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01章女娲因果,天机超凡
    这一次,系统的等级提升了1级,同时天机逆命的星级,也从3星提升到了4星。

    其余方面,便是抽奖多了一份特殊的‘镇魂镜’至宝,以及重新出现的昆仑镜,以及在系统空间之中,多了一份特殊的至宝“山河社稷图”。

    系统空间之中出现了山河社稷图,苏离其实并不是太过于惊讶。

    毕竟,他在某些方面的认知,已经达到了一种全新的高度。

    不过这时候,他没有多想,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山河社稷图和真虚体悟上。

    山河社稷图自然无需多说,但苏离手中的昆仑镜和真魂境,则很快要达到启动的极限。

    也就是说,这一次的昆仑镜和山河社稷图对应的因果,已经快要结束了。

    这是真画,是假画,还是真虚,抑或者是真实?

    或许,这一次,唯有女娲和人皇以及苏离知晓。

    抑或者,唯有苏离本人知晓。

    苏离关闭了系统面板,随后,他没有丝毫隐瞒自己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众多天骄们的面前。

    这时候,不远处的云青萱和诸葛青尘立刻看到了苏离、沐雨兮和魅儿以及方月凝、苏幼微一行人。

    云青萱美眸之中显出一抹错愕之色,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俏脸上显出惊喜的神色来。

    但她身体一动的时候,诸葛青尘却忽然轻轻拉住了她的衣袖的一角。

    “青萱仙子,且慢。”

    诸葛青尘以眼神示意道。

    “嗯?怎么?”

    云青萱疑惑的以眼神回应。

    诸葛青尘迟疑了片刻后,示意道:“你且仔细看他。”

    云青萱闻言,秀眉微蹙,示意道:“不需要仔细看,我知道,他便是他。”

    诸葛青尘道:“但是他好像失了本心,失去了本心的他还是他吗?他现在的情况怕是不对,你靠近,只会引来无穷后患。”

    云青萱轻轻摇头,道:“无论是否失去本心,他都依然是他,反而是你,因为他身上已经没有了希望之源的气息,所以你就要疏远吗?”

    诸葛青尘立刻道:“怎么会?我只是想仔细看看情况而已。”

    云青萱道:“有人到了现在还想要捣乱,我过去帮苏离。”

    诸葛青尘道:“他现在的实力,怕是现场所有的天骄都奈何他不得。”

    云青萱道:“嗯,即便如此,我过去帮也是我的一份心意。不能因为别人未必需要,就可以做到别人陷入难处而无动于衷。”

    诸葛青尘道:“我隐约觉得,一份巨大的因果笼罩着这一切,还没有真正的消散。”

    云青萱道:“且看看再说。”

    云青萱说着,便已经直接走向了苏离。

    苏离看到云青萱走过来,眼神倒是渐渐缓和了许多。

    这时候,他的身前,反而提前有两道身影阻拦了过来。

    “苏大师,我们又见面了。”

    华紫嫣美眸含笑,俏脸上带着几分桀骜之色,笑道。

    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甜美,那种桀骜也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习惯了那种运筹帷幄的胜利状态。

    席太尚同样面带笑容,一步踏出,站在了华紫嫣的身边。

    两人这时候站在一起,神态颇为亲近,倒是看起来非常的般配。

    苏离深深看了华紫嫣一眼,道:“你可知,现在苏忘尘已经是天皇子,而且还是尘寰之主?你这样对得起他吗?”

    华紫嫣嗤笑一声,道:“他?他已经废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有什么资格成为我华紫嫣的道侣?更遑论,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他,只是我众多预备道侣之中的一员罢了。

    本来,我打算也将你当作是预选之一的,可惜你没有把握到机会,所以我同样也废了你。”

    华紫嫣的话,忽然这么直接的说出来。

    这就很离奇,也很怪异。

    但是苏离却通过他自身的强大智慧判断出,华紫嫣的话是真话!

    苏离沉默半晌,没有开口。

    华紫嫣轻笑一声,道:“现在的苏叶应该已经被真相囚笼枷锁,因为他差不多会通过天河边缘区域的古塔因果,窥视到某些真相,然后被抹杀。

    苏叶一死,牵扯到的属于苏忘尘的因果就会崩溃。

    那时候……

    哈哈哈哈哈,苏荷的命运会发生改变。

    你要知道,能顶女娲娘娘因果之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魅儿,结果被你睡了,也被你废了。

    而另外一个,就是苏荷了。

    现在,苏忘尘应该也已经被卷入苏荷的因果之中了。

    你知道真正的真相吗?”

    华紫嫣忽然说出了很多的信息。

    这些信息,确实有些恐怖。

    苏离道:“我不需要知道,只要你知道就行了,你知道了,我就知道了。”

    苏离说着,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系统面板,同时开启了天机神算。

    “浅蓝,使用系统功能‘天机神算’,查看华紫嫣的人生档案因果信息,并锁定苏忘尘与苏荷的部分因果,以其为主要信息呈现给我!”

    苏离几乎毫不犹豫的动用了系统能力‘天机神算’。

    “轰——”

    天机神算功能启动,下一刻,苏离获取的不是信息面板,也不是文字,而直接是一份上帝视野。

    这一份是也,直接契合了一份巨大的因果,并将苏叶的视野带入到了一片神秘的大荒世界之中。

    这大荒,显然就是山海世界之中的某处巨型的荒地。

    这般荒地区域,灵气四溢,空气的清新超乎想象的好。

    在这样的世界,哪怕是呼吸一口气,苏离都觉得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如浑身汗毛孔都已经张开,能呼吸天地间的灵气。

    “这个世界的灵气真的无敌了!怎么会这么完整?!”

    苏离忍不住有些震惊和感慨。

    下一刻,苏离的视野不断的变化,并远近拉近。

    随后,在视野不断的变化之后,大荒之地的尽头,苏离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荒芜的山村。

    荒芜的山村之中,破落的木屋七零八落,看起来寒酸之极。

    山村有些古老的阵法、道痕力量气息弥漫,逸散四方,形成一股淡淡的威凛,倒是能驱逐一般的凶兽。

    所以,在这样的地方,这个百来户的小山村,还勉强能生存下去。

    苏离的视野继续向前飞行,并很快来到了村口。

    村口的荒地里,十余名孩童追逐嬉戏着,正玩闹得很欢快。

    远处,一名脸上沾染着泥巴痕迹的绿色纱裙小女孩,正低着头,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脸上显出深深的怯懦之色。

    而一名大约七八岁的男孩,拥有指着小女孩,正凶巴巴的说着什么。

    苏离默默的开启了自身的强大感应能力,下一刻,对方的交流信息随同情绪变化而呈现了出来。

    原来,那个七八岁的男孩,正在喝骂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看起来五六岁左右,被骂之后,明显受到了惊吓,好是委屈的抹着眼泪,头也更低了。

    那男孩不依不饶,不断的指责,好几次还想动手,但似乎有什么顾虑,终究是没出手。

    远处,有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呵斥了几句。

    男孩更嚣张了,而小女孩眼睛则红了起来,眼泪淌落。

    泪水滴在了她露出脚趾洞的浅绿色的小鞋子上。

    苏离靠近了一些距离后,立刻聆听到了小女孩惊恐、细小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错了……”

    小女孩很瘦小,而且身材非常单薄,一身浅绿的小裙子上,到处都是补丁,而且缝缝补补的线路很丑。

    但这样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却让她显得极为的可爱,极为的惹人怜惜。

    “哼,知道错了?你以为你哥哥真的可以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天机大师吗?不可能的,我娘说了,你哥哥早就死了!你也是个倒霉的祸端,是不祥的贱货,活该爹娘死得早,所以没教养!就像是你,将来也是没有人要的贱货……”

    那七八岁的小男孩表现得很是高高在上,言语,已经显出了一些恶毒之意。

    小女孩闻言,眼泪哗哗哗的流淌了出来,有些生气,也有些害怕,恐惧。

    她美丽的双眼中,呈现出了惶恐不安,惊惧等各种神色。

    “不,不会的,哥哥一定成为超凡的天机大师,成为最厉害的天机大师,他不会死的,不会的……”

    她说着说着,就‘哇’的一声哭了。

    “哈哈哈——”

    小男孩哈哈大笑了起来。

    旁边追逐嬉戏的一群小男孩和小女孩们,也都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离若有所思,视野刚准备靠近。

    这时候,他看到一道光影在虚空呈现。

    那是一道黑袍身影。

    黑袍身影很快就汇聚成了一个整体,并立刻化作了太清的模样——戴着一张黑色的骷髅鬼脸面具,手持一柄地狱幽冥镰刀。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

    那黑袍身影一字一句,说话之间抬手一抓,一把将那穿着青色粗布长衣的八岁男孩抓了起来。

    他出现得非常突兀,而且速度极快,瞬间让现场一片死寂。

    小女孩呆呆的看着,也仿佛惊住了,连哭都忘记了。

    黑袍身影冷声呵斥那七八岁的男孩。

    苏离的视野靠近了几分。

    随后他有些吃惊的发现,这被黑袍提起来的七八岁的男孩子,已经一米六高不说,体重至少也达到了两百公斤以上!

    显然这并不是胖,也不是身体臃肿,而是其骨头重,血脉好!

    这地方……

    苏离思索着的时候,那黑袍身影忽然抬手,直接将三个耳刮子狠狠抽在了那男孩子的脸上。

    “哇——”

    被这么抽,男孩子立刻被打懵逼了,被吓哭了,一泡尿都顺着裤腿儿流淌了出来。

    热气四散,骚气冲天。

    这一幕发生,现场的气氛,立刻古怪了起来。

    不少小孩子想笑又不敢笑,憋但小脸蛋儿红彤彤的。

    同时,因为未知,所以他们又觉得有些害怕这忽然出现的‘鬼脸怪人’发怒。

    “道友,手下留情,乾乾还只是个孩子。”

    一名中年大汉走了过来,一身气血莽荒深邃,气势不凡。

    “是啊,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千万不能放过他!”

    那黑袍身影说着,又狠狠的来回抽了这孩子十个耳光才停下。

    “道歉,给我妹妹道歉。”

    黑袍身影冷声道。

    “你妹妹?”

    那中年男子有些生气,但闻言,却也有些诧异。

    “荷荷是你妹妹?你是尘尘?不对啊,你不是尘尘。”

    中年男子说着,又仔细打量了那黑袍身影男子好一会儿,才微微点头,道:“气血很相似,罢了,你若是荷荷的哥哥,那你维护你妹妹,应该。乾乾,给荷荷道歉。”

    中年男子对于孩子被抽了十多个耳光、牙齿都打碎以及脸都打肿了的事情也不以为意,并没有放在心上。

    小孩子嘛,难免有些磕磕碰碰。

    只要不打死,那就往死里打。

    “荷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我欺负你,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我很了不起。”

    乾乾呐呐的、有些委屈的道。

    说着说着,他‘哇’的一声哭了,哭得很伤心。

    苏离看着这一幕,倒是颇为开心。

    这就很奇怪。

    “行了,一边去。”

    黑袍身影立刻制止,语气颇为冷冽。

    黑袍男子抬手将沉重的‘乾乾’给直接扔在了地上,摔了个屁股朝天,满嘴啃泥。

    这般狼狈模样儿,终于惹得小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笑了之后,她又立刻露出了怯怯的模样来,并再次的低头,害怕被人呵斥责骂。

    而那‘乾乾’,在见到‘荷荷’笑了之后,立刻也擦着嘴角的泥巴和血水,‘哟呵’、‘哟呵’的笑了。

    似乎,荷荷开心,他也就达到目的了——至于丢丑什么的,他大概还没这个概念。

    黑袍男子看着还‘哟呵’的傻笑着、挠着脑袋的乾乾,眼神渐渐的从冷冽而充满了凶戾的杀机,到渐渐地平和下来。

    很明显,这个熊孩子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恶。

    或许这种欺负,抑或者仅仅只是一种另类的喜欢吧。

    黑袍男子的冷冽眸光收回之后,中年男子和其身后陆续走来的几名壮汉那锁定黑袍男子的目光,也立刻收回了。

    “这位道友,你可是对乾乾的事情还不满意?这小崽子,的确是有些过了。不过,荷荷这丫头,也的确该断掉念想了。其实,之前已经有消息——”

    “风倾城兄,慎言。”

    “风晗师弟,此事……终究还是会知道的。”

    几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那乾乾的父亲,也就是最开始那名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声,道:“平素,乾乾其实也并无欺负荷荷。尘尘和荷荷都是好孩子,只是……”

    只是什么,那中年男子并没有说下去,布满一丝血丝的双眼中,显出了几分唏嘘复杂神色。

    “没,倒是没有不满。不过,我想带荷荷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黑袍男子想了想,已经再次开口。

    闻言,绿衣纱裙小女孩‘荷荷’猛的抬头,还蕴含着泪花的大眼睛,定定的看向那黑袍男子。

    她眼眸中显出了恐惧、忌惮甚至于慌乱的神色,消瘦而单薄的身体,明显有些瑟瑟发抖了起来。

    似乎,‘带走’、‘离开’之类的字,深深的让她觉得不安,觉得惶恐。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