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41章 谛听之死,浅韵交心
    苏离开口的同时,又看向了另外一方,道:“怎么,是要我请你出来呢?还是——我将这一方囚笼摧毁,然后逼迫你出来?”

    苏离开口的时候,虚空之中的声音,振聋发聩。

    这一刻,苏离甚至如同掌握了这一方天地的真正规则一样。

    这样的实力,已经足以令人彻底色变。

    而随着苏离的话说出,顿时,帝江身影一动,忽然出现在了苏离的身下。

    苏离身影一动,身影飞出,站在了帝江的肩膀上。

    苏离以一种睥睨的姿态凝视着下方的一切,甚至,连人皇和女娲等人都暂时的忽略了。

    这一刻,苏离已经有了真正的底蕴,和这些存在真正的一较高下了。

    或许,罪域囚笼之中的秦祖渊之流确实很弱,但是——这个世界的秦祖渊之流若是存在,会非常的强。

    但,那也无碍。

    苏离以如今的状态,以混沌中的本源本我凝聚战力,燃烧天机值,冥想祖巫出世——哪怕是一尊祖巫,足以杀穿任意神灵!

    哪怕是神王,也应该不在话下!

    最关键的是,苏离如今光棍一条,别人已经没有办法锁定他。

    即便锁定他,杀死他,他分身无穷无尽。

    这样一尊存在,已经彻底的自由了!

    已经不是可以随意再去碾死的蝼蚁了。

    这一次,连记忆禁区都针对枷锁并立下了无数的因果囚笼,甚至连合道的囚笼都种下了,结果都失败。

    这就证明,对于苏离的‘围捕’已经进入了终结时代。

    而此时,随着苏离站在帝江身上,帝江忽然一抓撕裂虚空,炸穿一切道痕,从道痕之中震碎了一道蓝色的漩涡之门。

    漩涡之门破碎,其中出现了一尊唯美的浅蓝色身影。

    这浅蓝色身影,唯美之极,也动人之极。

    “怎么,现在将你派出来了?因为我们之间过去的那份因果吗?”

    苏离嗤笑一声,语气轻蔑。

    浅蓝色纱裙身影汇聚之后,形成了绝美无比的诸葛浅蓝。

    是的,诸葛浅蓝再次的出现了。

    苏离则神色平静,道:“既然出现了,而且天道让你出现,说明了天道一方妥协了。

    但是,我这方面,却没有那么轻易的算了。

    三个要求!

    立刻照办!”

    苏离没有看人皇和女娲。

    他不是人皇也不是女娲,这一次的要求,已经不可能轻松和简单!

    “请说。”

    诸葛浅蓝轻咬芳唇,柔声开口。

    很明显的态度,很妥协的态度!

    “第一个,将忘尘寰的谛听兽直接抓过来,送到我面前,废掉所有能力之后,任由我帝江祖巫直接当场吞噬炼死,杀穿!”

    苏离直接提出了第一个要求!

    这要求一提,顿时,石破天惊!

    当苏离提出条件的时候,其实诸葛浅蓝已经有了很大的诚意。

    毕竟她的出现,本身就代表了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意志的一种妥协。

    天道意志本身,并不是真的存在,但是其拥有着一种特殊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种影响会作用在修行者的身上,让修行者或者是忽然顿悟,或者是幡然醒悟,抑或者是忽然转性子之类的。

    言归正传,所有如浪子回头、幡然醒悟之类的表现,其实都是天道意志在某种层次上形成的影响。

    有时候,修行者很难以了解什么是本我,什么是逝我,再就是什么才是真我。

    但是天道意志的影响,会在某些时间点里,让这一切显得非常自然,并以一种理所当然的状态完全呈现出来。

    就好比是此时的诸葛浅蓝,她的出现,表面上是她觉得这时候,因为诸葛浅韵、诸葛绮妍和苏离相当不错的关系,所以当她出面之后,似乎还有谈判的余地,还可以让洪荒皇族的降临更温和一些,也可以让这一方天道世界可以更进一步的获取一些好处。

    在诸葛浅蓝看来,这是为了整个世界的事情,也是一份功德。

    她不苛求功德,却也愿意为此而进行一些付出。

    可实际上,诸葛浅蓝对于很多事情,却也依然没有看明白——她出现在此处本身,实际上就已经是代表了天道的意志而出现了。

    不过,对于苏离而言,结果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诸葛浅蓝此时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因为苏离的语气说明了苏离绝不可能会退让!

    但是,诸葛浅蓝也绝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

    牺牲忘尘寰那无比强大的谛听守护兽,去寻求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那么,如今又真的需要去服从苏离吗?

    这时候,诸葛浅蓝也不得不考虑一件事情——这一次,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诸葛浅蓝并不愚蠢,却也在此时,第一时间里反而没有了选择。

    诸葛浅蓝看向了苏离,秀美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苏离,我觉得,你这第一个条件就显得很没有诚意。

    你要知道,我诸葛浅蓝既然出现了,有些事情,我自然是准备诚心诚意的去付出。

    但是,你这样就显得很没有意思了。”

    诸葛浅蓝还是表达出了一丝淡淡的不满。

    这份不满,仅仅只是针对苏离的‘狮子大开口’。

    可是,苏离却在聆听到诸葛浅蓝这样的话语之后,脸上多了几分失望之色。

    这样的眼神,直接让诸葛浅蓝有些受到刺激。

    她再次蹙眉,神色微微有一丝的不愉之色:“苏离,你觉得我所说有什么问题吗?这一次,我的真的很有诚意!而且,这一次虽然确实有试探的成分,甚至也有一些特殊的举动,但是那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而且,这一次为难你的,实际上和忘尘寰的关系也并不大。”

    苏离道:“你能代表天道的意志出现在此地,证明了天道一方的妥协与诚意,这的确是事实。

    但同样的,也说明了,你在这天道意志这一方,应该是佼佼者了。

    可是作为头部,作为佼佼者,你的表现,确实是很差强人意,甚至说表现很差。”

    诸葛浅蓝俏脸上生出一丝淡淡的嗔怒之意:“苏离,你若是通过羞辱我而获得自身的存在感,同时以加强自身的优越感,我觉得,大可不必。

    而且,这样的方法,也只是会徒增笑话而已。”

    苏离淡淡道:“所以你,你的表现确实很差,至少,格局确实是小了。”

    诸葛浅蓝皱了皱眉,没有开口。

    苏离又道:“你的意志其实并非是你的意志,只是天道意志的呈现。

    但同时,你也是你自己,也同样拥有你自己的判断。

    到了现在这样的阶段,你们不是想着如何真正的投之以诚,反而不断的反复横跳和试探,这样的表现,确实很糟糕。

    而且,这样的效果确实是挺差的,至少我非但没有兴趣继续谈下去,反而更愿意将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苏离说着,随即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祖巫帝江一眼。

    帝江并没有头部,身体像是一个巨型的椭圆,但是极其恐怖,极其可怕。

    这样的存在,可是比绝世神王的威胁都还要大得太多太多了。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帝江似乎已经完全的明白了苏离的意思,是以立刻发出了一声声淡淡的嘶吼声。

    那嘶吼声看似很低沉也很淡泊,但是其声音呈现出来的时候,立刻震荡四方虚空,引得天地雷云汇聚,劫雷翻滚。

    很快,天空之中立刻汇聚满了厚厚一层浩瀚的劫云不说,一股股毁灭的归墟气息,像是炸散的能量涟漪一样,竟是在极速的朝着四方蔓延着。

    这种场景,似乎一发而不可收拾。

    诸葛浅蓝见状,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这时候,她终究明白到,苏离的确是不太愿意和她谈了。

    但是,她却知道她万万是不能放弃的。

    可同样的,她也绝不可能放弃谛听兽——

    一时间,诸葛浅蓝万分的难以抉择。

    这时候,苏离却仿佛直接看出了诸葛浅蓝的窘迫,但是苏离也同样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身的选择。

    苏离静静的等待着。

    机会他已经给出去了。

    可是,实际上他甚至似乎等不到提出第二个条件的机会了。

    诸葛浅蓝犹豫着的同时,另外一边,诸葛浅韵终究还是出现了。

    和诸葛浅蓝的模样十分相似,但是她一出现,苏离就知道,她就是诸葛浅韵。

    熟悉的诸葛浅韵。

    绝世的诸葛浅韵。

    再次见到诸葛浅韵,苏离的心中有了一丝淡淡的涟漪。

    但是这一丝淡淡的涟漪,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苏离,你好,好久不见。”

    这时候,诸葛浅韵忽然开口了。

    她的声音很轻柔,也很美丽悦耳动听,如夜莺黄鹂的鸣叫一样,令人无比的舒适惬意,赏心悦目。

    苏离点了点头,道:“是啊,好久不见。诸葛浅蓝不行了,现在轮到你上来了吗?”

    苏离的询问,让诸葛浅韵神色微微有那么一丝的尴尬。

    不过很快,诸葛浅韵就恢复了正常。

    她轻轻颔首,道:“实际上,我姐姐确实也是身不由己,所以我希望苏离你不要怪罪于她。”

    苏离道:“对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人,其实我都不会怪罪,因为没有必要,也因为,他们都不值得。”

    苏离的语气很直接,话语也很掷地有声。

    诸葛浅韵默然半晌,随即轻叹了一声,道:“苏离,实在是很对不起。”

    诸葛浅蓝忽然道:“你不需要道歉,有什么值得道歉的呢?我们带着诚意而来,虽然这一次我们来得确实是晚了一些,以至于一些关键的事情我们没有能出上力,但是同样的,我们也不会让事情真正的发展到无可救药的那一步。

    这件事情,人皇和女娲娘娘也都是知道的。”

    苏离淡淡道:“所以说,你的格局小了,这件事,又和人皇与女娲娘娘有什么关系呢?

    你所认为的,也仅仅只是你所认为的罢了。

    而实际上,一切完全并不是如此。

    另外,谛听兽不值得你维系,也没有必要维系。

    他所造成的一切因果,也只有他自己来承担。

    要么承担,要么,这一次的和谈结束。”

    诸葛浅蓝闻言,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几分。

    但是好一会儿之后,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反而是另外一边,诸葛浅韵被诸葛浅蓝打断之后,神色有些复杂难明。

    “姐姐,苏离所言,确实是很有道理的。另外,这次的事情,其实苏离的提议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对于双方,反而都有一些特殊的好处。”

    诸葛浅韵规劝道。

    可惜,诸葛浅蓝却已经完全的聆听不下去了。

    诸葛浅韵见状,也没有了再继续叮嘱的念头了。

    毕竟,她其实已经很懂‘诸葛浅蓝’了。

    诸葛浅蓝道:“好,那么这第一个要求,我们——我们可以遵从。

    那么,第二个要求又是什么呢?”

    诸葛浅韵道:“其实不是要求,只是双方之间的一次充满诚意的合作罢了。

    另外一方面,谛听兽仅仅代表不受掌控的忘尘寰。

    但是归墟皇族立下之后,传承才会拥有真正的根基!”

    苏离道:“难得你们有这样的认知,算是已经很是不凡。但既然能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先将第一个要求处理妥当之后,我再提及第二个要求。”

    苏离的语气更加坚定了几分。

    通过之前的一系列的推衍分析,苏离也已经知晓的对应的效果。

    至于说一些异常情况,暂时却也无需担心。

    很快,这一方因果,也已经全部的达成了。

    诸葛浅蓝被诸葛浅韵传音了一席话之后,终究还是妥协了。

    接下来,诸葛浅蓝释放浅蓝色的漩涡之门,引出一片彩光之后,其中,谛听兽那无比巨大的身影已经完全的呈现了出来。

    “忘尘寰的经营,一向是出彩之极的。

    特别是如今的忘尘寰,历经无数次的苦修蜕变,如今已经达成了一种全新的高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竟是因为要接纳这苏离,而要将我这样的有功忠臣直接抹杀,以讨好苏离的欢心?”

    谛听兽十分强横,也十分的恐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