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19章 神女落魄,纯洁苏离
    “果然,不过这嗜血兽倒是打的好主意啊,竟是隐藏在这样的地方。”

    苏离见到地图上的嗜血兽所在的地方,对比各种变化,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诧异之意。

    “这嗜血兽的智慧,相当不俗。”

    苏离心中判定着。

    “雨兮,魅儿,在这里你察觉到了什么吗?”

    苏离若有所思,传音给了记忆禁区第四层中的魅儿和沐雨兮。

    “少爷,这里有一只极其强大的异兽,恐怕这里有一个恐怖的杀局,少爷要多多当心。”

    “夫君,这应该是一只极其强大的变异魂兽,就是那种殒寂之魂变异的魂兽。夫君你之前提及过,你自身也是殒寂之魂变异的?所以,夫君这是有所感应吗?”

    沐雨兮和魅儿也在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苏离闻言,却也只是淡淡一笑,心中对于魅儿和沐雨兮的聪明以及乖巧更加的满意了。

    “魅儿,雨兮,这次的异兽,其实我已经有了判定了。

    这是一只嗜血兽……”

    包括之前和这一次的事情,苏离认真的传讯给了魅儿和沐雨兮。

    因为两人都存在于记忆禁区第四层,和现实几乎也是时间同步的——尽管苏离的记忆禁区如今叠加了前三层特殊的存在,但是影响方面,暂时不大。

    另外,苏离也没有将记忆禁区前三层完全和他自己的记忆禁区形成一个整体。

    融合是不可能融合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融合。

    因为对于苏忘尘,苏离确实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如今他和苏忘尘的智力层次表面上几乎达到了相同的层次,但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正是如此,此时更进一步的往这个玄幻世界融合,才是苏离想的另外一条出路。

    而且,不开真虚体悟的关键也在于这里——因为在他的那片独立的混沌领域里,有一个真正的‘地仙苏离’独立存在。

    有那一份本源存在,他眼下这个修行‘婴变境三重圆满境界’的本我或许未必会成功,却永远都不会失败!

    这几乎相当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所以他也无所忌惮,无所畏惧。

    该如何,就如何。

    是杀局还是阴谋,他都准备正面闯一闯。

    甚至,为此他也不介意表现得愚蠢好色那么一丢丢——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亏。

    和魅儿沐雨兮商议完这件事之后,魅儿和沐雨兮也立刻知道了苏离的大体想法。

    所以,很多事情她们会更进一步关注。

    而苏离则也开始思考关于嗜血兽的相关问题。

    此时,归蝶神女那些人,正对于前方的那处血水染红的河流进行着全力的攻击,因为那里嗜血兽的气息已经逐渐的呈现了出来。

    但是这才恰恰是嗜血兽的聪明之处,因为嗜血兽这个时候呈现出来的表现,完全是忽悠住了所有的强者。

    当那些神灵级的强者们的一系列的攻击横扫过去之后,嗜血兽却故意先一步以法阵等因素组合成了特殊的自我存在,并且将自己的一部分特征衍化了开来,形成了一个尊类似于分身般的东西。

    而就是这蕴含其本源特征的分身,却直接的吸引了无数强者的目光。

    不仅如此,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苏离开启六识之后,非常明确的可以判断出嗜血兽的做法很多都是故意的。

    比如说,故意引诱了很多神灵级神王级强者到来,然后故意泄露一部分的本源魂道气息,让这些人眼红,互相拼死抢夺……

    这,就如同玩弄这些强者于鼓掌之中一般。

    除此之外,嗜血兽自己的本体呢?

    本体则收敛了一切气息隐藏了起来。

    而当这些强者前面从哪里扫荡了过去,将哪里彻底夷为平地什么的,它便会在那个地方……

    也就是说,刚被无数强者无数次搜素、清剿之后的地方,嗜血兽便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隐藏,这简直是‘老奸巨猾’之极。

    很难想象,一种变异的魂兽,竟然有这样的能耐。

    更为重要的是,嗜血兽的表现,那种‘吞噬能量本源’的能力,完全的和《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一般,在那些神灵级强者死去之后,其精气魂便直接的被嗜血兽暗中布置出的隐藏法阵吸纳了!

    这些精气魂全部的由那个‘分身’吞噬,然后在某种暗中的渠道里,不知不觉的出现在了嗜血兽本体的身体里,让嗜血兽变得更加强大了起来。

    这种变化和手段,才是苏离颇为无语的地方。

    这就是以战养战,而且还是在强者的眼皮子底下这么搞,这如果不是一个高深的杀局的话,苏离只能说——这嗜血兽是有点牛逼的。

    ……

    时间流逝。

    很快,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终于,苏离隐匿着的身体微微一震,顿时,他便从入定状态清醒了过来。

    尽管这个地方,是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但是那些强者的神识,也时时刻刻可以扫过这种地方。

    苏离没有太刻意的隐藏,所以被发现恐怕也是迟早的。

    也是如此,有好几次当几道强大的神识感应过来的时候,苏离也仅仅只是随意的收敛了一些气息,便不予回应。

    好在,暂时还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心念一动,苏离更进一步摧动《道生一之神隐篇》。

    随后,苏离所在的地方,就只有一点尘埃,在空中飘荡。

    这一点尘埃,在下一刻,化为一道气体颗粒,融入了大气之中,随着风儿,迅速的飘荡着向前。

    很快,苏离整个人便直接出现在了外界的某处战场之中。

    这战场,其实就是在那条汩汩流淌着的血水河流的上空,血水河流下方不断的沸腾着的气泡不断破裂,流溢出如血水一般的雾气。

    而血水河流之上,此时已经一片混乱。

    除了认识的几个人之外,苏离也见到了许多并不知道来历但是实力都极其庞大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一个个的都是摩拳擦掌,要争夺这条河流的归属权,显然是对那嗜血兽志在必得。

    “归蝶神女,这里还不是你归蝶一脉的领地,趁早滚蛋,不然我风筱,第一个就对你下手了!”

    “归蝶神女,现在这片领地,已经是我们这群人定下了,你莫要不知好歹!”

    “风筱,风泰成,你们可知,这暝血渊,乃是真正的危险之地,河水外域之门不开,你们也能进去吗?”

    归蝶神女此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被人针对了,她却无法动手,因为对方的实力,同样极为强大。

    “这是我们的事情,这些人单打独斗,也只有你最有本事,所以为了维系平衡,到这一步,肯定是要将你先驱逐出去,其实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共识了。”

    风泰成,此时捋着胡须道貌岸然的说道。

    “天曦宫主,你们,也是这个意思吗?”

    归蝶神女脸色微微苍白了几分,娇躯之上,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道光霞彩的光晕,呈现出了一种气血的焚烧的气势,看样子,就如同要发飙一般。

    她这一动,几乎一群人,都立时看向了她,那种同时出手的念头,也在刹那凝聚。

    “呵呵,原来如此,我算是明白了,这不过是一个针对一系列人物的杀局罢了!

    天曦宫主、素心殿下,还有幽泉皇子以及天鹏皇主,我相信,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们,也好自为之吧!”

    归蝶神女冷笑着说出了这些话,随后很轻蔑的看了看天鹏皇主等人,那种戏谑和不屑的味道,顿时让这些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但是这些人却也没有什么额外的动作,在归蝶神女动作的那一刹那,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归蝶神女淡然道:“也好,既然没有机会,那我便退出这里了,各位,后会有期!”

    归蝶神女说完,便化为一道霞光,逸散在虚空之中。

    便在此时,幽泉皇子等人和天曦宫主扥人跟几乎是同时示意了一个眼色,接着便对归蝶神女远去的身影陡然发动了无比凶戾的攻击!

    显然,这群人竟是要将归蝶神女直接击毙在这里。

    这一幕,让化作一粒尘埃的苏离露出了一缕思索之色。

    如果不是局中局,那么这群人针对归蝶神女,其实也正常之极。

    这就是利益,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

    “噗——”

    远处,一道雪白色的身影顿时染血,随后爆炸了开来,看起来十分惨烈。

    这种情况,也让暗中观察着的苏离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异色。

    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轻松简单了。

    以归蝶神女的实力,苏离可以肯定,他是无法一招将对方秒杀的。

    但是这群人的战力此时显化出来的并不强,完全不足以秒杀。

    所以,这一切,的确有些太假了。

    不过苏离也不以为意,思索之间,苏离对自己的记忆禁区又作出了一些布置。

    同时,他暗中吩咐了魅儿和沐雨兮一番。

    接下来,苏离继续暗中观察。

    此时,战场之中,尽管归蝶神女表现出来被屠杀了的结果,但是这些修行者的表情依然十分的凝重,这并不是击杀了一个强者之后该有的表情。

    “怎么?你觉得很不可思议?你以为这么容易能将这个女人杀死?”

    幽泉皇子忽然开口,脸色很是不屑的看着风泰成。

    风泰成闻言,面色青紫一片,随即又很不甘心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一震,一身战甲直接碎裂成为了好几道。

    这个情况,似乎将现场所有人给震住了——怎么回事?风泰成怎么忽然就受创如此严重?

    除了幽泉皇子之外。

    幽泉皇子,身穿黑色战甲,身上带着一股如寒霜般的冰霜气息,如结了一层冰霜沾染在了身上一般。

    他头发花白斑驳,看起来有种历经风霜的魅力。

    但是对于此人,现场的一群神灵级强者都非常忌惮。

    现场来的强者,都差不多是化神境八重、九重乃至于半步神变境的境界,尽管境界上有高低,但是实力战斗力上,却相差不大,所以这个现场,一时间也有些静谧。

    “这手段,你是知道的吧?”

    风泰成脸色逐渐惨白了几分,盯着幽泉皇子,如要发狂一般。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也没有说话,你们出手我也没有出手。实际上她的这种手段,知晓的也不是我一个,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幽泉皇子说着,随手一挥,一道恐怖的光轮如从远古冲杀而来,遮天蔽日,一举便砸到了风泰成的身上。

    “噗——”

    风泰成还要行动反抗,便忽然被一道道的神性法则道痕瞬间砸在了身上!

    他的神体,他的精气魂,也就是在这一个刹那,彻底的崩溃,成为了各种碎片!

    现场也在此时呈现出了一种无法想象的浩瀚与惨烈的状态。

    苏离面对这风泰成死亡的精气魂能量,毫不迟疑的暗中引动《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一下子将其抽取了过来。

    如今,苏离可以结合《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和冥想《皇极经世书》两种手段,来通过吞噬修行者死亡之后的精气魂本源,提升自身婴变境的境界。

    通过外界的天地灵气修炼,获取的天地灵气蕴含着天地法则,吸纳到身上越多,越是容易活在‘天道之下’。

    但是这种通过吞噬获取的精气魂能量,然后有被冥想《皇极经世书》淬炼之后,就没有了那一系列的影响!

    即便真的有,也将其影响力削弱了99.9999999%以上。

    可以说,那种影响已经微乎其微了。

    苏离不忌惮修行这个世界的境界和功法,但是也不想太轻易的被天道钳制。

    而此时,苏离也并没有完全的全部炼化吸收,而是同样的储存了一些精气魂本源,以防止出现意外的情况。

    “嗡——”

    便在此时,天地间忽然呈现出一片朦胧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让先前已经消失的归蝶神女,忽然显露出了有些狼狈的身影。

    归蝶神女一身白衣已经被血水染红,整个人看似很是狼狈,但实际上并没有受重创。

    只是,之前被众人联手袭击的那一下,也明显让她吃亏不小,受创不轻。

    “嗯?”

    现场精气魂能量的异常的变化,让现场的修行者们几乎一刹那便感觉到了,但是因为归蝶神女的出现,这些人的目光,又立刻被归蝶神女吸引了过去。

    “没想到,你竟然隐藏在这里,真是可笑,这次,看你运用完了归蝶一脉的特殊能力,还有什么本事!”

    幽泉皇子依然冷笑,似是对于归蝶神女的底牌手段,非常的清楚。

    这样一来,如今的归蝶神女,那就是真的无路可退了!

    “幽泉皇子,我承认如今我无路可走了,但是,我一旦真正的拼死出手,你们总归是要殒落两三位的。”

    归蝶神女此时也自认倒霉。

    以她的底牌手段,原本隐藏得好好的,也不知是什么人抽走了这里的浩瀚混乱能量气息,这让她万无一失的隐藏手段一下子曝光了!

    她心中对于这个人也是恼恨之极,但是此时也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她只想应对眼下的危局。

    “是吗?你以为你还有机会?”

    幽泉皇子冷笑着,随后双手开始凝结起一种很特殊的手势,这个手势一出,幽泉皇子身边的那些强者,无不脸色大变,纷纷后退,避开。

    很明显,这种手段,任何人都忌惮。

    “你——既然如此,那我便是自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以我的精气魂本源而言,我一旦自爆,嗜血兽必定得到最大的好处!”

    归蝶神女直接说出了另外一件事。

    这句话一出,现场也是在瞬间静谧了下来!

    就算是幽泉皇子,此时也不由脸色阴沉了几分。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甚至是有些狰狞。

    他目光如铜铃,朝着四周的人狠狠的看了过去,那种凶残狠毒之意,让人心中阴凉一片。

    但凡是接触到这样的目光的修行者,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很显然对于此人十分畏惧。

    “你们很好,关于嗜血兽这份秘密,竟是都让归蝶神女知晓了,很好,很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实在是该死,该杀!”

    幽泉皇子面容狰狞的说着,却忽然转身,直接对归蝶神女动手了。

    他先前放弃的手势,在此时却忽然爆发了出来,这一手段,让归蝶神女也完全的猝不及防,直接便中招了!

    “幽泉皇子,你,你这手段,怎,怎么可能?”

    归蝶神女震惊之极,而其它的强者,如素心殿下和天曦宫主等人,也都脸色大变,没有想到幽泉皇子的手段变得这么犀利了。

    因为了解,所以对于一些人的强大手段,都有着最好的设想和推算,在计算之中,甚至他们都已经很高看幽泉皇子的手段,哪里知道,幽泉皇子施展出来的手段,比之他们猜测的手段,还要强大数倍不止,这样一下便直接打破了平衡。

    归蝶神女瞬间中招,身体一下子便被直接打穿,那一对彩翼光翅,直接被打成了碎片,身体也在瞬间几乎要爆炸一般,眼看就要化作齑粉。

    便在此时,虚空忽然破裂,苏离的身影直接的出现在了这里。

    同时,他的气血膨胀,身体化作如一座小山般巨大,睁着戏谑的双眼看着这一众强者,嘿嘿笑道:“诸位,咱们又见面了。”

    苏离一出现,这片空间顿时再次静谧了下来,随后无数的杀机汇聚,如怒海狂涛般,直接形成一体,朝着苏离轰杀而来。

    这样的巨大气势爆发,便如要发生海啸一般,倒是令人震撼之极。

    “哦,你们竟是如此热情?那实在是多谢了。”

    苏离笑着回应,同时直接运转《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

    “轰——”

    能量震荡,虚空仿佛出现了一片浅蓝色的漩涡一般,显化出一口吞噬精气魂的巨型蓝洞!

    而那蓝洞,正是苏离正大光明施展《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而显化出来的吞噬虚空。

    吞噬虚空显化之后,如星辰大海一般,直接展现出了一种恐怖的天地黑洞般的蓝洞,便如太初的妖兽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吞掉了无穷无尽的攻击!

    这种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震惊人心之极!

    震惊!

    骇然!

    呆滞!

    僵硬!

    这一幕,让现场的那些神灵们完全的陷入了彻彻底底的自我怀疑之中!

    这这这?

    这特么的还是个人?

    这是正常的婴变境三重圆满境界的蝼蚁能施展出来的手段?

    一群神灵们都彻底懵逼了!

    要知道,数十位神灵级强者的瞬间联手攻击,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强者能阻挡下来的,而眼前这个小小的蝼蚁一般的人物,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

    这么一想,不少人的心态都差点儿崩溃了。

    而这些人这一刹那的震惊,却被苏离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同时直接一把抓住归蝶神女,将其拉入他的记忆禁区第三层之中,同时直接传音道:“别反抗,跟我来!”

    归蝶神女娇躯一颤,几乎是本能的要反抗。

    但是以她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被人连连重伤,如今似乎算是处于垂死挣扎的地步,就算是反抗,似乎也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苏离一把抓住她的身体,将她拉入怀中,然后在耳边说话,那热气吹到了她的耳根和脸上,让她古井无波的心,直接一下子激荡出了丝丝涟漪。

    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无法形容。

    在这样的一怔的情况下,归蝶神女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小空间一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她忽然发现,她所修炼的一切法则,都被笼罩上了一层特殊的阴影,境界便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归蝶神女心中一震,顿时知道,这是记忆禁区的某种区域领域里。

    她心中这么想着,便在此时,无边的乳白色的精气魂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向着她直接汹涌而来。

    她娇躯轻颤,美眸一下子瞪得极大,似非常不可置信的道:“生,生命本源能量!还,还这么多!”

    这种震惊,当真是极大的,因为这一冲击,她竟是又忍不住的喷了两口血!

    她还在惊呼,身边的苏离却是有些遗憾的抚摸着她断裂碎裂的光翅道:“这么好看的翅膀,可惜就这么断裂了,这只怕是很难长出来吧?”

    苏离这话一说出来,随即立刻注意到归蝶神女此时脸红耳赤,浑身娇躯都有些颤抖。

    “归蝶神女,你,你这是?”

    苏离一怔,随后心中顿时明白到,自己可能是做出了什么‘轻薄’的事情来,毕竟归蝶神女的翅膀,或许和狐狸的尾巴一样,或许很敏感?

    这么一想,苏离心中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与翅膀有关,或者说,归蝶神女的翅膀,是禁忌?

    估计……这个可能性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苏离想明白了,却没有太在意,反而干脆的装糊涂到底,直接继续摸了两把,这才略微疑惑的问道。

    “苏离……你还在装?即便是先前不知道,现在也该知道吧?”

    归蝶神女嗔怒道。

    说话间,那种妩媚的娇嗔表现,直接让苏离自己也有些汗颜。

    不过苏离的心情很平静,他便也没有在意什么,只是嘿嘿笑了一声。

    “唉,这还不是忽然间悟了,才觉得不好意思吗?归蝶神女,你也别介意,其实我还是是很纯洁的。”

    “你很纯洁?就你那名声,在罪域囚笼里都传遍了好吗?”

    归蝶神女吸纳着这里的雾气能量,逐渐稳定下来了伤势,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娇嗔之意,让人心神动摇。

    “呃,这个,这个绝对是污蔑。”

    苏离嘿嘿笑着,倒是也没想过特意去解释。

    “你也别胡乱猜测,其实关于罪域囚笼的事情,我一向是并不喜欢的,特别是其中关于你天皇子的事情,更是……一言难尽。所以,我其实也还是很看重你也很尊重你的。”

    归蝶神女想了想,有些唏嘘感叹道,显然,她也不想就翅膀被摸的事情去计较太多,显然苏离的确应该不是故意的——至少一开始不是。

    至于后面是不是——

    这他大爷的还需要说吗?

    想着,归蝶神女不由白了苏离一眼,那眼神似在说——你还摸?

    苏离嘿嘿一笑,随即很是自然的收回了手,然后下意识的闻了一下。

    嗯,没有异味,确实很清新芬芳。

    也确实有一股,狐狸的特殊气息。

    苏离眼瞳深处更多了几分戏谑之色,却也并没有表现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