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52章 手段尽出,于事无补
    当苏离开始向苏家人发难的时候,姬炎炎的神色更加的难看。

    她的目光死死的锁定着苏离,呼吸甚至变得很是急促。

    “苏离,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能针对苏家人出手,绝不能!”

    “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姬炎炎声音尖锐了几分。

    这时候,她依然绝美的脸上,明显呈现出了焦虑、急切之色。

    只是,这是真的焦虑与急切,还是刻意为之,也唯有她自己知道了。

    这时候,因为人皇和女娲在场,如此针对苏家行事,现场除了姬炎炎之外,也没有人出面阻止。

    这并不是因为苏离如今的实力已经无敌。

    而是,在这般情况下,至少暂时洪荒皇族这一方的实力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碾压局势。

    这种情况下,真正的强者肯定是不会出面来触霉头的。

    既然洪荒皇族这一方势力已经有了明显的优势,而且还在这件事上笑到了最后,重新参与甚至是掌控了轮回。

    那么,归墟立洪荒的事情已经就彻底和这一方天道形成了真正的因果纠缠,已经不可能再分离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在这般情况下,直接给予洪荒皇族势力一些面子,这样反而还能落下一些因果。

    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还垂死挣扎争取,反而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事情闹得更大。

    现在,已经不是这一方世界的因果占据优势了——

    因为,对于洪荒皇族而言,舍弃天池血河形成的阴曹地府,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损失或许有,但一定是可以承受得住的。

    但,若是这一方世界的‘阴曹地府’崩塌了、毁灭了,那么这一方世界,将彻底的成为破碎的法则世界,将会很快被彻底的湮灭。

    法则崩乱,道痕崩灭,等待的结果,将会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归墟浩劫,彻底寂灭。

    此时,哪怕是姬炎炎,其实也已经看出了这样的结局。

    所以,她哪怕是拥有强大的实力,也已经不敢随意出手。

    更遑论,此时的苏离,汇聚了天地命格,逆天气运,还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底蕴!

    其能力和实力,在这般情况下是最为巅峰的状态。

    如今的情况下,无人,能与之撄锋。

    可,正是如此,苏家不能有失,苏家的因果不能被磨灭。

    那样,最大的‘底蕴’,最大的投入和付出,将一定会付诸东流!

    可,此时又如何才能阻止苏离针对苏家人的行动?

    姬炎炎迟疑之间,苏离已经将目光落在了诸葛浅蓝的身上。

    诸葛浅蓝看了姬炎炎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姬炎炎见状,脸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了几分,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以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了诸葛浅蓝一眼。

    诸葛浅蓝怔然了刹那,随即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

    随即,诸葛浅蓝再次看向了苏离,轻声道:“苏离,在你准备肃清苏家那些人之前,有个人想见见你,和你谈谈。”

    苏离沉默了片刻,道:“是苏荷对吗?”

    诸葛浅蓝闻言,轻轻颔首,道:“是。”

    说着,诸葛浅蓝又立刻道:“不过,如果你不愿意见她的话,那么,她也可以不出现。”

    苏离道:“既然话你已经说了,那么我也不会那么狭隘,她既然想见,那就见吧。”

    苏离答应之后,诸葛浅蓝也终于松了口气。

    不仅仅是诸葛浅蓝松了口气,就连姬炎炎,也同样如此。

    看样子,苏家人在她们的心中,分量着实不轻。

    苏离对于两人的表现看在了眼中,却也选择了淡然应对。

    因为,他不可能因为别人的情绪变化而去轻易作出判断了。

    真相在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停留于表面。

    而基于一些基本信息的判断,也永远不可能那么的准确。

    “苏神算,谢谢你。”

    诸葛浅蓝说着,还忽然朝着苏离深深鞠了一躬。

    苏离则若有所思的看了诸葛浅蓝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种情况下,能主动真诚感谢,对于诸葛浅蓝这种人而言,其实已经相当难得。

    尽量对于苏离而言,他的态度几乎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诸葛浅蓝说完,姬炎炎则拿出了一面镜子。

    类似于镇魂镜般的镜子。

    镜子的镜面上,有一道类似于八卦般的图案。

    图案里,明显有封锁的禁制。

    而这一道禁制,此时也已经被姬炎炎汇聚鲜艳的火焰符文开启。

    禁制开启,镜子的镜面上开始冒出一缕缕青蓝色的烟雾。

    而烟雾弥漫之后,其中,一道身影渐渐的凝聚了出来。

    这一道身影,苏离也已经很是熟悉。

    而且,其身影凝聚出来之后,更是让这一方天地多了几分灵性与道韵的气息,多了几分清新与超凡的气息。

    一缕缕淡淡的甜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令人如沐春风。

    这就是苏荷。

    也是到现在为止,最为真实也最为实在的苏荷。

    是的,一个真真实实、源自于本体而存在的苏荷。

    没有那么多的花里胡哨。

    因为在这时候,面对苏家的‘死劫’,没有人敢、也没有人会还动用分身前来。

    逃?

    执掌了轮回的苏离,在轮回的规则之中,在对于苏忘尘的能力的掌控之中,是可以扼杀命运的!

    有了这样的轮回,逃是逃不掉的,分身本体的活命之法也已经被彻底破解——抑或者说,这本身获取就是苏忘尘种下的最大囚笼!

    耗尽心血凝练了无尽的分身本体,结果却依然被人以‘扼杀命运’的手段彻底掣肘。

    这般情况下,分身前来,除了更显得没有诚意之外,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此时,苏荷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纱裙,将修长而秀美的身材凸显得玲珑有致。

    她整个人如清水出芙蓉般明丽动人。

    她自镇魂镜中走出之后,很快就来到了苏离的身前。

    “收手好吗?”

    苏荷柔声开口,美眸之中泛出泪光以及,深深的恳求之色。

    “值得吗?”

    苏离反问道。

    苏荷轻叹了一声,道:“为了个人而言,的确是不值得的。但是我和你不同。我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我个人而活着。

    还有父亲和母亲,还有姑姑。

    她们其实都已经很——”

    苏离抬手打断了苏荷的话:“这时候,你还是在为了他们求情?完全放弃自我的为他们求情?”

    苏荷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像是之前那样,宽容一些。我知道,再说这样的话会显得很可笑,但真的是有原因的。”

    苏离道:“我知道,也明白,因为壁画中的因果有绝大部分其实都是真的,不然,那些因果也不成立。

    但,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我愿意与你交流,仅仅只是因为你是苏荷。”

    苏荷轻叹一声,道:“我明白,只是——”

    苏离正色道:“没有只是,这时候,你可以回避了。”

    苏荷颤声道:“难道,就不能为了我再付出一次吗?这一次,真的不会再让你失望的。”

    苏离摇了摇头,道:“抱歉,你苏荷,仅仅只是苏荷罢了。”

    苏荷脸色惨白,随即自嘲的笑了笑,道:“也罢,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不再规劝了。

    终究,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苏离淡淡瞥了苏荷一眼,道:“你在一味要求别人付出的时候,又是否想过,你又为别人付出了什么?

    机会已经给出了很多,可惜,等来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既然不知道珍惜,那么也就没有获取机会的资格了。

    另外,当初的恩断义绝,不是我决定的。

    曾经我如捧珍宝的呵护你,你却不当回事,为此我甚至悲伤难过,痛不欲生。

    而如今,一切彻底放下,不管你是真心的,还是惺惺作态,都已经迟了。

    苏家人作的恶,每一笔,我都记在心中。

    无论其因果是什么,其作恶多端这一点,是没有办法抹除的。”

    苏离的语气很轻,但是说出的话却很冰冷,也很决绝。

    苏荷闻言,脸色更显苍白了几分。

    她俏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却终究没有再出言辩解。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发声。

    苏离深深看了苏荷一眼,轻叹一声道:“你觉得悲哀的时候,其实我反而觉得更加的悲哀。

    因为,你现在所做的所有一切,是对于我——抑或者说黑暗形态的我的更进一步的伤害。

    曾经,我濒死无数次,每一次你都有机会出手,甚至是给予一缕阳光或者一丝帮助,就可以将我从深渊之中拉出。

    但是,你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你没有。

    你们固然有培养我的目的,但同样也太过。

    没有足够的冷漠无情,是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而如今,他们遭遇到了危机,你却如此放弃一切,苦苦哀求。

    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对于我的最大伤害吗?”

    “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甚至到了现在,都没有在乎过我一丝,一毫。”

    苏离的话语依然淡然而随意。

    但是说出的话,却也格外的触动人心。

    苏荷泪流满面,哽咽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苏离摇了摇头,抬手一挥,如时光溯源一般,顿时苏荷的身影定格于原地,然后有开始化作青蓝色的烟雾,倒流回了远方的镇魂镜中。

    而那一面镇魂镜,竟是也开始重新封禁。

    这样的手段,反而让姬炎炎秀眉微微一簇,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以及诧异之色。

    “这里,莫非依然还是什么真虚?不然为何如此离奇?”

    姬炎炎心中甚至生出了一丝很可怕的想法。

    只是,片刻之后,她又仔细看了看镇魂镜,随即立刻进行了否定。

    不会的,真虚不可能将她姬炎炎衍化得如此逆天,如此真实。

    而且,她是完全可以感应到本体、分身以及各种对应的天道与因果的。

    真虚般的手段,不可能达到这样逆天的效果!

    姬炎炎迟疑之间,又渐渐压下了心中巨大的疑惑。

    同时,她也依然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如今就连苏荷来恳求,都已经没有用了?

    要知道,苏荷曾经对于苏离而言,那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啊!

    姬炎炎百思不得其解,是以,开始怀疑,眼下依然活在虚幻之中,活在特殊的真虚之中。

    姬炎炎如此,事实上,和姬炎炎相似想法之人,也不在少数。

    可现实终究还是残酷的。

    因为,没有什么时间法则的变化,也没有什么的雷霆之音出现。

    有的,仅仅只是一缕缕因为忘尘寰因果、因为隐藏地府因果而形成的淡淡法则气息。

    那些法则气息里,隐隐也弥漫着一缕缕因果与轮回的洪荒气息。

    甚至,因为这些气息,姬炎炎都可以觉得,她原本早已经停滞不前的境界,都已经有所松动。

    这若是在平时,必定是一件天大的惊喜与机缘。

    可眼下,她却半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付出了一辈子——不,付出了无数被子,辈子的心血,换来了巨大的希望。

    而如今,那巨大的希望眼看便已经触手可及,唾手可得,却忽然之间像是一个巨大的七彩气泡,被苏离狠狠戳穿了。

    希望的破碎,就像是被黑暗席卷,拉入无尽的深渊,永远再没有崛起之日。

    想到源自于这背后的惊悚与末路,姬炎炎便不寒而栗。

    早知道——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死心塌地跟着苏叶,抑或者死心塌地的当苏离的一条狗,便如那魅儿、沐雨兮一般,如今岂不是已经累积无尽功德,获得无尽气运与天机?

    可惜。

    可悲。

    姬炎炎长叹了一声,美眸重新落回苏离的脸上。

    随后,她芳唇轻启,刚要说一句亲近暧|昧的话,这时候,苏离却忽然道:“不必开口了,给苏叶留点儿余地。”

    姬炎炎极为美丽动人的芳唇张了张,要说出口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苏离又道:“是你们将他们送过来,还是我亲自动手?我若是亲自动手,苏家,将会被鲜血抹平,断绝所有传承与因果。”

    姬炎炎呼吸凝滞,脸色更显苍白了几分。

    片刻后,她收敛了情绪,整个人变得极其的冰冷与寒厉。

    “苏离,你不要逼我作出最终的抉择!”

    姬炎炎一字一句,语气之中带着一缕冷静深处的疯狂。

    苏离冷笑一声,道:“我非但要逼你,还要你立刻作出最疯狂的选择,我就想看看,你能疯狂到什么程度。”

    苏离说着,又道:“来,开始你的表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