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38章 青尘入魔,未来已来
    十二祖巫出现的时候,引起的因果是无比巨大的。

    而这一场因果,其实也早已经有所注定。

    这一切,源自于什么?

    这一切,源自于曾经诸葛青尘给予苏离的那一份坦白。

    此时,当十二祖巫全部出现的时候,苏离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复了下来。

    抑或者说,当十二祖巫完整的出现的时候,苏离才终于完全的确定了他留下的这些手段依然还是可以使用的。

    苏离静静的看着十二祖巫,记忆,却不由回到了当初回到和诸葛青尘交流的那一幕。

    那是他喂诸葛青尘服用太乙仙丹的那一幕。

    那,也是他最终制定了这一系列计划的那一幕。

    ……

    “天人之魂引你过去,这是一个陷阱,天人之魂早已经被渗透了。顶层上的博弈,并不仅仅是各大种族的神灵级强者,而是还有一些更隐蔽的存在。

    包括之前出现过的天魔一方势力。

    天魔一方的势力包括普通的魔族,天魔皇族,幽冥一族,魔灵一族,邪灵一族以及诡谲一族等等。

    其余的势力,则包括浅蓝星之外的镇魂殿,统治各大星球的古老势力。

    像是浅蓝星之外的天机阁,以及幽冥殿等势力。

    像是这一次的出现的魔灵之无上魔主‘魁’,就来自于幽冥殿,这是比镇魂殿更强大的一方势力,而且还是统御很多星球的特殊势力。

    其形式有些像是独立出来的‘忘尘寰’。

    另外,独立出来的‘忘尘寰’也是一个很恐怖的势力,这一方势力也是并不归属阙德他们管理的。

    就是天道最初出现破碎的情况下,很多星球的忘尘寰脱离了出去之后私下独立了……”

    “苏叶战死,苏太清被剥离出了天人之魂,化作太清之魂,在紫薇星域之外的天机阁作为第一手研究魂器的主要材料。”

    “苏家出了五人,分别是苏玉清、苏玉皇、苏应龙、苏妲己、苏星曌,但是除了苏玉清之外,都死了。

    苏玉清被剥离了天人之魂,化作玉清之魂,在紫薇星域之外的天机阁作为第二手研究魂器的主要材料。”

    “而你苏离,失踪了,随着失踪的,还有整个洪荒皇族。但是青帝宫出世了,人皇出世了,女娲失踪了。”

    “人皇只是说,这一方世界,注定该应劫,该化作地狱,便打开了函谷关,去了星空之外,消失不见了。”

    “我不曾查询到对应的具体资料,但若是有,应该是会有动静的。我当时是以魔的身份存在,有一丝理智,反而是可以在这个世界活得很滋润的。这方面的信息,应该不会出错。”

    “诛仙剑阵再次出现过,而且杀得有些恐怖,若非如此,浅蓝星此时恐怕早就不存在了,而不仅仅只是废墟。”

    “离兄,首届的天皇子确实出现了,他确实出现了,是以‘地藏王’的身份出现的,而且他变得极其强大,同时他还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他说‘这就是你们贪婪、逼迫我的下场!自作孽,不可活!’。”

    “他召唤出了不朽浅蓝,打开了虚空之门,不知去了何处,也消失了。”

    “那位是最后离开的,他离开之后,整个浅蓝星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

    或者说不仅仅是浅蓝星,就连整个紫薇星域,也都化作了这样的一副模样。

    我穿行了整个紫薇星域,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哪怕是天魔,也无法规避这种恐怖的变异黑暗魔灵魂毒。

    只不过,这种黑暗魔灵魂毒最开始是没有任何异常情况的,等发现之时,已经迟了。

    离兄,你来的时候,我没有提及这一点,不是算计你,而是洪荒皇族的血脉是可以抵御这种魂毒的,是不被侵蚀的。

    也就是说,只要是真正的洪荒皇族的传承者,必定是不会被这种魂毒侵蚀的。

    所以你并不需要忌惮这种魂毒,因而我也就没有主动提醒。”

    “所以,当那位离开之后,整个世界的洪荒皇族兵器,似乎也渐渐的开始失去了对应的威力和效果。

    在我看来,好像是一种排斥、一种放弃?

    就像是我们整个世界已经被洪荒皇族彻底的放弃了一样。”

    ……

    苏离的记忆,仿佛回到了喂诸葛青尘服用太乙仙丹的那一幕。

    随后,他转头看向了忘尘的魔分身,忽然道:“曾经,有人向我提及了两个很特殊的人,一个名为镜,一个名为象。”

    苏离说着,又道:“你觉得如何?”

    那站立于两名面具男女身边的忘尘魔分身闻言,不由浑身一震,眼中露出一抹惊诧之色,道:“这,这你也发现了?看来我确实要重新审视你的能力了。”

    苏离笑了笑,道:“难得当初你说得那么详细,我若是还不知道,又岂会活到如今?不过,如果这一次我无法揭穿你的真正身份的话,那么你是不是不会再管我了?而是任由这个计划继续下去?”

    那魔分身忽然道:“我最多,只是帮你善后。毕竟,我为此蛰伏,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因果和机缘了。特别是,抓住那个机会,占据掉天道的一尊魔分身,这是相当不容易的。

    只是,你还是发现了。”

    苏离道:“但,你终究不是苏忘尘,不是吗?”

    那魔分身轻叹一声,道:“离兄,好久不见。”

    苏离淡淡道:“是啊,好久不见。”

    苏离说着,便见到他身前的忘尘魔身身影忽然扭曲荡漾了一下,接着竟是化作一身染满血气的诸葛青尘的魔化状态。

    诸葛青尘一直是有两位存在。

    一位,大道缺爱。

    一位,魔化狰狞,一心求死。

    那一尊魔分身,很显然已经完全的独立了出来,行事方式,几乎和魔化的苏忘尘如出一辙。

    所以,一开始,苏离将其认成了是忘尘的魔分身。

    但结合过往的因果与经历,苏离很快就察觉到了真相。

    而根据诸葛青尘之前提示的信息,毫无疑问,这鬼脸面具女子便是‘镜’,而那兽脸面具男子,毫无疑问就是‘象’。

    当时,他前往了三年后,见到了诸葛青尘。

    但是三年后的那个世界,已经是一片废墟。

    那是真正的未来。

    未来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废墟,那时候,苏离就知道,那个所谓的世界,一定只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之类的世界。

    而当时,苏离也明确的询问过了诸葛青尘——“你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当时,诸葛青尘是这么回应的:“我现在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因为这一颗太乙仙丹,不仅寿命有所增加,本源有所蜕变,生命层次也拔高了很多。这般情况下,我是可以抵御这种魂毒的侵蚀的。

    所以我准备到处去看看,准备继续查询当年的事情的真相——当时我其实已经快要确定‘镜’的具体身份了,可惜我自身的隐患全部爆发了,以至于我不得不苟活下来。

    不然,这一次恐怕连向你传递信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随后,当时苏离和他提及过风遥。

    但是当时的诸葛青尘却根本不记得风遥此人。

    也因此,诸葛青尘提及了另外一个秘密——

    当时的对话情形是这样的:

    苏离道:“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应该是已经被天道抹除了吧,天地间的规则自行修复,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诸葛青尘道:“不,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离兄,或许对于你而言,是一件好事。”

    苏离道:“你说的,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对于你而言,或许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诸葛青尘道:“那也未必——其实无论如何,只是,那一个世界的我,还是有你这样一位好兄弟对吗?”

    苏离道:“对。”

    诸葛青尘道:“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我终究还是死了,活在最后的,反而是壁画之中的我自己,一个没有沾染许多因果,却知道自己是诸葛青尘的复制体。”

    诸葛青尘说着,露出了一丝苦笑以及一些唏嘘之意。

    苏离拍了拍诸葛青尘的肩膀,道:“自己复制自己,那终究也还是自己不是吗?这世间的死和活其实也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有些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

    诸葛青尘道:“是啊离兄,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竟然是我自己的复制体,而且还是当时在万漓圣地的时候进入镇魂秘境之中留在壁画之中的一个复制体。

    也只有这样,我是历经的一切,才可以和外界的因果不相关,才可以真正的活到现在。

    而未来的我,削掉了很多不相关的记忆,就为了保存那一份三年前的因果记忆,然后融合到了壁画之中的我这个复制体的记忆里。

    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坚持下来。

    但这样的我,其实对于真正的我而言……也只是一个载体了。

    离兄,很抱歉,可能我没有办法活下去了,浪费了你的太乙金丹,我真的很惭愧。”

    诸葛青尘说着,再次深深鞠躬行礼道歉。

    他的语气非常的萧索,索然。

    这不是遗憾,而是终究没有办法去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苏离摇了摇头,道:“青弟你不必如此,我们既然是兄弟,又何必这么见外?我其实也没有想到会因为风遥的问题,而牵扯出这样一个秘密,以至于打破了你的生命底蕴,牵扯出了这样的真相囚笼,反而因此而害了你。”

    诸葛青尘道:“离兄,和你没有关系的,而且就算你不提,一旦我继续查询对应的秘密的时候,我会发现我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依然一无所知,那时候我就会怀疑自己,甚至会出更大的事情。

    到时候一旦入魔的话——离兄,那我就越是愧对于你的栽培了。”

    苏离叹道:“看样子,当初的你的本体就已经发现了在劫难逃,所以就留了这样一条后路。”

    ……

    诸葛青尘道:“我是的确一点儿关于风遥的记忆都没有,但是我能判断出,这样一位存在应该是存在的。另外,如果风遥是风苍穹的儿子的话,那么风婵是‘镜’的可能性,就需要增加一成了。”

    苏离道:“为什么?”

    诸葛青尘道:“执掌忘尘寰,就可以掌握‘尘寰天书’,有了‘尘寰天书’,就可以——就可以——”

    诸葛青尘连说了两次,却在说到关键的时刻像是被消音了一样,竟是说不出来。

    ……

    诸葛青尘认真的看了苏离一眼,道:“离兄,你觉得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活着的价值和意义呢?我是复制体,是基于壁画而存在的复制体,有这一点基础存在,就足以说明我其实没有了未来。

    入魔就是我的未来。

    入魔了只会让魁之类的势力获取更多的走狗而已。

    所以我不可能走那条路的。

    所以,那还不如趁着现在我有那么一点儿价值,将一系列的因果都告知你,然后真正的显化出那位存在的某些特征,这样让你可以更好的去应对。

    离兄,咱们是好兄弟,所以你不需要阻止我——我的本体已经化道了,作为一个复制体,而且还是蕴含了本体一缕记忆的复制体,在这样的忘尘寰之地,你觉得还有任何出路吗?

    你的太乙仙丹这次当真是浪费掉了,我没有办法脱离这片区域了,没有办法去查询更多的真相来回报你,那么我就将那位‘魁’模拟出来,让你牢记,这样,将来你在应对的时候,不至于很突兀。离兄,是兄弟就不要阻止我,请成全。”

    ……

    苏离的思想回归,同时再次的看着忘尘魔分身,抑或者说是诸葛青尘的那一道魔化分身。

    诸葛青尘,终究还是走上了入魔的路。

    是的,这是诸葛青尘当初亲口所说。

    而如今,却也完全的呈现出了鲜血淋漓的事实。

    十二祖巫静静守护在苏离身边。

    象和镜的底蕴完全被揭开,此时以完全动弹不得。

    而这两位,此时也完全的难以置信,自己身边的那只走狗,竟然是一个从头到尾的叛徒,是个内奸!

    “完了!”

    这时候,幽冥殿的这些存在已经意识到,这一次的大局,彻底崩溃了。

    更恐怖的是,苏离为何忽然召唤出了十二名绝世不朽级的存在?

    这是要开始向这个世界宣战吗?

    那么,诸葛青尘为何还反而要帮苏离?

    诸葛青尘所代表的天道一方,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