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都市医品仙尊〕〔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镇国战神〕〔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90后风水师李十一〕〔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坐忘长生〕〔江辰唐楚楚〕〔龙零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85章 尘寰仇杀,悟空如来
    苏离自斩基础的两层记忆禁区,直接崩裂了这一方世界的天道。

    这种做法,引出的动静,第一时间就让真正的上位者有所察觉。

    忘尘寰中。

    苏忘尘盘坐在尘寰中心区域。

    忽然间,他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中,灰黑色的光影流转之后,他抬手化出一道阴阳镜面,并仔细看了过去。

    镜子中,诛仙四剑的阵图虚影呈现了刹那,便忽然炸裂了。

    接着,这阴阳镜面上的光影也立刻模糊了起来,最终化作了一片雪白色的雪花斑点,就像是失去了信号的电视画面。

    苏忘尘双眼眯了眯,随即抬手抹除掉了那一抹光影并站了起来。

    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虚空,语气沉冷道:“出来了还藏头露尾想窥视什么小心我再废你一眼。”

    “哈哈哈哈哈,天皇子总是喜欢开玩笑。”

    虚空中,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只是这笑声,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尴尬之意。

    “开玩笑就你这种鸡鸣鼠盗之辈”

    苏忘尘嗤笑了一声。

    接着,他一步走出,抬手汇聚阴阳镜,直接激活其中的阴阳双鱼曲线。

    “咻——”

    扭曲虚空的曲线直接切割天机道痕,让虚空中荡漾着的回音瞬息炸裂。

    与此同时,一个身披紫袍、气势如渊的神秘男子身影,陡然之间呈现了出来。

    只是此时他束着的长发已经破散了开来,这让他看起来略微有些狼狈。

    他的步伐也略显混乱,显然是先前那一道曲线攻击,让他很是出丑。

    “天皇子,你过了。”

    那男子有些不愉,语气略显不满。

    苏忘尘停下步伐,冷冷看了这男子一眼,嘴唇微动,道:“滚!”

    男子的脸色一变。

    苏忘尘淡淡道:“让你背后的那位过来,你还不够资格。另外,以后忘尘寰中心区域,禁止你踏足,发现一次,灭你三魂!”

    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他冷声道:“你可知——”

    苏忘尘屈指一弹,一道劲力顿时化作飞剑,猛的一剑斩掉了那男子一半的脸。

    “啊——”

    男子惨呼一声,血水炸裂,半张脸都被直接砍没了,脸上的骨头都被砍断了。

    但是他却动都不敢动弹一下,因为——他自认为与苏忘尘的战力差距并不是太大。

    可当苏忘尘出手的时候,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这只是斩脸。

    若是杀魂,想来此时他已经死了!

    而死在这忘尘寰之地,那就是死绝了死穿了!

    第一次,男子心中生出了强烈的恐惧之意——这苏忘尘疯了!

    要知道,他贪狼可是代表‘紫薇帝君’而来啊!

    “十息之内,滚!”

    苏忘尘再次开口,脸上已经显出了无比辛辣、狠戾的杀机。

    这种杀机呈现出来的时候,紫袍男子贪狼的脚都软了。

    这种杀气与煞气,直接碾压了他神变境九重圆满级的元神底蕴层次,让他心惊肉跳,灵魂都如要炸裂。

    “是是是,贪狼多有冒犯,这,这便滚。”

    贪狼说着,躬身行了一礼,随即化作流光冲出。

    但苏忘尘忽然衍化黑白色的一只诡异巨手,虚空一抓,将贪狼的脑袋捏在了手心,然后往地上一砸。

    “轰——”

    整个忘尘寰猛的一震,地面并没有炸裂,但是贪狼一身骨头全部炸碎了。

    “我让你滚,你就滚。”

    苏忘尘淡淡瞥了贪狼一眼。

    贪狼一身骨头炸碎,神魂和元神都差点儿被震碎了,整个人完全差点儿吓尿了。

    来之前,紫薇帝君还让他要有诚意一些,结果就因为苏忘尘闭关未出让他等了两个时辰,他便主动进了这忘尘寰的中心区域,并还有些不耐烦的去窥视苏忘尘修炼。

    对于苏忘尘的境界,他感觉和他差不多,所以自然也就没当回事。

    结果……

    这时候,贪狼肠子都悔青了——至于说仇恨、敌视苏忘尘,眼下贪狼哪怕是有一千个胆子都不敢了。

    这他娘的,这位天皇子——这位尘寰之主有点太凶了。

    贪狼刚这么想着,然后立刻真的开始滚了起来,并一直以这样的姿势滚出了忘尘寰。

    等他出来之后,他才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如果他真的生出了复仇、报复之类的心思的话,可能在滚出来的过程之中,就直接被苏忘尘干掉了。

    因为,到这一刻为止,他心中那种心悸与不安的异样感,才开始消散。

    贪狼深吸一口气,随即二话不说极速狂奔,飞也似的逃离了这片恐怖的区域。

    贪狼离开之后,尘寰之外的苏妲己一脸崇拜、钦慕的模样。

    她依然还在这里跪着。

    她已经在这里跪了九天。

    她想用自己的诚意让苏忘尘看重她,认可她。

    苏忘尘从忘尘寰走出,自然也看到了苏妲己。

    他走到了苏妲己身前并停了下来。

    苏妲己立刻抬头看向苏忘尘,美眸之中带着一缕激动的神色。

    她刚想说话,苏忘尘就已经主动开口了:“想攻心当我身边的狗”

    苏妲己愣了刹那,随即立刻摇头,道:“没,没这事儿天皇子。”

    苏忘尘眼神冰冷的盯着苏妲己,随即抬起了黑色的长靴,踩在了苏妲己的肩膀和脖子处。

    然后,他的脚用力。

    苏妲己的脑袋直接被踩歪了,以至于苏忘尘的战靴踩在了苏妲己的脸上。

    这样,踩下去的时候,很快苏妲己的左边的脸就已经贴在了忘尘寰的地面上,右脸整张脸则被苏忘尘的战靴直接踩着,几乎完全覆盖。

    “天……天皇子,妲己是诚心诚意投效——”

    苏妲己无比委屈,却也无比真心的说道。

    苏忘尘道:“嗯,我知道,但,那又如何”

    苏妲己道:“我是苏家人,而且还是你母亲穆清雅的长辈——就算不计较这些,我也是能和苏家苏盘古平起平坐的人啊,你,你又何必这么羞辱我呢”

    苏忘尘道:“羞辱你你不配!我只是想告诉你,如你这种骚狐狸命格,就不要污染我忘尘寰了。

    如果你是来做生意的,我欢迎,你找魁和镜,他们会给你安排。

    如果你是来蹭因果好处的——我不介意将你杀成我的因果与好处。”

    苏忘尘说完,收回战靴,随后还鼓动一缕灰白气流,驱散了一下战靴上的气息。

    显然,这依然是他的强迫症属性——洁癖属性。

    也就是说,连战靴踩脸,苏忘尘都觉得苏妲己的脸肮脏。

    苏妲己见状,差点儿吐血。

    她的心态差点就崩了!

    这狗东西竟然这么对我——

    她这念头刚生出,接着苏忘尘却直接抬手汇聚一柄如盘古斧般的烈焰战斧,一斧头将她的脑袋砍掉了。

    苏妲己的人头滚了足足两圈,痛苦之极。

    随后,其人头自行滚回了那鲜血狂喷的脖子处,自行衔接上了。

    这会儿,苏妲己的一身实力,直接就被削掉了一成。

    一成看似不多,但是对于苏妲己而言,这种类似于永久削除的‘降低上限’的手段,简直是对于她的根基的最大摧毁。

    但这时候,苏妲已已经感应到了无比炽烈的杀机,是以她不敢再说半句了。

    “天皇子,我我真的是真心的,我以天道立誓,我没任何居心叵测的目的,仅仅只是想跟着你当个丫鬟侍女,与你一同悟道成长并见证你将来的荣光……”

    苏妲己十分委屈,但也不敢怨恨,反而她隐约觉得,苏忘尘非常的霸气非常的有魄力。

    其一言一行,都实在是令她痛并快乐着。

    她有着一种别样的刺激的愉悦感。

    “与我何干”

    “魁,十息之内,让她离开。若是不走,废掉实力砍了脑袋点灯笼。”

    苏忘尘淡淡的扔下一句之后,就离开了忘尘寰。

    他的身影一动,整个人便已经不知去向。

    魁出现之后,仅仅看了苏妲己一眼,就差点儿被迷得找不着北——实在是,苏妲己的颜值太惊人了。

    不仅仅是颜值,其那种源自于狐族的极道魅惑气息,更是吸引人心,让人灵魂都为之倾倒。

    魁本想动手,却因此而热血上涌,忍不住道:“妲己仙子,你还是走吧,不然寰主发怒,让我们动用幽冥手段的话,那你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这次不仅仅是你来,其余很多势力都有绝世仙子前来,但有被打死的,有活生生被忘尘寰的天地气势碾死的,有抽干生机后活生生生跪死的……

    寰主并无七情六欲上的需求。”

    魁忍不住说了几句之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立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了好几次,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

    苏妲己也懵了——魁使者这是在做啥

    她感应了片刻,也没有察觉到异常。

    而这是,魁则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

    这时候,苏妲己发现,魁的脸上,七窍都在开始淌血,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凄惨。

    “妲己仙子,请。”

    魁一字一句,语气凌厉而冰冷,再无一丝劝解之意。

    苏妲己深吸一口气,不得不拿出了她的底牌。

    她站了起来,看向了四周,随即才汇聚功法于声音之中,呼喊道:“天皇子,我曾于苏荷有大恩,有大因果!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凭什么我给你当个丫鬟你都瞧不上”

    苏忘尘消失的身影忽然重新出现在了虚空。

    他居高临下,以一种漠视苍生的眼神盯着苏妲己。

    苏妲己被这么盯着,内心慌得一批,以她的骄傲,此时竟是额头上都渗出了涔涔冷汗。

    更恐怖的是,她的灵魂都在颤栗,就仿佛有大恐怖即将生出一般。

    好一会儿,苏妲己都快要坚持不住、浑身湿透的时候,苏忘尘才声音无比冷淡,道:“你的命格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倒是和苏离有所牵扯。

    但你身怀团灭发动机属性,简而言之,就是一坨发臭了的烂肉,会引来一堆恶心的苍蝇。

    而我忘尘寰,连那些新鲜肉都会千挑万选,你凭什么

    凭你身上那个窟窿还是胸前两坨肉”

    苏忘尘的话,简直让苏妲己惊呆了。

    这世间,竟是有修行者这么形容她苏妲己

    她苏妲己在天皇子苏忘尘眼中,就这么个印象

    苏妲己这时候有种喷一口老血的冲动。

    苏妲己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下心中喷薄而出的情绪,忍住口吐芬芳的冲动,认真道:“天皇子,你也未免太过于自视甚高了吧!你要知道,你获取这个位置,苏家苏盘古、苏妲己可是出了不少力呢!

    甚至,你当初落魄的时候,我们还给你提供了很多的紫气丹。”

    苏忘尘闻言,看了魁一眼才道:“当初,你的确是赠予了我千颗紫气丹,我也说过将来万倍奉还。魁,喂她吃一千万紫气丹。”

    苏忘尘的话说完,魁立刻化作一道黑光,席卷向忘尘寰的虚空。

    顿时,堆积如山的紫气丹立刻浮现了出来,就像是密集的一颗颗的紫色眼珠子一样。

    这般场景,足以吓死密集症重度患者。

    魁开始动手,一把一把的抓起紫气丹往苏妲己口中塞了进去。

    苏妲己想反抗的时候才发现,她完全动弹不得,甚至连功法、神奕力都运转不了。

    魁一把又一把的塞,速度非常快!

    毕竟,一千万的数量,一次塞一百颗,还得塞十万次才行!

    紫气丹纵然入口即化,也是比较低级的丹药,可也架不住这抽风般的塞丹药的速度和数量啊。

    是以,哪怕是这丹药的口味很是不错,苏妲己都被噎得不断的直翻白眼。

    足足塞了半个时辰,魁才双手发颤的塞完了一千万的紫气丹。

    而这时候,苏妲己的嘴巴都红肿了起来,就像是被炮弹轰炸了一番一般,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可笑。

    “好了,这最后的一点儿因果也已经了结。

    我便好好回答你苏妲己!

    首先,我自视甚高与否,与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其次,我获取天皇子的位置,与你们的付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们在我这里获取不到任何好处,一根汗毛我都不会让你们拿到!毕竟,当初该给的都给了!

    再者,我这天皇子的位置,充其量只是合作,并不比人皇、女娲低人一等,也不是顶替的苏离的因果——所以不要用对付苏离的手段对付我。

    这一次念在过往因果上,我便不与你太计较。

    换个人,我半个字都不会回复,直接弄死炼化成为忘尘寰的养料——你看,我这忘尘寰几天就扩大了快一倍了,懂吗都是那些什么天骄奇男子奇女子滋养出来的。

    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于我而言,都是粪土、肥料罢了!

    这就是我眼中你们的价值!

    而这,你也该庆幸,因为你还有点儿价值当粪土当肥料,那些连当粪土和肥料的资格都没有的,才该悲哀!

    而且你大概也忽略了一件事——忘尘寰虽然开门做生意,但是对顾客也是有很高要求的,不是随意一个人想拿自己的灵魂来出卖就可以出卖的,懂吗!

    现在,这些话说得够明白了吧能听懂吗”

    苏忘尘说着话,随即眉头一皱,脸上显出了几分忌惮神色。

    这时候,他不由打开了璇玑印。

    璇玑印开启,苏离的投影显化而出。

    “怎么了找天人之魂的话别找我,我不是你的天魂。”

    苏忘尘有些不愉,但语气却缓和了很多。

    这时候,苏妲己原本还被苏忘尘训斥得一脸懵逼、一脸黯然。

    这会儿忽然见到苏离的投影出现,还和苏忘尘对峙而立,似乎不相上下的样子,她完全的惊呆了。

    这时候,不仅是苏妲己惊呆了,便连因为苏妲己失利、闻讯而来的苏盘古、苏玉皇和苏玉清三人,也都惊呆了。

    因为苏忘尘不好说话是出了名的。

    苏盘古大抵上也是没有想到,苏妲己这么放低姿态出来,还没有任何建树。

    是以,苏盘古从穆清颜手中拿到了一份天机魂石,并带着苏玉清和苏玉皇前来。

    除了这三人之外,之前滚着离开的贪狼也重新归来,只不过他已经化作了一只贪狼宠物,出现在了一名紫衣纱裙、面戴纱巾的神秘女子身边。

    这神秘女子,便是天道的化身——紫薇帝君。

    紫薇帝君前来,但苏忘尘却没有第一时间迎接,反而接通了苏离的璇玑印传讯。

    或者说,两人之间的传讯其实根本就不是璇玑印传讯,而是表里世界的灰白色天脉之力和灰黑色天脉之力的联系。

    只不过,那种气息模拟的是璇玑印而已。

    这一点,两人心照不宣。

    “你若是我的天魂,我就直接斩了,面得恶心。”

    苏离同样语气平静。

    这话说出,现场顿时一片死寂,便是嚣张、阴狠的魁都惊呆了。

    我去——这苏离现在这么废,还敢和天皇子、尘寰之主苏忘尘这么说话这是活腻歪了?

    当然,他虽这么想,却肯定是不敢表现出来的。

    可他不敢表现出来,苏忘尘却已经察觉到了。

    所以,苏忘尘直接一个耳光抽在了魁的脸上。

    “噗——”

    魁的脑袋直接被抽飞出足足上千里,鲜血喷了一地。

    好一会儿,魁重新将脑袋收了回来,随即立刻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不敢再有任何心思。

    这一下,现场顿时再次陷入死寂。

    而原本有些乱七八糟心思的贪狼,立刻夹着尾巴,他似乎生怕他自己的尾巴翘起来了或者是乱动而成为苏忘尘干死他的理由。

    苏忘尘出手之后,才看向了苏离,道:“现在这情况,你消遣我是什么意思”

    苏离道:“做交易”

    苏忘尘道:“你的交易天池血河做不起!”

    苏离道:“我和阙德那份合约,卖给你,他的两成份额不变。我把天池血河拆分,卖你镇魂碑和彼岸桥。”

    苏忘尘道:“你这样,那就不值钱了。”

    这时候,那紫薇帝君微微皱眉,道:“苏离,我们的交易,似乎时间还没到吧不是还有差不多十个时辰的时间你这是背信弃义,不准备合作了”

    苏离道:“不好意思,现在太穷,等不到合作了。”

    紫薇帝君闻言,忽然笑了,道:“怎么,你存在于这一方天道之下,你拿天池血河来威胁天道吗”

    苏离淡淡瞥了紫薇帝君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我拿天池血河威胁你你配吗天池血河乃是不朽浅蓝之物,你想吞吞得下吗”

    紫薇帝君脸色一沉,面上的纱巾无风自舞:“不朽浅蓝之物又如何,如今洪已经立道,人皇女娲都已经出世,这不朽底蕴级的天池血河,乃是皇族之物,你不过是个看管者、不过是天帝宝库的看门狗罢了。”

    苏忘尘闻言,忽然道:“你这个天道化身,大抵上在真正的天道眼中,连一条看门狗都不如!”

    紫薇帝君闻言,猛的转头,以十分凌厉的目光锁定苏忘尘:“天皇子,你这种过河拆桥你可知你如今能崛起,可是有不少势力都出了力呢!怎么,现在要维护你那个卑微的——”

    苏忘尘打断了紫薇帝君的话:“说你连看门狗的不如就是不如,愚昧无知的东西!回去好好感悟一下这一方世界的道痕,再回来跪着和我们说话!洪皇族立了归墟造化有变化白痴!”

    苏忘尘说着,又道:“要么闭嘴,要么滚,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们全部变成这里的肥料。”

    苏盘古看了紫薇帝君一眼,道:“紫薇帝君息怒,有任何事情,稍后再议,眼下,还是莫要内乱的好,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紫薇帝君差点儿气炸——作为天道化身,她还从来没有遭遇到这样的羞辱。

    呵,这苏忘尘,果然是养不熟的狼崽子——想到狼,紫薇帝君猛的一脚踢在了贪狼的屁股上。

    “噗噗——”

    贪狼后方垂着的两颗丸子,被紫薇帝君这么一脚,直接踢爆了。

    贪狼的狼脸都扭曲了起来,长鼻子两角的胡须褶皱成了外八字——但他却不敢痛呼半声。

    他努力的夹着两条后退,身体一弓一弓的,不时抽搐哆嗦,看起来极其凄惨而又滑稽。

    要知道,在外界,贪狼可是贪狼星君啊!

    乃是神王之上的强者,一身实力那是足以碾压秦祖渊之类的老牌无敌神王的存在啊!

    贪狼心中哀鸣不已,却还是只能缩着尾巴夹着后腿做狼。

    苏忘尘这时候才道:“拆分的话就废了,怕是连一成因果都无法回收回来,到时候再要重新打造,就难上加难了。”

    苏忘尘反过来劝道。

    苏离道:“你可以借债,总有人乐意借给你。”

    苏忘尘道:“你借给我”

    苏离道:“你觉得我有能力借给你”

    苏忘尘道:“那你是有还是没有”

    苏离闻言,立刻知道苏忘尘知道他的大体底蕴。

    毕竟他自斩了记忆禁区第一层和第二层,按照这般情况来看,他的确是有一些底蕴的。

    至于说负债,负债是苏忘尘还的,苏忘尘又岂会不知道

    不过,此时苏离已经判断了出来,苏忘尘已经彻底摒弃了系统和系统相关的概念。

    这一点,浅蓝小精灵也通过系统、通过天脉之力进行了一番类似于‘扫描’的计算分析,分析结果暂时没任何问题。

    当然,即便真有问题,也没关系。

    事到如今,苏离历经过最糟糕的结局——那么,连最坏的结果都历经过,还需要怕什么

    因为即便依然是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忘尘世界之中那般结局。

    而如今,要走到那般糟糕的结局,对于苏离而言,反而觉得很痛快——因为这就是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态。

    所以,苏离确实也是无所畏惧。

    也就是说,如今他的心态,某些方面和苏忘尘已经有些靠近了,但这并不是苏忘尘的影响,而是他在实力不断蜕变的同时,对于这个世界的更深入的了解之后的一种成长。

    人,总是要成长的。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就是最基本的道理。

    苏离没有忘记初心,但是也不会压制自身的成长。

    所以,他如今的心态很简单——生死看淡,不爽就干。

    他将他的这一生,分成了两个部分——之前那一个部分,是为别人而活的部分,活到了地狱深处,普度众生两千年并清空了地狱!

    所以,那一世对于一直活在当下的苏离而言,已经走完了。

    如今这一部分,他只为自己而活。

    所以他是不是会成为苏忘尘、会不会在成为苏忘尘之后被苏忘尘顶替,苏离并不在意。

    他只给自己留了一个底牌,那就是引爆系统——只要苏忘尘最终来顶替他,他就会引爆系统,与这一方世界同归于尽,让归墟降临。

    也就是说,苏离已经给自己定了这样一个结局,现在就看苏忘尘敢不敢这么干了。

    八颗潜龙丹的智力和十颗潜龙丹的智力,差距非常巨大,但是也非常弱小。

    巨大在于很多细微的布局上,真的拼不过,也没有任何资格去对拼。

    但是非常弱小则在于,在整体的大局方向、目的和结局上,几乎不会有巨大的偏差。

    所以,苏离从大局出发,以天脉结合系统的终极能力,制定了这样一套自毁手段。

    他不需要抹杀全世界。

    他也不需要去报复全人类。

    他只需要拉着苏忘尘陪葬,那么这个世界以他和苏忘尘建立起来的一切因果,就像是高楼大厦直接摧毁了地基一样,必定会轰然崩塌!

    这就是他的底气。

    这也是他的心态——光脚的就不怕穿鞋的。

    苏离凝视着苏忘尘的时候,苏忘尘也在凝视着苏离。

    苏忘尘的询问,显然是不想暴露苏离的部分底蕴。

    至少,苏忘尘知道苏离的三魂七魄恢复了,战力蜕变了。

    但具体多强,他同样未知——因为当他放权系统的时候,他已经干涉不了苏离,也无法完全窥视苏离。

    他取回了尘寰之心,让忘尘寰彻底独立,因此而放弃了系统权限同时抹除了相关的所有因果与记忆。

    苏离道:“那就整体卖给你,你可以欠债,首付两成,年利率4.9。”

    苏忘尘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我认账,免息给我吧。”

    苏离道:“什么价格”

    苏忘尘道:“七千五百万亿份天机,十亿份因果如何”

    苏离道:“开发的程度还不值这么多。”

    苏忘尘道:“估值是这么多,这一点我们都计算得很精确。而且这还是你占据份额的价值。

    不过,我可以给你幽冥殿的两成份额、忘尘寰的两成份额,然后给你十分之一的估值,但你必须帮我优化一次天池血河。”

    苏离道:“怎么优化”

    苏忘尘道:“帮我打造一艘金甲战船,不朽骨我来提供。”

    苏离道:“可那是我的骨头,将来我还是会收集的。”

    苏忘尘道:“不,那不是你的骨头,那是我的骨头。你的骨头硬,不易碎。而我的骨头软,容易被打碎,打造成为各种器具。”

    苏离道:“你说你骨头软你觉得这话说出来有几人能信”

    苏忘尘道:“我不在乎别人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苏离转头看向了紫薇帝君,贪狼,以及苏妲己、苏盘古等人。

    这时候,这群人被苏离盯着,竟是同样的浑身发寒。

    “这样,忘尘寰的份额、幽冥殿的份额我都不要,十分之一价值我认,也可以给你免息——现在,你将这些人全部杀成肥料,把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给我,我们这交易,就算达成。”

    苏离开口道。

    他的语气很直接,也并没有藏着掖着,更没有隐瞒,直接就让苏妲己、苏盘古、苏玉皇、苏玉清以及紫薇帝君和贪狼听到了。

    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

    苏忘尘道:“紫薇帝君在此,忘尘寰的规则受到影响,杀得死但杀不穿,你这是何必如此只能徒增烦恼,惹来后患。”

    苏离道:“杀不杀”

    苏忘尘道:“年轻人,听我一句劝,还是不要意气用事——”

    苏忘尘的话并没有说完,四方忽然出现了足足六名苏忘尘的分身。

    每一名,都手持东皇钟,直接一钟砸出。

    “轰轰轰——”

    足足六道毁灭级的爆响声炸裂天地。

    惊雷翻滚,雷霆爆裂,忘尘寰的虚空都直接被打崩塌了。

    “噗噗噗噗噗噗——”

    苏妲己、苏盘古、苏玉皇、苏玉清甚至是紫薇帝君和贪狼星君六人,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竟是全部被对应的东皇钟活生生砸死了。

    死在忘尘寰,那怕是代表天道的化身紫薇帝君,此时也损失极其惨重。

    像是苏妲己四人和贪狼星君,则更是直接连元神都炸了。

    肉身更是被直接打成了血肉齑粉,然后连齑粉都被震得彻底湮灭了。

    虽然没有因此而被杀穿,但是至少被削掉了五成的元神底蕴,可谓是血妈亏。

    关键是,苏忘尘之强,简直是超乎想象。

    这是一种层级上的碾压,根本就像是屠杀小鸡崽儿一样。

    隐约间,苏离甚至判断出,苏忘尘真的获取了洪的神通手段。

    “这就是真正的洪手段。分身之法用的是十二祖巫分身,兵器是东皇钟。杀招没有,就是普通的运用法宝杀穿。

    至于说东皇钟,这的确是创造山海世界的东皇钟。

    不过,其使用也有很大的限制。”

    苏忘尘主动的解释了一句。

    说着,他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魁,随即一把抓了过来,朝着其脑袋一捏。

    “噗——”

    魁也被捏死了。

    不过魁作为幽冥殿魂梦堂的堂主,本身又是在忘尘寰效力,反而被排除在了死亡名单之上。

    因此他在此地死了之后,片刻后又重新的化作幽冥凝聚了出来,只是其一身战力同样掉了五成左右。

    魁此时也是心头滴血——这他妈已经不是血妈亏了,这是多少年都白干了。

    可,魁心中敢有意见吗

    这时候,魁才意识到,那个看起来废了的前天皇子,那个天机神算苏离,也他娘的不是个——

    想着,魁立刻不敢想下去了。

    因为他怕引起苏忘尘的不满,再次抬手将他捏死。

    “清静了。”

    苏忘尘淡淡道。

    苏离沉默半晌,道:“的确。”

    苏忘尘道:“紫薇天道来了。”

    苏离道:“察觉到了。”

    苏忘尘道:“你真卖你真卖的话我就买。”

    苏离道:“真卖。”

    苏忘尘道:“我的实力没你想的那么强,在这里表现得强,是因为这里是忘尘寰,是属于我的独立领域势力范围。在这里,我是创世主,造物主,天道都在我之下。”

    苏离道:“你说是就是。”

    苏忘尘笑了笑,笑容意味深长。

    苏离同样也笑了,笑容同样也意味深长。

    有些话是真,有些话是假。

    很明显,苏离能听出来问题,苏忘尘同样也能听出来问题。

    两人似乎在某种层面上,话语之术平分秋色。

    不过苏离对这些并不在意。

    “交易吧。”

    苏离道。

    “好,七百五十万亿份天机值,他们杀出的三百多亿天机值和六百份因果,就当是添头了。”

    苏忘尘道。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苏忘尘又道:“十分之一估价,首付两成,也就是一百五十万亿,以及两千万份因果,对吗”

    苏离道:“对。你若认账,现在交割!”

    苏忘尘道:“对别人,我不认账,也不屑认账,能欠债那是我的本事!但很显然,在你这里行不通,我无法推衍原因,但我知道,你能强行从我身上抽走所有欠债。

    没关系,我先支付你两成,其余你随便弄。”

    苏离道:“好,成交!”

    苏离伸手,苏忘尘同样伸手,两人即将握手。

    可就在此时,虚空中,紫光汇聚,形成了紫色光桥。

    “苏离,你坚持的路,要在此时自我放弃吗你乃是希望之源——你想要化身罪恶之源吗

    紫薇天道重新凝聚化身显化而出。

    其依然是紫薇帝君,但是是另外一个紫薇帝君。

    绝美而高冷,神秘而强大。

    此时,她的话有些咄咄逼人。

    苏离淡淡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希望之源的尽头,就是黑暗之源,就是罪恶之源。

    当我走向深渊的尽头,你们没有阻止,当极致的光明蜕变为黑暗的时候,你们也已经无法阻止了。

    我是我,不是希望之源,也不是罪恶之源。

    就如同苏忘尘是苏忘尘,同样不是你们的希望之源或者是罪恶之源一样。”

    紫薇帝君闻言,神色凝重,随即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苏离——你赢了,合作可以达成,你向诸葛浅蓝提的要求通过!

    虽然你如今已经欠缺资历和资格,但,你还是证明了你自己还依然有些能力。”

    紫薇帝君的话,算是一个妥协。

    若是平时,苏离或许会得饶人处且饶人。

    可,那也一定是在没有历经忘尘世界之前。

    历经忘尘世界之后,苏离只有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去你妈的吧!

    苏离连理会都没有理会紫薇帝君,而是和苏忘尘握手,道:“成交!”

    说完,苏离冥想记忆禁区第三层,直接和苏忘尘产生因果联系。

    见到这一幕,紫薇帝君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苏离!条件可以提,甚至天道领域一方可以给予诸多天道规则加持,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也并不是问题!

    你不是想坐地起价吗行,我们满足你!”

    苏离冷笑一声,道:“愚昧无知!”

    紫薇帝君冷声道:“你放肆!”

    苏离道:“苏忘尘,干掉她!”

    苏忘尘这次反而显出了一丝犹豫之色:“这次真家伙来了,有难度。”

    苏离道:“是有难度而不是干不掉对吧”

    苏忘尘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我觉得,我可能又做错了。”

    苏离道:“不,你没做错,你做得非常对。”

    两人说话之间,紫薇帝君身边,又一个苏忘尘出现了。

    这时候的苏忘尘,忽然化作了一只金色锁子甲,手持如意金箍棒的猴子,一棒子猛的砸向了紫薇帝君。

    “嗡——”

    这时候,紫薇帝君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了。

    苏忘尘那一棒子,直接落空。

    “轰——”

    同一时刻,天空中,忽然出现一只巨掌,仿佛五指山一般,猛的一掌朝着苏忘尘化作的猴子拍了过去。

    这一掌若是拍中了,那结果,简直是无法想象!

    (ps:第三更万字奉上,今天2.8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万分感谢,感激涕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