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39章 摊牌了[二合一章节]
    天血古族,禁地断崖。

    云易梵静静的炼化旭日初升时逸散出的一缕缕紫气,直至日上三竿,紫气已经变成了赤炎,才收功而起。

    他浑身犹如烧红的钢铁浇铸而成,那高大魁梧的身材,此时显得格外的霸气无双。

    “皇主,事情皆已准备妥当,三大古地和云一圣地,一行四十人,已经集结,就等皇主您的指令了。”

    武旭宏浑身都带着一股血煞煞气。

    隐殇洞天,如今已经遭遇过他的一番血洗,所有可能泄露秘密的隐患,都已经消除。

    “嗯,让他们等着,此次,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摧枯拉朽,不留一个活口。到时候,你把炼魂幡祭出,用以极道蜕变。”

    云易梵神色平静。

    “皇主,先前,属下在与云一圣地那边联系的时候,他们……他们的态度,有些……不友好。”

    武旭宏原本想要隐瞒,但,此时的皇主,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他丢脸,丢的,那也是天血古族的脸。

    “云一圣地的圣主?云炎柘?”

    云易梵脸色微微一沉,开口道。

    “皇主,正是他。”

    云易梵点了点头,道:“好,等会儿,你随本皇主去看看。”

    “是,皇主。”

    武旭宏立刻躬身行礼道。

    ……

    落霞荒山,殒寂古庙。

    “师兄,情况如何了?”

    王闻远凝视着这片天地的环境,压低声音,询问了一句。

    “这边的问题不大了。刚才,在结盟的时候,那武旭宏,被云炎柘羞辱了一顿。正好,就这种机会,看看‘他’的实力,到什么层次了。”

    郑天印说着,又看向王闻远:“以‘他’的为人,定还有诸多后手,我们,哪怕是有十成的把握,不到关键时刻,也莫要轻举妄动。

    此次,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王闻远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阴鸷的笑容:“真没有想到,竟是在这样一个地方,遇到了蕴含变异因素的天机之魂!这,完全就是为我们的‘天枢秘术’蜕变至‘天枢灵术’乃至于‘圣术’而准备的啊!”

    “慎言。虽我们的天枢秘术可屏蔽推衍,可干扰法阵窥视,但,小心总无大碍!

    另,别看‘他’格外的尊重、看重我们,实际上,此人心胸狭隘、刚愎自用,心狠手辣。连将他养大、并培养出来的华云霄,都如此仇恨,更遑论是我们?恐怕,一旦我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当场就会被他镇杀,以保全秘密!”

    郑天印神情凝重的警告道。

    王闻远收敛了笑容,轻蔑道:“师兄放心,闻远省得。至于此人,呵,此人自负之极,自以为拿我们当走狗,殊不知,恰恰相反而已!到时候,他没了利用价值,我们联手,直接以天枢秘术,活生生镇死他!”

    他说着,伸手朝着虚空一抹,道:“师兄,且看好戏。”

    随着王闻远的手往虚空一划,顿时,虚空中,竟是出现了一片片银色的符文。

    这些符文极速组合之后,形成了一面半米高,半米宽的方形明镜。

    镜子里,则正是一处紫气升腾、云雾飘渺的山峦之地。

    四十名修行者,分成了四个团体,静坐在那片山间的草地上。

    正在这时,天空飞来两道虹光。

    虹光化形,顿时化作了武旭宏和云易梵。

    云易梵到来之后,四十名修行者中,有三十余人立刻站了起来,躬身行礼。

    反而,其中一个团体里,有三名修行者,有些随意的站起,慵懒的行了个礼。

    还有一名修行者,一身青袍,静静盘坐,却仿佛还在修行的状态,没有能回过神来。

    直到,武旭宏和云易梵的目光,炽烈的落在他的身上、脸上的时候,他似乎才意识到。

    “哟,这不是云皇主吗?怎么,这么急着,就要动手了?”

    那人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此次联合行动,本圣主想了想,觉得,拿的好处还是少了些。

    云皇主这边,都不打算出什么力,却想要拿大头,这想法啊,真的挺好,但,就是有些不配啊。”

    那人这话说出,他身边那几个随意站着的修行者,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怪笑连连。

    “呵,听闻烈焰荒域天降巨碑,给云皇主上了一课,云皇主损失惨重啊!看来,云皇主属下的两大天机大师,也并不是那么无所不能嘛。”

    又一名白袍中年男子出言挤兑。

    “所以,这是你云炎柘、云炎锋的意思,还是云一圣地的意思?”

    云易梵神色平静,眼神冷漠。

    “有什么区别吗?”

    云炎柘不以为然的道。

    “有,若是你们的意思,那你们就不用参加这次的行动了。若是云一圣地,那,云一圣地,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云易梵一字一句。

    “哈——,云皇主,说这种话,你,配吗?!你此次身受重伤,实力百不存一!而很不巧,我云炎柘,得上天赏识,得遇机缘,实力更进一步。”

    云炎柘说着,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冰冷眼神盯着云易梵。

    云易梵身边,武旭宏已经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出手。

    反而是云易梵,神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老天赏识?得遇机缘?愚不可及!被人当成了替死鬼,来探本皇的底蕴,还不自知!跳梁小丑般的东西!”

    云易梵的一番冷漠的言辞,反而再次引来的云炎柘的鄙夷:“装模作样,自以为是!此行,万漓圣地、华氏古族的资源,我云一圣地,拿六成。剩余四成,三大废古族,哦不,是四大废古族,一人一成!

    怎么样,很合理吧?”

    云炎柘说着,背负双手,傲然的走到了云易梵的身前:“你当初,不过华云霄身边的一条狗而已!有如今的成就,该满足了!以往,我们实力相当,合作也还算愉快,你占了我们云一圣地一些便宜的事情呢,本圣主宽宏大量,就不与你计较了。

    至于以后,安心在本圣主属下,效犬马之劳,本圣主,也绝不会亏待你!”

    说着,云炎柘还拍了拍云易梵的肩膀。

    “说完了?”

    云易梵的情绪,没有任何变化,反而语气很平淡的问了一句。

    “怎么?云皇主这是生气了?想动手了?正好,本圣主也想知晓,云皇主如今百不存一的实力之下,这一身骨头,到底有多硬。”

    云炎柘眼中的轻蔑之色,没有半分收敛。

    “那,便让你见识一下,也好早点上路,祭我炼魂幡。”

    云易梵说话之间,眼瞳中,血光一闪。

    那一刻,王闻远和郑天印眼前的银镜,竟是忽然被一片鲜血覆盖。

    像是一盆血水,猛的泼在了镜子上!

    下一刻,银镜恢复正常,但,云易梵身前的云炎柘,以及离着云炎柘六米远的云炎锋,人头已经没有了。

    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两人的人头,燃烧着紫红色的火焰,在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声。

    他们的灵魂被封锁在元婴之中、在眉心处疯狂挣扎,却在不断被无形的紫红色火焰焚烧,惨不堪言。

    现场,其余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三大古族,以及云一圣地剩余的那些强者,全部瑟瑟发抖、惊恐万分的低下了头。

    “他怀疑了!”

    郑天印一掌抹除银镜,脸色十分难看。

    “不怀疑才不正常,不过,他这也是对于我们的警告。这种傀儡之术,和我们先前炼制的傀儡死士还是有一丝相似的痕迹的。有心之下,察觉一丝端倪,也正常。”

    王闻远略微迟疑,神色也很是凝重。

    “我们影响云炎柘,和傀儡死士的手段,几乎没有相同的地方……罢了,此人,暂时再放一放,等一个更好的时机,毕竟,那天机少年,还没有被镇压。”

    郑天印略微推算,皱了皱眉,神情抑郁。

    ……

    万漓圣地,云秀峰。

    苏离转过头来,眼神冷冷的扫了云青萱一眼,眼神之中,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云青萱的手指已经快戳到他的眉心。

    但,这一眼,让云青萱的手,定住了。

    苏离抬手,直接一耳光朝着云青萱的脸抽了过去。

    这一耳光,云青萱并没有避让。

    而苏离的这一掌,当然,也是拍空了的。

    这,是一个警告。

    一个,对于云青萱的警告!

    “苏大师,怎么了?”

    华云霄等人,都有所察觉到苏离的异动,但,还是华紫嫣最先询问了出来。

    “没什么,感觉有只小虫子,想飞过来咬我。可惜,没有能一巴掌将它拍死。”

    苏离这话说出,云青萱的眼瞳,不由一缩。

    那一刻,她看向苏离的目光,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之意。

    苏离朝着她一笑,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刚刚到来的诸葛无为。

    此时,刚落地的诸葛无为,也自然听到了这句话,他的心中,也不由微微一凛——这少年,是在警告他,还是?

    不仅诸葛无为如此,便是华云霄,心中也莫名的一突。

    “有小虫子吗?”

    华紫嫣没有想太多,仔细的朝着四周感应了一下,却没什么发现。

    “可能是苏大师驱走了吧,晨间,一些小小的虫蝇,确实会多些。”

    沐雨兮善解人意的补充了一句。

    华紫嫣点了点头,随即,才朝着诸葛无为躬身行礼,恭敬的道:“诸葛玄师。”

    “嗯,阿漓,好久不见了,如今看来,你的气色,很不错呢。”

    诸葛无为先是和华云霄寒暄了几句,才眼神欣慰的看向华紫嫣。

    华紫嫣欠了欠身,道:“这一切,还多亏了诸葛玄师多年来的帮助,也多亏了苏大师的指点,不然,紫嫣如今怕是见不到诸葛玄师了。”

    诸葛无为微微点头,道:“这是命运,却也是你的机缘与因果。”

    诸葛无为说着,才目光看向了苏离,这一看,他先是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刹那的惊疑不定之色——活死人命格?

    随即,他收敛震撼之意,并很快眉头舒展,满是赞赏的道;“苏小友,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才十八岁,便能独断天机,自成一脉,实在是了不起。

    我记得,我在小友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

    诸葛无为的话,倒是彻底震惊了华云霄。

    独断天机,自成一脉?

    这评价,不是一般的高啊!

    苏离笑了笑,道:“原来诸葛前辈年轻的时候爱好那么独特,十八岁了,还在玩泥巴。”

    诸葛无为:???

    诸葛无为的笑脸,都僵住了。

    这少年……

    果然不愧是被溧河村村民称之为‘二愣子’的人啊,连我这自谦之词都听不懂么?

    之前听华云霄所说,也不像是很愚昧之人啊?

    还是说,和我开玩笑?

    就不怕被我一巴掌拍死么?

    诸葛无为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华云霄也给说懵了。

    华紫嫣、方岳恒和诸葛青尘,则都憋着没有笑。

    反而是沐雨兮和远处暗中窥视着的云青萱,若有所思。

    “咳,这都是年轻时的嗅事了,不提也罢。苏小友此次,可是看出万漓圣地有难?”

    诸葛无为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同时,他也暗中留意着苏离的情况。

    必要的时候,他就会亲自出手。

    苏离看似无意的又扫了一眼云青萱。

    云青萱如幽魂一样,静静的飘在天空。

    察觉到苏离的目光扫来,她的心,也不由一凛。

    犹豫了片刻后,她悄然的再次飘到了苏离身边。

    不过这一次,她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已经完全收敛。

    “是啊。而且,不是小难,是大难。此次大难,引发的后果也非常严重。”

    苏离收敛情绪,正色道。

    “嗯?有多严重?”

    “之前,我以为,诸葛前辈能来的话,会有转机,可实际上,却毫无变化。”

    “哦?小友已经又推衍了一次么?为何,毫无天机气息呈现?老夫作为天机阁阁主,对于这般天机变化,还是很敏锐的。”

    “这些,通过‘望气’就可以做到。冥冥之中,一切皆有气数。”

    “望气?气数?这是……敢问小友,师从哪位前辈?”

    “师……唉,我倒是想说,可惜,师尊他言出法随,我无法说出他的名字。不过,若是此次劫难我尽全力而无法破解,无法完成师尊的考核,那,我便只能求助于师尊出手了。”

    苏离说着,又道:“此次劫难之重,超乎想象。而其关键在于,魔魂复苏。

    而魔魂复苏的关键,又在于万漓圣地的灭绝。

    一旦魔魂复苏,将会有无尽的魔魂跟着复苏。到时候,天机断绝,气运干枯,道法湮灭,从而,整个世界进入末法时代。”

    苏离一顿夏姬霸说。

    反正,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就看你们信不信。

    想弄死我?

    我就先来个灭世的言论,拉上整个世界垫背。

    “嗯?天机断绝?气运干枯?道法湮灭?”

    诸葛无为也被唬住了。

    这说法,有点吓人啊!

    这少年,是不是信口开河啊!

    而且,这少年,真有师尊?

    应该是他察觉到自身有危险,为了加深自身的权重吧?

    嗯,还是暂时莫要轻举妄动,且试探一番再说。

    诸葛无为思量的同时,云青萱此时也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苏离的话,真假,她完全无法判断。

    “是啊,末法时代,最先灭亡的,是占据天机的天机术士一脉;其次,才是汇聚气运的各大古族、圣地,然后再是所有的修行者。

    最后,才是普通人。

    抑或者说,这是修行者的末世,但却是普通人利用器械崛起的全新时代。”

    苏离想了想,认真道。

    诸葛无为沉思了起来。

    他当然不可能听信这苏离的一面之词。

    但,天地有浩劫降临这种事情,他也早就推衍了出来,虽不知具体是什么浩劫,但,浩劫将至是真的!

    所以这方面,对方所说,又是准确的!

    特别是,对方推衍出了天降镇魂碑事件,而他,却只推衍出‘西南区域,必将应劫’,相差,可不是一点两点。

    “事到如今,诸葛前辈已经到来,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那,我便摊牌了。”

    苏离沉吟片刻,似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