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02章生死因果,紫嫣挑衅
    第402章生死因果,紫嫣挑衅

    黑袍男子的目光落在了那乾乾的父亲身上。

    他的眼中,显出了一抹凶戾之色。

    随即,他低头看向了身边的小女孩儿荷荷,柔声道:“小妹妹,是不是这些人欺负过你?还是说,你有什么难处?”

    黑袍男子的语气很柔和。

    浅绿色纱裙小女孩抿着嘴唇,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哥哥……哥哥,荷荷没事。”

    小女孩儿眼中灰暗之色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眼中噙满的泪水忍不住淌落了下来。

    黑袍男子没有多说说什么,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我先带你离开此地。”

    “嗯。”

    小女孩儿荷荷轻轻点头,同时本能的靠近了黑袍男子。

    她瘦弱的身体依靠着黑袍男子的大腿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抱着——哪怕是黑袍男子戴着面具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狰狞恐怖,她却一点儿都不害怕。

    似乎,她能清晰的感应到黑袍男子在她身边时候带来的那种安全感。

    苏离的视野笼罩着这一方天地。

    随后,他才渐渐发现,这个世界——很奇怪。

    尽管最开始他便已经发现了这个大荒世界很奇怪,可是眼下他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天地间的一切,都更加的真实。

    这种真实,仿佛建立在一种非常恐怖、强大,雄浑、莽荒的天道规则之中。

    苏离的视野继续观看着。

    这种‘天机神算’的能力,似乎在这一次发生了某种变异,一瞬间窥视到了太多的东西。

    而这种窥视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目前苏离还不能确定。

    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黑袍男子的身份很特殊。

    “嗡——”

    便在这时,那乾乾的父亲站了出来,挡在了黑袍男子的身前。

    乾乾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的表情一下子定格了,其大大的双眼之中显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

    “爹爹——”

    乾乾惊恐的呼唤了一声,声音有些发颤。

    “推下去。”

    那中年男子平静的看了乾乾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了黑袍男子的面具上。

    “荷荷,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中年男子轻声询问道。

    “不,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荷荷立刻本能的否认着。

    随着荷荷这样的说法出现,现场忽然一片死寂。

    中年男子的脸色忽然变得深沉了许多,随即他看向了他自己的孩子‘乾乾’一眼,道:“这里是风族的祖地,大荒村。这是我的儿子,风乾云。”

    他说着,又看向了身边的两名壮汉和一名身材修长俊逸的青年,道:“这是风倾城族兄,这位是风筱寒族弟,这位,是风晗师弟。”

    随着中年男子介绍,风倾城、风筱寒和风晗三人,纷纷朝着黑袍男子抱拳行了一礼。

    其中,风倾城和风筱寒的态度格外的冷冽,反而风晗略微落后了几分,双眼反复来回看了黑袍男子一眼之后,神色中显出一抹古怪之色。

    黑袍男子目光扫过众人,最终和风晗接触到了一起。

    随即,他嘴角咧开了一道戏谑、冷冽而又诡异的笑容。

    “看样子,诸位是想留下本道人了。”

    黑袍男子一字一句,声音平静,气势强横无敌。

    中年男子道;“我风挽歌,忝为风族祖地大荒村村长,现诚意邀请道友在村中小住三年五载。”

    黑袍男子道:“荷荷,你怕吗?”

    荷荷闻言,大大的双眼里充满了坚定之色,道:“大哥哥,荷荷不怕。”

    黑袍男子道:“那这一次,大哥哥就带你离开,然后想办法帮你找到你哥哥。”

    荷荷语气坚定的道:“大哥哥,如果危险就将荷荷留下,他们没有从荷荷身上得到那份秘密,荷荷暂时不会有事的。”

    风挽歌淡淡道:“荷荷,村里的伯伯婶婶们对你如何,你不会不知道。如今,你却宁可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村长伯伯吗?”

    荷荷闻言,稚嫩而略显脏呼呼的脸蛋儿上,显出了一抹茫然之色。

    但很快,她的眼神就再次的变得坚定了起来。

    “村长伯伯,对不起,荷荷不想再呆在村子里了,伯伯不要为难大哥哥,让大哥哥和荷荷一起离开好吗?”

    荷荷言辞恳切,恳求道。

    风挽歌声音温和道:“荷荷,你还小,你不知道,有些修行者其实是非常会攻心的,他们故意选一个你受到欺负的机会来帮助你,实际上是为了获取你的好感,然后获取你身上的秘密。

    至于寻找你哥哥,你哥哥拥有特殊的天人之魂,那才是最好的研究资源。

    他们这么做,非但不是真心帮你,反而还要通过你的天人之魂来锁定你哥哥的天人之魂,并去谋害你的哥哥。

    这种事情,如果我们真的对你不好,我们也可以做的。

    但是你到目前为止,不是过得很好吗?

    虽然说有些时候小伙伴们欺负你羞辱你,但这不同样是为了不让你显得那么特殊吗?”

    风挽歌的话,倒是推心置腹,听起来格外的有诚意。

    荷荷显然也被说得有些意动。

    黑袍男子却没有太明显的情绪变化,似乎,对于荷荷的态度,他根本就不在意一样。

    但荷荷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道:“村长伯伯,您的一番好意,荷荷心领了。但是荷荷相信,大哥哥一定不会欺骗荷荷的。”

    黑袍男子闻言,眼神之众多了几分欣慰之色,但是他依然没有作出任何承诺和解释。

    “看样子,你是不会再听了。但——荷荷你还太小了,等你长大一些,就会明白伯伯的苦心了。”

    风挽歌说完,忽然抬头,将目光锁定了黑袍男子。

    “你不该出现的,至少这会儿你不该出现。”

    风挽歌语气平静,同时一步踏出。

    “轰——”

    天地间的气息猛的一变。

    这时候,处于第三视野的苏离立刻感应到了一种非比寻常的恐怖规则气息波动。

    这是……

    苏离有些动静。

    这种战斗气息的波动,已经完全达到了神灵级的层次不说,其底蕴和气息,更是远远超出了苏离的理解。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是那种掌握了表里空间、三世法则的特殊力量所释放出来的能力一样,就像是那些神灵级的强者不仅神魂底蕴层次圆满了不说,还拥有了强大的元神一般。

    这——实在是太强了!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处于第三视野,苏离可以清晰的通过旁观者的角度,无比清晰的判断出这些修行者的具体实力层次。

    可是判断出来之后,苏离发现了这个异常残酷的事实。

    这种情况,就好像当时他施展了《一气三清》之术之后,结果分身远远比本体强大的情况一样。

    换句话说,就像是生命底蕴层次一样,如果说外界的那些神灵级天骄的生命底蕴层次为1的话,那么如风挽歌等人的生命底蕴层次,恐怕达到了一万都不止。

    这是一种很恐怖的底蕴差距!

    苏离这份视野非常稳定,没有任何异常波动。

    正是如此,他才判断得更加的清晰。

    接下来,风挽歌一行众人和黑袍男子进行了一场无比激烈的战斗。

    这一场战斗,打得天崩地裂,血流成河。

    血水染湿了整个大荒村。

    大荒村外的河流,更是因为大量的气血流淌、焚烧,而化作了一条奔腾不息的浩瀚血河。

    许久之后,黑袍男子不敌,被风挽歌一拳击中眉心,直接打死。

    面具掉落了下来,在风中风化,化作了一张虚无的人皮,被荷荷近乎于本能的抓在了手中。

    风挽歌、风倾城、风筱寒三人,则同样受创严重。

    这一战,尽管风挽歌占据了极大的上风,但是依然打成了两败俱伤。

    黑袍男子的实力同样绝世无敌,底蕴更是层出不穷。

    黑袍男子死后,面具掉落,其容貌呈现出来的样子,让苏离的心微微一震——其容貌,正是苏忘尘的容貌。

    抑或者说,这人,就是苏忘尘,但是却死在了风族祖地。

    “拿下!”

    风挽歌挥手,很快,一群人汇聚而来。

    他们准备了一只巨大的鼎,并将诸多的灵药灵草投入其中,同时将黑袍男子的尸体投入其中。

    烈火焚烧,风挽歌一行人开始联手,炼制神药神丹。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

    直到神药神丹即将成丹的刹那,风晗忽然出现,以幻阵复制了一个类似的场景之后,卷走了那一只鼎,以及鼎中的丹药。

    另外一边,幻阵继续衍化,小小的荷荷则亲眼见到风挽歌等人出现在了鼎炉之前,分食神丹……

    荷荷一下子疯狂了,气血膨胀之后,却被风晗暗中控制:“快走,等以后变强了,就可以报仇了,现在趁着他们没有发现……”

    风晗带走了荷荷。

    幻阵很快消失——原来那鼎炉和其中的分食神丹的过程都是幻境变化。

    反而,当真正的风挽歌一行人到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跑了?”

    风挽歌吃惊不已。

    风倾城目光四顾,同时鼻子不时抽搐一下,显然是在进行某些探查。

    很快,整个大荒村还是轰动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是黑袍男子偷偷带着荷荷跑了,还是风晗杀死了黑袍男子,抢了古鼎,然后逃走了。

    总之,这一次,风挽歌一行人,似乎吃了一个天大的亏。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当一切尘埃落定,当所有人都非常不忿的离开之后,风挽歌脸上却显出了一抹无比轻蔑、戏谑的笑容。

    随后,他抬头看了看天,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道:“成了。”

    ……

    苏离的视野收回的时候,心情还久久有些无法平静。

    这一次的天机神算,算出来的信息庞大而恐怖。

    更恐怖的是,没有算到结局。

    因为这一次的结局到底是风挽歌和风晗是一伙的,还是风挽歌故意算计风晗?

    这一点,即便是苏离此时,也都无法肯定。

    可以明确的是,按照苏忘尘最开始的能力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来看,风晗是魁的分身,而魁和诸葛春秋有极大的关系,另外,诸葛春秋又和苏忘尘有极大的关系。

    风晗带走苏忘尘和荷荷,到底是苏忘尘故意将自己化作囚笼,让风晗吞服神药然后被逆命,还是风挽歌故意这样和风晗联手,暗中连环算计苏忘尘?

    抑或者,这其中还有更多的因果?

    苏离无法确定。

    但是他并不需要确定。

    苏离收回落在华紫嫣脸上的目光,同时关闭了系统面板。

    这时候,华紫嫣回过神来,戏谑的笑了笑,道:“苏大师,作为天机神算,却不知你是否算到了当前的情况,是否算到了当下的处境?又是否算到了,这一次,在这六道轮回之地,在这命运天盘之下,将会是你的葬身之地?”

    华紫嫣说着,一步踏出,向着苏离逼近了几分。

    苏离淡淡回应道:“这些情况,当然算到了,不然我又岂会前来此地?”

    华紫嫣一双美眸之中充满了明亮的光彩,她颇有兴趣的道:“哦?是吗?这些竟然都算到了?看来苏大师一如既往的了不起啊!”

    苏离道:“是啊,毕竟相识一场,今次,就来送你上路好了。”

    苏离说着,手一伸,手中出现了一柄斧头。

    这柄斧头,正是盘古斧。

    此时,斧头出现,这片天地的气息立刻变得狂暴、混乱而不稳定了起来。

    “啧啧啧,这是狗急跳墙了吗?苏大师,就你现在还想杀我?如今我替身纸人的手段出神入化,套上学习于你的真虚手段和壁画手段,我之分身无穷无尽,无尽无穷,你以为,凭借你现在的手段就能杀我?

    这未免太过于天真了!

    另外,我既然敢来此地,自然也不会用真正的身份来冒险!

    哈哈哈哈哈,不用你动手,话已经说完,咱们,后会无期!”

    华紫嫣哈哈大笑着,接着,身影直接化作一张纸片人儿,像是从一幅画上剪下来的人儿一样,就像是抠图出来的光溜溜的一个人物画像一样。

    纸片出现之后,立刻自行熊熊燃烧了起来。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