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83章 暗流汹涌,杀机四伏
    苏妲己定定的看着苏盘古,心中很是有些委屈。

    她迟疑了一下,尝试着为自己争取道:“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如今的苏离,其仅仅在推衍一途拥有一些底蕴,而此次,苏忘尘更是获取到了不朽浅蓝的极道传承,已经可以自立门户了。

    以我的能力,跟随天皇子苏忘尘对于苏家的好处更大。

    你要明白,天皇子苏忘尘可不是苏离那种任由你们予取予求、任意索取之辈。”

    苏盘古闻言,沉声道:“你喜欢他想给他当道侣”

    苏妲己道:“这世间,就没有女人不喜欢他,就没有女人不想当他的道侣,只是他看不上罢了。”

    苏盘古冷笑了一声,道:“看样子,你还不知道教训。”

    苏妲己道:“不需要教训,只需要执掌乾坤,明悟自我即可。而在这份自我之中,对于苏离此人,我并不看好。如今不朽浅蓝已经无法再影响皇族的因果,同时,苏忘尘已经自立门户,这苏离只怕也已经不会再被那位不朽浅蓝待见了。

    即便受到待见,在苏忘尘获取了最大的因果之后,他已经获取不了什么好处。

    更遑论,山河社稷图一事,也算是女娲娘娘给予这一方世界的诸多神灵的一个交代。

    削除了他的神性九成,只剩下一成。

    当初,他以不朽浅蓝为底蕴,开启星河削神,如今他自己遭到了这般永久的削除,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苏盘古道:“眼界低了,女娲娘娘从来没有对他进行削神,你不要胡言乱语。”

    苏盘古说话之间,眼中还带着深深的警告之色。

    苏妲己嗤笑了一声,道:“苏盘古,苏大哥,时代变了,如今已经是云皇时代初始了!如这般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那苏离也不是傻瓜,主动的还回了人皇的凤凰琴先天灵宝,这就等同于是断了因果与师徒情分。

    人皇如今受损不轻,女娲娘娘也退居幕后,仅仅只是以姬家为先驱,同时,姬魃也已经获取了九天玄女之因果位。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我现在去攻心苏离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配吗他已经不是人皇的弟子,已经不被女娲娘娘看好,已经被洪皇族放弃!

    他的三魂七魄少了两魂七魄,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魂!

    他的最大靠山不朽浅蓝,已经分崩离析了,而不朽浅蓝的所有底蕴,如今也已经加持到了苏忘尘的身上——那区区彼岸桥苏盘古你不必担心,最多不超过两个月,这东西就会自然呈现出来。

    到时候,除了我苏家之外,哪怕是幽冥海也没有能力动用。

    既然如此,我去攻心那苏离,那就真的是大材小用,还不如去用心讨好那苏忘尘天皇子。”

    苏盘古皱眉道:“你如何忽然就知道了这么多”

    苏妲己道:“你忘记了,我手中有非常高级别的仿镇魂镜啊,我没有复苏也就罢了,复苏了自然很快就可以获取到各方的信息。”

    苏盘古道:“苏离还是普通人的是好,殒寂之魂就已经变异,达到了天人之魂的强度,如今虽只有人魂,但是也只是削了九成的神性与底蕴。

    而哪怕是一成,无论是他的分身之法还是战魂蜕变战力手段,都十分逆天!

    更重要的是,你忘记了他对于真虚、对于魂战的能力有多么强

    你忘记了,他的天机逆魂术和天机逆命术有多么强

    这些东西,他终究是要找一个传承者的,而目前无论是沐雨兮还是魅儿,恐怕在他的心中,信任程度大大降低。

    因为这两人没有能给予他什么帮助。

    尽管,在山河社稷图之中,她们陪着苏离去死,但是苏离自己也死了。

    同样的,经过了这次的死,经过了这一次的削神和‘众叛亲离’,作为工具人的苏离怕是也已经彻底的心灰意冷了。

    这种情况下,你这样的存在才是最好的毒药,可以让他欲罢不能,彻底为你所用。

    苏忘尘是崛起了,但是——”

    苏盘古说着,又深深的看了苏妲己一眼,道:“但是你不会真的认为我们苏家将来依然要一直在他之下吧

    你不会真的认为他苏忘尘会将不朽浅蓝的传承完好的传授给我们苏家吧

    凡事,要做两手准备,你这方面,可以从苏离那里突破,获取到不朽浅蓝的那些特殊传承,像是特殊的推衍之术,特殊的天机逆魂术和天机逆命术等等。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彼岸桥,你若是获取了彼岸桥的权限,你就能成为另外一个苏忘尘明白吗

    彼岸桥是轮回的关键,同时也是天池血河的关键,有了这东西,就能掌握彼岸桥和桥头的那块镇魂碑。

    那一块镇魂碑算是九十九块镇魂碑里最顶级的一颗,而且还是被不朽浅蓝改造过的镇魂碑!

    总之,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你现在攻心他,就是趁虚而入,就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苏妲己不以为然道:“雪中送炭就他说得他还有机会崛起一般。就他之前引出不朽浅蓝释放诛仙剑阵杀戮四方的手段,如今他必定会被无数的势力针对。

    另外,苏盘古你想到了这些,别的大势力又岂会想不到这些

    这次,参与青帝宫的那些星空之外的那些星球中的天骄修行者甚至是神灵们也都还没有离开呢!

    而且,烈阳域古遗迹的因果之战,牵引出了镇魂碑开启了镇魂之门,这镇魂之门的通道可是连接各大星球的镇魂碑的。

    这样一来,如今的浅蓝星,就是一个公共的区域,任何星球的神灵、天骄都可以随意进出。

    那苏离身边,最近只怕是会无比的凶险,我过去反而还要遭受莫名的连累,冒着极大的风险。

    总而言之,一是他不配,二是得不偿失,不值。”

    “够了!”

    苏盘古猛地一声低吼,直接打断了苏妲己。

    苏妲己冷哼了一声,一点儿都不卖苏盘古的面子。

    苏盘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会儿又很是阴晴不定。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道:“你确定,你不愿意去我推衍过,这是你的一个天大的机缘,你莫要错过。”

    苏妲己嗤笑道:“我非但不会这么去做,还会找一个机会对他下手——彼岸桥我要,但是不是当舔狗般攻心,而是直接以绝对的实力夺取。”

    苏盘古道:“眼下,我们不适合对他出手,你要知道,我苏家的名声不能坏。”

    苏妲己道:“我也没有说是我们亲自动手啊——即便是我自己亲自前去对他动手,谁又能证明这是我出手的呢难道和我一模一样的一个女子用了和我差不多的手段,就一定是我做的吗

    这世间,会那种类似于‘复刻’手段的修行者也不知凡几啊,不是吗”

    苏盘古道:“他身边的魅儿,如今的实力很厉害,这是服用过太乙仙丹的天骄,你不要小觑了。”

    苏妲己道:“那也不过是一个婴变九重的极道天骄罢了,能打破神性的禁忌屠神吗更遑论,化神也只是基本神性,是非常低等的神灵。”

    苏盘古闻言,眼瞳微微收缩,道:“你蜕变了你的实力……”

    苏妲己道:“这笼子里的岁月,也不是白呆的,在镇压之中苦修这么多年,如今我的实力,你可以对标一下夏心宁、秦祖渊之流。”

    苏盘古道:“你——神变境了已经达到了中等神王级别了吗”

    苏妲己道:“不,还是化神境九重圆满,只不过多了一份皇族的因果罢了,毕竟,我是妲己啊,是洪皇族因果之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

    苏盘古道:“你不要大意。”

    苏妲己道:“我从来不会大意,因为我每一步都会有算计,这方面,我完完全全是学习的天皇子苏忘尘,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另外,我不是高傲和目中无人,只是我了解过这苏离的经历——强行被这一方世界的天道套了一层希望之源

    结果就这

    被不朽浅蓝和这一方世界的天道如此看中,结果连大帝墓都守不住,一份因果都没有立下来,简直废物一个。

    反而,女娲娘娘逼不得已只能动用山河社稷图修补天道。

    而随着天道修补,我们这些对应因果的存在,实力就会逐渐的变得强大无敌。

    如夏心宁秦祖渊之流,看似厉害,实则真的不堪一击。”

    苏妲己说着,又道:“这样一个弃子、废物,也配我苏妲己去攻心至于你说的魅儿以及那个什么沐雨兮,那魅儿的历程,难道不是想要顶我苏妲己的因果,完全就是模拟我的人生轨迹啊,她配吗

    待我出山,直接灭了那青丘祖地,将那只玉狐剥皮抽筋,刚好我现在欠缺一件狐皮羽衣。”

    苏妲已不以为意,淡淡开口。

    苏盘古道:“他手中有几件高仿的先天灵宝,其中,那开天斧——”

    苏妲己道:“放心,弄死他,这些东西就是无主之物了,以他的能耐,囚笼都不会下也没能力下。离了洪皇族,离了青帝宫和不朽浅蓝,说他是废物,都是羞辱了废物。”

    苏盘古若有所思,迟疑道:“苏忘尘有与你联系”

    苏妲己道:“他隐约有些这种意思,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男人嘛都那样,无非就是我主动送上去罢了,虽然此人不近女色,但他最初和那苏离一体同存,多半也是虚伪之极之辈,我送上去让他体会一下什么是**蚀骨的滋味,他估计也就……”

    苏妲己没有多说,但是苏盘古知道苏妲己的意思。

    “行吧,那你去接触苏忘尘吧,不过攻心的事情,还是要有个人去做,若是可以让事情变得更简单,让那苏离心甘情愿献出一切,岂不是更好”

    苏盘古还是告诉了苏妲己他的决定。

    这就是两手准备了。

    苏妲己嗤笑了一声,对于苏盘古的行为很是不屑。

    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不是让她去接触、去攻心那个废物,也就没什么需要在意的。

    一尊神灵会在乎一只蝼蚁的结局吗

    或许差距未必有那么大,可,一个修行者会在乎一条卑贱的流浪狗的死活吗

    苏妲己对于苏盘古的这种‘魄力’,很是看轻。

    这就是思维固化,这就是缺乏真正的大局观和魄力。

    苏盘古有些不愉,沉声道:“如今苏家,毕竟我是皇主,你虽地位不错,却终究算是后辈。你有什么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苏妲己道:“无非就是给他一棒子,然后给一口枣,保证让他乖乖继续当舔狗。”

    苏盘古道:“我让你去攻心,本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只是你不愿而已。”

    苏妲己道:“不,给他一个苏家族谱认可的口头承诺,但是需要他付出一些诚意,做出一些贡献。

    比如说,你派个血脉卑贱一些的旁支庶出女子过去,给他这样一个承诺,同时给他一个回归祖地、被祖地认可的机会,但要让他有所付出,能看到他的忠心。

    最好能立下一个什么誓言,这样会更容易压榨一些。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绝境,那么,丢给他一根骨头,他估计就会立刻跑过来摇尾乞怜。

    这种人是非常看重亲情的,所以也非常在意是否被家族认可。

    另外,这种人也很好面子,所以就给他点儿什么面子,这样,既可以显得我苏家有容人之量,到时候,天池血河的经营权也会因为他是苏家子弟而落到我们的头上。”

    “至于说什么攻心不攻心的,其实没什么必要。毕竟魅儿这种贱人已经有了我几分本事,那沐雨兮的体质也是特殊,两人只怕早就搞得他**蚀骨,其余的女子过去了,多半也没法做到攻心。

    能做到的,那就是超过了沐雨兮和魅儿级别的天骄了,那对于我苏家而言,就是巨大的损失,得不偿失。”

    苏妲己说着,又道:“选个旁支的、不受待见的,你收为义女或者是记名弟子,然后以这个身份过去,他必定受宠若惊。”

    苏盘古闻言,眼神微微亮了几分,道:“不愧是你苏妲己。”

    苏妲己道:“这做法,很苏忘尘。”

    苏盘古闻言,不由笑了,道:“的确很苏忘尘——呵呵,也就我苏家有资格这么说天皇子了。”

    苏妲己妩媚而明亮的双眼之中呈现出了深深的崇拜、爱慕之色:“天皇子,苏忘尘,真正的皇族天骄,至尊唯一,碾压所有同辈,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没有之一!”

    苏盘古见状,唏嘘道:“行吧,那你去找苏忘尘吧,苏离那边的事情我便按照你的说法去执行了。”

    苏盘古说着,开始思考,到底要选一个什么样的人前往。

    苏妲己道:“苏家那被废弃天赋的那个苏苍生那一系,有个天生绝脉、体弱多病的小丫头,天生只有一道人魂的苏幼微,和他很般配。”

    想到曾经那个皮肤黝黑、尖嘴猴腮的丑女人苏颜菲的因果,苏妲己眼中闪烁着一抹恨意。

    苏幼微是苏颜菲和一个未知的男子苟且生下来的贱种,也因此,苏颜菲的父亲苏苍生一系,全部被废掉了修为并被逐出了苏家。

    若非是苏幕生进行了一番干涉和力保,苏太清更是不惜和苏家闹翻断了因果,只怕是苏苍生这一系就要全部被抹杀干净。

    可即便如此,苏苍生一系还是挂靠了苏家,这才得以在这乱世苟活。

    这会儿苏妲己提出让苏盘古收苏幼微为记名弟子,这就真的是恶心人了。

    不过,对于苏苍生一系而言,这可是天大的恩情啊!

    就是不知道,苏颜菲在得知这样一个消息之后,又会作何感想

    苏盘古闻言,倒是眼睛一亮,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为苏家刷名声的大好机会。

    同时,一旦善待苏苍生一系,苏幕生、苏太清这两个厉害的老梆子也就有了和苏家关系缓和的余地。

    而以两人在天机阁的地位来说,苏家天机神地的影响力,立刻就要大增。

    这是一石数鸟的办法啊!

    苏盘古立刻采纳了这个法子。

    而苏妲己则在心中冷笑。

    也对,如苏颜菲这种丑女人的卑贱女儿,恰恰不是和那个苏离凑成一对吗

    这的的确确是十分般配!

    ……

    灵台城,方寸古镇,方氏古族。

    “嗡——”

    忽然间,方边绵心神一凝,随即他抬手朝着虚空一抓,一道灰白色的流光顿时没入到了他的手中。

    随后,方边绵摊开手心看了一眼。

    只一眼,他的眼瞳便不由猛的收缩了一下,随即,他的神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小屏,让月岩、月恒和月凝过来。”

    方边绵看了身边侍奉的丫鬟屏儿一眼,语气十分肃然。

    身穿翠绿色纱裙、披着一头黑发、刘海修剪得非常齐整的十五岁少女屏儿‘啊’的一声,回过神来,随即本能的擦了擦嘴角流淌出的口水,立刻躬身行礼道:“皇主,您,您说,说什么,屏儿刚才糊涂,没听清。”

    方边绵黑着脸看了屏儿一眼,道:“一天到位修行什么大梦千秋术,什么鬼传承,家族的传承都教你了,还不够强吗”

    方屏儿闻言,吐了吐粉嫩的小香舌,笑嘻嘻的道:“皇主,可是这大梦千秋术,无时不刻都可以修行但是方家的传承可难了,屏儿完全修行得不明白呢。”

    方边绵无奈道:“你就是偷懒——算了,你随意吧,好歹总是在修炼而不是在睡懒觉。”

    方屏儿立刻躬身又行了一礼,道:“皇主您最好了。”

    方边绵脸色缓和了几分,正色道:“此次有些大事要发生,而且,第九十九块镇魂碑要出来了,这次九十九出来之后,会有一些特殊的机缘出现。

    方家等了一辈子,等的就是这一个机会。

    而目前,那位前天皇子,苏神算如今公布了九十九出世的具体时间,而且,他的投影公布后,我从其身上发现了一些禁忌级的隐患。

    此人先前——此人先前还处于棋子状态,处于历练之中,我们也就观摩了一下,没有参与。

    无论是月恒还是月岩,也都只是复制体去参与了一下,以证实有对应的因果。

    不过如今,他真的有难了,我们还是得去出一分力。

    无论如何,曾经我们受过他的恩惠。”

    方边绵说着,又看了屏儿一眼,道:“快去把月恒、月岩和月凝喊来,我有重要事情吩咐。”

    “好的皇主,屏儿这就去。”

    方屏儿这会也没有大意,非常认真。

    平时没什么大事,所以她很懒散,但是一旦有大事,她也是半点儿都不会含糊的。

    作为一个丫鬟、一个婢女,却能被方氏古族的族长、皇主当亲孙女一般对待,方屏儿可不会真的不知好歹。

    方屏儿身影离去之后,方边绵则目光深邃,神色复杂:“云皇时代开启了,是乱世归墟还是不朽新生”

    “终究,还是要看这片天地是否有那一份造化与机缘了,但无论如何,我们也该行动了。”

    方边绵长叹了一声,接着背负双手,在这美丽的庭院来来回踱步。

    “皇主。”

    “皇主。”

    “皇主。”

    方月恒,方月岩以及方月凝三人的声音很快就出现在了院子里。

    声音传出之后,三人的身影这才以一道白光凝聚而出。

    接着,两名身材修长、俊逸超凡的青年先后向方边绵躬身行礼。

    而两人身侧,一名白衣纱裙、气质婉约灵秀的娇俏少女,也在此时朝着方边绵盈盈一拜。

    方边绵微微点头,随即看向了方月恒,道:“你爷爷的伤势还好吗”

    方月恒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尴尬,道:“被钉头七箭书透过复制体杀中了,到现在才恢复一半,如果不是复制体的命格平摊了一半的伤害,怕是栽跟头了。”

    方边绵道:“方边宜这老东西,就是不信邪,而且还自视甚高,还想取代你那复制体的命运,跑万漓圣地去苟一波,简直是作死。

    那地方能随便去吗

    说了不信,这次我们真要去了,结果他已经没资格参与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方月恒闻言,顿时更加尴尬了。

    他哪里敢说,就刚刚他爷爷还很硬气的说,如果不是那什么苏离好运气,早就被他吊打了如何如何,方月恒自己听着都觉得尴尬无比。

    方边绵不以为意,一挥手道:“算了,这老梆子和苏太清那些人差不多,死鸭子嘴硬,遇上事儿就是一番嘴炮,干啥啥不行,嘴炮第一名。”

    方月恒闻言,心道:“苏太清前辈可是比我爷爷强多了,我爷爷连嘴炮都不行。”

    当然,这话他也只能放在心里。

    方月岩是个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忠厚性子,此时老老实实的站着等候吩咐。

    “你们修行的功法如何了境界如何了有破九禁、破道的底蕴了吗”

    方边绵询问道。

    方月恒有些惭愧道:“才勉强打破九禁禁制,破道的底蕴还没有凝聚出来。”

    方月岩则憨憨的道:“都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皇主。”

    方边绵闻言,脸色舒缓了几分,道:“嗯,那已经不错了,差不多也够资格了。”

    方边绵说着又看向了方月凝,道:“月凝,你呢”

    方月凝立刻美眸含笑,道:“已经完成了,而且是两个月之前就完成了,当时其实我就想告诉爷爷——告诉皇主的,不过没找到机会,同时又因为其余功法上有些全新的感悟,就一口气潜修到了现在。”

    方边绵道:“哦如此,那正好。”

    方边绵说着,又道:“这次,方月岩和方月恒你们两人,直接前往巫月城万漓圣地外围区域,然后在那边驻扎下来,等待着天降镇魂碑降临就好。”

    方月恒和方月岩立刻躬身行礼答应。

    随后方边绵才无比慎重的看向了方月凝:“月凝,这次你的任务很重!”

    方月凝立刻道:“皇主您说,月凝听着。”

    方边绵肃然道:“我们方家,欠下了苏神算一份巨大的因果,这份因果具体是如何欠下的,你们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若不是这样一份因果,就没有方家以及方家如今的一切。

    这次,我要你去和我们镇上的苏家苏幼微接触,然后随同她一起去找哪位苏神算苏离,也就是前天皇子。

    另外,如果可以的话,留在他身边好好侍奉他。

    若是能成为道侣更好,不能就当个侍女丫鬟。”

    方月凝闻言,彻底呆住了。

    而方月岩和方月恒,则也有些懵逼,有些难以置信——前天皇子的确光彩灼目,曾经做出了非常轰动的大事,名动天下。

    可如今,他已经被废掉了啊,而且……

    方月岩和方月恒非常的难以理解。

    两人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方边绵——要知道,灵台城方寸古镇的方家,一向是非常明主的啊!

    怎么这一次,皇主竟是做出逼迫方家的天之骄女、方家所有人心中的掌上明珠方月凝去当前天皇子的丫鬟婢女啊!

    这这这——

    这简直是唐!

    方边绵冷声道:“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方边绵没有老糊涂,也没有被攻心或者是被夺舍、被逆魂逆命!这是我们在还因果!

    另外,莫非你们以为,在那苏神算身边当个丫鬟什么的还委屈了”

    方月恒小声道:“皇主,您说的是苏神算苏离而不是天皇子苏忘尘”

    方月岩老实巴交、性子憨厚,此时也咧嘴一笑,道:“皇主大爷爷说的是苏忘尘这位绝世的天皇子吧”

    方边绵道:“就是苏神算苏离!”

    方边绵说着,目光炽烈而深邃的看向方月凝的双眼:“月凝,你是否愿意”

    方月凝轻咬芳唇,迟疑了片刻后,道;“皇主,我们方家欠下的这份因果很巨大吗”

    方边绵道:“很巨大很巨大,我之前就说过,没这份因果,就没我方家。”

    方月凝闻言,眼神微微黯淡了几分,随即又释然笑道:“那月凝明白了,月凝不会让皇主失望,更不会让爷爷您失望的。”

    方边绵道:“这位苏神算,这半年来的经历,你好好了解一下。然后,不需要攻心,不需要用任何手段,真心实意的付出就行了,因为我们是报恩,是诚心报答而不是居心叵测。”

    方月凝道:“皇主,月凝明白的。而且,这位前天皇子的事迹女儿其实一直有留意,乃是希望之源的承载者,乃是皇族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天皇子,也是人皇的亲传弟子,虽然如今忽然落魄了,但是其为人,光明磊落,胸怀坦荡。

    能在这般人物身边当个婢女,的确并不是一件委屈之事。”

    方边绵道:“月凝,你看到的,依然只是表象。我让你们研究的破九禁与破道,你们好好领悟,到时候,你再好好对比一下那苏神算的各方面的能力,你就知道原因了。

    所以,如果他能接纳你,那么,找个机会将他的隐患告诉他。”

    方月凝有些奇怪,道:“皇主爷爷,这位前天皇子的隐患,皇主爷爷您竟然知道这岂不是直接能拿捏他的命脉了这……这……”

    这什么,方月凝没有说出来。

    可很明显,她的意思就是——爷爷你到底对这位前天皇子干了什么啊!

    方边绵道:“其隐患在于……”

    方边绵说话的时候,这一次用了特殊的传讯,所以方月恒和方月岩都没有能听到。

    而听到了关键信息的方月凝,反而像是见鬼了似的,根本就难以置信。

    可许久之后,方月凝渐渐还是得以接受并理解。

    如此一来,方月凝也有些明白方边绵的意思了。

    一方面,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另外一方面,就是努力的报恩,偿还这份巨大的因果。

    “爷爷,月凝明白了。爷爷放心,此事,哪怕是肝脑涂地,月凝也一定会办好。”

    这一次,方月凝更加坚定的给出了承诺。

    同时,她美眸之中多了几分震撼、以及一些怜惜之色。

    这怜惜,怜惜的不是她自己的命运,也不是自怨自艾,而是对于苏离的怜悯。

    甚至,她根本没有想到,付出这么多的苏离,如今竟是落得如此地步。

    而苏离也没有让他身边的人为难,主动的遣散了那些伙伴,以免接下来让那些伙伴们夹在中间难以做人。

    这且不说,这苏离竟是被削神,用来平息那些绝世强者、绝世势力的怒火。

    什么时候,皇族要这样卑微了

    仅仅只是为了不再引发上层战争吗

    或者仅仅只是因为,皇族有了苏忘尘所以需要苟一段时间吗

    因此,就卸磨杀驴委曲求全

    更令人心寒的是,这一次,苏离被削掉了三魂七魄之中的双魂七魄并带着沐雨兮和魅儿离开,结果十多天了,竟是没有任何人拜访探望并关心几句

    即便是简单的传讯问候也都没有

    灵台城方氏古族,有着特殊的感应璇玑印的方法。

    而因为关注着苏离的事情,所以对应的苏离身边的那些人的璇玑印,实际上都有信息追踪。

    可是,在整个璇玑印对应的信息里,却没有任何传讯给苏离抑或者是其身边人的信息截留。

    也就是说,苏离如今的情况是——无人问津。

    要知道,这之前,苏离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黑暗的世界点亮希望之源啊!

    这样的天皇子,仁义礼智信五德齐全,宅心仁厚,结果却被如此针对

    没来由的,方月凝有些心疼。

    所以,这件事,这个任务,对于她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任务了,而是她很想去做的一件事。

    或许,苏离并不认识她,但是没关系,她一定会奉上最大的诚意。

    如此人物,当为这方世界的真正国士,不该被如此无视,不该被如此羞辱!

    无论别人如何,至少,她会让他知道,他的路,并不孤独!

    他的付出,也并不是白废!

    他的一切,都值得她尊敬!

    方月凝很快定下了决心,眼神也前所未有的坚定。

    ……

    灵台城,方寸古镇,苏家旁系。

    苏颜菲抬手将一道光幕抹除,光幕上,灰白色的印记像是一张丑陋的笑脸,在嘲笑着苏颜菲的无能。

    “该来的,还是要来。没有想到,苏幼茹这样都没有顶掉姬魃的因果,苏家实在是无能之极。”

    “果然,良言难劝该死鬼。”

    “死到临头,不知所谓。如此这般倒是也好。”

    苏颜菲心中喃喃,随即她身影一动,整个人立刻化作一道幽冥粒子,消失不见。

    下一刻,她出现在了女儿苏幼微的院子里。

    “微微。”

    苏颜菲呼唤了一声。

    “母亲。”

    院落里,那破旧而古老的房间里,传出了如夜莺般悦耳动听的声音。

    “你出来一下。”

    苏颜菲轻声道。

    “母亲您稍等片刻,这幅画马上就画完了。”

    苏幼微的的声音一如既往。

    苏颜菲迟疑了片刻,然后默默的走向了苏幼微的房间。

    “吱嘎——”

    房门推开,一股阴暗而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同时还夹杂着大量的灵墨的芳香气息以及一些灵书画卷的灵性气息。

    呼吸一口,当真是满室生香。

    虽然环境简陋、区域里的灵气也颇为匮乏,但是在这般书卷气息的环境里,苏颜菲烦躁的心情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她转头看向了书桌前伏案静静勾勒、绘画的女儿苏幼微,美眸之中多了几分疼惜、怜爱以及愧疚之色。

    “母亲,您这会儿过来,可是有什么需要女儿的地方吗”

    苏幼微的语气很轻柔,她说话之间已经放下了画笔,同时睁大清澈而明亮灵性的双眸,看向了苏颜菲。

    苏颜菲的颜值并不高,而且皮肤黝黑,看起来像是一个黑色的瘦猴子。

    但是这模样古怪是古怪了一些,但是绝不丑,因为她的五官结构其实是非常完美的。

    若非如此,同样五官结构的苏幼微,不会仅仅只是肌肤雪白、晶莹如玉,便颜值逆天。

    “嗯,这次,苏家有些因果需要了断了,而这份因果落在了你的身上,可能,你要受些委屈了。”

    苏颜菲说完这句话,更愧疚了。

    “母亲,能为母亲办事,这是女儿的福气,谈不上什么委屈。

    母亲,可是苏家又让母亲为难了

    实在不行,女儿便献祭上绘画一途的道韵天赋吧,这样苏家应该不会再为难母亲了。”

    苏幼微轻声道。

    “嗯你你你——你说道韵天赋你的画技已经出神入化了吗”

    苏颜菲被震惊了,是以开口惊呼道。

    因为这句话,她甚至忘记了她前来此地的目的。

    “嗯,前些日子已经有所感悟,如今更是能在画笔之中凝聚天道道韵,只不过很是耗费心神。母亲也知道,女儿天生只有一魂七魄,少了天人之魂和殒寂之魂,因此注定也就不会有什么大成就了……”

    苏幼微的声音无比轻柔。

    虽然说着很沮丧的话,但是这话却是以一种很平淡淡然的语气说出,仿佛说的都不是她自己一般。

    苏颜菲闻言,迟疑了片刻,道:“这方面,微微不必担心,若是有一颗太乙仙丹抑或者是一颗‘不朽造化丹’,那就完全拥有恢复的可能性。

    更遑论,你这情况,应该是丢失而不是天生缺失——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我觉得,你出生那段时间我的相关记忆,似乎被篡改、覆盖过。

    若是如此,你的天赋,怕是会非常惊人。

    当然,若是可以找回天人之魂和殒寂之魂,那么你的将来,只怕是会没有上限。”

    苏颜菲的语气很坚定,但是苏幼微却知道,这终究也只是安慰——或许可能性有,但是找回什么的,就不用去想了。

    如今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实也挺好的。

    “微微,这次苏家给了一个任务,具体你看看,然后,你自己决定接还是不接。”

    苏颜菲迟疑片刻后,将一道信息传递给了苏幼微。

    苏幼微并没有看,而是认真道:“看样子母亲是希望微微接下,既然这样,微微就接下了。”

    苏颜菲道:“你还没看。”

    苏幼微道:“母亲既然将信息传过来,其实就已经有了判断,如果不合适,母亲就不会给女儿看了。所以,女儿先接下,然后再看。”

    苏颜菲脸上显出深深的惭愧之色,叹道:“微微,母亲对不起你。”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鞠躬拜谢另,非常感谢书友‘风雨雷电响’3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