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07章 罪域囚笼,残酷真相【重要必订】
    第十颗潜龙丹,在天机商城之中刷新了出来。

    其具体的信息,和最初的那一颗潜龙丹,也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潜龙丹之中蕴含着的药效,却完全不同。

    苏离凝视着天机商城之中的那颗潜龙丹,拳头大小的潜龙丹,像极了一颗心脏。

    一颗无比完美、晶莹剔透、九窍玲珑的心脏。

    这样的一颗丹药,此时还在不断的跳动着,不断的震颤着。

    苏离看了一下这一颗潜龙丹的售价。

    这一次,售价的信息也没有,有的是同样的问号。

    也就是说,这一颗潜龙丹是无价的。

    “主人,这一颗潜龙丹服下之后,主人或许就……不会像是曾经那样疼爱浅蓝了。”

    浅蓝小精灵亲手捧出了那一颗潜龙丹。

    捧在手心,如同捧着稀世的珍宝一般。

    苏离长呼出一口浊气。

    他面对苏星河的死亡没有心动,面对穆清颜的死亡和穆清雅的死亡,也没有什么心动。

    甚至,诸葛青尘和云青萱等人的死亡,他也仅仅只是默默的看在了眼中,没有太多的想法。

    因为很早以前,其实就有人提醒过他,就有人在暗中一直在点醒他。

    可惜,他并没有真正的注意到那些。

    在溧河村,在那个荒地,那个小女孩明确的说过——那些玩琉璃珠的,是不会喜欢和玩泥土珠的人一起玩。

    那并不仅仅代表的分身,还有真实的身份。

    这一次,他苏离动用的是本体,也就是苏星河所说的天魂下凡。

    是的,天魂!

    那个丢失的天魂。

    那个——完美的天魂!

    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苏离。

    什么苏忘尘斩出的。

    什么……

    什么一切,都是这一份因果。

    所以,他苏离在这个世界,本体就是天魂。

    而——他这个天魂,如今也已经独立,成长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存在。

    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因果拘束的范畴之类。

    所以,包括穆清雅和穆清颜都希望他自斩。

    天魂自斩,外界的‘苏离’就直接成了傻子,就成了那个十八年前浑浑噩噩的他自己。

    那么,时间就会回到第一天,回到他遇到沐雨兮的那一天。

    这多么好?

    那些不受控制的因素就会都消失了!

    可,苏离愿意吗?

    苏离根本不可能愿意!

    因为,天魂已经不是天魂。

    天魂已经被穿越者所取代。

    所以,外面存在的那个苏离是谁?

    那个黑袍是谁?

    他苏离和苏忘尘是本我。

    但是土著苏离却不是。

    所谓的希望之源,就是天道剥夺出来的那一颗九窍琉璃之心。

    说到底,就是一份圣母之心。

    所以,他接受了那一颗心之后,他就变成了之前那个模样。

    所以苏忘尘就被排挤了出去,独立成为了一份魔化的执念。

    为了保护系统,系统分裂成为了两个部分,不朽浅蓝,以及系统核心权限。

    核心权限在苏忘尘那里,被隐藏了起来。

    所谓的不朽浅蓝的基础守护形态,则落在了他这里。

    苏忘尘一直想杀的,就是那个土著苏离!

    而苏家维护的,也是那个土著。

    但是苏星河却更希望天魂独立,更爱的是每一个独立出来的孩子。

    因为苏星河是不希望有真正的魂奴因果。

    那一切都是幌子。

    作为超凡天机大师,苏星河最先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所以倾尽了一切,却也没有能破局。

    这其中,甚至牵扯到了人皇女娲。

    只不过,人皇女娲去都是从青帝宫那一幅画中拓印出来的人物,其中供养的因果,又都是苏忘尘提供的。

    这其中的因果太多太多,真相也太多太多。

    但说到底,就是本我与天魂之争。

    包括风遥、魅儿等人所谓的天魂镇压,全部都是囚笼。

    那么,魅儿的真正身份到底是谁?

    婉儿。

    就像是游戏角色和现实角色一样——游戏里温柔妩媚,聪明伶俐,现实里却只是一个小魔女,是个大大咧咧的傲娇性子。

    这些,苏离如今已经都知道了。

    在天脉·怀光能力结合九颗潜龙丹的智力并达到了极限的时候,苏离其实就已经知道了。

    这一次,昆仑镜存在的因果下,苏离之所以肆无忌惮,又是什么原因?

    因为,有了山河社稷图,《皇极经世书》其实已经圆满了。

    《皇极经世书》如今已经非常强大,所以,在《皇极经世书》与昆仑镜结合之后,又有了山河社稷图,苏离早就窥视到了这份因果。

    正是这样的原因,他才而已突破境界的束缚,踏入地仙境。

    而正是踏入了地仙境,他才真正的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部分因果,所以才留了一线希望。

    这一线希望,就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不仅仅是为他自己,也是为苏忘尘,更是为了系统浅蓝。

    系统的情况,远远比苏离想象的更加严重。

    从公乘青蝶窥视到了华夏的那些信息之后,从苏忘尘能让系统死亡的情况,就可见一斑。

    系统被渗透的情况,远远超乎想象。

    若非如此,女娲不会变成那样——即便是被拓印出来的女娲,也不会真正的变质。

    但实际上,女娲的因果都已经能被篡改了。

    所以,这个世界反而并没有他苏离想象的那么重要。

    归墟立洪荒,也未必一定要在这样的世界立。

    大千世界,世界依然无比浩瀚。

    多这样一个世界不多。

    少这样一个世界也不少。

    以洪荒传承的伟岸和雄浑而言,从来都不是这个世界选择洪荒,而是洪荒选择这个世界。

    搞不清主次,弄不清本末,那这个世界就根本不值得付出。

    魅儿是好。

    妖岚等人也确实忠心。

    但作为在外面‘看戏’的婉儿,又何曾降临一份意志点化魅儿?

    说到底,小丑原来是自己。

    所以,事到如今,不是苏离变得无情,而是现实的残酷让他真正的明白,他的上蹿下跳就是在给别人演戏。

    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戏子,悲春伤秋,却也仅仅只是一个小丑,一个演员。

    关键是,他还并不是主角。

    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

    是罪域世界。

    拯救者是谁?

    是诸葛青尘。

    诸葛青尘是天命之子,这一点早就被系统发现了,早就已经将命格判定了出来。

    看戏者并不知道戏中人已经窥视到了主角的命运。

    苏离也不知道这是一场戏。

    就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被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就是‘罪域世界’。

    笼子里,又有很多小笼子,其中一个笼子,名叫‘罪域星’。

    所谓的浅蓝星形态,所谓的星河形态等等,为什么并不详细?

    为什么星河并不清晰?

    为什么星系并不全面?

    因为,渗透的信息并不全面。

    而这样的罪域世界,窥视的是什么?

    窥视的就是洪荒的因果。

    所谓的山海世界,甚至是苏忘尘的表里世界的构建,说到底就是为了维系与‘外界’的真正平衡而引入的规则。

    就像是游戏里暗中打造出来的外挂,辅助。

    没有这个,其余一切都是笑话。

    所以,外界的那些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

    不言而喻。

    浅蓝星甚至其所在的宇宙想要做的就是复制一片混沌,让归墟衍化地球生态,吞噬华夏因果。

    立洪荒?

    那从来都只是表面的妥协罢了。

    各为其主。

    所以,在罪域世界里,诸葛青尘等人可以做到生死相随,可以陪他下地狱,各种攻心手段都能施展出来。

    但是现实里?

    现实里,终究还是没有交情的。

    就如同穆清雅所说的——在这样的世界里,死亡的代价其实很低。

    低到,所谓的至死不渝,其实一文不值。

    这世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至死不渝。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也莫过于至死不渝。

    死是一样的死。

    而代价,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代价。

    这世间,我苏离,苏忘尘才是真我。

    还有系统不断分裂出来的沐雨兮,沐雨素,素雨幕等都是真的存在,因为她们存在,我才不孤独。

    但是……

    但是也已经没有但是。

    人世间有两出悲剧。

    一是万念俱灰。

    一是踌躇满志。

    而此时,对于苏离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剧?

    魅儿已经有了怀孕的痕迹。

    可是这个世界,却仅仅只是罪域囚笼般的世界。

    数不尽的连环毒计,数不清的连环囚笼,数不完的黑暗魔渊,以及,永远也不可能数得完的黑暗魂毒。

    一个世界,存在真正的天道意志的话,那么天道如何会让这样毁灭的浩劫、魂毒气息四散分裂?

    浅蓝星又如何能如此堂而皇之的吞噬烈阳星?

    说到底,就是看客们在动物园里丢香蕉给猴子或者是大猩猩,看他们上蹿下跳的表演罢了。

    然后在这些表演之中,暴露出了什么,那就可以收获什么。

    苏忘尘是硬骨头,所以苏忘尘身上暴露的秘密并不会很多。

    而且苏忘尘够狠,为了避免沾染因果,将自身搞成了无数的囚笼,谁惹上谁倒血霉,下场凄惨。

    但是他苏离,却被弄成了希望之源,从头到尾就是个跳梁小丑,还偏偏格外的自以为是。

    ……

    苏离抬头,目光深邃而复杂的看向了魅儿。

    魅儿抿着嘴唇,忽然泪如雨下。

    “夫君,对不起……”

    魅儿声音哽咽。

    她不知道原因。

    但是她却从苏离的目光之中看到了疲惫,看到了失望,就像是这世间所有的人都无法窥视到他的真心一样。

    那是一种痛苦,也是一种疏远。

    魅儿什么都无法看清,所以她很难过。

    她也很无力。

    ……

    紫薇魂碑投影下方。

    浩瀚的紫薇广场上,南宫婉儿美眸之中泪花闪烁,同时脸上却带着美丽笑意,看着那魂碑上巨大的投影,笑道:“唉,原来我也可以演绎得这么的感人。”

    南宫婉儿身边,安若萱轻叹了一声,随即笑道:“可惜,那苏离的天魂不在三界之内,不在五行之中,不然倒是可以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造娃儿的。”

    南宫婉儿轻啐一口,道:“呸,师尊真的是不知羞,这也不过就是个魂源投影罢了,多大点事儿啊。不过……这苏离的天魂,确实是蛮帅气的。”

    安若萱轻轻颔首,道:“是啊,确实是蛮帅气的,甚至在这样的时候,就已经窥视到了罪域世界的真正规则,有超脱的资格啊。”

    南宫婉儿道:“可惜,有镇魂墓和星空巨兽在,他没机会的。另外,那个傻子——”

    安若萱道:“如此脑生反骨,以苏盘古等人的情况,可以说这次的‘命运天盘’真虚体悟,他们是相当丢脸的。如此,怕是那傻子也会被斩草除根。

    一旦如此,他的天魂即便归来,没有本体的话,也……结果惨烈。”

    南宫婉儿道:“确实有些可惜,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唏嘘,魅儿这个投影,因为你这个苏离的因果而独立了出来,要是能从命运天盘衍化的‘罪域世界’里复刻出来,那倒是对于我有极大的帮助。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突破婴变境九重,真正的窥视神道了。”

    安若萱道:“很难。”

    安若萱说着,忽然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接着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这时候,两道斧光飞来,落在了安若萱和南宫婉儿的身前。

    这两人,一人一身白衣,气势万钧。

    一人一身雪白色的纱裙,看起来绝美如花,其身材炸裂,夸张之极。

    “天皇子。”

    “浅微神女。”

    安若萱躬身行了一礼,语气之中充满了恭敬的神色。

    来人微微点头,他目光锁定了南宫婉儿,道:“这时候,你不降下一道投影?”

    南宫婉儿轻笑了一声,瞥了白衣道袍男子一眼,道:“原来是天皇子风遥殿下。殿下不巡视你的领地青云冢,怎么来了我青丘狐族紫薇魂碑之地?这却是为何?”

    这白衣男子和白衣纱裙女子,正是镇魂殿的风遥和其族妹风浅薇。

    只是,此时的风遥,已经是被风族皇族任命的‘天皇子’了。

    而风浅薇,则已经成为了镇魂殿风云堂的堂主,其地位等同于曾经的‘风晗’。

    同时,她也是风遥身边的侍女之一。

    此时,风遥抬头看了一眼紫薇魂碑中投影出来的巨大光幕,看着其中发生着的一系列因果,他的眼神更加的复杂了。

    复杂之中,又有着一抹深深的悲恸之色。

    这时候,他其实很能理解苏离的心。

    但,他因为魂源投影死在了那个世界,所以就算是想要降临一道冥冥之中的意志提醒,也完全做不到。

    所以,他前来此地,是想给南宫婉儿一个机会——无论如何,一旦魅儿独立出来,在这一方世界立道归来,形成独立的‘域外生命’,那么南宫婉儿必定也可以因此而获得巨大的好处。

    到时候不说窥视到神变的底蕴,化神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更重要的是——苏离!

    苏离才是真正的大因果大造化大机缘者!

    因为,苏离在罪域世界里,已经窥视了不朽的因果,甚至已经踏上了不朽之路!

    是的,不朽!

    没有谁能比风遥更能清楚的判断出,苏离踏出了曾经无数次‘命运天盘之真虚体悟世界’里都无法踏出的不朽之路!

    但,这样的话风遥不敢说,甚至不敢凝聚执念去想。

    现实之中,没有命运天盘之中的规则那么恐怖。

    因为,命运天盘之中的一切获取很容易,只要走对了感悟之路,有机缘砸头,不愁进步。

    可现实之中,机缘很难,奇遇有限。

    每一次的进步,都是无数的血汗构筑而成。

    “南宫仙子,此番,你应该给予魅儿一些帮助的。”

    风遥劝道。

    “呵。”

    南宫婉儿轻笑了一声,淡淡道:“我的魂源投影主动斩断了和我的因果联系,已经彻底的独立,甚至,她还服用了特殊的因果之物,和那苏离彻底走到了一起。

    眼下,苏家崛起也已经是大势所趋,苏家那傻子脑生反骨——就不说当初拔我……就不说当初羞辱我的事情了。

    光是这方面,他潜力就已经没了。

    更遑论,对于命运天盘的规则,天皇子比我更能懂,我若是轻易干涉,我有几条命付出这样的代价?

    付出代价其实也没什么。

    关键是,她不值得啊!

    她值得的,就是那份感情,值得我掉落两滴泪——嗯,仅此而已了。

    至于苏离?

    在那等破碎法则罪域世界,他的确无敌,但是别说他出不来,即便是出来了,那也就是个奴仆般的低微存在,也根本不可能明白真正的完整法则之下,修行的道到底是什么道。

    到时候,可能以他的战力,连个金丹境都对付不了。”

    风遥道:“他的实力,并不会退步多少。”

    南宫婉儿摇头道:“天皇子糊涂了,莫非因为他赠予了天皇子你这样一份皇族因果,天皇子就心动了?若是如此,天皇子这位置怕是也坐不稳了。

    皇族要的从来不是优柔寡断之辈,而是真正的俊杰。

    天皇子已经在化神境七重很久没有蜕变了,此行更是因为早死而几乎没有任何收获,此时难道不应该好好的提升一些实力,以应对接下来的皇族考核吗?

    怎么反而跑来关心那等罪域蝼蚁的生死了?”

    风遥闻言,忽然抬头看向了南宫婉儿,道:“你在隐瞒什么?你——”

    南宫婉儿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淡淡道:“我没有隐瞒什么,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出自身的看法罢了,天皇子若是听不进去也无妨。天皇子,请恕婉儿无法招待了。”

    南宫婉儿直接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很明显,这是送客了。

    风遥看了安若萱一眼,道:“他若是复出,或许就不会再留情了。”

    安若萱闻言,神色复杂,阴晴不定。

    好一会儿,她才叹息一声,道:“婉儿是我的爱徒,她若是有什么心愿,我定是会帮她完成的。”

    风遥道:“真的是冥顽不灵。”

    南宫婉儿嗤笑道:“天皇子您管得还是太多了,至少目前青丘狐族还不需要天皇子来插手,天皇子还是多想想如何在镇魂殿的皇族考核之中坐稳当前的位置吧!”

    风浅薇秀眉蹙起,道:“愚不可及!”

    南宫婉儿嗤笑道:“一个魂源投影进去结果成白痴的废物,被我那魂源投影吊打的蝼蚁,也配在这里放肆?真当我青丘狐族如今弱势?”

    安若萱闻言,眉头一皱,叱道:“婉儿,不得无礼!”

    南宫婉儿立刻装作很是惭愧的样子笑道:“哎呀,不好意思,婉儿确实是有些无礼了,唐突了浅微堂主呢。”

    南宫婉儿说着,忽然眼睛一亮,立刻无比声音充满了惊喜和亲昵的道:“漓姐姐,你可算是来了,想死妹妹啦。”

    虚空中,紫气万道汇聚一体,其中,一道紫衣身影汇聚而出。

    那身影,正是华紫漓,也就是罪域世界的华紫嫣。

    “婉儿。”

    华紫漓美眸含笑,随即虚空踏步而来。

    她经过风遥的身边的时候,轻笑了一声,脸上的讥诮神色溢于言表。

    风遥神色平静,无悲无喜。

    “天皇子。”

    风浅薇很是不忿。

    风遥摇了摇头,柔声道:“我们走吧,或许——他并不需要我们帮助,我们多半还是当局者迷了。”

    华紫漓闻言,前行的步伐忽然停了下来。

    她嗤笑一声,淡淡道:“是吗?可惜,我已经将极道命劫的命格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他不可能逃得掉的,现在,就看他怎么垂死挣扎,然后将不朽浅蓝释放出来吧。

    反正,囚笼已经种好,不朽浅蓝只要出现,就会被彻底囚禁,到时候,我们就成功了!”

    华紫漓说着,又笑道:“现在,天皇子是不是很想找个方法传讯过去?放心,无论你是否可以传讯过去,结果都不会改变。因为,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华紫漓十分得意。

    风遥摇了摇头,道:“我不会传讯去促成这件事,但是我想,你们那可怜的自认为的如意算计,终究是会落空的。不信,等着瞧吧。”

    风浅薇也道:“世人笑我太愚蠢,我笑别人看不清。像是你们这种修行者,给自己积点儿德懂吗?无论如何,我们如今修行只是,还是立在了洪荒皇族的因果上而蜕变出来的。

    所以,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根本!”

    风浅薇说着,目光又落在了光幕深处魅儿蕴含泪水的俏脸上。

    好几次,她似乎都想做些什么,却又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她终究不是魅儿。

    “惺惺作态!魂源珠不是你提供的吗?”

    忽然间,南宫婉儿轻笑道。

    似乎,风浅薇同情魅儿,反而激怒了南宫婉儿。

    风浅薇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走。”

    风遥的手猛的一捏斧头,斧头上忽然燃烧起熊熊的血色烈焰。

    火光迸散四方,直接笼罩了风浅薇。

    恐怖的化神境气息弥漫天地之间。

    南宫婉儿脸色微微苍白,但是下一刻,一片浩然紫气冲击四方,直接逼退了风遥的气势,并同时守护住了南宫婉儿。

    华紫漓淡淡的盯着风遥,道:“有意思吗?镇魂殿还没有到无敌目无法纪的地步!”

    风遥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驾驭赤魂战斧,带着风浅薇化作虹光而去。

    这般过程之中,华紫漓也没有出手阻止。

    华紫漓也是神灵——当然,所谓的神灵也就是化神境的境界。

    只是,离着风遥化神境七重的境界差了很远。

    “漓姐姐。”

    南宫婉儿轻呼了一声。

    “没事,天皇子只是警告你一下而已,或许,镇魂殿多半还是要对魅儿动手——如果她能复苏超脱出来的话,那价值匪浅。”

    华紫漓沉声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魅儿乃是我的魂源投影独立出来的生命,怎么也是我来炼化,他镇魂殿凭什么?当我青丘狐族真的日暮西山了吗?”

    南宫婉儿冷声道。

    华紫漓道:“其实魅儿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沐雨兮!这次,我的目标就是拿下沐雨兮,如果可以的话,魅儿放就放了,反正她一身囚笼,不是吗?”

    南宫婉儿微微皱眉,道:“这——”

    华紫漓看了安若萱一眼,没有开口。

    安若萱迟疑了片刻,道:“我去看看紫薇魂碑上的道痕变化。”

    说着,安若萱的身影立刻飞遁离开。

    见安若萱离开之后,华紫嫣抬手衍化一片紫气笼罩了她和南宫婉儿,并沉声道:“沐雨兮有可能是不朽浅蓝的化身——这个消息,来自于公乘青蝶,几乎不会有错。

    这是公乘青蝶入侵苏忘尘的记忆禁区窥视到的部分秘密,然后经过了一系列尝试验证出来的。

    另外,苏叶的师尊,极有可能是苏忘尘独立的天魂——这个苏忘尘,来历十分神秘!

    所以,这件事你要请示一下你青丘狐族的老祖,让她出山。

    这也是我父亲九耀的意见,不然,我们怕是拿不下这一份巨大的因果。”

    南宫婉儿闻言,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一般。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立刻肃然道:“好,我这就去告诉婉晴,让她通传。”

    华紫漓道:“不,你亲自去,直接和南宫雪云皇主说这件事!不得有丝毫大意,更不能假手于人。”

    南宫婉儿迟疑了一下,随即立刻道:“好,我明白了。”

    ……

    “魅儿,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我也不是对你失望,只是对你背后的存在失望而已。”

    苏离叹了一声,随即抬手将魅儿搂在了怀中。

    魅儿独立了出来。

    就和沐雨兮一样。

    所以魅儿也是真实的存在。

    所以和魅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更遑论,魅儿如今还有了身孕,孕育着属于他苏离的孩子。

    “夫君——”

    “魅儿,放心,这一次,为夫会将你带出这一方囚笼,并将这一方囚笼彻底摧毁!”

    苏离看了一眼系统面板上浅蓝小精灵捧着的第十颗潜龙丹,一字一句道。

    (ps:第二更七千三百字奉上~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爆发~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zunher0’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