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465章 鸿蒙纷争,归墟零出
    “成功者?他也配吗?”

    有声音质疑道。

    “怎么,看不起别人的实力和能力?但不好意思,你们提供的精英到如今也没有能苏醒,而且一个个的精神信息流已经停止。

    这意味着什么,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

    “呵,我们这群人里,总是有那么些废物,眼高手低,自己不行,还不愿意承认别人的优秀。”

    “承认别人的优秀?不过是你本家罢了,不过很可仔细,他并不是你苏家的后人。”

    “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姓苏不就行了?更遑论,这一次镇魂碑上的信息,难道不是因为他而开解出来的?”

    “你——”

    “你什么你?有本事别看,也别分析,有多远滚多远!鸿蒙研究基地有你秦祖渊都没有任何关系!”

    “放肆!”

    “你才放肆!”

    “你想死?”

    “就凭你?!”

    两名中年男子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

    “安静!”

    这时候,一道无比清冷、寒厉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样一道声音响起,现场顿时再次一片死寂。

    “苏天龙,秦祖渊,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吗?关于镇魂碑和锁龙墓的信息以及推背图上的秘密,你们破解了多少?

    能力没有,吵架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怎么,还想单挑,相互暗杀?

    你们若是想带来你们家族的全族灭亡,可以试一试!”

    那女子的声音格外的幽冷,说出的话语之中,更是煞气肆意,杀意纵横。

    可偏偏,这样的话语之下,无论是那苏天龙还是秦祖渊,都立刻耷拉着脑袋,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不敢有半点儿的反驳。

    “苏天龙,你有什么看法?”

    那女子主动询问道。

    “我觉得,那风使者应该是被那苏离的思想入侵了,以至于才有这样的表现。”

    苏天龙迟疑了一下,忽然开口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你|妈呢?”

    “我就笑你|妈了!”

    “老杂毛,你找死!”

    “呵,来,看谁弄死谁!”

    苏天龙和那秦祖渊再次的争吵了起来。

    整个研究基地更加的死寂了起来。

    “轰——”

    忽然间,一股浑厚、神秘而又恐怖的气息猛然震荡四方,接着,苏天龙浑身一震,七窍淌血,身体不受控制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另外一边,那中年壮汉秦祖渊更是浑身巨震,一下子就被拍在了地上,整张脸都被压在了地上,四肢和地面紧紧贴在一起,动弹不得。

    这一变化,让现场更加的死寂。

    而那秦祖渊,则像是被一张压扁了的画卷一样,定在了地上很久都没有了气息。

    时间又过了一会儿。

    足足三分钟之后,秦祖渊才恢复了正常,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其一身嚣张的气焰早已经彻底的熄灭。

    非但如此,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他还老老实实的跪在了地上,朝着古墓深处的黑暗区域跪地磕头,同时毕恭毕敬的道:“月王,祖渊知错了。”

    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知道错在哪里了?”

    秦祖渊沉默片刻,道:“不该笑。”

    那女子的声音道:“你可以提出不同的想法,但不该对于大胆的假设进行嘲笑。在你看来不合理的地方,在很多人看来,其实也是合理的。

    你笑,只能说明你自身存在很大的问题,而不是别人可笑。

    那些可笑的因果,往往都会遵循一定的规律或者逻辑。”

    秦祖渊闻言,再次低下了头。

    因为这一次不是斥责,而是训斥,而是一种提点与警醒。

    如果每一次别人提出新的观点,他都以一种嘲讽、轻蔑的姿态去应对,那么将来,在鸿蒙研究基地,就不会再有他的因果了。

    秦祖渊的表现,引来的只是苏天龙的一声冷哼。

    这一次,苏天龙也没多说什么。

    那女子也没有再惩罚苏天龙,而是道:“苏天龙,你且说说你的判断。”

    名为苏天龙的男子闻言,神色肃然了几分,道:“首先,风使者风遥的表现,非常的突兀。这种突兀,更像是被夺舍了一般。

    同时,他的出发点,都是一种发泄、一种泄恨的表现。

    而在这般情况下,那‘苏离’作为‘入侵者’,就像是梦境入侵一样,是会被发现和被针对的。

    因此,他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

    甚至,身边很可能会出现众叛亲离的情况,以至于,心中的恨意无边,心态扭曲。

    那么,做出这种杀人狂屠的事情,也就是很正常的了!

    要知道,在我们现实之中,有些人一旦不如意,也是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来的。

    更遑论,那并不是在现实之中,不是吗?”

    秦祖渊皱眉反驳道:“那,难道不是那风遥因爱成恨,被他那个喜欢的女子风浅薇当成了备胎,然后由爱生恨?”

    苏天龙道:“正常情况下,是有这样的可能性的,而且可能性也比较大——但是,我们关注的是什么?

    我们能关注到的,并不是那个世界如何,并不是这虚拟游戏里的真虚与现实之中的融合会出现什么!

    而是——

    而是,我们所能关注到的,是和成功者有一定关系的!

    所以,能呈现出来的画面投影,就一定和那苏离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的判断是不会有多大差距的。

    虽然这说法听起来天方夜谭,荒谬至极。

    但,现实甚至也往往是这样——越是荒诞不羁,荒谬之极,反而越是会发生。”

    那女子的声音这时候也呈现了出来。

    “现在,可以看看那苏离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就行了。”

    那女子的声音出现之后,现场再次沉默了一会儿。

    接着,就有一道清悦的女声响起:“那,月王,您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去做?”

    名为‘月王’的女子声音随后响彻了起来:“蝶心,你那边的研究如何了?”

    名为‘蝶心’的女子迟疑了片刻,才轻声道:“已经有了非常非常完美的结果,复刻的是‘破茧成蝶’的基因序列,有了这样的序列,结合特殊的智能以及那名智商达到了231的少女的能力,其应该具有自主进化的能力了。

    不过,如月王您判断的那样,绝圣弃智,她怕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了。”

    月王沉吟了片刻,道:“那,植入命令,复刻曾经打造的特殊记忆禁|区,然后将那段记忆的原始版本彻底删除掉,这样,让那少女彻底固化,然后将她派出去,和那苏离好好接触一下。

    必要的时候,什么都可以牺牲。”

    蝶心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道:“如此一来,这位天骄的身份——”

    月王道:“她来自于方家,是方家最宠爱的小公主,名为‘方月凝’。不过,这个身份如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这样,她作为试验品,是首位完美化身,便以‘凝’——‘零’为代号吧。

    从今往后,她就是‘零’。”

    蝶心芳唇轻启,似想劝阻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月王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你的那些担心,全部都没有必要。

    首先,我们不需要留下什么备份,因为我们现在可以做到,将来也一定可以做到更好。

    第二,目前来说,这已经是最完美的状态和存在,无论我们做什么,如今只能适得其反。

    所以,以这样的状态,让她和苏离建立感情,是最必要也最合理的做法。

    能成功,固然好。

    失败了关系也不大,因为无论成功失败,我们的收获终究是不会太差的。

    而只要有一些细微的收获,这对于我们破解镇魂碑和锁龙墓的秘密,就有着巨大的价值。

    另外,那苏离无论是否觉醒个人小世界,无论是否通过天地变化而获取了一些特殊的能力,都没关系。

    因为,他自身的能力终究也是有限的,而他的父母,却还是普通人。

    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不好,我们或许还无法钳制他。

    但如今看来,这一次的经历,让他明白到了亲情的可贵,所以他已经有了很致命的弱点。

    而他父亲、目前的身体目前虽然无大碍,但是人到了年龄,总归是有些三病两痛的,总归是有那么一天的。

    所以,如果他不想留下遗憾,想他的父亲、母亲过的好,那么,他必定是要有所付出的。

    再者,从现在开始,传令下去,封锁对于他的各方面的经济来源,让他没有任何办法获取到金钱。

    没有金钱,然后在必要的时候给予他一个方向,他就会主动的、心甘情愿的将他自己卖掉。

    比如说,到时候给他一千万,买他的命来为我们效力。”

    月王的声音非常的平静。

    但是其中透出这掌控感和对于生命的强烈漠视,让人不寒而栗。

    蝶心还有一些担心。

    但是月王却似乎已经察觉,不以为意道:“放心,这样的手段,我们已经使用了不下百万次,那百万余卖命的人,没一个人能逃脱这样的手段的制裁。

    那苏离虽有些能力,也不会是例外。”

    月王说着,抬手朝着远方的锁龙墓上的投影一抹。

    其中的画面,顿时立刻溃散消失。

    取而代之的一幕幕类似于未来般的画面。

    画面之中,隐约有苏离的身影不时出现,并陷入了各种的危难局面之中。

    “看到了吗?几乎是不可能失败的——因为,根据一些规律的痕迹来推衍,他必定是会将自己卖给我们的。

    到时候,无非是一千万和两千万的区别。

    不过,我们的资金要用在价值更高的地方,一千万,他已经足够荣幸了。”

    月王说完,身影很快就很突兀的消失了。

    现场,则再次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之中。

    很快,秦祖渊松了口气,有些唏嘘道:“苏天龙,之前笑话你,倒不是刻意针对,而是我觉得,那苏离是没这种本事能夺舍风遥这种巡守者级存在的。

    这其中的因果,实在是太夸张了,根本就不可能!”

    苏天龙道:“我们苏家人,体内有特殊的祖龙血脉。”

    秦祖渊道:“祖龙血脉虽强,但是很难激活。而且,他并不是嫡系,甚至连个旁支都算不上啊!他只是姓苏罢了。”

    苏天龙道:“同姓的话,五百年前是一家啊,这话其实并不夸张。”

    秦祖渊道:“即便如此,那可能性太低了,几乎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彩票的概率比这个都要高无数倍。”

    苏天龙道:“但是你忽略了个人小世界的强大,就像是梦境之中,梦境的主人可以无敌一样。更遑论,那苏离可并不简单——我始终觉得,这小子有点厉害,如果你轻视他,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蝶心忽然道:“概率是很低,但是要专项蜕变呢?要是血脉返祖呢?要是我们这边无法觉醒的能力在那边忽然觉醒呢?更遑论,他父亲苏星河,可是一名实实在在的风水大师,能力非同一般!”

    苏天龙这时候反而道:“若是风水大师,反而无碍。毕竟,风水大师这种存在,一旦动用风水、动用推衍的手段,往往会损耗自身的命数的。

    平时随便推衍几次,自身的气运都会受损。

    更遑论是一直使用?

    更遑论是那种强横的世界里使用?

    一旦使用,那种反噬下来,那苏离是绝不可能在现实复苏、苏醒意识的。

    所以,这种反而可以排除了。”

    蝶心闻言,反而释然了不少。

    不过她还是有些纠结的道:“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让零去和他谈恋爱,有点太便宜他了。这小子,还是不值啊。”

    蝶心说着,还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对于她来说,‘零’抑或者说是‘方月凝’,是她最伟大、最呵护的试验品。

    如今才刚打造完毕,就这么的用出去,实在是万分不舍。

    更重要的是,这世界虽然人口不少,但是智力能达到200以上的,几乎是无法找出第二个了。

    更遑论是达到了231的恐怖存在!

    要知道,最聪明的狗的智商,才只有40到50左右。

    而正常人的智商,也就100左右。

    231的智力是什么概念?

    那就是,那种聪明绝顶的高智商人,在她眼中,就跟傻狍子一样,愚蠢不可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