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61章 因果归墟,穿越之前
    黑暗的夜里,炸裂的雷霆声非常的响亮。

    划过黑夜的闪电,也非常的刺眼。

    苏离惊醒之后,浑身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

    身体像是被彻底的掏空。

    他能清晰的聆听到他自身的心跳声。

    以及,耳边传来的、他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狭小的房间里,有些昏暗。

    湛蓝色的电脑屏幕散发着一抹抹淡淡的、柔和却也略显刺眼的光。

    “哗啦啦——”

    又是一道闪电闪过。

    狭小的房间一目了然的映入了苏离的眼帘。

    随后,他才看到,电脑屏幕上跳动的光芒闪烁不定,上面的文字,断断续续。

    苏离走下床来,拿起木质床头上的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衫,披在了身上,以略微抵挡一下暴风雨夜晚里传来的阵阵寒意。

    苏离走向了那电脑屏幕。

    屏幕上呈现出的,是一页文档。

    文档上,光标跳动的痕迹依然在闪烁不定。

    光标处,一行文字只书写了一半。

    “乾坤生死门开启,魅儿——”

    魅儿怎么样了,已经没有了后文。

    苏离在电脑前坐了下来,大脑还一片浑浑噩噩,也一片茫然。

    许久之后,他伸出手,尝试着敲向键盘。

    “轰咔——”

    这时候,闪电再次闪过。

    伴随着刺眼的闪电,爆裂的雷霆声也同时响起。

    “噗——”

    忽然间,电脑屏幕黑了下来,接着,一股电线烧焦的臭味猛的窜出,一片火星从电脑机箱处绽放了出来。

    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的灰白色的浓烟。

    “咳咳咳——”

    猛然吸入一口灼热、刺鼻的浓烟,苏离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咳嗽引来了他的腹部一阵阵抽搐般的疼痛。

    苏离默默的看向了电脑桌的另外一边,那是一张诊断书。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站了起来,然后拿起诊断书,也没有看。

    而是,将诊断书一点点的撕碎,并扔入了身边的垃圾桶。

    有时候,生活往往比更加的艰难。

    苏离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了魅儿的绝美身影。

    魅儿很美,也很难忘。

    至少,苏离已经忘不了魅儿,也忘不了,和魅儿一起的所有时光。

    不仅仅是魅儿,沐雨兮,还有阙心妍,还有妖岚……

    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难忘。

    苏离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对于过去的岁月,充满了深深的留恋。

    只是,那些却也终究只是幻想,终究,只是他所书写的幻想罢了。

    “浅蓝。”

    苏离轻轻的呼唤。

    但是却并没有系统面板呈现出来。

    他还在。

    但是他似乎也已经不在了。

    原本存在的、深刻的记忆,也很快像是流水一般退去。

    就像是醒来之后对于梦境的记忆一样。

    开始的时候或许会很深刻,但很快,就会彻底的遗忘。

    “呼——”

    苏离轻呼出一口浊气,双眼有些失神。

    “呼哧——”

    “呼哧——”

    房间外,传来了轻微却也粗重的喘息声。

    那是一种带着痛苦、却也压抑的声音。

    苏离转过头,看向了房间的门。

    黑夜里,房间略显古老破旧的门在苏离眼中并不清晰,但很熟悉。

    熟悉到了,房间里的一粒尘,他都知道在什么地方。

    苏离盯着房间的门,呆了好一会儿。

    他没有出门。

    但是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一抹画面。

    他的父亲苏星河,正捂着腹部,满头大汗的靠在偏厅里,神色痛苦之极。

    而害怕影响到家人,在巨大的痛苦里,他的父亲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响声。

    他蜷缩着身体,靠着破旧的沙发,身体不时发抖着。

    在这样的场景中,苏离注意到,他的父亲的头发,早已经一片斑白,如蚯蚓般深刻的皱纹,也早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

    莫名的,苏离有些鼻子发酸。

    记忆逐渐归来。

    苏离才明白,他回到了什么时候。

    抑或者说,他如今处于什么时候。

    今天,他从医院出来之后,已经拿到了最后的化验报告单。

    而这样一份化验报告单,也宣布了……

    所以,他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

    他所进行的创作,也因此而彻底的中断。

    因为,他虚构了一场归墟浩劫,要毁灭那个世界,并——彻底的放弃。

    只是,因为疲惫,他躺了一会儿之后,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拿到报告单、到浑浑噩噩的睡下,时间已经流逝了很多。

    而在躺下之前,他还清楚的记得,时间是凌晨两点多了。

    而现在的时间,却也仅仅只是凌晨三点十分。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似乎进入到了那个玄幻世界,历经了归墟浩劫的二十万年。

    只是,归来之后,所有相关一切,却也极速的开始淡化。

    如今,苏离甚至也已经想不起来魅儿的模样了。

    苏离站了起来,轻轻打开了房门,然后看向了走廊之外的偏厅。

    偏厅里,父亲苏星河的一切举动,和他脑海之中呈现出来的一幕,毫无偏差。

    这似乎是一种超能力?

    苏离本该很激动,兴奋。

    但是他却没有。

    因为,这种感应能力其实他早就有,只是平时出现的次数很少。

    而且,大多其实也并没什么大用。

    这一次再次出现,无非就是让他发现了父亲的一些反常的情况罢了。

    因为一些原因,苏离和他的父亲的关系并不好。

    大概的一些原因就是——父亲对他很严厉,而苏离本身,却是一个没什么理想抱负、喜欢自暴自弃的人。

    因为他自卑、懦弱,也因为他一事无成。

    只是这一次,历经了这样一场恍若梦境般的经历,他却有着一种冥冥之中的、深深的蜕变。

    岁月,终归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而二十万年虚无的历程,也让他将一切表面化的因果彻底看淡。

    苏离默默的打开了木质而已经有些老化的房门。

    “吱嘎——”

    房门发出了很清晰的脆响声。

    走过房间的过道,苏离来到了客厅的偏厅。

    偏厅里,他的父亲苏星河蜷缩在一团,身体轻颤,额头上已经满是涔涔的冷汗。

    他艰难的看了苏离一眼,却仿佛完全看不清晰,眼睛眯紧了几分,却有颤抖着嘴唇,没有说话。

    或许是想说。

    却根本说不出来。

    苏离默默的走了过去,在苏星河的面前蹲了下来,几乎本能的伸手,拉起了父亲苏星河枯瘦如柴、黝黑瘦小的手。

    “这种情况——多久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说?”

    苏离颤声询问道。

    苏星河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却依然没有开口。

    苏离近乎于本能的汇聚体内的灵力。

    这时候他才发现,他原来体内什么都没有。

    但,苏离还是尝试着冥想,冥想系统浅蓝,冥想《皇极经世书》,尝试着将一缕缕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凝聚出来,输送给苏星河。

    在现实之中,这样的举动似乎很可笑。

    因为,他冥想之中,既没有能量汇聚,也没有热量传递。

    可,渐渐地,苏星河痛苦的脸色还是舒缓了起来。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长呼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略微轻松了几分。

    轻松之后,他困意炽烈,形容憔悴。

    他眼眶凹陷,精神萎靡之极。

    苏离和父亲苏星河的关系很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

    正是如此,当年他一怒之下离家,最终将自己卖了一千万之后,给予了家人荣华富贵后,自己便独自离去。

    回想当年——或许,那也已经不是当年。

    因为,如今他甚至还没有离家。

    因为,所谓的当年,还是在三年之后。

    而眼下——他并没有开始和父亲决裂。

    “爸,你怎么了?”

    苏离轻声询问道。

    “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腹部疼痛,可是又不想打扰到你|妈妈和你们休息,就悄悄一个人到偏厅来缓缓。”

    苏星河气息虚弱的说道。

    多年来,聆听到苏离那一声‘爸’,苏星河泪流满面。

    这是自从12岁那年苏离做错事之后被他呵斥、教训了一顿之后,这么多年第一次再次喊他‘爸’。

    只是,可惜……

    苏星河浑浊的眸光更加的黯淡了。

    苏离的心中一痛。

    莫名的,记忆里,许许多多的画面,渐渐拉开。

    每一次,都是苏星河默默的付出,默默的守护。

    反而,他却从来没有为父亲、母亲真正的获取一份荣耀,没有真正的光宗耀祖,也没有真正的出人头地。

    贫穷的生活,底层的奔波,早已经磨砺得他的父亲和母亲在生活之中抬不起头来。

    苏离的感知能力,有了很大的增强。

    所以,很多事情,窥一斑而知全豹。

    正是如此,苏离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了。

    这世间,从来没有真正狠心的父母,有的,只是作为儿女的无法设身处地的去理解。

    等有一天开始理解了,却往往会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结局。

    “爸,你会好起来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过去我不懂事,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已经知道,什么才是父亲,什么才是真正的亲情。”

    苏离语气哽咽。

    玄幻世界的因果终结。

    现实之中的亲情羁绊。

    以及,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那个一直苦苦等着他归来的魅儿,还有那个尚且还没有能出世的孩子。

    当他真正即将成为父亲的时候,才也才明白到,一个父亲,或许不会说多么华丽好听的话,却一定会倾注一辈子的心血与挚爱。

    而只要孩子过得好——无论是多么黑暗的世界,他都愿意去热爱。

    为了孩子,为了父亲,苏离甚至想过,他愿意背负所有,去付出所有一切。

    因为,当明白了什么是亲情,其实就真的已经难以割舍。

    “爸,我待会儿送你去医院检查。”

    苏离抿了抿嘴唇,沉默了片刻后,语气坚定的道。

    “你还没……娶媳妇,就不要去医院了。

    还有……昨天我和你沐叔叔谈好了,他女儿……你……今天去见一见吧。

    那是一个好闺女,才刚大学毕业,还没谈过朋友。

    之前,其实已经给你介绍过几次,但你每次都拒了。”

    苏星河的气色微微好了一些,语气也柔和了一些。

    听到苏离那些话,他确实是有一种彻底放下心来的感觉。

    甚至,他还想着,要是早些重病,孩子会不会早些醒悟呢?

    可,若是早些生病,苏离还小,还没有能力支撑起一个家庭,那,将来他会多么的难?

    想到将来可能需要苏离独自去面对一切,苏星河便说不出的自责,同时也对于自己的无能更加的难过。

    若是有可能,他也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代首富,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最优秀、最美好的一切,这样孩子就不会自卑、自惭形秽,甚至是自甘堕|落了。

    苏星河的想法,隐约间渐渐呈现在了苏离的心中。

    苏离呆呆站在原地,脸色一片苍白。

    他的双眼发酸,同时对于过往的自己的不懂事,悔恨痛惜,对于过往的自己的自甘堕|落、故意和父母闹矛盾甚至好几次都将父母气得生病躺床的行为,悔恨不已。

    但此时,苏离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回到现实,脚踏实地,他才明白。

    生命。

    有时候真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也有时候,真的只是蝼蚁。

    苟且偷生。

    一辈子苦苦拼搏,却没有享受到一丝一毫的幸福——比如说,他苏离的父亲,苏星河。

    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未来,似乎都是如此。

    “爸,我这边还有一些钱。今天我就去见见沐叔叔的女儿。但是我让妈带你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爸,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苏离颤声开口。

    他想认错,但有些话,却已经说不出口。

    可他虽说不出口,但苏星河却还是能明白。

    “我也都一把年纪,一把老骨头了,也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有些事情,其实也已经放下了。

    离儿,父亲其实很多事情也没有做好,没有做到一个好的表率,没有给你一个富足的家庭,没有——”

    苏星河还在轻声诉说,却被苏离打断了。

    “爸,您已经很伟大了,是孩儿不懂事……”

    苏离牵起苏星河枯瘦如柴的手,心如刀割。

    现实中,他似乎终究也只是个普通人。

    有着普通的情绪。

    很轻易的就会被现实的一些坎坷、波折所击碎,所打倒。

    黎明的曙光出现。

    穆清雅叹了口气,搀扶着苏星河出了家门。

    临走之时,她犹豫了一下,拿出了一会银行卡,牵起苏离的手,放在苏离的手心。

    “阿离,这里有些钱,你拿着,别让素素花钱,也别委屈了她。”

    苏离摇了摇头,道:“妈,我有钱,你拿着吧,好好给爸看看病。只要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就放心的去办吧。

    其余一切,有我。”

    苏离深吸一口气,语气很是坚定。

    穆清雅轻轻点头,道:“若是钱能解决,那多半是一个偏好的消息了。唉。”

    穆清雅扶着苏星河离开了家。

    苏离站在楼栋的门口,许久都没有动一下|身体。

    日出渐渐呈现。

    苏离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

    烈阳如血。

    烈阳之中,似乎有人正在挥动斧头,挥砍着一颗人头。

    书阅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