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86章 羽化成仙,对战幽冥
    苏忘尘分身化作的猴子身影一凝,竟是将自身直接化作先天灵宝钻心钉。

    “嗤——”

    以自身为武器,自虚空下方逆天杀出,一击刺破云霄,杀出破道道痕。

    忘尘寰上方的天空,像是被一枚钉子直接钉穿虚空天道一般,杀出了一道虚空裂痕。

    裂痕之中,钻心钉直刺向了那一只巨大的手掌。

    天地间,时间的流速似乎都因此而变得极为缓慢了起来。

    这时候,这一交锋竟是完全被时间规则挤压了一般,形成了一幕奇特的长痘场景。

    苏忘尘分身化作的钻心钉撕裂虚空而上。

    巨大的手掌盖压天地而下。

    虚空此时反而如化作了时间长河,而长河之中,前方是巨大的海浪碾压而来,后方则是乘风破浪的沉舟。

    钻心钉光芒大炽,忽然加速,猛的挣脱一切束缚,衍化灰白色气流与天脉之力,猛的刺中了劈杀而下的巨掌。

    “噗——”

    巨掌直接就这一击刺穿了掌心。

    只是,巨掌之外,又一只手掌猛的包裹而来,朝着那只手掌的手背一捏。

    “噗——”

    钻心钉一震,瞬间被捏成了血雾齑粉。

    只是,这血雾齑粉却在此时忽然燃烧起了灰白色的火焰。

    火焰爆发的刹那就席卷四方虚空,直接锁住了那一双手掌,并爆发出如业火般的恐怖焚烧之力。

    “轰隆隆——”

    这时候,虚空忽然黑暗了起来,天地间,恍若灭世的风暴如要降临一般。

    苏离身边紫薇帝君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神秘纱巾之下的面容根本无法掩饰那份苍白之色。

    很明显,这一下,苏忘尘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拉着她两败俱伤!

    结果也不言而喻,苏忘尘做到了。

    牺牲掉了一具分身,成功的干掉了紫薇帝君的一双手掌。

    战斗的结局,在此时告一段落。

    虚空很快恢复了平静,黑暗的风暴也并没有在此时出现。

    就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不过,此时紫薇帝君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反而和苏离站在一起的苏忘尘,则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似乎,牺牲那么个别分身,于他而言,简直是九牛一毛的小事儿一样。

    “苏忘尘!”

    紫薇帝君一字一句,语气里充满了强烈的不满。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紫薇帝君一眼,道“合作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双赢的事情。或者说,说得更通透一点,就是你巨额盈利而苏离小额盈利的好事。

    合作了之后,甚至你可以当苏离是一个廉价的打工人。

    但就算是这样,你竟然还想着压价?

    就你这做法,你就不配站在这忘尘寰!

    怎么,现在归墟稳定了,就又觉得一切都该在天道之下?皇族的存在的意义,你比我们更明白,皇族既然已经立下了因果,一切有了好转,你就该兢兢业业,更加谨慎认真,而不是立刻得意忘形,不知好歹。”

    苏忘尘的语气高高在上,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在训斥一个小孩子一般。

    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让紫薇帝君非常的难堪。

    这是真不给面子。

    紫薇帝君心中恼恨,同时也非常的不满。

    但是苏忘尘的话,她还是听进去了。

    甚至,这一次苏忘尘连连出手了好几次,结果她已经也无法在正面交锋的情况下碾压苏忘尘了。

    这让她意识到,苏忘尘或许也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可以被羞辱和欺凌的苏忘尘了。

    紫薇帝君陷入了沉默之中。

    只不过,她沉默的时候,忽然汇聚一道天道道痕之力,猛的刺向了苏离的眉心。

    这一击,石破天惊。

    这一击,更是直接从苏离的投影延伸而出,刺向了苏离所在的庭院里的真身的眉心。

    只是,苏离如今也同样不是过去的那个苏离。

    他早就想过如紫薇帝君这般存在一定会暗下毒手抑或者是气急败坏不讲武德。

    所以他不会大意。

    所以,当紫薇帝君衍化天道道痕的一击刺中苏离的眉心的时候,苏离直接开启了‘天脉神隐’的能力,化作一片虚无。

    同时,苏离激发出了一道天脉三清分身之天脉上清。

    上清通天,通天天脉战力爆发千倍,同时,上清通天更是毫不犹豫的衍化出了天脉战魂增幅战力,并直接拿出了开天斧,杀出了盘皇生灭杀道。

    “轰——”

    那盘皇生灭杀道猛的跨越虚空杀出,以天脉法则结合盘皇杀道,一斧头狠狠劈中了紫薇帝君。

    “喀嚓——”

    紫薇帝君脸上的纱巾被一斧头劈成了两半,其容颜瞬息之间呈现出了刹那。

    只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她的脸上多了一层人皮。

    可处于第三视野的苏离却第一眼就看出了一部分轮廓。

    那一部分轮廓也让苏离的眼瞳不由微微收缩。

    只不过,苏离却没有深入去想。

    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却不会认定这个答案。

    因为紫薇帝君的部分轮廓很像是‘诸葛浅韵’,当然,也有部分轮廓非常像是‘绿漪’。

    但,容貌并不能说明什么。

    甚至,如果紫薇帝君故意如此并故意隐藏,也相当于是一种算计布局,所以该怎么看怎么分析,都是要深思熟虑的。

    苏离此时不去思考,但是很明显,紫薇帝君也已经有些慌了。

    显然,苏离没有她想的那么废——尽管苏离这一击似乎是激发分身的全部血脉之力,同时借用了洪荒皇族‘上清通天教主’的战力,这相当于是一种底牌。

    但,苏离既然还能使用皇族的上清通天教主的‘守护印记’之类的底牌,就说明,他的潜力不低。

    不过,也有可能是曾经作为天皇子的时候获得的守护底蕴奖励。

    如这样的底蕴,恐怕也不多了。

    除此之外,作为曾经被不朽浅蓝守护、看重的存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手中有一些底蕴、有一些特殊的强大法宝倒是也正常。

    就像是这一次,无论是那斧头还是杀道,都显然是接近不朽层次的,只可惜,那苏离没有真正的发挥出其应有的战力。

    紫薇帝君心中有诸多想法闪过,但却没有再次出手了。

    一方面,苏离如今的底蕴显然不少,很多还没有被消耗掉。

    另外一方面,苏忘尘还没有彻底完成和苏离的交易,苏忘尘一旦也出手,将得不偿失。

    苏离收回上清分身投影——这种通过天脉投影结合忘尘寰的规则而降临分身过去战斗的方式,对于他而言,也是第一次尝试。

    不过效果倒是非常不错。

    一招虽然没有真正的伤到紫薇帝君,但苏离对这种层次的存在,已经有了比较深刻的认知了。

    苏忘尘眼神冷漠的盯着紫薇帝君,忽然开口道“在我与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你借用说话的机会对他动手,用的是我的因果——你这是拿我当了挡箭牌了。”

    紫薇帝君闻言,气息微微一沉,随即她冷声开口道“不错。”

    苏忘尘道“好,你做得不错。”

    紫薇帝君语气略显不愉,道“你什么意思?”

    苏忘尘道“冥顽不灵的东西!”

    苏忘尘说着,也不再理会紫薇帝君,而是完成和苏离的交易。

    当这份交易在忘尘寰见证之下即将达成之时,紫薇帝君立刻惊道“且慢!”

    苏离理都懒得理会紫薇帝君。

    “苏离,你可要想好了,你即便是有些底蕴,你又能用多久呢?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的道侣多想想。”

    紫薇帝君再次开口道。

    苏离闻言,目光冷厉的盯向了紫薇帝君“在山河社稷图对应因果终结的时候,我苏离就已经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又需要做什么。机会给你们了,十天的时间足够诚意,可惜,你们实在是太过于短视,鼠目寸光,可笑之极。

    事到如今,不知悔改,反而咄咄逼人?

    在这方面,苏忘尘的说法我反而相当认同——冥顽不灵的东西!”

    “放肆!”

    紫薇帝君怒喝道。

    “你才放肆!”

    苏忘尘同样呵斥道。

    接着,他又冷声道“这里不是你紫薇宫,而是忘尘寰,想要逞能先掂量一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苏忘尘的话,可谓是完全踩着紫薇帝君的脸呵斥,完全不给面子。

    紫薇帝君的脸色自然更加难看,气息更加的冷厉。

    苏离道“交易达成之后,你我对接冥想就行了。”

    他这话,已经相当于是不再理会紫薇帝君了。

    “没问题。”

    苏忘尘回应道。

    紫薇帝君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坐地起价,可以的,你成功了!我紫微宫出忘尘寰所付出代价的十倍资源,现付现结!”

    苏离完全无视了紫薇帝君,而是直接和苏忘尘对接冥想。

    这一次,紫薇帝君强行干涉,可惜苏离动用的是灰白色的天脉法则,这就相当于是一种单独创立的法则一样。

    这是什么法则,苏忘尘隐约能感应到,因为苏忘尘同样运用的是表里世界的法则。

    只不过,苏离的法则又有所不同——因为他定义的是轮回空间的天脉法则,也就是所谓的‘主神空间’规则,只是这主神空间被苏离命名为‘轮回空间’、‘轮回域’而已。

    名字只是符号,但是对应的独立规则,才是真正的无敌。

    苏离此时的想法,也与苏忘尘有些相通——倒不是说和苏忘尘臭味相投抑或者是同流合污共同进退,而是在认知上暂时达成了一致。

    这一方紫薇宇宙对应的天道,的确是太过于膨胀了,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非但如此,还想卸磨杀驴甚至已经在卸磨杀驴了?

    对此,苏离和苏忘尘的感官一样——鼠目寸光,不作不死!

    同样的道理,他苏离之前这么死心塌地的衍化希望之源,为这个世界的美好未来拼尽一切,归墟立洪荒的执念也极深,但同时对于仁义礼智信等正向的规则引导可谓也是尽心尽力。

    就这,结果如今他没有完成部分因果,就被卸磨杀驴。

    那同样处于这个位置的苏忘尘会怎么看?

    就像是一个公司的核心研究员工拼尽了一切的能力努力工作结果因为太努力而生病了,结果公司害怕因病被讹诈、付出工伤费或者是害怕耽误公司研究进度,把这员工直接辞退不说,连所有的工资都给扣了,甚至还想将员工自己研究的产品据为己有?

    这一切还当着另外一个新来的研究员的面来做这种狠事?

    这让另外一个新来的研究员怎么看这个公司?

    这不是个傻逼是什么?

    苏忘尘傻吗?

    有苏离这一番表现珠玉在前,别说苏忘尘可不是什么大善人,即便是,恐怕也会无比的寒心。

    是的,紫薇宇宙对应的天道之下,或许那些‘研究员’没有其余的公司选择了,要么做,要么失业饿死——但有些需要思考的是,作为一个有实力的‘研究员’,即便是没有工作了,就一定会被饿死吗?

    这一点,苏忘尘看得相当的清楚,苏离同样也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连苏忘尘都不敢真正的小看了苏离,这所谓的天道化身紫薇帝君也配?

    这是完全没有能好好认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定位啊!

    所以,在苏忘尘看来,这紫薇宇宙天道化身紫薇帝君,骂她是个傻逼都是羞辱了傻逼。

    这种人物,苏忘尘也是瞬间就失去了接触的想法,所以对于‘天池血河’的处理,苏忘尘又有了另外一种打算。

    这种打算他没有说出来,但是却已经有了针对性的布局想法了。

    苏忘尘一边思索,同时也一边完成和苏离的对接交易。

    为了避免被干扰,苏忘尘一念分出了十二神魔分身,直接形成了十二神魔都天大阵,将紫薇帝君直接围在了中间。

    每一个苏忘尘,都身材魁梧,血脉近乎爆炸一般强横无敌,其形成大阵之后便直接以二十四道目光锁定紫薇帝君。

    以紫薇帝君的心性,此时也身心发冷,心悸不已。

    这一次,紫薇帝君终究没有能干扰交易的进行。

    所以,交易很快就完成了。

    交易完成的刹那,苏离就获取到了足足750万亿的天机值,以及足足两亿的因果值。

    至于功德方面,苏离倒是没有做出要求,毕竟功德是无法量化衡量的东西。

    交易完成之后,苏离看了一眼他如今的系统能量底蕴。

    人生档案系统☆☆☆☆☆☆☆(浅蓝)当下时间云荒历3030年11月19日232139211

    等级30

    天机值750,3000,3213,6651。

    因果值2,0006,0000。

    ……

    苏离看了一下天机值和因果值——果然,只要交易完成,苏忘尘无论是否有钱,系统都会直接扣走对应的价值。

    至于说苏忘尘怎么能支付出这样一大笔,那就不是苏离所在意的事情了。

    这件事,苏离并没有和阙德商量。

    因为他出售的仅仅只是他自己的份额——当然,像是这种事情,阙德所在的幽冥海不可能不知道。

    幽冥海是有能力吃下这份交易的。

    但是十天过去了,幽冥海那边也没有代表前来谈判。

    这其实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他既然不是天皇子,和阙心妍解除了婚约,那么这其中的因果也就自然无需再提。

    而对于幽冥海而言,如今最好的合作对象自然是苏忘尘。

    幽冥海最愿意看到的,便是苏忘尘掌控天池血河,然后继续将天池血河这不朽道韵悟道之地打造出来。

    或者,紫微宫这边掌控天池血河,与幽冥海轮回之地联手打造,也是一样的。

    所以他们其实完全不用出面。

    这就是不做雪中送炭之事,但是却也并没有做落井下石之事。

    所以,苏离和苏忘尘的交易,同样也没有传讯告知。

    交易完成之后,苏忘尘自然也察觉到了异常。

    不过他仅仅只是错愕了刹那就释然了。

    随后,他才若有所思道“打算立新道统?建立不同的天道体系?”

    他这话并非杀人诛心,也没有刻意的去提醒什么。

    因为如这般事情,是不可能隐藏得住的。

    苏离道“的确有些想法。”

    苏忘尘道“挺厉害的,以你现在的层次——嗯,差不多也快三个月了,快羽化飞仙了,和我修行的速度差不多。不错,你成长速度不错。”

    苏离道“你是轻装上阵,而我是负重前行,自然无法比。”

    苏忘尘道“所以,没什么必要负重,毫无意义,我说了的,这些存在不配,不值。”

    苏离道“你现在又负债了,债主是谁?”

    苏忘尘道“女娲娘娘。”

    苏离竖起大拇指,道“厉害。”

    苏忘尘道“要还的。”

    说着,他抬头看向了虚空,也没有理会紫薇帝君。

    紫薇帝君则露出了一丝谦卑甚至讨好的笑意,道“天皇子,恭喜获取天池血河的掌控权,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详细的合作情况了。”

    苏忘尘有些奇怪的看了紫薇帝君一眼,道“谁告诉你我要开发天池血河的掌控权了?我打算独立掌权,退出天道体系。”

    紫薇帝君闻言,呼吸一滞,道“天皇子你疯了,你耗费如此巨大的资源购置而来,反而将其直接摧毁?”

    苏忘尘的举动紫薇帝君看不明白。

    但苏离却一眼就看懂了——这就是强行退市,并打压幽冥海,夺回幽冥海掌控的那两成的份额。

    苏忘尘有了这样的举措,幽冥海自然立刻就能知晓——毕竟这已经动摇了幽冥海对于天池血河的根基了。

    苏忘尘瞥了紫薇帝君一眼,只说了四个非常简单的字——“愚蠢之极!”

    苏忘尘抬手,显化出一个如同混元金斗般的东西。

    之所以觉得是这东西,是因为苏离的系统第一时间有了那方面的联想。

    混元金斗是什么?

    传说,开天辟地间有一金斗,内按叁才,包藏天地之妙,因果不知,劫数不显,神通不明,被道祖鸿钧老祖所得,之后再分宝岩上分发宝物时,将此宝赐予了最疼爱的小徒弟通天教主,之后通天教主在碧游宫分发灵宝时,又将此宝与金蛟剪一同赐予了亲传弟子三霄娘娘——云霄、琼宵、碧霄。

    这就是混元金斗的来历与出处。

    此斗在开天辟地之时已存在,玄妙无穷,可装尽天地万宝,且具有极为强不可挡的收仙收物之吸力,金光一出,在劫难逃。

    此时,这东西出现,苏离确定是此物的原因就在于,这东西可以装‘天池血河’,也就是可以单独来承载他苏离的记忆禁区第三层!

    交易已经完成,如今需要的,就是苏离彻底剥离这记忆禁区第三层。

    对此,苏离也不以为意。

    因为,在山河社稷图前,帮女娲作画的时候,苏离就知道,这东西他已经保不住。

    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既然保不住,就直接先换成资源,来壮大自身。

    到时候,保不保得住,也已经和他苏离无关了。

    记忆禁区第三层,苏离原本就已经剥离了单独存放,如今完成交易后,这混元金斗一出,苏离毫不犹豫将第三层记忆禁区伴随着天池血河斩出。

    “轰——”

    这时候,天地彻底扭曲,法则如彻底崩乱一般。

    天空道痕破裂,天脉崩断,各种毁灭的归墟气息陡然暴涨了百倍有余。

    那种浩劫、末日的气息直接浓郁了千倍万倍不止。

    原本如这般毁灭破道的气息在云荒时代来临的时候,已经开始呈现。

    但是在三个月前到这之前这三个月内,那破道的气息早已经彻底溃散消失,仿佛有云皇时代的皇道盛世即将来临。

    所以,很多修行者下意识的任何,归墟浩劫已经远去,天地即将迎来新生。

    可如今,当这种比之前都浓郁了千倍万倍的浩劫气息出现的时候,很多绝世修行者都慌了。

    最首当其冲的,便是苏离身边不远处,被十二神魔分身组合出的十二都天大阵封锁的紫薇帝君。

    大概,紫薇帝君也绝没有想到这一次会是这样的结果。

    更没有想到,因为这记忆禁区完全剥离出来,竟是引出了如此巨大的后患,便连归墟浩劫都重新吸引了过来。

    这一次,紫薇帝君的眼神已经十分阴冷,而神色也十分的慌乱。

    显然,按照这种情况来看,归墟浩劫怕是和苏离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之前归墟浩劫气息溃散消失,很明显就是因为苏离已经在某些方面做得极为不错,以至于起到了完美克制归墟浩劫降临的作用,甚至因此而影响了天道法则的稳定……

    紫薇帝君并不愿意相信这样的判断结果,但,如此直接的天道规则变化、归墟浩劫气息膨胀,让她不得不相信这样看起来无比荒谬却也无比残酷的事实。

    这时候,紫薇帝君心中已经隐隐有一些悔意。

    只是,这般念头生出的刹那,她就直接摒弃了。

    “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只是恰好与天池血河这不朽道韵有关,毕竟是不朽道韵牵扯的巨大因果,有一些巨大的动静也是正常的。”

    紫薇帝君心中又生出了别的想法。

    苏忘尘的混元金斗直接吸纳了苏离剥离出来的记忆禁区。

    这记忆禁区剥离出去的那一个瞬息之间,苏离的脑海之中、抑或者说是天脉表里法则天赋以及天脉神隐能力全部窥视到了命运之力!

    是的,窥视到了他自己的命运之力。

    苏离清晰的看到,在表里世界里,一座黑暗的镇魂碑上忽然流淌下了大量的鲜血。

    鲜血很快覆盖了这一座黑暗的镇魂碑,将整个黑暗的镇魂碑化作了真正的血碑。

    血碑在此时则忽然燃烧了起来。

    熊熊的火焰焚烧之中,血碑上出现了一个黑暗的漩涡,漩涡四周出现了大量的秩序锁链。

    这些锁链穿透了那漩涡,而漩涡之中,有一个黑袍苏离,就那么的被枷锁在其中。

    这般场景,苏离曾经看到过不止一次。

    但是每一次看到的场景都仅仅只是被囚禁的场景。

    可这一次,这般场景有了后续的故事。

    “嗤嗤——”

    熊熊火焰焚烧得血碑不时发出天道炸裂般的恐怖响声。

    这响声出现在表里世界而并不是现实之中,就像是一种‘幻境’一般。

    这般经历,也在时间静止之中发生,除了苏离,现场也没有人能发现。

    即便这里是忘尘寰,即便苏忘尘实力逆天能力无敌,他也无法获取这样的信息分毫。

    忽然间,被囚禁着的黑袍苏离抬起了头,脸上显出一抹决绝之色。

    接着,他抬手抓向了他自己的双眼。

    “噗噗——”

    那一手抓出,黑袍苏离的双眼被直接抠了下来,没有了双眼的黑袍苏离双眼之中,同样喷出了和血碑上的火焰一样的火焰。

    随后,这些火焰竟是开始以黑袍苏离的身体为大本营,里应外合的融合了起来。

    当内外的火焰融合之后,火焰摧枯拉朽,瞬息之间焚化了黑暗血碑、也瞬息之间焚化了黑暗血碑上的毁灭秩序枷锁锁链。

    黑袍苏离摧毁了黑暗血碑,自黑暗漩涡之中走了出来。

    他就这样的站在虚空,身上的火焰一点点的熄灭。

    随后,那些火焰逐渐缩小,化作了一双火焰双眼,没入到了他先前挖空的双眼眼瞳之中。

    火焰逐渐熄灭,一双全新的眼眸清澈、深邃而又幽深出现。

    这时候,那一道身影忽然汇聚成为黑暗之光,自虚空化作光影,并在此时回到了苏离的眉心深处。

    “嗡——”

    苏离浑身一震,接着他只觉得他的境界忽然就突破了。

    或者说,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真正的蜕变。

    那是真正的凡体蜕变为仙体的蜕变。

    那是真正的凡人蜕变成为仙人的蜕变。

    这种蜕变很快。

    刹那之间,无形的火焰席卷全身,并在那下一刻,他的精气魂,便全部蜕变成为蕴含仙元力的精气魂。

    一念之间,恍若沉淀千万年的实力,在此时完成了实力的精进。

    苏离投影在忘尘寰的投影并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在苏离此时所在的香榭庭院里,苏离身边,仙光四溢。

    苏离身后,更是如打开了九灵洞天,仙神洞府。

    虚空中,幻境仙境显化,笼罩四方天道,如仙临人间。

    苏离头顶的虚无仙境之中,灵峰疏杰,迭嶂清佳,仙岳顶巅摩碧汉。盘皇巨镇,势压苍古。

    元气流通天地远,威风飞彻满台花。时闻钟磬音长,每听经声明朗。

    又见那青松之下仙女讲道,翠柏之间仙君神行。白鹤有情来鹫岭,青鸾着意伫闲亭。玄猴对对擎仙果,寿鹿双双献紫英。

    又见那幽鸟声频如诉语,奇花色绚不知名。回峦盘绕重重顾,古道湾环处处平。正是清虚灵秀地,庄严大觉天道魂。

    ……

    苏离本体静静盘坐,同时调出系统面板。

    这时候,他的境界,已经蜕变为——

    拥有自身境界地仙(入门);(天脉合道)(登堂入室)

    到这一步,苏离心中说不出的舒适。

    境界蜕变,智力底蕴层次提升,下限再一次拔高,带来的是更进一步的耳聪目明,更进一步的真实感应。

    这时候,苏离甚至有一种特别的错觉——即便是当初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开启尘寰之心谛听,六识的感知敏锐程度,也不过如此吧!

    苏离静静沉淀实力与境界。

    离着11月20日还有不到15分钟。

    天机商城还并没有刷新,还可以购物。

    而如今,苏离拥有的天机值和因果值为——

    天机值750,3000,3213,6651。

    因果值2,0006,0000。

    这时候,系统是可以升级的,但是系统不再主动升级,一切都自行交给了苏离来处理。

    苏离依然没有刷新天机商城,而是以投影看向了苏忘尘。

    苏忘尘此时已经收了混元金斗,同时凝聚出了一座古塔。

    古塔将混元金斗直接收了进去。

    这时候,苏忘尘也才松了口气。

    “混元金斗?天帝宝库?”

    苏离询问道。

    苏忘尘点了点头,道“一次性的至宝——混元金斗能额外用几次,这东西用来收取法宝和重要资源的。”

    苏忘尘的态度倒是好了很多。

    如果抛开他的狠辣、恐怖的智力来说,两人看起来倒像是知心好友一般。

    只不过,是否如此,也只有当事人心中才知道了。

    紫薇帝君此时的情绪很糟糕。

    随着时间流逝,她越来越觉得错过了一份重要的因果。

    “天皇子,你有什么需求,你大可以说,紫微宫这方面虽然不方便出世,但一定会满足——”

    紫薇帝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忘尘打断了。

    “不必,我和苏离不同,我不需要创造天池血河,也不要盈利。我的忘尘寰盈利更厉害一些。

    另外,这天池血河若是打造出来,也是一个服务行业——就是说,我需要时时刻刻将这些天池血河的参与者当成是客卿般供奉着——这种事情想一想就不可能。”

    苏忘尘说着,又看了远方的虚空一眼,道“来了就过来吧。”

    苏忘尘说完,远方虚空中,一行走出了四人,这四人之中,有三人苏离比较熟。

    为首的,正是阙德和夏心宁。

    接着才是阙致殇和龟真子。

    阙德和夏心宁第一时间来到了苏忘尘的身前。

    阙德道“天皇子,根据誓约——”

    苏忘尘道“立誓誓约之类的,我随时能给你立一万个,那又如何?说话算不算数,那要看我的心情。现在我不想晶莹天池血河了,当初你投入多少,我如数补偿给你们。

    多了肯定没有。

    你们要么现在就拿了天机与因果走人,要么就什么都拿不到——因为接下来,我要将这东西利用忘尘寰来彻底回收掉。

    我是尘寰之主,同样也可以与忘尘寰做交易。

    而我要换取的东西——呵,你们阻止不了的。”

    苏忘尘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向了阙德、夏心宁等人。

    阙德眉头一皱,随即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阙致殇反复盯着苏离看,那眼神有些阴冷阴沉,让苏离觉得不舒服。

    既然觉得不舒服——那就把这个不舒服的因素消除掉好了。

    刚好也可以以此来判断一下他的战力如何了。

    阙致殇,不过是婴变境九重圆满级别、刚刚领悟一缕缕神性却还称不上是神灵的伪神灵罢了,也就是说,这就是个和那些神灵天骄差不多层次的天骄而已。

    和安若萱、魅儿等人的实力相差不大。

    至于说具体谁强谁弱,这却并不能直观判断,因为总有修行者会有底牌、底蕴以及藏拙。

    甚至有分身、本源等特殊的分裂分身——有的分身强,有的分身弱。

    具体战力不好划分,但是对于苏离而言,却也并不在乎。

    “苏离?!”

    阙致殇盯着苏离的时候,声音阴测测的,像是个大阴阳人。

    苏离的投影脸色平静,盯着阙致殇道“有何指教?”

    阙致殇的脸色慢慢的阴沉了几分,道“指教你?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天池血河拿出来交易——”

    阙致殇的话并没有说完,苏离依靠投影凝聚出的分身已经骤然闪出。

    没有爆发战力增幅。

    没有运用天脉战魂。

    甚至,连自身十分之一的战力都没有凝聚。

    苏离凝聚的只有自身百分之一的战力。

    然后他也没有动用开天斧、轩辕天邪剑,仅仅只是普通的拳头。

    “嘭!!!”

    一声巨响炸裂虚空!

    忘尘寰的天地规则都在此时凝滞了刹那。

    接着,苏离衍化出的天脉玉清分身一拳狠狠砸在了阙致殇的眉心上。

    那一击,快如闪电,甚至速度跨越了空间与时间,出拳的时候就已经击中。

    伴随着苏离自身的澎湃如狂的仙元力如怒海狂涛般自拳头之中爆发。

    “噗——”

    阙致殇的眉心一震,接着脑袋如西瓜炸裂一样爆散炸开,血水肉末飞溅四方的同时,又在虚空形成二次爆炸,炸成一片血雾齑粉。

    那刹那之间,阙致殇双眼瞪大,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他没有脑袋的身体还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伸出的一只手还刚准备指向苏离。

    “轰——”

    毁灭的力量弥漫四方,他无头喷血的尸体忽然同样被余波的力量震碎,刹那之间纷纷崩裂并炸成血雾齑粉。

    一拳,阙致殇活生生被打爆,精气魂连同元神都被针对锁住,全部寂灭。

    若非是在忘尘寰这般轮回之地,阙致殇当场就要被彻底杀穿。

    现场,忽然一片静谧。

    阙德双眼一眯,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离一眼。

    夏心宁若有所思,唏嘘长叹一声,有些怅然若失。

    龟真子的龟脑袋微微收缩,瓮声瓮气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苏离没有听清,他也不想听。

    随意一拳打出之后,苏离的心情从开始的冷厉到逐渐的平静、淡漠,发生的蜕变很快。

    “八十二天,羽化飞仙。”

    “似乎,比苏忘尘三个月羽化飞仙要强上一点点?”

    苏离于心中感慨,却也没有多说。

    “苏小子,你也未免太过于霸道了些吧,这阙致殇,好歹是阙心妍的哥哥,你进是直接斩尽杀绝?”

    片刻后,龟真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这话应该是阙德来说,但是阙德没有说。

    阙德不说,龟真子就必须说。

    “既然有杀心,那就杀了好了,毕竟对于你幽冥海,我不说恩情有多大,但至少是有恩的。但那阙致殇的眼神,却不是对待恩人该有的眼神,而是对待仇人的眼神。”

    苏离看了龟真子一眼,平静的回应。

    龟真子摇了摇头,道“给个教训就可以了,何必如此废他上限?”

    苏离没有多说什么。

    他自己的上限被削掉九成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跳出来为他说话呢?

    他承载希望之源,愿意以善意拥抱整个世界——可善意不是傻逼,不代表那些存在可以在他面前恣意妄为。

    “三千亿份天机,一千万份因果,你们退出与天池血河的关联。”

    这时候,苏忘尘已经有些不耐烦,直接开出了条件。

    阙德道“两成,按照价值估算,那就是三百万亿份天机以及四亿份因果。即便按照苏离所获取的程度,贬值十倍,那也是三十万亿份天机和四千万份因果。”

    苏忘尘道“我就这条件,你要我现在就给你。不要的话,抱歉我现在就以激活天帝宝库,以混元金斗直接与忘尘寰交易。”

    阙德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显然,这样的条件,他是不可能接受的。

    (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鞠躬拜谢啦~)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