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98章 苏叶逆命,苍山悬崖
    苏叶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他想起了夏心宁曾经在传授他《轩辕御龙仙剑诀》功法的时候的那一席话——

    “苏叶,你很特殊,你的情况比苏离更好,同时各方面的底蕴也更强,但是你身上的囚笼实在是太多太多,可惜你自己却并不知晓。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些囚笼的。

    若是有那一天的话,或许你会主动询问我,因为那时候你会发现,我所修行的《帝气化龙吞天神术》和你所修行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实际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至,由此而引申出的很多类似于化身兽魂、吞噬魂气本源的功法,都有着同样的底蕴气息,甚至是相似、相同的规则底蕴。

    那时候,你会明白一些问题。这些我现在不会具体说给你听,因为你听了你不明白,也就没有任何用处。

    但将来你自己发现了之后,不需要我多余解释你反而会明白。

    如这般事情,想来应该不会太久了。

    世间的一切都在变化,可唯独你一直都是你,而我却在将来也未必能是我,所以,苏叶,这一次的拯救,就靠你了……”

    夏心宁的话,还犹在耳边回响,但是如今的夏心宁,却似乎也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夏心宁了。

    苏叶拿出一面镜子,这镜子名为“昆仑镜”,是一件特殊的仿制品。

    当然,苏叶也知道,如这样的顶级皇族至宝也不可能有真品出现在他的手上——除了罪月幽魂剑之外。

    仿昆仑镜出现之后,化作一团黑白色分明的太极形态的圆形光幕,光幕的大小只有脸盆大小,但是其中投影出的画面却极为清晰也极为真实。

    此时,这阴阳光幕画面之中显出的场景,正是幽冥海黑水荡漾的场景。

    幽冥海的一艘巨型幽冥船船头,夏心宁背负双手,静立船头。船上,阙德和阙致殇等人都并不在,阙心妍同样也不见身影。

    “苏叶,你忽然窥视我做什么你现在的情况岌岌可危,还敢这么自我暴露”

    夏心宁的身影出现在光幕最前方,目光如同看向虚空天幕一样,语气很是肃然。

    苏叶从夏心宁的眼中,看到了天空中遮天蔽日的一双眼睛——原来那是他的双眼经过了仿昆仑镜后,投影过去的效果。

    这场景倒是有些震撼。

    苏叶心中思量了刹那,随即他这才看向了夏心宁,微微笑道:“我若是窥视你,自然就不会让你知道了,不然动静弄这么大做什么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许久不见,倒是挺想你的。”

    夏心宁闻言,呼吸一滞,没好气的瞪了苏叶一眼:“去去去,若是没问题就想想办法拯救下我妹妹吧,我现在也是悔不当初,只是没想到——”

    夏心宁说到一半主动的停了下来,接着目光仔细的打量了苏叶一会儿。

    下一刻,他脸色不由一变,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你绝不是苏叶!”

    苏叶不以为意。

    当他的身上被毁灭的虚空雷劫摧毁了那一系列恐怖的囚笼的时候,尽管到囚笼毁灭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那些囚笼是什么,可是苏叶却非常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他身上被某些巨大因果布置的布局,被摧毁了。

    这种被摧毁看似非常意外,但是实际上一切也必定会是必然。

    因为——罪月幽魂剑一直陪伴着他。

    因为他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其实也是在见识过夏心宁的《帝气化龙吞天神术》之后而又所感悟,再结合天池血河的规则而创建出来的。

    当这一些因素汇聚到了一起,那么,罪月幽魂剑引动一系列异常的因果,那就是彻底的必然了。

    到这一步,真正的关键其实在于,夏心宁又到底知道一些什么,又悔不当初什么。

    这件事不处理妥当,他和夏心宁之间,也不可能开诚布公。

    不过这一次,苏叶找夏心宁,可不仅仅只是告诉夏心宁他很想对方。

    想是想,只是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想念,更不是恋人之间的那种思念,而是夏心宁作为可以薅羊毛的存在,如今应该是又长‘肥硕’了,可以好好的薅一把羊毛了。

    当然,夏心宁眼下并不知道苏叶的想法,若是知道的话——若是知道的话,怕是也没法奈何苏叶了,苏叶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毕竟此人随便起来就他大爷的不是人。

    苏叶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世间,所有人或许都会有什么分身复制体之类的玩意儿,甚至是各种假扮者,可唯独我苏叶不会啊,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身上陷阱囚笼无数,因为我是真正的罪恶之源啊。

    谁愿意和我这种罪恶之源牵扯上这样的因果

    冒名顶替

    抑或者说是取代我

    夏心宁,与其你怀疑我有问题,还不如好好想想你到底哪里有问题为好。”

    苏叶的话可谓是非常的直接。

    但夏心宁却一下子就听懂了。

    夏心宁清亮而深邃的双眸凝视着苏叶,语气无比认真道:“你——你竟然真的是苏叶,你——你怎么可能——”

    苏叶道:“有些事情,很久就已经有征兆了,如今看似突然,实则必然。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惊讶的呢目前看来,你的情况整体还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夏心宁闻言,思索了许久之后,才轻叹了一声道:“是的,我现在也已经看明白了,你是真的你,而我却不是真的我。”

    苏叶道:“不,你们只是受到了一些影响而已。”

    夏心宁道:“你此时前来,所为何事”

    苏叶道:“有件事,终究还是要请你出手帮忙。”

    夏心宁道:“什么事怎么帮”

    苏叶道:“寻找女娲娘娘。”

    夏心宁道:“想要重新逆转因果现在莫非不行”

    苏叶道:“我只是将近两个月不管事,这个世界的归墟浩劫气息,就已经如此浓密,处处阴云密布——这样下去,又哪里还有机会

    而在我反复推衍之后,这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女娲娘娘。

    当然,这种指向是好的方面,因为女娲娘娘才是这场归墟浩的关键。”

    夏心宁道:“你说什么,我不是太理解。”

    苏叶道:“我这里还有天池血河,轮回易失,血河难断,该有的东西目前也都可以构架出来。

    但是这一次,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紫薇天河区域,你若是过来,带上阙心妍,带上妖岚、安若萱,诸葛青尘以及云青萱总共五人前来。

    从现在开始计算,最多也只有一天的时间让你去安排。

    当然,你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苏叶说完,身影便从虚空之中消失了。

    这时候,夏心宁站在幽冥船上,却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好一会儿之后,夏心宁驾驭幽冥船,一船犁破虚空,身影直接消失不见。

    而此时,苏叶才默默的看了手中的仿昆仑镜一眼,随后将昆仑镜收了起来。

    ……

    祖龙城,香榭庭院之外。

    苏离暂时和苏幼微、方月凝二人达成了一致。

    随后,方月凝主动带路,带着苏离前沧澜城的苍山悬崖之地。

    前行之前,苏离还是调出了系统信息,查看了一下系统以及‘昆仑镜’的信息。

    昆仑镜中,立了一段真虚,这一次的时间有些漫长。

    所以,这份因果如今如何了,苏离也很想弄明白。

    另外一方面,如今的苏忘尘显然已经出了问题,但到底是真出了问题,还是本身就是以自己为陷阱诱敌,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苏离知道,一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因为,随着第九十九块镇魂碑即将降落,这一份巨大的因果,也一定会尘埃落定。

    苏离如今已经无所谓,但他可以随意,这个世界却不能随意。

    甚至,包括归墟立洪的事情,也同样不能随意。

    “夫君。”

    “少爷。”

    这时候,察觉到一些动静之后,魅儿和沐雨兮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院子之外。

    两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也一如既往的悦耳动听。

    “雨兮,魅儿,你们也过来吧。”

    苏离柔声说道。

    两人如今的实力已经踏入了守护者的层次,就连神魂都凝聚了大部分,一身实力在化神境境界也算是非常强了。

    再加上两人本就是那种绝世天骄,又有苏离之前特殊的双修蜕变,如今自然更加强大。

    有两人在,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苏离也可以更加的游刃有余。

    至于两人如今的情况,苏离反而很放心,因为至少以他如今的能力和系统的特殊判断能力来分析,两人是没什么问题的。

    苏幼微和方月凝都有一刹那的不自然,绝美的脸上显出了几分迟疑的神色。

    不过,两人还是没有出言反对。

    因为,她们多多少少也了解了苏离的部分性格——在某些事情上,一旦决定,几乎不可能会改变态度。

    “这一次前往的地方,太过于危险了,她们要跟上吗”

    方月凝终究还是有些不安,略微迟疑的看了苏离一眼,好心劝了一句。

    苏离淡淡道:“若有危险,同生共死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把她们撇开呢”

    方月凝闻言,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苏离的回答固然没大问题,但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前往沧澜城,我们是御空而行,还是通过古城之间的传送阵呢”

    苏幼微询问道。

    苏离道:“传送阵吧。”

    ……

    很快,方月凝和苏幼微带着苏离从沧澜城的传送阵之中出来后,便化作虹光,御空而行。

    其方向,正是沧澜城外苍山悬崖所在的地方。

    沧澜城外的环境很是优美,有些仙灵气息飘逸飞扬,看起来灵性逼人。

    沧澜城的人口也很密集,修行者的数量也很多,而且天空中御空而行的修行者也同样很多。

    只不过,其中达到元婴或者婴变境的修行者,寥寥无几。

    对于这些普通的修行者,苏离没有过多的关注。

    来到沧澜城之后,苏离就有着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甚至是灵魂深处的熟悉感。

    就仿佛,他曾经丢失的十八年,实际上和这个地方有着非常巨大的联系一样。

    十八年的浑浑噩噩的记忆,或许未必真的是浑浑噩噩的记忆,也有可能是被覆盖掉了。

    而真正存在的记忆,可能真的就和沧澜城这一座神秘的古城有关。

    御空飞行还在继续。

    古的苍山也逐渐的逼近。

    越是靠近苍山悬崖之地,苏离越是能感受到天地间的那一股极致寂灭、枯竭的凉气息。

    同时,一种很是深邃而又黑暗的气息同样也弥漫着四方,令人一时间难以承受。

    “快到了。”

    方月凝凝视着前方逐渐逼近的苍山悬崖区域,整个人都完全的轻松了下来。

    显然,她很害怕无法将苏离呼唤到这个地方来。

    苏幼微的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苏幼微对于那苍山悬崖,显然也有着非常深的了解。

    “咻咻咻——”

    忽然间,又有数十道光影飞射而过,速度很快的前往了前方苍山悬崖之地。

    苏离凝神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神级天骄身影。

    其中,甚至有一个当初苏离很是留意的特殊人物——龙临道。

    龙临道,乃是消失的紫微星守护者家族龙家的继承人。

    其执念就是让龙家重建昔日的光辉。

    其天赋为轩辕祖龙血脉,拥有的功法为《祖龙战神诀》。

    这一切,无不说明,这人要么是其本身来历特殊,要么就是祖上顶下了一份巨大的因果。

    此时,看到此人前来此地,苏离已经有些留心了。

    除了这龙临道之外,另外几个让他略微忌惮的人物也出现了。

    席君尚以及其师尊席太尚!

    除此之外,还有苏离认识的诸葛青尘以及云青萱两人。

    这两人此时并没有发现苏离,所以表现比较淡然而随意。

    反而是两人身边此时却汇聚了大量的、来自于各大种族的特殊天骄。

    这些人此时全部站在了苍山悬崖之下,像是一只只孤独的狼蹲坐在月下,在等待着月亮——巨大的星空轮盘巨门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