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09章 摧毁囚笼,再见忘尘
    血碑印记彻底爆发之后,巨大的星空古墓也已经开启。

    天地间的变化太过于繁复,以至于毁灭的道痕直接就要摧毁星空巨兽,爆发出毁灭级的灾难。

    这时候,处于外界的诸多镇魂碑的星空投影,也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定了起来。

    其中的大量血色气泡像是沸腾了的水一样冲天而起,浩浩荡荡,如同随时都可以冲破光幕,降临在现实之中一般。

    “轰轰轰——”

    同一时刻,这样的变化让真正的山海世界变得极其的震荡了起来。

    “该死的蝼蚁!”

    “该死的东西!”

    顿时,这一幕震惊了天下,轰动了整个山海世界。

    看乐子的修行者们,此时全部惊疑不定,就像普通人看恐怖片的时候,贞子竟然真的从电视里爬出来半颗头一样,并露出了一部分的黑长直的头发一样。

    惨叫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整个山海世界的动荡,可想而知。

    这时候,天地之间,出现了大恐怖征兆。

    可下一刻,五大超级势力如天魔宫、幽冥殿、天机阁、镇魂殿、幽冥海(忘尘寰)形成了五道无比神秘的道痕之力,笼罩天地,并形成了一张巨网,笼罩了所有的镇魂碑所投影出来的场景。

    随后,这巨网开始剧烈的收缩缩小,最终,那毁灭的场景竟是全部的被压制到了一块块的镇魂碑投影之中。

    就像是将3d的画压缩到2d的画面平面之中一般。

    这一幕的过程非常的吃力,但是却也坎坎坷坷的完成了。

    完成之后,天地间出现了一尊特殊的强者虚影。

    那虚影看起来有些苍老,身材有些佝偻,但是其气息却非常的浩瀚而苍古。

    他的身影显化出来刹那之后,又很快的消失了。

    只是其消失之前,其浑浊的双眼里,充满了对于这个世界深深的失望。

    抑或者说,那并不仅仅只是失望,而是对于一些存在的不作为的深深的遗憾。

    那神秘的虚影消失了。

    而此时,苏离的所有手段,竟是在一刹那之间,莫名的失效了。

    当他的手段失效的瞬间,苏离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随后,他收回了所有的手段,静静的立在虚空之中。

    虚空四方,一片千疮百孔。

    但这并不可怕。

    虚空之中到处都是血碑印记以及那种血碑魂毒气息,黑暗毁灭气息,这些也同样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反而正是这世间的所有规则的失效。

    这样的规则失效,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加持的所有规则都被抽走了,都被回收了,都被关闭了。

    是的,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关闭了。

    苏离虽然略微有那么一些遗憾,但是他也知道,眼下,他在囚笼之中无论如何去做,终究还是无法真正的打破这样的囚笼——这就像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一样,平面无论如何蹦跶,很少能将平面的因果转移到立体里。

    就像是封闭的杯子里的水一样,若是不打开出口,普通人是不可能将里面的水取出来的。

    这就是规则。

    这就是囚笼世界的好处。

    正是因为创建这样的囚笼世界,所以很多因果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其中推衍。

    这一点,和苏离自身的那‘真虚体悟’所创建出来的档案世界一样,在档案世界里不论怎么做,对于现实几乎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很明显,眼下这个罪域世界的性质就是如此。

    在关键时刻不受控制了,那么这个罪域囚笼,别人直接舍弃,直接抽走其中的构建的因果和底蕴,然后将这个世界放逐。

    就如同档案世界一旦不受控制的话,苏离也会同样选择中断档案世界继续发展并收回自己对于真虚体悟的‘能量投入’一样。

    苏离默默的伸手,虚空中的血碑印记、血碑魂毒和浩瀚的毁灭归墟气息,在很短暂的时间里,全部化作了很普通的东西。

    形态和气息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剧烈的魂毒和毁灭气息,如今就如同变成了普通的空气那样,已经没有了任何危害也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天地间,飘荡着的能量如同雪花纷纷,又如同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密集而又没有任何意义。

    苏离站在此地,亲自感应到这个世界的所有通道忽然之间关闭的情况,也同样的感应到了巨大的镇魂秘境也在此时同样的关闭了。

    到这一刻,苏离却并没有脱离这个世界。

    接下来,这个世界立刻会走向湮灭,而他苏离,以及他收入昆仑镜之中的沐雨兮和魅儿,包括魅儿腹中的胎儿,恐怕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活路。

    这很可笑,但是也并不可笑。

    因为在囚笼之中真的还有挣扎的希望吗?

    苏离没有离开。

    他对于这一切看得比任何修行者都更加的清晰和明白。

    所以他在等。

    等一个因果。

    也等最后的那一份因果。

    因为很多因果,他根本没有种下因,却收获了果。

    就像是他没有和沐雨兮在第一天相遇却拥有了沐雨兮这样的死忠丫鬟一样。

    有时候,没有因,其实就不会有果。

    而这个世界,在这样一刻忽然便已经走到了尽头,那么他自然需要等到那样的结局。

    堪破红尘万象,拥有万象红尘之心,却难以忘却尘缘,难以放弃尘心。

    忘尘寰,或许便是这样一处忘尘的地方。

    那么,苏忘尘,又是否还在?

    他若在,这时候,他也该出现了,也该出面做些什么。

    苏离还在等。

    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一点点的破碎了。

    法则的崩溃就像是一名年龄老去的老人脸上的死去的干枯的皮肤一样,一块块的掉落着。

    就像是一颗苍老的古树的树皮那样,一块块的脱落着。

    “这世间,从来都不会有因果,如果不相信因果的话,也不存在因与果,苏离,好久不见。”

    在整个世界即将走向彻底的毁灭的时候,苏离发现,他的身边——那一本《皇极经世书》,忽然之间绽放出了无尽的光芒。

    那光芒,是七彩色的,美丽动人,如同风雨之后那无比美丽的彩虹。

    彩虹的颜色本就很美,本就代表了无比的美好与希望。

    而此时出现的彩虹,则是美中之绝美,希望之中的极道希望之源。

    是的,希望之源,这时候的希望,这时候的彩虹,如同可以净化人的身心与灵魂一般,给人一种黑暗之中的彻底新生的希望,给人一种在生命魂泉之中洗涤与救赎的归属感。

    在这样的彩虹之中,女娲的身影显化了出来。

    她的手中,出现了那无比美丽的山河社稷图,山河社稷图上,又镌刻着一面镜子。

    这一面镜子,就是昆仑镜。

    而苏离看向那面镜子的时候,镜子里也呈现出了他自己的绝世颜值来。

    是的,他很俊俏,俊俏得令人发指,俊俏得让天地都为之之色。

    他或许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俊逸超凡之人。

    但是镜子里的人,苏离却看着微微有些陌生。

    那个人很像是苏太清,很像是苏叶,很像是苏忘尘,甚至很像是苏星河,却唯独,不像是他苏离。

    可苏离知道,那个人,恰恰反而就是他苏离。

    这是否显得很矛盾?

    这世间,真相其实往往也总是很矛盾的。

    “苏离,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女娲轻声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同时,这时候,苏离却已经感应不到那些异常情况和特殊情况。

    因为此时的女娲,就像是一位最为慈祥的母亲一样,没有因果与目的,没有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有的只是一份纯粹的真心与慈爱。

    “女娲娘娘。”

    这一刻,苏离明白,这一次复苏出来的女娲,是真正的女娲,也是他心中的、他的记忆深处的、他的血脉深处的华夏传承神灵,是真正的圣母女娲娘娘。

    苏离有些动容,但是他发现,他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绪变化了。

    因为这世间连情绪的规则都已经没有了。

    所以他没有笑,也没有泪。

    所以他没有悲,也没有喜。

    他就那么的看着女娲,然后,近乎于本能的躬身行了一礼,行了一个真正的弟子、后辈的礼节。

    “唉。”

    女娲娘娘轻轻叹息了一声,随后才深深的看向了苏离,道:“苏离,你辛苦了,这一方世界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所以,很多原本你所承载的、背负的,现在都已经没有太大的必要了。皇族有因果,但是可以不给予这一方世界因果。

    传承一直都在,只是传承之地,其实也是可以有很多选择的。

    既然别人不欢迎,我们又何必自我轻贱?

    我女娲的子民,也同样不容亵渎。”

    女娲说话之间,抬手朝着苏离的头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那一刻,苏离心中莫名闪过这样一道念头。

    随后,苏离只觉得,身边环绕着的喜怒哀乐与痛苦、戾气、不满等所有负面阴影已经全部被驱散了。

    接着,女娲看了苏离一眼,又道:“人皇……已经濒临绝境,所以这一次,我要离开了。如果有一天,你重临雪峰,行走雪原,记得——”

    记得什么,女娲也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

    但是苏离却永远的记得,那雪峰之中孤零零站立的女子。

    也永远记得,那雪原之中手持巨斧的男子。

    “人皇——师尊他怎么了?”

    苏离的声音有些颤栗。

    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结果。

    可以说,一切都是因为——因为这个世界不配。

    不配皇族的因果。

    就如苏忘尘所说,华夏那边,灵气复苏,神灵复苏觉醒,却收到了来自于另外一方世界的求救信息。

    然后,零开启了一个类似于时空穿越的计划,送过去了苏离(抑或者是苏忘尘),结果,皇族这般是真心相助,而这一方玄幻世界,反而想要的是文明吞噬。

    为此,女娲娘娘损失惨重,先天灵宝恐怕都丢失了不少,因果落入那一方玄幻世界不说,很多至宝还被抢夺了,很多的因果被顶替了。

    更恐怖的是,人皇因为仁义,而遭遇到了毁灭的灾劫,如今的情况更是岌岌可危。

    苏离的嘴巴张了张,他很想帮忙出一点儿力,但是最终却不知道从哪里出力。

    因为哪怕如今他已经是地仙,但是也就在囚笼世界里比较厉害而已。

    出了囚笼世界,真正的去了现实,他的实力够不够打且不说——真出去了,别人肯定不会让他逃离了。

    恐怕,出去了就有着天罗地网在等着。

    更遑论,这个世界的规则都被抽走了,他的一身实力能带出去吗?

    他当然有能力带出去——比如说他留下的那表里世界法则,以及他的小混沌空间。

    可,一旦暴露了呢?

    一旦这同样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呢?

    到时候最后的底牌暴露了之后,他的结果又会如何?

    这一切的结果,都不得不认真的去考虑。

    十颗潜龙丹的智力很强。

    但是,这是在囚笼世界里呈现出来的效果,在现实之中会是如何,苏离还完全不清楚。

    一个能创造出这样的罪域囚笼的世界,真的会简单吗?

    其各种底牌既然可以通过类似于‘虚拟推衍’的手段来计算,而且推衍之中还可以运用无限的时间法则来加成,那结果能想象?

    比如说,一份功法很难以修炼,却可以通过魂源投影,打入罪域世界,修行十万年!

    十万年之后,魂源投影收回,这功法就是修炼十万年的功法。

    吸收之后,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一定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对于真正的大势力而言,这样的代价能不能付得起?

    肯定是能的。

    就像是前世几万的手机,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的手表、汽车,永远不用担心没有人能买得起,因为这世间的有钱人的数量,远远超乎普通人的想象。

    现实世界,同样也是如此。

    如果类似于推衍的手段已经横行甚至是泛滥的话——

    那苏离甚至无法想象,现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呼——”

    苏离沉默半晌之后,默默的呼出一口浊气。

    接着,他默默的看向了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的手抚摸过苏离的头顶之后轻轻的收了回来:“孩子,人皇他的大限将至,这一次,他本想帮你们稳定这一方世界的最大因果,却终究还是遭到了背叛与算计。

    孩子,这个世界,你其实已经可以放弃了——不过,你的孩子……若是有一天,你和你的孩子不想活了,就回来吧。”

    女娲娘娘似乎本来是想要劝苏离彻底放弃立道,但是她似乎有所感应,看了苏离手中的《皇极经世书》一眼。

    在其中,她如同感应到了魅儿的情况一样,眼神也有些复杂。

    苏离轻叹了一声,道:“无论如何,我会努力的先将孩子养大。”

    女娲娘娘道:“你且当心,无论如何,哪怕是毁了孩子的天赋,让去平凡普通的成长起来,也不要让孩子再继续你自己的那条路了,不要让孩子成为别人研究血脉的研究工具。”

    苏离闻言,心不由一沉:“不会的。”

    女娲道:“你永远不要小瞧了这个世界的底线——我们这群神灵,包括几位师兄,这一次都确实是被他们摆了一道。”

    苏离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女娲的每一句话,都非常的重要,非常的关键。

    苏离认真的聆听着。

    片刻之后,女娲的身影逐渐的虚无化了起来,显然,女娲要离开了。

    山河社稷图重新凝聚了出来,其中蕴含着女娲的绝美身影也已经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若是——事不可为,就毁掉孩子的血脉,让他成为一个普通人吧。抑或者看看他如何选择,看看他愿意活在哪一个世界。”

    女娲的身影即将消失之前,终究还是说出了这样一句她不愿意说出的话来。

    对于华夏这边而言,接纳一个异族血脉的孩子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是另外一方世界,是否又愿意放手?

    另外,魅儿作为孩子的母亲,又会如何选择?

    这些,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的问题。

    苏离点了点头,目送女娲离开。

    山河社稷图中,女娲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了。

    女娲离开之后,山河社稷图却已经留了下来,并重新化作一幅画,没入到了《皇极经世书》中。

    苏离轻叹了一声,然后依然静静的站在这一片虚空之中。

    这一次,时间的流逝更进一步加速了。

    或者说,时间在极速的流逝着——很明显,这个世界最后存留的规则,也是唯一的规则,那就是时间。

    以时间来腐朽苏离。

    可惜,这一切,已经无效。

    苏离抬手按压在了《皇极经世书》上,一缕缕金光笼罩着他,让他不被虚空的时间规则腐蚀。

    同时,他的身影也在此时若隐若现,完全不被这个世界的毁灭所影响。

    而此时,这个世界也因为苏离无法被磨灭抹除,而同样无法崩碎,无法终结。

    “轰——”

    这时候,天空出现了一道紫色闪电。

    闪电之中,显化出了一片忘尘寰的宫殿虚影。

    那宫殿像是忘尘寰,但是又像幽冥古堡,古堡处于类似于山海世界般的世界,又脱离于真实与现实。

    这就是表里世界。

    这是苏忘尘的独立小世界。

    就像是他苏离创造出了记忆禁区的那一片混沌空间一样。

    苏忘尘创立出的表里世界里,有那么一座忘尘寰,像是一座中世纪的欧洲古堡一样。

    看到这样的场景,苏离第一时间竟是想到了僵尸和吸血鬼。

    不过他也不由戏谑的笑了笑。

    “你终于还是来了。”

    苏离笑道。

    “我不来接你,谁还会管你死活?而且,你觉得这就是结局?这不是结局,也不是开始,而是一次恐怖的灾难的延续。”

    苏忘尘轻声开口。

    随即他默默的看了苏离一眼,又道:“之前我就是这样被杀死了两次,这一次,我若不让你领悟出表里法则,那么你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时间腐蚀里活下去。

    现实里,那个世界里,你也要多多当心。

    不过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你先进来。”

    苏忘尘说着,抬手丢出一件奇怪的黑红色盒子。

    这盒子,正是月光宝盒。

    “你……你是真牛逼!”

    苏离嘴角抽了抽——好家伙,现在还留着这东西?

    “想多了,这东西只是在囚笼里挣扎,改变不了现实!现实的规则锁死了,所以我用这东西,来修复时间对于你的腐蚀。不然你能承受得住,你的孩子能承受得住?”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苏离一眼,沉声道。

    “你知道我会有孩子?”

    苏离奇怪的看了苏忘尘一眼。

    苏忘尘道:“我也是超凡天机大师啊,早就算到的因果,看到的结局。”

    苏离道:“你还能看到结局?看到的又是什么结局?”

    苏忘尘道:“我要说孩子要杀夫证道,你作何感想?而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结果其实是相当糟糕的。一直在尝试着改变,但是一直没有大的改变。”

    苏离道:“子不孝,父之过,那说明当父亲的没有教好。”

    苏忘尘道:“那要看孩子站在什么立场了。最开始有些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苏离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异族的排斥?”

    苏忘尘道:“零的计划未必有多么高尚,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外界的文明进入终究是一种入侵,对于我们这种情况而言,称之为第四天灾都不为过。

    而我的想法和你最开始的想法相同,通过天池血河等一些手段,创造一些类似于游戏世界般的世界,来完成这样的文化入侵。

    可惜失败了。

    不过我也种下了小世界的因果,所以那个世界有些因果消除不了。

    而且,我传授出去的功法很多——你要明白,功法这个东西是基础,但是基础也是核心。

    那些修行过功法的,服用过我炼制过丹药的,甚至用过仿制的灵宝的修行者,一个都逃不脱。”

    苏离闻言,思索了片刻之后,道:“你也的确是无所不用其极。”

    苏忘尘淡淡看了苏离一眼,道:“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撇开穆清雅和穆清颜的因果不干涉,其余——我只想说,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是武器,也都是粪坑。”

    苏离露出了一抹异色,道:“你还真有道侣?”

    苏忘尘道:“兄弟,我和你本是一体,本是同根而生,你是我斩出的一部分——所以我与你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当然,历经过这一次的因果,我们确实是分裂成为了两个独立的部分。

    但那也没什么关系,我们终究还是比兄弟还要亲近一些的关系,分不了太大的彼此。

    所以,我怎么可能无情?

    我和你的性格其实最开始是差不多的,舔狗舔狗,一无所有。

    我最开始舔的就是华紫嫣,当然这个女人是真的很厉害。

    其后,受尽了感情的伤,才有了后面的云青萱的母亲公乘青蝶。

    对于我而言,公乘青蝶才是我的真正痴爱之人,可惜这是一个真正厉害的角色。

    她要比魅儿厉害很多很多。

    而当初的脱离,就是因为我支撑不住,然后给自己留下了一线余地。

    而现在,如果不是我帮你,抑或者说如果不是皇族这边也不愿意放手——当然这是人皇的遗愿。

    人皇对你还是很看重的。

    当然他对我也非常好。

    所以,你才有了一线希望。

    不然,你现在要么已经被独立出来的时间规则腐蚀殆尽,要么,就只能再次模仿我的那条出路,自斩出一部分独立的因果,然后强行通过《皇极经世书》开辟出一个全新的类囚笼世界,然后继续寻找希望与光明,突破这种囚笼封锁。

    而一旦你这么去做了,那么那个囚笼世界又会套上一个类似于现在的世界,直接将你锁在其中。

    一次次的,只要你有秘密暴露,那么秘密就会不断的泄露,一直到,永恒的循环。

    所以,穆清雅、苏星河等人有时候会显得很残忍,希望你能自杀出去。

    可惜你做得不够。”

    苏离道:“你知道《皇极经世书》,看来你的确还有很多事情也没有放手。”

    苏忘尘道:“眼下我已经将你带入幽冥古堡之中,这是一个表里世界,存在于现实但又脱离了现实。

    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才可以比较完整,也才可以知道本我的很多因果。

    不过我的情况也很不好,具体来说就是,我失去了忘尘寰,也丧失了对于天魔宫的掌控权限,更丧失了很多很多的棋子和分身——而这一切,则拜你所赐。

    你是挺厉害的,来来回回的手段,把我所有的分身、棋子都挖了出来。

    你在这囚笼里挖出我一个身份,外界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所以,在现实之中,诸葛春秋,诸葛无为,魁,风晗,诸葛嘉月,苏幼茹,诸葛冉婷已经全部被镇压了。

    有的已经被彻底灭杀,有的已经被抓进了镇魂殿、天机阁等地方进行研究,没有问题就会被洗魂独立,有问题就会被彻底剪除。”

    苏离陷入了沉默之中。

    好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道:“那你也的确是挺惨的。”

    苏忘尘闻言,微微一笑,道:“我听到你这么说,反而安心了很多,看样子你也达到了我的层次了,这一点是我最欣慰的。

    我们之间无论是仇还是怨,抑或者是别的,都可以在以后慢慢清算。

    现在,目前就是关于你脱离表里世界,脱离囚笼区域回到现实而不被镇压的事情了。”

    苏离道:“这件事我已经有计划,你可以不必忧虑。”

    苏忘尘道:“如此说来,那的确是一件好事,这也算是我这么多年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了。”

    苏离沉默不语。

    苏忘尘目光看向了一边,轻声道:“一会儿我带你离开幽冥古堡,并西出函谷,不过我觉得,那个地方,可能会遇到一位故人。我其实一点儿都不愿意走那条路。”

    苏离道:“遇到公乘青蝶吗?”

    苏忘尘轻叹一声,道:“不错,的确极有可能是她。如果是她的话,那就说明,我存在于山海世界也就是外面那个世界里的所有分身,已经全部被一网打尽了。”

    苏离道:“那样会如何?”

    苏忘尘道:“若是如此,那我就只能安心的、默默的经营我的幽冥古堡了。”

    苏离道:“还是类似于八号当铺般的性质吗?只是你如何拥有那么庞大的法则权限?”

    苏忘尘道:“这是当初和天道达成的协议,立洪荒的协议,所以拥有一定的逆转因果的权限。”

    苏离:“……”

    好一会儿,苏离才轻声道:“云青萱是你的女儿吗?”

    苏忘尘半晌没有开口。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怅然叹息了一声,道:“她是什么身份,已经不重要了。”

    苏忘尘没有回答。

    但是苏离其实隐约也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因果。

    苏忘尘想了想,道:“你准备好,我逆转一下时间规则,以免这一切彻底定型,那样一来,你就很难应对了。”

    苏忘尘说着,并当着苏离的面激活了月光宝盒。

    只是这一次,月光宝盒激活之辈,并不是直接作用在了苏忘尘抑或者是苏离的身上,而是作用在了这一方虚空天地四方。

    下一刻,时间回流,属于苏忘尘的表里世界立刻发生了无比神奇的变化。

    苏离观看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道:“三层记忆禁区?你恢复这个?”

    苏忘尘点了点头道:“三层记忆禁区,独立出去的区域,第一层和第二层,其中蕴含有诛仙四剑的因果,我截留了下来,并以月光宝盒形成了印记。

    第三层,有天池血河的因果,这东西,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也不可能就这么直接的交易给‘尘寰天道’的。

    对了,所谓的‘尘寰天道’,就是那只巨大的诡异凶兽,忘尘寰深处的那只。”

    苏离若有所思,道:“你倒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苏忘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拿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道:“这东西,就是囚禁天魂的‘天机圣印’,曾经落入了诸葛春秋手中,记得吗?现在,这东西给你,你拿着这钥匙,能开启天帝宝库,也能通过他离开这一方囚笼世界。”

    苏离沉思了片刻,道:“你呢?”

    苏忘尘道:“我?我说过,我彻彻底底成为土著更好一些吧,当个幽灵古堡的堡主,做一做黑暗的交易,也还不错。好了,时间不多了,月光宝盒持续的三层记忆禁区我会单独斩出来,到时候你先带在身上,总会有用到的地方。

    如果不愿意,就画一幅画,烙印到画卷之中也没关系。

    然后,我带你西出函谷。”

    苏离深深看了苏忘尘一眼:“所以,你这也是准备去见公乘青蝶最后一面?”

    苏忘尘道:“我觉得,公乘青蝶或许真的和零有关,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就要当心另外一个人了。”

    苏离有些诧异,道:“谁?”

    这是十颗潜龙丹的智力层次上,苏离第一次没有跟上苏忘尘的思维变化。

    (ps:第二更八千五百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鞠躬感谢~另,非常感谢书友‘鬼晓人恶毒’3100起点币打赏支持~么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