苏离沉默了片刻后,脸上多了一抹舒心的笑容,他目光柔和的看向了阙心妍道:“你哥哥阙致殇的情况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阙心妍闻言,终于松了口气,道:“没问题就好,没问题就好。

    苏离,我们现在还要进去那古城遗迹中去搜寻镇魂碑吗”

    苏离摇了摇头,道:“不必了,争斗的结果也已经快出来了。”

    苏离没有打算再进去参与,这古城遗迹已经给了他一些阴影。

    更重要的是,镇魂碑对于这些人有很大的用处,但是对于他苏离而言,其实用处并不是太大。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尽快恢复自身的不稳定的状态,这一次他的三魂七魄就只剩下了一道人魂,其余天魂命魂和七魄都没了。

    另外一件事,便是处理好苏忘尘和昆仑镜的事情。

    其余一切,都并不重要。

    除此之外,他的记忆禁区目前倒是也没有任何问题,记忆禁区前三层也更加的圆满和稳定了起来。

    第三层到第四层区域的那一片阴阳混沌区域也更加的稳定,相互之间的契合也更加的紧密。

    正常情况下,他目前的一切都没什么大的问题,可系统的负债让他知道,他的问题很大。

    阙心妍略微有些遗憾,道:“你既然不想争,那就不争算了,其实我们目前的情况,稳定的发展其实也不错。

    毕竟这一次烈永生已经被杀穿了,同时,这一次引起的轰动也很大,可以有一段时间的平稳时期了。”

    苏离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魅儿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整个人表现得很是温柔和亲昵。

    她默默的依偎着苏离,似乎就是在表明她自己的态度。

    而魅儿身边,沐雨兮则只是打量了苏离几眼之后,便将目光看向了远方那一片漠中的古城遗迹区域。

    沐雨兮的目光,让苏离身边的安若萱、妖岚等人,同样的将目光看向了那边。

    莫拉与诸葛青尘肩并肩的站着,整个人似乎还有些稀里糊涂的,像是有些失神一般,脸上一直呈现出迷茫、茫然的神色。

    他之前就处于受伤的状态,如今还是受伤的状态,就像是参与镇魂碑之后受伤没有恢复一样,一直到现在,没有真正的‘清醒’。

    只不过,此时的情况,却比之前他的情况要好很多。

    而且他的天赋和血脉能力也让他开始恢复了起来,这种恢复速度也很快。

    按照这样的速度,差不多十天左右就能完全恢复了。

    这就是‘时光合道’的天赋的特征。

    可以自行的与时光合道,并蜕变自身的天赋以及根骨血脉等一切。

    可以说,这样的天赋特征,完全就是一种渐进性的恐怖天才天赋——哪怕是最初天赋奇差,只要拥有这样的‘时光合道’的天赋,就可以逐渐蜕变成为最最最顶级的天骄。

    当然,这个前提是,一定要一直活下去。

    莫拉如今的天赋蜕变极大,但是他的伤势却一如既往,在之前并没有任何恢复。

    从这种层面来判断,之前的经历,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时间’,因为无法‘时光合道’。

    这一点,苏离在看了莫拉一眼之后,就已经有了详细的判断。

    当然,这一点也仅仅只是一点儿参照,算不得真正的结果。

    “嗤嗤嗤——”

    古城遗迹区域,血光崩裂,七彩光芒照耀之下,其中,一行修行者一步步走了出来。

    为首的修行者,是一名身穿粉色花瓣莲叶长裙、身材修长而清纯却又泛出一缕缕妩媚气质的美丽女子,她额前的刘海像是一只弯月,看起来很是美丽动人。

    她的额头光洁如洗,双眼灵动而又幽深,同时又带着一缕类似于魅儿的那种特殊魅惑气质。

    她脚下穿着一双月白色的长靴,长靴上镶嵌满了诸多符文。

    符文上,有许许多多火焰鸟儿的图案呈现,每一只鸟儿,看起来都栩栩如生。

    这女子的模样,苏离有些熟悉。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这女子就是‘姬魃’。

    看到姬魃的瞬间,苏离就不由想到了苏幼茹。

    苏幼茹是谁

    苏幼茹就是诸葛春秋的道侣诸葛冉婷。

    这诸葛冉婷,和诸葛春秋的关系极深,而诸葛春秋,几乎就等同于是苏忘尘的代表词。

    此时看到姬魃,苏离不清楚这现实之中,对应的是什么关系,同时,这个姬魃又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这时候,苏离原本打算动用系统锁定姬魃,让系统判定一下姬魃的真实身份,但是在打开系统的瞬间,苏离看到了上面巨额的欠债,他顿时便本能的关闭了系统。

    这时候用系统,等同于雪上加霜。

    而如今,在他的心中,优先权比重也已经完全的发生了变化,第一顺位,一定是系统。第二顺位才是魅儿沐雨兮等人。

    第三顺位,才是人皇女娲。

    只不过,这种侧重点,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

    所以,这时候他不会再动用系统了。

    隐约间,他其实有些理解苏忘尘的做法了。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之所以成为希望之源,他只是不想成为一个他讨厌的人罢了。

    可是如今,系统忽然欠了一堆巨额的债,哪怕这样的一笔债没有一分一毫的利息,却让苏离的心情很不好。

    这是一种背叛的感觉。

    这也是一种被利用的感觉。

    过程什么的,对于苏离而言,根本就不重要——过程有什么重要呢

    最重要的,就是结果是什么!

    而他如今的结果就是,他损失了造化笔,损失了系统巨额的天机因果甚至——巨大的功德。

    这一点,哪怕是系统没有显示,但是苏离也能感应到。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的浅蓝小精灵,现在瘦成了皮包骨头,像是挂在树枝上的干尸一样挂在了系统面板的角落,生死不明。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泥人都会有三分的火气。

    更遑论他苏离也未必是真正的泥人。

    他不欺凌弱小,不助纣为虐,却不代表他真的心胸广阔,不睚眦必报。

    在他投以无比的信任甚至是一切的时候,他反而被狠狠的利用了一把,甚至为未来种下了非常糟糕的因果,这一点,他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而为什么‘尘寰之心’失去了,很明显,这种能力是被压制和剥夺了。

    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会被压制和剥夺,又是在担心什么

    很多东西其实是不需要解释的,智力成长到了一定的层次,是可以感应到的。

    所以回过头来,再去回看这一切,苏离才有一种很戏谑的感觉——原本以为是‘大鹏一日同风起’,结果却是‘小丑竟是我自己’!

    姬魃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眼神带着一缕冷漠而又桀骜的姿态。

    这种冷漠、桀骜是源自于骨子里的,带着的是一种来自于真正的皇族的无上皇者威凛与气息。

    “你便是苏离”

    姬魃走了过来,眼神居高临下,淡淡的盯着苏离。

    她的身后,一共跟随了足足十二人。

    十二人分别是在之前死在了乾坤生死门中的来自于天启星天翼魂族的白长啸、白长黎、白长颜;来自于金暗星黄金黑夜魔族的木雨仙;来自于裂天古星的李绪山和李延金,来自于乾坤古星的离如海和离如熙;来自于御天祖星御天神族的御衣忛和来自于御山祖星御山神族的御茗柘;来自于孔雀星仙凰神族的孔云诏和孔云素。

    这些人,苏离的印象其实是很深的。

    若是在还没有画那一幅画之前,面对这些人,苏离的能力,是足以一指头将这些人活生生的戳死杀穿的。

    可是如今,他丢失了足足两魂七魄,情况其实是非常糟糕的。

    哪怕是此时他看起来完好无损,但是和之前‘虚假自斩’的结果反而完全因果对应,相当于是真正的自斩后侥幸活过来的状态一样,各方面都很不理想。

    当然,有系统在,他的恢复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苏离对于这方面,其实也并不是太担心。

    此时,姬魃询问之后,姬魃身后的十二名真正的天骄,则都是以一种冷傲的姿态盯着苏离,眼神之中闪烁着莫名的、阴鸷而狠毒的光芒。

    苏离神色微微凝滞了刹那,随即看向了姬魃,道:“对,我就是苏离。”

    姬魃道:“如今,皇族既然已经出世,青帝宫麾下的势力镇魂殿,已经真正的出山了。

    镇魂殿,实际上就属于青帝宫。你既然背靠着我青帝宫,靠着我青帝宫的因果苟且偷生,并勉强担当了一个‘预备天皇子’的职位,就要知晓尊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保证好自己的态度,别总是自视甚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苏离闻言,不由微微一愣。

    而这时候,姬魃却淡淡的瞥了沐雨兮等人一眼,那眼神,冷漠而戏谑,就像是看一群妓女、或者是跳梁小丑一般。

    她桀骜的从苏离身边走过,走向古城遗迹相反的方向。

    那里,是曾经万漓圣地所在的区域。

    姬魃的身后,白长啸等人一个个趾高气昂,脸上带着阴狠、凶戾的笑容,看苏离等人的眼神,都像是看死人一般。

    那是一种狰狞、阴狠而毒辣的笑意。

    这种笑容呈现出来之后,这些人全部无比桀骜的从苏离等人身边经过。

    甚至,其在经过莫拉的身边的时候,其中的来自于御天神族的御衣忛,还特意的撞了莫拉一下。

    莫拉一个踉跄,身体一震,伤势复发,吐了一大口血。

    “废物!”

    御衣忛吐了一口唾沫在莫拉的身边,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这一群人身上,全部带着一缕缕无比纯粹的镇魂殿、青帝宫的气息。

    其中,那种强大的皇族气息,则完全呈现在了姬魃的身上,气势凛然,席卷如无形的冲天狼烟,滚滚如洪流永不寂灭。

    莫拉被一撞,吐了一口血之后,反而略微清醒了几分。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右手本能的捏成了拳头,捏得手心的空气都近乎爆开。

    但是他却在看了苏离一眼之后,终究还是默默的站了起来,没有动手。

    苏离看向了妖岚。

    妖岚的境界,此时显然也并不是什么神王的境界,反而只有婴变境九重圆满。

    或者说,现场的所有人,境界都是婴变境九重圆满之境,都没有踏入化神境。

    没有化神,就谈不上什么神性,和这些体内蕴含神性、灵魂蕴含神性气息的天骄相比,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苏离看向了云青萱和诸葛染月,云青萱的实力整体看起来已经比较强了,显然是之前苏离对她的帮助,在忘尘世界生效了,影响了现实。

    同样的,魅儿的情况也非常的稳定,战力应该算是现场众人之中最强的,已经和安若萱的层次相近。

    安若萱虽强,但是显然并不是这些天骄的对手——更遑论,他们一行十三人,每一个身上都带有类似于苏离的那种天皇子的皇族气息。

    就仿佛,一夜之间,洪皇族的气息在这个世界遍地开花了。

    这结果,沐雨兮、魅儿和诸葛染月等人似乎都觉得很正常。

    可苏离却是记得忘尘世界里的因果的,因此他才觉得,莫名其妙的,洪力道的路,一下子在他并不知道的情况下,拓宽了太多太多。

    而他,反而似乎并没有出什么力。

    没有出力,就没有因果。

    没有因果,也就没有什么功德加身。

    苏离看着姬魃等一群人远去,眼神变得复杂了许多。

    这世间,所有人可以拥有皇族的气息加身,但是唯独姬魃等这之前被他在山河社稷图中击杀的那群人,不配拥有。

    固然人性是复杂的,但是配就是配,不配就是不配!

    就像是风遥最开始也很桀骜,但是他最终的心性蜕变却值得尊敬一样。

    能回头的浪子就不是浪子。

    但是从善变恶而不知悔改的毒瘤,那就一定要斩除!

    苏离站在此地,半晌没有出声。

    天地间的风很轻,远方的漠依然一片惨白。

    这是在现实之中,苏离第一次见到能顶上皇族因果的姬魃。

    这个姬魃,是个什么玩意

    苏离之前一直是瞧不上这样一位存在的,而且,在山河社稷图之中,若是发生了这样一系列的事情,那么人皇女娲会看不到

    结果,如今这样一位存在反而凌驾于他的身份地位之上,对着他指着脸嘲讽喝骂,甚至出言警告

    确实,表面上看来,他苏离的的确确是依靠了皇族、依靠了人皇女娲才得以苟且偷生,才可以左拥右抱,才可以过得那么舒适而滋润。

    毕竟,人皇女娲出面,镇压群雄,使得归墟不出,天下无神。

    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青帝宫哪里来的

    青帝宫是系统天机商城出品的啊!

    天机商城出品的东西,却是他苏离拼死拼活挣来的天机值、因果值和功德来购买的啊!

    姬魃这样的话敢说,说明了一个什么态度

    说明了他苏离在真正的皇族眼里,就是一个小丑,就是一个工具人般的存在!

    尽管,姬魃或许同样不能代表皇族。

    尽管,苏离也并不至于和一个姬魃去理论什么,去争取什么地位和尊重权,可是,姬魃现在敢在他苏离面前代表青帝宫说这样的话,这意味的东西,就值得商催了。

    所以,当皇族崛起的时候,当他自身的能力和实力反而已经不匹配天皇子的地位的时候,双方的关系,就已经完全变质了。

    原本,他应该是能和皇族关系平等甚至是合作的,不说绝对平等,但是也并不低人一等。

    可如今,他反而就好像成了皇族的一条狗一样。

    若是按照这样的节奏走下去,最终的结果岂不是卸磨杀驴,兔死狗烹

    “或许——”

    苏离喃喃。

    或许什么,他没有说。

    但这世间,当好人既然不容易,但是当坏人,却也未必有多么难。

    既然别人已经不稀罕,那么他又何必觍着脸送上去舔

    苏离的心态,又有了一些变化。

    没有了尘寰之心,也不再在身上套上分身,苏离对于自我的理解,反而更加深入了几分。

    《皇极经世书》还在。

    系统还在。

    苏忘尘也复活了。

    所以他苏离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所谓的背叛,结果其实并不是系统的背叛,结果也并不是沐雨兮魅儿她们的背叛,反而是……皇族的背叛

    “夫君,别生气。皇族镇魂殿一向很是强势,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魅儿柔声安慰道。

    这时候,她喊的是‘夫君’。

    因为,她是与苏离缔结了婚约的。

    这一幕,历史已经彻底的改变,也有部分覆盖了现实,所以目前的现实里,魅儿和诸葛春秋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曾经缔结婚约之人,就是他苏离。

    这部分记忆,苏离也已经从记忆禁区复苏,其来自于记忆禁区第四层的部分黑暗区域。

    一切都没什么意外和瑕疵,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然,也没有类似于‘曼德拉效应’的错误记忆出现。

    苏离点了点头,道:“嗯,没什么生气的。不过接下来,有些事情的做法,我会进行一部分改变。”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莫拉,道:“莫拉,你的伤势如何”

    莫拉道:“天皇子——”

    苏离道:“你感我义父吧,以后,你们可以喊我名字或者是别的称呼,就不必喊天皇子了,这位置我打算辞了。”

    沐雨兮闻言,立刻道:“少爷不可,这个位置暂时不能放下。一旦放下,就没有任何保证了。”

    苏离摇头,道:“我知道,一旦放下,那么所有针对我的杀局就都会出现,但是没关系,一旦我有危险,我会在第一时间摧毁天池血河,引爆彼岸桥。

    这是我自己建设的因果轮回体系,自己感悟的来自于不朽浅蓝的不朽传承体系,和皇族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只不过是仿照了皇族的轮回体系罢了。”

    沐雨兮沉吟片刻后,柔声道:“少爷,你若是不愿再当天皇子,那就不当吧,无论少爷作出任何选择,雨兮都会誓死追随在少爷身边的。”

    妖岚道:“少爷,雨兮的意思,也是妖岚的意思,妖岚会成为少爷手中最锋利的剑。”

    诸葛青尘叹道:“离兄莫要冲动,要三思而行。或许,这姬魃只是故意羞辱离兄,切莫中了奸人的毒计。”

    苏离笑道:“目前而言,我也只是说说,如今苏忘尘已经功成,只怕是更适合天皇子。另外,镇魂殿风遥应该是完美的完成了巡视青云冢的任务了,所以他也很适合充当新的天皇子。

    毕竟,我曾经也答应过他,他一定会是未来的天皇子。

    这一次大帝墓之行,再加上乾坤生死门的机缘因果变化,就相当于是一次轮回,等同于我活出了下一世。

    毕竟,在曾经的山河社稷图中,我死了一次。

    如今我活着,就可以算是下一世了。

    所以,这下一世,我确实已经不够资格当天皇子了,让出位置来也是正常。

    再者,如今我的能力孱弱,德不配位,勉强站在这样的位置,也算自取其辱。”

    诸葛青尘还想规劝,苏离却拍了拍他的肩膀。

    诸葛青尘迟疑了片刻后,终究只是一声轻叹。

    苏离喃喃道:“其实,其实,除了立道洪之外,归墟之中也是可以有主神世界和诸天位面的,这或许更契合一些吧。”

    诸葛青尘诧异道:“什么……什么主神世界和诸天位面……”

    苏离道:“没什么,就是我想了很久的关于那些因果的解决方法而已,主神空间,诸天小世界,比如说倩女幽魂世界,比如说雷峰塔世界等等。以选召者、天命之子的身份进入,然后完成天道因果,获取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等天道奖励,然后完成自身在主世界的蜕变。

    这样一来,诸多因果就可以真正的分化掉了。”

    苏离自言自语的说了这样一句。

    诸葛青尘有些似懂非懂——因为他并不懂什么是主神空间。

    可,诸葛青尘忽然有些慌,莫名的心慌,就仿佛,稳定的世界秩序在这一个,忽然出现了扭曲、崩塌的征兆。

    苏离说着,又道:“青弟,若是有那样一天,你觉得哪种方式更好一些呢你又是否会阻止我进行某些测试呢”

    诸葛青尘闻言,陷入了深深沉默之中。

    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这个答案在现场所有人认为或许并不重要,但是诸葛青尘作为天命之子级的存在,是属于天道意志麾下的一方代表,是明白这其中的因果的很沉重的。

    好一会儿之后,诸葛青尘才道:“离兄,我们永远都是兄弟,你放心,青尘不会背叛你的!因为,我知道离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苏离轻轻点了点头,道:“曾经无尽黑暗与绝望,我尚且也没有对这个世界失望,甚至还蕴含着希望之源。

    而如今,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之源,我这一点儿希望,反而已经根本就不重要了。

    我并不失落,反而还很高兴。

    只是,我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却发现——我连想要将生活变得好一些,想要完成一个打造完美世界的心愿,都会受到各种逼迫。

    有一点,苏忘尘说得很对,或许真的是当狗当习惯了,舔习惯了,被打了几次还想要继续去当狗,结果别人连翔都不喂给你,还想杀了你吃肉喝汤。

    在我的故乡,有一句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一直以为只要真心付出,总会有真正的回报。

    可惜……

    就像是这个世界,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那些善良的老百姓,一定是最先家破人亡的。”

    苏离说着,轻叹了一声,又拍了拍诸葛青尘的肩膀,道:“你别表现出这样的模样,也不用担心我,只是我这一次历经过‘乾坤生死门’的磨砺之后,才真正认识到了许许多多以前从来都没有去认识的问题。

    不过,等我好好想明白之后,就会好起来的。”

    诸葛青尘闻言,叹了一声,随即伸手拥抱了一下苏离,同时拍了拍苏离的肩膀,道:“离兄,无论如何,请记得,你不仅仅有我这个兄弟,你还有诸葛浅蓝、诸葛浅韵以及苏叶他们。

    别的人我没法保证,但是诸葛浅蓝、诸葛浅韵以及苏叶,我可以肯定他们无论生与死,是一定会与你站在一起的!

    无论——无论离兄你选择怎么做,我们都一定,一定会支持你!

    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苏离摇了摇头,道:“抱歉,或许我真的会让你们失望了——在这之前,最开始我确实是只想活下去,想活下去用什么手段其实都没错,毕竟能活着没有人愿意死。

    但是之后,在看到了无数的因果后,我发现自己还有些能力,可以给黑暗的世界带来一些希望,再加上我自己背负的任务,我还是无比虔诚的去努力的尝试着改变。

    在这其中,我以大爱之心,以无为而为的心态去做了我所可以做到的全部,最终的结果却很可笑。

    我并不是无法接受失败,而是觉得,我终究还是太自私了。

    让身边的人陪着我冒诸多凶险,让身边的人跟着受苦反而让自己的仇人、敌人,让一群让我无比恶心的人获得了巨大的希望与好处。

    我真的成了圣人,结果真正的圣人觉得我只是只舔狗、蝼蚁。

    我当初在嘲笑阙辛延是个卑微的舔狗的时候,殊不知,这一切都像是将我未来的经历以一个小丑的模式演给我自己看。

    所以,最终,小丑终究是我自己。

    眼下,我也并不在乎这些话是否被监听,很明显,这一切一定是会被监听的——当然,或许现在也有可能不会被监听了,因为我已经没有被监听的价值了。

    这条路,走错了。

    但是我却也没有能力去拒绝。

    即便是重来一次,我或许也只能这样选择——我这种柔弱的性子里,总是宁可别人对不起我,也不愿意主动的去先对不起别人。

    而正是这样的优柔寡断的性格,才有了如今的结局。

    所以,只要性格不改,这样的结局也是依然会持续下去而不会有任何的不同。

    但,我既然在山河社稷图里彻底的死了,那么,就和过去彻底的告别吧。

    我答应了女娲,要真正的做苏离,做我自己。

    可那个蕴含希望之源的我,却并不是真正的我。

    感谢人皇和女娲,将迷失于大爱之中的我点醒,让我真正的认识到我自己。”

    苏离的语气很真诚。

    而这些话,也没有任何隐瞒。

    现场沐雨兮等人都可以听到。

    诸葛青尘叹了一声,道:“镇魂殿一直都是皇族的传承,人皇是皇族的皇祖。”

    苏离道:“和人皇女娲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只是认清了当前的形势而已。

    另外,我原本是打算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的,甚至也已经和‘幽冥海’进行了合作。

    不过如今,我既然德不配位,既然打算辞掉天皇子的位置,那么,有些事情我也就可以取消了。”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阙心妍,道:“喜欢我吗”

    阙心妍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微微脸红的道:“有些喜欢。”

    苏离道:“我已经没有价值,帮不了幽冥海了,所以阙德和夏心宁在我身上的投资,基本算是失败的。如此,我和龟真子的约定,就取消吧。

    作为报答,我会在今后给予一定的补偿。”

    阙心妍迟疑了刹那,道:“你这——这又是何必呢”

    苏离道:“雷峰塔的故事是假的,那只是欺骗你的感情而立下的壁画虚拟世界罢了。当然,其中有些传说是存在于洪皇族归墟体系之中的,但是那其实和我没有关系。”

    阙心妍闻言,俏美的脸上,神色顿时黯淡了许多。

    苏离伸出手来。

    阙心妍见状,主动的伸出了手,握住了苏离的手。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我打算组建势力了,因为我太弱了,拖家带口就会形成羁绊,永远无法完整的向前踏步走。

    所以我打算——化整为零,是真的和你们先断掉关系,你们自己去成长。

    你历经的因果太少,因为先和我有了婚约,然后接触的我也不完全是真实的我,所以才会喜欢。

    而且你也说了,是喜欢而并不是爱。

    所以,我们暂时分开。

    如果有将来,真能走到一起,那我们或许真的会走到一起。

    如果没有将来,你这位幽冥海的神女,终究还是要继承幽冥海的。

    而洪立道,我如今却未必想要立道洪。

    所以,与其将来生死为敌,不如现在先放手——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不是吗”

    苏离的话,让阙心妍的双眼顿时红了起来。

    但是她在思考许久之后,渐渐明白了苏离的意思。

    苏离又叹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阙心妍柔声道:“你放心,婚约定下,你便是我阙心妍的夫君。接下来,我会沉入幽冥海海底,用心苦修,以期将来与夫君共同进退。”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本想给予阙心妍一些资源或者是什么珍宝,但是当他打开系统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真的是一穷二白。

    他拥有什么

    他拥有的物品,如今也就只有昆仑镜、开天斧(仿)、伏羲琴、震天弓、造化碑、彼岸桥,轩辕天邪剑七件东西了。

    伏羲琴是人皇赠予。

    这东西他会还给人皇,不会再留在手中。

    其余的六件是系统物品昆仑镜只能使用一次就会消失,而且已经使用了,目前只要终止作用,昆仑镜就没了。

    另外造化笔和彼岸桥已经绑定在了记忆禁区第三层的天池血河之上了,已经无法拆分出来。

    剩下的开天斧、震天弓和轩辕天邪剑,都是系统出品的特殊兵器,系统暂时负债累累,他不能将这些东西赠送出去。

    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

    “夫君,那……我走了,我现在去回幽冥海——我出世本是为了你而出世,如今夫君既然要蛰伏,那我便也开始蛰伏。”

    阙心妍说着,深深看了苏离一眼,又主动的走了过来,投入苏离的怀抱之中。

    这时候,苏离才忽然感觉到,这个在他身边几乎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娇俏少女,其实用情并不浅。

    但,这时候苏离却不能挽留。

    因为感情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将他的所有一切,一举击破。

    这个弱点他很早就知道,甚至当初还被魅儿用来攻心。

    而如今,这个弱点,他打算将其补全,并将其彻底斩断。

    苏离伸手抚摸了一下阙心妍柔软而乌黑的长发后,默默的放开了怀抱。

    阙心妍离开了,很犹豫,一步三回头,一直到最后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远方。

    接下来,苏离将妖岚遣退,妖岚含泪离开了此地,准备回天羽星,苦修剑道,争取成为天羽星将来的天剑道神。

    随后,诸葛青尘带着莫拉离开。

    这些人离开之后,诸葛染月和安若萱相视一眼,也在此时主动和苏离告别。

    安若萱这次出来是拯救魅儿、寻找婉儿的。

    魅儿如今彻底无碍,而婉儿则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似乎依然还迷失在时空之中,因果没有解决。

    所以,安若萱要继续搜寻,魅儿这边,她其实也彻底的放下心来。

    至于诸葛染月,她和苏离的关心,其实也只是朋友的关系,有些喜欢,但她更多的是在为天机阁效力。

    送走了这两人之后,苏离看向了云青萱。

    云青萱轻咬芳唇,道:“山河社稷图中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所以是我对不起你,我也准备蛰伏起来,研究我自身的记忆禁区里的‘寒霜剑冢’中的具体因果,并好好了解一下我母亲的因果。

    不过,不论如何,苏离,我欠你许许多多,将来有用得上的地方,请一定要传讯一道信息给我。

    你的那份天机因果气息我已经铭记到了骨子里,那种气味能跨越时间都可以闻到。

    所以,只要你有所需要,我就会尽快出现在你身边。”

    云青萱的语气很真诚。

    苏离点了点头,好一会儿才道:“对不起。”

    云青萱飒然一笑,道:“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而是我对不起你。因为是你才让我真正的认识了自我。

    而一个修行者在这般世界,最难的就是认清自我。

    苏离,这是祖龙魔的魔心,也是一颗希望之源——无论如何绝望,请一定不要放弃希望,因为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云青萱说着,伸手朝着她自己的眉心抓了过去,将其中凝聚出的祖龙魔的魔心,也就是一颗类似于希望之源的琉璃珠抓了出来。

    原本鲜血淋漓的珠子,在她的手心之中绽放出了七彩色的美丽的光芒,将这一片天地照耀得霞光异彩。”

    苏离回推云青萱的手,却被云青萱握住他的手,并将七彩色的珠子放在了她的手心。

    “苏离,你知道,我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和苏荷的情况差不多。所以,我不希望,我在你心中还留下曾经觉得我很恶心的印象。

    年轻的我,年少轻狂不懂事,天真而自私,只为寻一条活路。

    但,不经历毒打,便依然自以为是,可悲也可笑。

    如今,我前路不再迷茫,同时,从山河社稷图里,我也看到了人性,看到了神性,也看都是了不朽超越了人性和神性,同样也超越了皇族。”

    云青萱将苏离的手合上,然后捂在手心:“我走了,无念。我想,将来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云青萱笑了笑。

    这时候苏离才发现,她笑起来很美。

    苏离立在原地。

    他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云青萱是在忘尘世界、在山河社稷图中历经了因果蜕变的,她和魅儿一样,解决了巨大的隐患。

    所以她是覆盖现实的。

    也就是说,这份经历,她从头到尾都知道。

    只不过,她现在知道,等时间流逝,这份记忆就会逐渐淡泊、逐渐被她完全遗忘。

    就像是她和魅儿等人此时都已经全部忘记了这世间还有一个‘阙辛延’一样。

    阙辛延,被没有怎么出面过的‘阙致殇’取代了。

    而阙心妍和夏心妍,从头到尾也只是一个‘阙心妍’,这世间,也并没有那样一个‘夏心妍’了。

    云青萱也走了。

    她离开之后,现场,只剩下了沐雨兮和魅儿两人。

    苏离没有说话。

    沐雨兮柔声道:“少爷,我和魅儿就不离开了,少爷在哪,我们就在哪。”

    苏离道:“我现在的记忆禁区已经跌落,只有四层,而且第四层千疮百孔,很不稳定。”

    沐雨兮道:“没关系的少爷,三个多月之前,少爷不是也没有修为吗如今已经这么强了。这次,无非就是重新奋斗一次罢了。”

    魅儿柔声道:“夫君,我和雨兮是两个绝佳的鼎炉,可以帮你恢复。即便夫君不愿也没关系,正常的双修崛起也很快。

    另外,夫君已经找回了本我,回归的本心,想来以夫君的天赋,前路是没什么可以阻挡夫君的步伐的。”

    苏离道:“记忆禁区前三层,定下了洪立道的基础,相当于是已经被污染了。第四层太危险,我恐怕在面对诸多凶险的时候,没法在保全你们了。”

    魅儿道:“那便让我和雨兮来保护夫君吧。”

    苏离道:“可是,你和雨兮已经承接了天羽族和天机阁的因果,一个是天羽妖沫,一个是诸葛云霓。”

    沐雨兮道:“主人着相了,洗魂十八层洗出来的我们,相当于是将我们重新归来。更遑论,即便诸葛九凤不值得相信,苏太清还是值得相信的。主人,不用太在意这些的,目前而言,他们那些存在,不至于将事情做得太过分。”

    苏离道:“雨兮,你没明白——姬魃的身份以及她的话,在这一方天道之下她能这么说出来,就代表了青帝宫的态度。”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虚空,道:“九凤你在看吗在的话下来吧,把‘伏羲琴’带回去还给人皇,同时表达一下我对他的栽培与感谢。”

    “嗡——”

    随着苏离的话说出。

    顿时,虚空一震,虚空中,九色玄鸟拉着一座古老的凤凰花车穿行而来。

    花车之中,诸葛九凤如九天玄女一般,身披万丈皇族霞光,气势如渊,深邃如星河。

    凤凰花车停在虚空,一道九色彩虹台阶自虚空延伸而下。

    诸葛九凤脚踏彩色云台,一步步自虚空踏步而下。

    苏离抬头看向了诸葛九凤。

    诸葛九凤此时一双凤眸之中多了几分复杂之色,她深深的凝视着苏离,并仔细的打量着苏离浑身的气血。

    诸葛九凤的身后,此时也多了两名特殊的身影。

    这两人,正是苏离曾经见过的诸葛嘉怡以及诸葛暮雪。

    诸葛嘉怡一直很强,也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诸葛暮雪也就是云梦雪其实是已经在山河社稷图中死了的。

    不过,既然是山河社稷图,那……其实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此时,苏离看向诸葛嘉怡和诸葛暮雪的时候,很明显的从两人的眼中看到了‘惋惜’的情绪。

    这种惋惜,带着一丝淡淡的幸灾乐祸。

    或者说是一种很‘侥幸’的心理。

    那似乎在说——幸亏当初并没有真的选择他当道侣,不然这一次就万劫不复了。

    当然,这只是苏离感应出来的信息,是不是这样,他其实并不在意。

    这世间永远不差那种落井下石之人。

    “天皇子,其实你真的不该表现得太过于强势,不该表现得太被不朽浅蓝强者看重的,你这样做,就相当于是断了其余传承者的后路了。”

    诸葛嘉怡有些惋惜的看了苏离一眼。

    她其实是很喜欢那种无为而为的状态下的苏离的,可惜,苏离并没有专精这种道,反而太过于博学。

    博学在某种程度上,也等同于驳杂不纯。

    作为天皇子,修行驳杂不纯,将来的路注定无法走远。

    特别是在如今不朽浅蓝会重点照顾苏忘尘这位真正的天皇子而不会再照顾苏离这位候选天皇子的情况下,这条路更是无法走远。

    (ps:第一更1.2万字奉上今天开始大爆发,后续还有更新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各位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