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53章 苏叶出面,盘古因果
    付出了一辈子——不,付出了无数被子,辈子的心血,换来了巨大的希望。

    而如今,那巨大的希望眼看便已经触手可及,唾手可得,却忽然之间像是一个巨大的七彩气泡,被苏离狠狠戳穿了。

    希望的破碎,就像是被黑暗席卷,拉入无尽的深渊,永远再没有崛起之日。

    想到源自于这背后的惊悚与末路,姬炎炎便不寒而栗。

    早知道——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死心塌地跟着苏叶,抑或者死心塌地的当苏离的一条狗,便如那魅儿、沐雨兮一般,如今岂不是已经累积无尽功德,获得无尽气运与天机?

    可惜。

    可悲。

    姬炎炎长叹了一声,美眸重新落回苏离的脸上。

    随后,她芳唇轻启,刚要说一句亲近暧|昧的话,这时候,苏离却忽然道:“不必开口了,给苏叶留点儿余地。”

    姬炎炎极为美丽动人的芳唇张了张,要说出口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苏离又道:“是你们将他们送过来,还是我亲自动手?我若是亲自动手,苏家,将会被鲜血抹平,断绝所有传承与因果。”

    姬炎炎呼吸凝滞,脸色更显苍白了几分。

    片刻后,她收敛了情绪,整个人变得极其的冰冷与寒厉。

    “苏离,你不要逼我作出最终的抉择!”

    姬炎炎一字一句,语气之中带着一缕冷静深处的疯狂。

    苏离冷笑一声,道:“我非但要逼你,还要你立刻作出最疯狂的选择,我就想看看,你能疯狂到什么程度。”

    苏离说着,又道:“来,开始你的表演!”

    姬炎炎闻言,双眼之中绽放出一缕缕紫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气息几乎在刹那之间就变得极为浓郁了起来。

    她整个人似忽然之间就变得格外的恐怖。

    只是,这样的变化才持续了片刻,就在瞬息之间中断了。

    因为,在这一刻,又有一人忽然出现了。

    此人出现得非常的突然,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此人一身白衣,气质深邃而又神秘,同时又带着一股特殊的冰冷气息,浑身犹如凝聚着万年的寒冰。

    此人,背负着一柄长剑,浑身的剑意逸散出一股股清冷的辉光,将他笼罩其中。

    此时,当此人一步步同样自虚空忽然走出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的,几乎都被那刺骨的剑意道韵气息逼迫得难以睁开双眼。

    “你——”

    姬炎炎瞪大了双眼。

    随后,她美眸之中的紫色气息,立刻消散了起来。

    甚至,其紫色气息在消散之后,还弥漫出了一道道淡淡的光影。

    光影之中,一丝丝泪痕若隐若现,但很快,这所有的异常也都全部的消失了。

    姬炎炎又化作了那个冷漠而又有些疯狂、残酷的、身材炸裂的奇女子。

    “怎么,还是要冥顽不灵吗?”

    来人忽然开口道。

    他的声音无比的清冷,清冷之中带着一抹冷厉与决绝。

    这样的语气,带着强烈的质问之意,以及深深的失望之意。

    “我我我——”

    姬炎炎冷冽的气息立刻破碎,就像是万年的冰川忽然之间崩碎碎裂一样。

    她所有的冷毅都无法凝聚出来。

    她再次变得正常了不少。

    她美丽而妖娆的眸子里的疯狂之意,也极速的衰减了起来。

    “苏——苏叶,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姬炎炎的语气,都有些结巴。

    这是在平素绝不可能看到和听到的声音。

    但是此时,在此地,姬炎炎完全如同一个被当场抓住的贼人一样,显得是那么的心虚。

    “我不来,看着你继续在这样的不归路上走下去吗?”

    苏叶冷声道。

    他依然是一字一句。

    姬炎炎呼吸凝滞了刹那,脸色再次苍白了起来。

    随后,她轻轻抿着嘴唇,道:“可是,我还有选择吗?”

    苏叶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有选择。而且,因为错可以,但是却不要一错再错。”

    姬炎炎道:“那——那你还愿意给我机会吗?”

    苏叶道:“机会从来都不是我给你的,而是你自己去争取的。只要你能真正的呈现出你的诚意,机会也不是不可以没有。”

    姬炎炎俏脸上终于显出了动容之色。

    随即,她美丽而蕴含紫气、水雾的眸子再次泛起一缕缕晶莹的光泽。

    显然,这样的一句话,对于她的触动太大了。

    “不——”

    忽然,姬炎炎惊怒之极,尖叫着。

    但是,她身上原本黯淡下去的紫气,又极速的、快速的凝聚了出来。

    这时候,苏离却忽然道:“华紫嫣,抑或者说,华紫漓,你还想要惹是生非吗?”

    姬炎炎浑身的紫气弥漫,她整个人变得格外的狰狞,扭曲,身体更像是已经变得完全的情难自禁。

    只是,好一会儿之后,姬炎炎却咬碎了一口的牙齿,竟是生生的顶住了那巨大的反噬之力,再次的变得冷静了起来。

    “苏叶,我是不会再让你失望的——既然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苏叶淡淡道:“我从来都没有给过你机会,但是我却一直在自己的记忆禁|区里,给你留下了一处位置。

    只不过,我的记忆禁|区,已经永远的荒芜了。

    这样的荒芜之地,也已经不可能开启。

    所以,你有机会,但是我未必还能有机会。”

    苏叶的语气很平淡,却蕴含着悲哀之意。

    姬炎炎张了张嘴,嘴角淌出鲜血的同时,双眼之中的紫色气息翻滚,却还是在气息涌动之时,淌出了血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想——”

    苏叶叹道:“人世间,从来不会有真正的自由,至少眼下如此。

    既然如此,那,索性——”

    苏叶说着,目光看向了苏离,接着,他非常果断的跪在了苏离的面前。

    苏离静静的看着苏叶。

    苏叶的目光不卑不亢,却充满了恳求。

    “为什么?”

    苏离忽然开口道。

    “为什么?因为我姓苏,因为我也是苏家人。”

    苏叶一字一句回应道。

    他的语气很坚定。

    苏离道:“但,那只是你认为的,他们根本不这么想。”

    苏叶轻声道:“这已经是一个无比黑暗的世界,已经彻底没有了光,没有了希望之源。但,总是要有一个人去充当希望之源的。

    你不愿意,苏忘尘也已经彻底放弃,而忘尘寰的因果也已经彻底崩裂,终结。

    如今有了全新的希望,有了全新的轮回体系,这是一件好事。

    大爱与兼容,这也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所以,我选择了原谅,选择了承担。

    他们的确有错,罪该万死,但是他们牵扯了巨大的因果,暂时却不能死。

    一旦他们现在死去,天池血河的因果会彻底的崩裂。

    这样一来,不仅是我们这一方世界会遭遇毁灭的灾劫,浩劫,就连归墟的因果,也会彻底的崩塌。

    对于归墟洪荒皇族而言,损失其实并不会太大,他们承受得起。

    但是,我们这一方世界,承受不起。

    这是炎炎想要与你拼死一战的疯狂所在。

    她的出发点没错。

    但是她不该逼迫你。

    她没有资格。

    我也没有资格。

    我们所有人也都没有资格。

    所以,我恳求你——

    为此,我愿意付出所有代价。

    我愿以身殉葬,以本我化道,来成全你的所有损失。

    从苏忘尘那里,你也该知道,他有过两次的死,也有过两次的生。

    而这其中的死与生,诞生的就是如我和苏荷这般的存在。

    而我则是这其中的最关键的存在。

    我若死去,苏离,你就可以真正的崛起了。

    我是神子,你是魂奴。

    但是一切也是可以反过来的。

    今次,我自我化道,愿成你的魂奴,助你彻底超脱。”

    苏叶说着,手中拿出了一柄剑。

    那是罪月幽魂剑。

    那也是他最趁手的本命兵器。

    在那一刻,苏叶直接对自己动手了。

    人皇和女娲都没有插手。

    诸葛浅韵和诸葛浅蓝没有出手。

    就连姬炎炎,也都只是满目含泪的看着,死死的看着。

    “噗通——”

    “噗通——”

    “噗通——”

    这一刻,诸葛九凤、诸葛浅韵,诸葛浅蓝等人,全部的跪了下来。

    这群人,全部都在为苏家人求情。

    苏离依然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作出选择。

    而这时候,姬炎炎默默垂泪之后,浑身竟是开始燃烧起了紫色的火焰。

    就如同主动的化道一般。

    不远处,苏叶眼见这一幕发生,眼瞳微微收缩,却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没有阻止。

    天地间,一阵阵的寒风吹拂而来。

    天地道韵,似乎都开始一同悲泣。

    而在这样的环境下,苏家人也出现了。

    他们的出现很突兀,但是也很正常。

    因为他们是汇聚天道法则之门而来。

    被天道法则席卷而来。

    为首者,正是苏盘古。

    “你们起来,不需要跪求。首先,这份因果我不会承担。”

    “其次,这是一个杀局,但是只是我们没有笑到最后罢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失败,我并不甘心。”

    苏盘古静静的看着苏离,一字一句。

    说话之间,他抬手一挥,直接中断了姬炎炎的化道,中断了苏叶的自杀。

    苏离冷声道:“一直高高在上,这一次没有希望了,还能如此强势,大概也只有你能做得出来了。”

    苏盘古不以为意,道:“成王败寇,一向如此。此次,我自削一个‘古’字,以后,我便是苏盘!

    我主动断掉盘古因果,所以不会对这一方天地法则因果造成毁灭影响。

    但是,你们,也不配为我赎罪!

    我无罪!

    因为,我的出发点,终究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文明繁衍与壮大!

    只不过,我走的是极端路线,与你们的兼容、博爱路线不同。

    苏叶,姬炎炎,甚至是华紫漓,你们的做法,我依然不会认同,也不屑于与之为伍!”

    苏盘古异常的强势。

    同时,他在锁定苏离之后,又冷笑道:“另外,因为对于皇族因果渗透够深,无论是祖巫还是洪荒法宝的手段,对我是无用的!

    人皇都奈何不得我,你就更不行了!

    当然,现在我同样也无法奈何你。

    但,过了今次之后,你又能如何?

    在我眼中,你充其量和魅儿的情形差不多。

    你,翻不起什么浪花!”

    苏盘古说完之后,看了身边的苏星曌、苏星亦等人一眼,道:“你们,自斩皇族因果,断掉对应因果。”

    苏星曌等人闻言,竟是也毫不犹豫,立刻听话的自斩出手。

    场面有些惨烈,但是依然没有人阻止。

    很快,苏盘古大手一挥,斩断了一片片秩序的锁链的同时,手中也显化出了一柄暗金色的、气息十分恐怖的巨型战斧。

    这战斧,毫无疑问,是极其强大的盘古斧。

    而这盘古斧的来历,也同样毫无疑问,必定是来自于苏忘尘。

    也就是说,苏忘尘丢失了最大的顶级法宝——盘古斧!

    苏盘古在这样的时刻,拿出了此物之后,天地间的法则,都因为这样一柄盘古斧,而完全扭曲。

    这是不可应对的底牌。

    哪怕是苏离,也确实没有把握针对这样一柄斧头出手。

    但同样的,苏盘古也同样不会真正的对苏离出手。

    这样的绝世法宝,他能动用的次数,显然也非常有限。

    苏离不怕死,但是却还没有达到一拼因果的地步。

    “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

    苏离轻笑了一声,又道:“的确是很了不起。”

    苏盘冷哼了一声,道:“跳梁小丑般的东西,没有想到这一次大意了,让你有了崛起甚至是掌控因果的机会,不过,那又如何?幽冥海独立出去的部分还有很多,忘尘寰独立的部分也还有很多,你想真正的一统因果,差的还太远!

    另外,既然走到这一步,那么,接下来的纷争,你也再不可能超脱出去了。

    既然已经下场了,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好了。”

    苏离道:“就怕你没那么长的寿命去玩了。”

    苏盘冷笑道:“玩死你们这群异族、贱种已经是足够。”

    苏离道:“可惜,今次白白葬送了那么多年争取的皇族因果,最后还要依仗皇族的绝世法宝,才能进行威慑,可笑还如此猖狂。”

    苏盘嗤笑道:“即便如此,那这也是我苏盘的本事,不是吗?有些废物即便是想,也没那资格和能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