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60章 成全因果,命名浅蓝【重要必订】
    随后,黑袍男子开启了乾坤生死门。

    这之后,出现了一系列明显有些扭曲的变化。

    黑袍男子观看了许久之后,终于轻轻的合上了那部泛黄的古书。

    又过了许久,黑袍男子再次重新观看了一次。

    这一次,时间更早了一些。

    这一次,起点甚至拉到了两万年前。

    两万年前的一幕幕的经历,又如同历史重演一眼,重新的呈现了出来。

    只是,这其中依然有些地方超出了黑袍男子的意料。

    是以,黑袍男子反复思量之后,将其中的一部分切割了开来。

    于是,两万年前的一些场景,也发生了一些比较诡异的变化。

    这些变化,导致的结果就是——来自于苏叶的师尊,忽然之间下落不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而因为这样一份残缺,反而导致苏叶对于其师尊的记忆,忽然之间变得无比的深刻,就像是完全的烙印到了其中一般。

    黑袍男子挑挑拣拣,最终将一些画面就像是组合拼图一般,完全的组合了起来。

    在这样的组合之中,黑袍男子的身影渐渐更加凝实了几分。

    随后,他又反复看了那些组合的画面一眼,最终,他将所有的画面全部的抽离了出来,并将对应的痕迹全部的抹除。

    这些做完之后,原本已经松动的时间,已经彻底的变得正常了起来。

    这时候,人皇和女娲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了黑袍男子的身边。

    “苏离,现在你有了决定吗?”

    人皇轻声询问道。

    他没有催促。

    事实上,他的存在,甚至是女娲的存在,如今都是基于苏离的存在而存在。

    这并不是说黑袍苏离很厉害。

    而是洪荒皇族的因果,起因就在苏离的身上。

    也就是说,归墟立道,实际上已经成功了至少一部分了,只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法则严重的抗拒,甚至于不惜鱼死网破来阻止,才最终得以放弃。

    而之所以放弃,也并不皇族因果不如人。

    而是——人皇和女娲乃是苏离心中真正的人皇和女娲,至少不会去强迫这个世界的天道接纳这样一种文明融合的规则。

    苏离本就是以立道而来,但真实的目的,同样也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归墟浩劫。

    因此,在无比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参悟出了很多的功法,同时也掌握了很多的能力。

    并,以此来推衍了无数的可能。

    而原本,这一次的经历,是可以彻底的进行覆盖的。

    但,一个‘记忆入侵’,导致他的‘凡体’被侵蚀了部分记忆。

    而这被侵蚀的部分记忆,则又被反复的利用,甚至动用了‘情感攻击’的弱点攻击,并最终导致出现了一个黑暗状态下的苏离,也就是苏忘尘。

    更可怕的是,苏忘尘沦陷了,甚至于暴露了许许多多无比核心的秘密。

    好的地方在于——即便是暴露了,但是所有一切,其实也都在苏离的推衍与计算之中。

    在大世界布局小世界,从一开始,就真正的套了一层,所以,苏离其实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同样的,这样一次的经历,也让他知道——有些事情,其实真的很残酷。

    道不同,永远,永远都不相为谋。

    如今,面临放弃的这种选择,苏离也陷入了刹那的茫然之中。

    不过,很快,这种忙卷就消散了。

    因为,当岁月来临,他同样是熬不过这片天地的法则的大限的。

    所以,如今要么按照先前的那份因果来进行覆盖。

    要么,就从囚笼降临开始,重新应对。

    而无论哪一种,对于苏离而言,其实是非常非常的得不偿失的。

    人皇和女娲都在静静的等待着。

    这时候,苏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道:“人皇,我已经决定了。”

    苏离的眼神无比的坚定。

    人皇道:“无论你的任何决定,那都一定会是最合适的决定,所以,说出你的决定吧。”

    女娲这时候,美眸之中也充满着赞赏的神色。

    苏离闭上双眼,随即又睁开,道:“我选择——成全。”

    人皇闻言,眼神微微一凝,随即变得深邃了许多。

    而女娲则有些异样。

    她看向苏离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而又沉重了许多。

    好一会儿,她才道:“这样一来,你将丧失一切,一无所有,甚至,所有的付出全部付诸东流——反而,这一方世界,会因为天道法则的得以弥补,而变得格外的完美。

    而且,吸收了洪荒皇族的因果,这个世界会彻底的变得正常起来。

    同时,壁画、分身等对应的法则,会变得格外的严苛。”

    苏离点了点头,道:“如此,这个世界才真正的拥有一线希望,不是吗?”

    人皇道:“我们本就是不存在的,是你通过华夏的神话体系而推衍出来的。可若是如此,我们的存在,占据了你的所有一切,而你所蕴含的底蕴,将彻底的枯竭。”

    女娲道:“这世间的因果,永远永远都是恒定的,法则也是恒定的。

    当我们崛起之后,你——你恐怕会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苏离轻轻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知道。

    但我更知道,这样的一份经历,是我真正活在当下的经历。看似是一场推衍,但是我是以本体进入。

    我活在了当下,那就是我的现实。

    过去或许可以通过真虚改变。

    真虚也或许终究是真虚。

    但是这样的经历,是不同的。

    他们的每一位存在,都是有血有肉,也是有感情的。

    苏忘尘没有错。

    公乘青蝶也没有错。

    错的,只是我自己没有做到足够好,没有兼容掉双方互斥的天地法则。

    他们为了他们的文明的繁衍而拼尽一切,那是大义,也是守护。

    如果魅儿因此彻底抛弃文明跟了我,那么,那也不会是我心动的魅儿。

    那么,公乘青蝶也配不上成为青萱的母亲。

    而我——抱歉,在最后一刻,我还是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不仅是他们,更是因为人皇。

    人皇是真正的人皇,也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师尊。

    而女娲,同样也是我心中真正的圣母娘娘。

    虽然,在我构筑的因果之中,女娲娘娘的表现并不尽如意,但很抱歉,这和女娲娘娘无关。

    因为,这仅仅只是我实力不济,有心无力……”

    苏离开始道歉之后,双眼变得黯然了起来。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苏离喃喃,随即长叹一声之后,忽然口中喷出一口紫色的火焰。

    火焰之中,血水如注

    血水焚烧,化作紫色的光芒。

    光芒之中,《皇极经世书》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皇极经世书》中,一幕幕的因果,却已经完全的与现实融合了起来。

    许许多多的因果,也一一与之对应。

    只是,这些因果从十万年前开始,但是却在繁衍到了落霞荒山殒寂古庙的那一刻,竟是完全的停了下来。

    随后,其中的因果好几次繁衍,竟是都无法推进。

    因果覆盖现实,到了这一刻,竟是也覆盖不下去了。

    苏离怔然了片刻,最终,却还是再次的长叹了一声。

    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份因果为何会在这里卡住了。

    因为,和沐雨兮相见的第一天的因果,到现在,一直没有填上。

    但是,他也已经不想要去填上了。

    可,现在不填上,也已经不行了。

    苏离怔然了半晌。

    忽然,人皇走了过来,抬手一抹,一幅画忽然笼罩了下来,笼罩了整个落霞荒山。

    接着,原本停滞不见的因果,却再次的向前滚滚流去。

    现实,似乎也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但又似乎因此而彻底得以改变。

    最终,时间再次的来到了苏离和苏忘尘摊牌的那一幕。

    同样是在独立的小世界。

    也同样是苏忘尘的因果。

    只不过,苏忘尘的表现,已经完全的变了。

    “抱歉,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苏忘尘朝着苏离道歉,他的两鬓已经斑白,整个人已经彻底的丧失了所有的神性。

    似乎,他随时随地都会死去一样。

    苏离没有说话。

    苏忘尘又道:“婚约名义上虽然定下了,但实际上,我对她没有半点儿僭越。另外,孩子已经凝聚出了三魂七魄,已经无比完好。

    所以,魅儿托我带一句话给你——”

    苏忘尘说着,拿出了一枚翠绿色的玉佩雕像递给苏离,道:“拿着吧。”

    苏离的身体一颤。

    接着,他还是伸手接过。

    翠绿色的玉雕,那依然是曾经那无比美丽的雕像,是魅儿最美丽的那一刻的绽放。

    雕像中,魅儿美眸脉脉含情,其中甚至蕴含着至死不渝、永世不会磨灭的情感。

    “夫君,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夫君,我知道你要走了,我以为,曾经我告诉你我身为异族,这样就可以让你放下自己的身份问题。

    如今看来,我还是太笨了,太蠢了。”

    “夫君,天地不灭,魅儿执念不灭。”

    “哪怕是归墟浩劫亿万次,魅儿也一定会等你归来。”

    “夫君离开了,那忘尘寰,魅儿会尝试着去接手,去掌管,绝不会让夫君失望。”

    “魅儿会在奈何桥上,站着等待夫君归来。”

    “夫君,魅儿——爱你,永生——永世!”

    魅儿的声音,在玉雕之中呈现出来之后,玉雕之中的那一丝灵性,也已经熄灭。

    玉雕也在这一刻‘噗’的一声破碎了。

    苏离的手抓紧,却抓了一团空。

    苏离又看向了苏忘尘。

    这时候,苏忘尘也化作了一缕黑色的烟雾,出现在了苏离的身后,并化作一缕归墟浩劫气息,没入了苏离的后脑之中,消失不见。

    苏离站在原地。

    随后,他透过虚无的天幕,似乎看到了诸葛青尘、苏叶、风遥、诸葛浅蓝等一行人,都静静的站在奈何桥上,似乎在等待着他一般。

    好一会儿,苏离才露出了一抹苦笑的神色。

    随后,他轻轻的揭开了自己的面具。

    腐烂了一半的面容,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身材甚至也有一些佝偻。

    他并没有那么帅气,更不是那么的俊逸超凡。

    那个腐蚀了脸的丑男,就是他。

    而抛开那一身黑袍之后,他浑身长着如祖龙魔般的鳞片,整个人像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如果说,这只怪物的体积再放大数万倍的话,那么,那星空巨兽的形态,似乎恰恰便和这种形态彻底的吻合。

    “哈,哈哈哈哈哈。”

    苏离笑了。

    这笑声,嘲讽而又萧索。

    人皇的身影再次出现,并拍了拍苏离的肩膀,道:“我和女娲的本体,其实样子也同样不敢令人恭维,但那又有什么而关系呢。”

    苏离摇了摇头道:“我从不为这些而忧虑,在意,仅仅只是,想将最后的一部分留给她罢了。”

    人皇道:“知道他们为什么站在奈何桥上感恩你吗?因为他们知道,最后哪怕是你自斩,也一定会成全他们。”

    苏离道:“是啊,所以这份情感攻击,我是不是已经失败了?”

    人皇道:“这世间从来都没有什么成功与失败,只是获取的因果不同罢了,这一切,都是相对的。

    另外,他们其实也是在努力的抗争一下,想要做出一些改变,所以他们反而并不想真的牺牲你。

    至少,那些你在乎也在乎你的人,确实是这么想的。

    正是如此,这个世界、这个文明才不该进入归墟浩劫,彻底走向虚无。”

    苏离道:“牺牲我一个,成全他们,如此也好。”

    苏离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执念。

    人皇深呼出一口浊气,道:“这是造化玉碟,鸿蒙之心以及五色神石,还有——这是这个世界的通天法则——通天塔的通天之心。

    这些东西,是我们给予你的庇护。

    你有你的付出。

    你有你的成全。

    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因果。

    苏离看向人皇,忽然明悟了什么,哈哈大笑道:“那么,这东西结合我的一身因果组合之后,会是什么呢?”

    女娲笑道:“你猜。”

    苏离摇了摇头,道:“这些东西,我已经用不上了,毕竟,在我存在的背后,甚至有可能存在更恐怖的阴谋。

    因为,我一直觉得,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刻意操控的。

    而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一定会有变化。”

    苏离说着,又道:“或许,就像是一本,一个故事,或者是一部电影,我只是其中挣扎的蝼蚁罢了。

    而如今,我也跳不出,逃不离,便,走到这一步也好。”

    苏离自嘲的笑了笑,言语却沉重而又深邃。

    人皇道:“那又如何呢?月光宝盒不是已经激活了吗?是非成败转头空,如你所说,活在当下,便是存活的意义。

    既然如此,这些带着,或许,真的还有一些别样的变化呢?

    再者,你——真的舍得吗?

    真的不想,再见你的孩子一眼吗?”

    苏离的心,猛的一痛。

    那一刹那,那个未出生的孩子的影子,似乎忽然就弥漫在了他的心中。

    他的孩子。

    他和魅儿的孩子。

    如今因为他的彻底大义付出,而拥有了活命的资格。

    甚至,将来会被这个世界的人皇,女娲,天机阁,天机圣地,甚至是忘尘寰所倾尽一切的力量培养。

    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才呢?

    他(她)的人生,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在这一刻,连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

    就像是一个父亲,临死都没有能见孩子唯一的一面一样。

    遗憾?

    心痛?

    苏离不知道。

    但是他的确是心如刀绞。

    苏离抿了抿嘴唇,又长叹了一声,道:“好,这些东西我拿着,如果——如果还有未来的话。”

    人皇点了点头,道:“这些因果组合起来之后,这一切因果,都建立在浅蓝星,那就留一个纪念的名字吧。”

    女娲道:“‘浅蓝’这个名字挺不错的。”

    苏离的心,微微一动,点了点头,道:“这个名字,很美。”

    人皇道:“那就‘浅蓝’吧。”

    人皇说着,和女娲一起衍化因果。

    而此时,月光宝盒的力量也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那一片因果、功德的光芒,将苏离彻底笼罩其中。

    而在光芒之中,苏离如走向了望乡台、看到了过往经历的一幕又一幕。

    那一刻,他泪流满面。

    “再见了。”

    苏离喃喃,心中纵有万般不舍,纵有万般不情愿,又能如何呢?

    即便是放不下,如今走向寂灭,也该彻底的放下了。

    ……

    朦胧之间。

    苏离耳边,仿佛忽然响起一道无比飘渺、无比神秘但却也极为悦耳动听的女声:“这时候,天地间,忽然平地起惊雷,如午夜惊魂般,以至于,他忽然被雷霆猛然惊醒。”

    “轰隆隆——”

    “轰隆隆——”

    这十分突兀的雷霆,让苏离瞬间被惊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