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12章 屠杀千秋,魂族如烟
    苏离动用了婴变境三重圆满的境界之力,同时以《钉头七箭书》功法直接锁定了梦千秋,并杀了过去。

    这一击,苏离倒是拿出了一些真本事。

    所以,这一击的战力,非常的夸张。

    就好像,苏离重新定义了这个世界的战力一样。

    那一刹那,苏离甚至有一种错觉——他的战力,直接打破了这个世界的战力跨越禁忌层面,破了某种禁忌战力跨度!

    就如同普通修行者的认知之中的大境界的跨越以及九禁的禁忌一样。

    苏离一击杀出,别人感受如何他不得而知,也不想去知道。

    但是他自己却有着无比深刻的体悟——一击,战力绝对打破了法则、天道规则的禁忌。

    果然,这一击杀出,梦千秋都懵逼了。

    抑或者说,梦千秋似乎也绝没有想到,苏离可以爆发出这样的战力,甚至还是以浅蓝星所在的世界的天地之力、规则之力爆发出来的战力!

    梦千秋呆滞的刹那,连反应都没有能反应过来,就被这样的一击击中了眉心。

    “噗——”

    梦千秋的眉心炸开了一片七彩色的梅花钉,梅花般的钉子直接将他的眉心杀穿,透出后脑。

    血水像是炸开的水龙头一样,喷射四方。

    那一刻,梦千秋惨呼一声之后,其头部直接冲出了一道血光。

    可惜,这血光才遁出不到百米距离,就自行的于虚空之中炸裂,崩碎成为一片血雾齑粉。

    梦千秋的脑袋也在此时直接裂开,身体僵硬着抽搐了几下后,仰面倒下。

    “轰——”

    地面砸起一片灰尘。

    现场,也一片静谧。

    这时候,南宫婉儿、苏荷和红莲都完全的傻眼了。

    震惊!

    骇然!

    呆滞!

    僵硬!

    红莲这时候,娇躯都有些发软,美眸之中更是带着深深的恐惧之色。

    只是,此时苏离仅仅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接着猛的抬手,一拳打出。

    “噗——”

    红莲瞪大了双眼,脑袋如烂西瓜一样炸开。

    一拳,红莲就直接被苏离打爆了。

    这一次,苏离清晰的发现,系统面板上,天机值有了一定数量的提升,但是因果和功德却没有变化。

    苏离立刻意识到,红莲应该是真的被打死了。

    至于梦千秋,毫无疑问,多半死的是分身,不然也一定会有大量的天机值进账。

    对于这一切,苏离也不是太遗憾。

    毕竟现实世界如此残酷,而他苏离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如梦千秋这种人物,多半也是十分稳健的。

    不开分身前来和他硬刚第一波?

    显然这些人不可能这么脑残。

    毕竟,作为天皇子,作为曾经皇族的传承启蒙者和定义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苏离一拳打死红莲之后,才淡淡的看了南宫婉儿一眼。

    南宫婉儿的身体轻颤了一下,脸色苍白了几分。

    随即,她近乎于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苏离念头一动,将沐雨兮和魅儿直接从记忆禁区第四层释放了出来。

    “还拿梦千秋的大梦千秋术来算计我?一次两次就算了,还多次用这招,当我很白痴?”

    苏离冷声开口道。

    苏荷没有说话,眼神有些复杂。

    南宫婉儿脸色则颇为的阴晴不定。

    “夫君。”

    魅儿看向苏离,柔声道:“多谢夫君照顾魅儿的感受,不过——既然她这么做了,那么,夫君想做任何事情,夫君都可以自行定夺。青丘狐族既然不愿意承认魅儿的存在,甚至,连我的孩子都想要抹杀——既然如此,魅儿也不需要再在意那些东西了。”

    魅儿的语气很坚定。

    之前,她虽然在记忆禁区里,但是对于外界的一切,却也全部的看在了眼中。

    正是如此,对于南宫婉儿所做的一切,她已经没有任何话想说。

    或者说,那是足以让她心冷到绝望的残酷现实。

    因为,南宫婉儿没有半分的情义可言。

    她曾经念念不忘、甚至当成是亲妹妹一般思念的、挂怀的婉儿,如今却是这样一种表现。

    这又如何不让她难过,失望甚至绝望?

    “嗯。”

    苏离点了点头,道:“既然暂时不稳定,那么你们还是呆在记忆禁区吧,短时间内就好好调养就行了。等我这边稳定下来,我再寻一处好的地方落脚。”

    苏离开口,同时示意沐雨兮照顾好魅儿。

    接着,他念头一动,开启记忆禁区将沐雨兮和魅儿送了进去。

    这一次,依然还是第四层而不是前三层。

    重新隔断了魅儿和南宫婉儿之间的联系,苏离这才将目光落在了苏荷的身上。

    “你真的是太令人失望了。”

    苏离语气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苏荷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女娲娘娘选了你当传承者,甚至给予了你一份巨大的因果,包括不朽造化丹都让你服用了,所以,你才有了如今这份极道的机缘,才可以将自身的灵魂蜕变成为神魂!

    才可以让自己诞生出强大的元神,甚至元神都能拥有强大的神魂底蕴层次!

    但是,在之前我的孩子都有危险的情况下,你这样的实力还隐藏着而不表现出来。

    苏荷,你不错,你真是不错。”

    苏离一字一句道。

    苏荷歉意道:“弟弟,你误会了,其实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有应对之法,所以——”

    苏离抬手制止了苏荷的话,道:“不必多说,有些事情真相如何,大家心里都明白,所以不必要说那些没用的话。另外,梦千秋的手段只是预演,也是一种现实覆盖,一旦成功,直接就可以覆盖现实,而失败也可以重新来过。

    这样的情况下,你半点儿不干涉,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是苏离,但是和你苏荷,从今以后再无瓜葛。”

    苏离说着,这才一步步逼近了南宫婉儿。

    南宫婉儿更进一步后退。

    忽然,苏离猛的抬手,一个耳光抽在了南宫婉儿的脸上。

    南宫婉儿很想反抗躲避,但是当她反抗躲避的时候,却发现,身体一下子定住了。

    这时候,苏离直接动用了来自于苏叶的《天枢古镇天机神术》。

    这种功法,和苏叶的功法一模一样,苏离用的版本并不是系统优化的版本,而是他学习于苏叶的那种版本。

    所以,效果是非常好的。

    一个耳光,几乎直接将南宫婉儿的脸都抽炸了。

    苏离已经通过天机神算判断出,南宫婉儿来此地的也是一具分身,所以杀了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南宫婉儿而言,损失并不会很大。

    所以,他索性没有下毒手。

    如果是本体,这时候无论魅儿怎么看,他一定会直接屠杀,以儆效尤。

    “这次的因果,我苏离记下了——除非你们弄死我,不然,就你们对我孩儿下手的这份仇,这一辈子都不算完!”

    苏离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接着转身,一步一步走出了花月谷。

    苏荷还想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能说出。

    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苏离那冷漠与决绝之意。

    至于南宫婉儿,有愤怒,仇恨,也有深深的不屑。

    “我这次来的不过是战力不足万分之一的分身罢了,若是真身前来,你苏离也未必有多么厉害!以你的能力,这样的底蕴又能施展几次?

    另外,作为域外异族,你竟然修炼了这个世界的境界?既然动用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功法?

    那么,你必将成为天道之下的蝼蚁,到时候,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南宫婉儿心中冷笑连连。

    ……

    巫月城外,烈焰海域边缘。

    “如烟,你说按照我们的命格变化,这里真的会有机缘吗?”

    一个白衣纱裙绝美女子询问着一个叫‘如烟’的绿衣纱裙少女。

    这绿衣女子皓月一般的眸子闪动着灵秀的光晕,她抿着娇美的嘴唇,微微迟疑,才不确定的道:“姐姐,这不是没有办法么,要是再找不到好的资源,这次的危机……”

    “唉,也是,我们离家已经没落了,再也没有先祖时候那种荣耀与辉煌,真的是很悲哀。”

    白衣女子皱着眉,脸上满是悲哀之色,那种无力的情绪,深深的将绿衣女子给感染了。

    “姐姐,我相信,我们努力之后,一切会好起来的!”

    绿衣女子坚强的说到。

    “希望吧!如烟,这里可能会非常危险,要是有危险,你记得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我们离家,如今在这巫月城已经没有了传承,你要是再出事了,我们离家就没希望了。”

    白衣女子感叹道。

    “姐姐,家族实力差,资源少,才显得离家没有天才。这也是我不愿意再呆在家族之中的原因。

    你想,真正的强者,也都是在生死之中历练出来的,所以我才请求出来历练。”

    绿衣女子轻声说道。

    她的眸光之中,蕴含着一种深深的霞彩,那种光晕,甚至形成了一种奇妙的道则,与天地不断的共鸣。

    这,是一个真正的可怕的天才人物,尽管看起来,她小鸟依人,可爱和纯情。

    白衣女子娇躯微微一震,随即轻呼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是啊,所以家族才让你出来,但又让我跟着你。

    其实,论战力,你元婴境六重圆满,而我却达到了元婴九重圆满,但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白衣女子感叹,随即却目光投向远处,微微皱眉,似乎在感应什么。

    “有人来了,气血似乎非常恐怖,应该是海域之中的蛮荒凶兽!”

    脸色顿时一变,绿衣女子娇美的容颜立刻显出了几分惊骇之意。

    “不好!快走,此凶兽太吓人!”

    一股气血冲击而来,顿时,绿衣女子脸色大变,一下拉着白衣女子,瞬间飞遁。

    但此时,一道血光直接将两人笼罩,接着,两人本能的娇躯一震,灵魂差点都暴乱了起来。

    心中气血沸腾,双眼刹那间都几乎变得血红了,一阵阵杀机立刻在心中迷茫,人如要发疯!

    “醒!”

    绿衣女子极为惊骇,忍不住怒喝一声,将自己的意志和灵魂定住不动摇,同时将白衣女子也一下子喊的清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两人均是娇躯发冷,浑身冷汗涔涔。

    但当她们的目光落到了远处一步步走来的年轻男子的身上的时候,两个人忍不住浑身发冷,只觉得一股极大的恐惧不不安落在了心头。

    以白衣女子元婴境九重圆满的境界,此时竟是吓得有些哆嗦了起来!

    ……

    苏离自花月谷的水龙卷中走出之后,就已经感应到了这两名女子的存在。

    只是,因为之前的一系列遭遇,对于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他近乎于本能的反感。

    所以,苏离气血逸散而出,直接以一股气血之力锁住了两名女修行者。

    不疾不徐的来到两个女人身前百米距离,苏离背负双手,目光冷漠的盯着这两个女人。

    “前,前辈,我们,晚辈无心冒犯,只是,只是好奇经过此处,求,求前辈手,手下留情!”

    白衣纱裙女子俏脸苍白,她这个年龄,有元婴境九重圆满境界,实际上已经非常强大了。

    可,此时在面对这个看起来没什么修为的白衣青年的时候,却生不出任何战斗的念头,反而如遭遇到了神灵的注视一般!

    她近乎于本能的浑身发抖,灵魂都在恐惧。

    对方这种气血与杀机,实在是让她没有半点反抗与战斗的念头。

    “这位……前辈,希望您高抬贵手。“

    绿衣女子深吸一口气,稳住那狂跳的心,鼓足了勇气看向苏离的同时,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之意。

    尽管两人脸色都极为凝重,但相对而言,绿衣女子,更为镇定。

    苏离盯着绿衣女子多看了一眼,随后没有理会这两人,而是直接伸手,朝着两人一掌拍出。

    “轰——”

    白衣纱裙女子和绿色纱裙女子四周的虚空陡然崩塌,天地间的规则都仿佛扭曲了一般,发出了恐怖的轰鸣炸响声。

    苏离虽然没有一掌将两人拍死,但就这种战力,两人一旦触碰上,那是瞬间就要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而这一幕发生之后,两人不由自主的相视一眼,眼中一片绝望之色。

    “如烟……对不起,姐姐没用。姐姐其实该阻止你来这里的!”

    白衣女子忽然悲哀的说道。

    她通过苏离的表现,心里多少有些结果——此人不是善类。

    此次,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

    “姐姐,和你没关系,只是没有想到,天要灭我离家吧。”

    绿衣女子苦笑了一声,目光放在了苏离的身上,心情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你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下来离开,因为我需要一个人留下来,当我的鼎炉!”

    苏离扫了两人一眼,忽然开口说道。

    他原本其实也没有打算击杀两人,但是这两人,在他刚离开花月谷的时候就遇上了,这未免就有些巧合了。

    当然,如果是真的巧合,苏离自然也不会赶尽杀绝。

    他不喜欢这个世界的人,却也不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屠夫。

    更遑论,以这两名少女的实力而言——在他眼中,其实也与蝼蚁无异。

    更重要的是,这两人,其实和苏离曾经见过的神灵天骄中的一些修行者,有些相似的地方。

    比如说,这绿衣纱裙女子,在苏离看来,就很像是曾经的乾坤古星苍山魂族的绝世魂女离如烟。

    而白衣纱裙女子,则很像是其姐姐离如熙。

    只不过,在曾经的罪域囚笼世界里,这两人都是来自于乾坤古星的苍山魂族,而并不是来自于浅蓝星。

    不过具体是与否,苏离准备继续观察一番。

    同时,苏离也准备进行一番人性的考验。

    是以,他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题目。

    “这……”

    白衣女子微微一怔,随后看向了她身边的绿衣女子。

    “如烟,既然这位前辈需要鼎炉,就让我去吧!”

    白衣女子说着,牵起绿衣女子的手,捏了捏道:“别和我争了,难得前辈让我们其中一人离去。”

    绿衣女子平静的看着白衣女子,又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这才对着白衣女子道:“姐姐,你多保重!”

    她此时的情绪很平静,说出的话也带着厚实的感情蕴含其中,仅仅只是几个字,却可以让人感觉到其中深深的关怀之意。

    “嗯,我会的。你也多保重。”

    白衣女子欣慰的点了点头,露出几分甜美的笑容,随后,她转过身来,面对苏离。

    便在这时,一股隐晦的能量忽然爆发,随后猛的击中了白衣女子的后脑。

    毫无防备之下,白衣女子娇躯一震,顿时露出无法相信的神色:“如烟……你——”

    “姐姐,你只是昏迷一段时间,没事的。你为我付出了太多,还是你离开吧。我随着这位前辈走。”

    绿衣女子露出几分甜美的笑容,面对着白衣少女,她此时的笑容,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这份笑容,也在白衣女子脑海之中定格。

    尽管她的实力也不弱,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不可能是离如烟的对手。

    绿衣女子此时的做法,倒是让苏离心中多了几分认可之意。

    很显然,这个绿衣纱裙少女并没有将生死看得那么重要,是真的将唯一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了她的姐姐。

    “前辈,你带走我吧,放了我姐姐。在各方面,我都比她强,也能将你服侍的更好。

    前辈在将我使用完之后,也可以随时将我杀死。”

    绿衣女子目光很平静,面对苏离,她生不出敌对之心。

    因为她似乎很明白,面对眼前这样的强者,她的所有挣扎是徒劳的。

    这不是没有抗争之心,而是在这样的残酷世界里,修士在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对于危险的感觉是相当敏锐的,不敌就是不敌,强行出手,也只能是所有人都死的结局,所以她反而干脆不再反抗,静观其变。

    “其实,我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罢了。”

    苏离忽然笑了,那些气势,直接的消散了。

    同时,那种恐怖的威压,也忽然消失无形了。

    绿衣少女美目一亮,却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苏离,显然是有些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情。

    “前辈……不论您是什么境界,比我们强是不争的事实,小女子既然答应了您的要求,那么小女子定然会做到的!”

    绿衣少女微微迟疑,随后还是很诚恳的说道。

    说着,她还对苏离躬身行了一礼,表现了尊敬之意。

    “你……倒是也懂事。这样吧,你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不与你们为难了。”

    苏离若有所思道。

    “前辈请说。”

    绿衣女子如烟没有任何犹豫,当下再次躬身行礼,那种温婉与矜持的表现,真的如古代的大家闺秀一般,气韵非常吸引人。

    “你们叫什么名字?来自于哪里?”

    苏离微微沉吟,询问道。

    “前辈,在下离如烟,这位是我姐姐离如熙,我们是巫月城长河镇离家之人……”

    闻言,绿衣女子立刻开始解释了起来。

    “巫月城长河镇?长河镇有一座荒芜的九荒塔,你们知道那个地方吗?”

    苏离淡淡的看了离如烟一眼,随即又询问道。

    “前辈,长河镇的九荒塔,就在长河镇镇外的西郊之地,传说那里有神凰殒落,所以其中有一座古老的九荒神凰祭坛。不过祭坛已经荒废了很久,如今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离如烟倒是非常真诚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苏离点了点头,道:“好,你的回答很直接,也很有诚意,我就不与你们为难了,你们走吧。”

    离如烟闻言,却没有立刻离开,反而又朝着苏离躬身行了一礼,道:“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还望前辈垂怜。”

    苏离道:“你想如何?”

    离如烟抿了抿芳唇,语气坚定的道:“如烟想请前辈帮杀一人,只要前辈能答应,晚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