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境电影公司〕〔九代厨神〕〔绝品透视狂仙〕〔极品上门女婿〕〔光明神印〕〔一世独尊〕〔最佳上门女婿〕〔兵王弃少〕〔武道战神〕〔都市全能奶爸〕〔次元逆袭聊天群〕〔武道凌云〕〔重铸巫师〕〔体验未来人生〕〔极拳暴君〕〔素手调汤〕〔有钱就是了不起〕〔正牌亡灵法师〕〔网游之佣兵世界〕〔我想当巨星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登基吧,少年 第八十章 不能拒绝的邀请
    &a;nbsp&a;nbsp&a;nbsp&a;nbsp要是石三没头没脑的说“投军”,霍宝不会理会,会直接叫人驱逐。

    &a;nbsp&a;nbsp&a;nbsp&a;nbsp投军是投军,造反是造反。

    &a;nbsp&a;nbsp&a;nbsp&a;nbsp接收了想要“投军”的孩子入白衫军,那不是造孽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可石三显然是猜测出大家身份,那就不能放他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充入童军,做个弓兵!”霍宝对李远吩咐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应了,带了石三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年岁相仿,又都有心交好,倒是聊一块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心思细腻,看出石三箭法不俗,说不得真能“后来居上”,越过弓队那些人,接了霍豹的弓兵队长。

    &a;nbsp&a;nbsp&a;nbsp&a;nbsp倒不是石三能凭本事“力压”霍豹,而是霍豹、侯晓明两个已经是曲长,是霍宝的左膀右臂。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之所以还兼着弓兵队长、斥候队长,是因没有合适的接任者。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资历浅,可身手不俗,委实增彩,说不得正是弓兵队长的候选。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观察了车队两天,早知李远的能耐。

    &a;nbsp&a;nbsp&a;nbsp&a;nbsp十五、六的少年,将一百多号青壮管的服服帖帖,这不是本事什么是本事?

    &a;nbsp&a;nbsp&a;nbsp&a;nbsp“远哥真厉害!这一百多号人都听远哥的,恁是威风!”石头真心实意赞道:“小爷身边,远哥也是最厉害的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摆摆手道:“可不敢这么说!我是狐假虎威,仗着宝爷的势,才没人咋呼。宝爷身边能人多了,上一层哥哥们不是我等能比的!如今外头都有任务,几位哥哥都在外头忙着,宝爷手边没人使唤,才临时提了我管几日杂务。”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闻言,不由咋舌:“宝爷手下到底多少人?这都一百多号了,还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里只有五十是宝爷亲兵,家里还有千八百号。这次来的一百青壮是五太爷的人。太爷是宝爷的父亲,水大爷、薛大爷都是太爷身边的。太爷不放心宝爷出行,才打发水大爷、薛大爷带人护卫。我们宝爷亲兵就千八百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面上带了几分自豪,却也晓得分寸,只说了眼前霍宝、水进、薛孝几人关系,其他人名、地名都隐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眼睛发亮。

    &a;nbsp&a;nbsp&a;nbsp&a;nbsp少年习武,都有热血,想着建一番功业。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追随霍宝而来,霍宝越厉害,他自然越欢喜。

    &a;nbsp&a;nbsp&a;nbsp&a;nbsp众人再次启程。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行人中,霍宝三人坐马车,十个伙计做骡车。

    &a;nbsp&a;nbsp&a;nbsp&a;nbsp剩下一百五十人,都是步行相随,连李远也不例外。

    &a;nbsp&a;nbsp&a;nbsp&a;nbsp走了十来里路的时,几个年岁略小的童军上了粮车。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也就是上车缓口气,两、三刻钟后,又下来跟着大家随行。

    &a;nbsp&a;nbsp&a;nbsp&a;nbsp年岁略大些的童军,走的满头大汗,也不上骡车。

    &a;nbsp&a;nbsp&a;nbsp&a;nbsp骡车明明还有空位!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心中好奇,却也只是看着,并没有多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估摸着二十里多里的时候,车队午歇,吃的还是早上分派下来的萝卜腊肉饭团。

    &a;nbsp&a;nbsp&a;nbsp&a;nbsp石三吃的心满意足,才寻问起少年们坐车之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宝爷订下的规矩,十三岁行路一半就算合格,剩下量力而行。不过小的们都好强,谁也不肯真的只走一半路!”李远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马车里憋闷,霍宝几人也下了马车。

    &a;nbsp&a;nbsp&a;nbsp&a;nbsp“明天下午就能到常州,那边铁矿是什么情形?孝大哥可晓得?”霍宝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边对外是一个官管铁矿,常州卫监管,实际上是两处矿场……”薛孝压低了音量道:“这私矿背后主人不知是哪个,只是常州卫指挥使十年没升调了,左右有他的份子!”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听了,并不觉得意外。

    &a;nbsp&a;nbsp&a;nbsp&a;nbsp官场糜烂,总不能只文官坏了,武官还清白?

    &a;nbsp&a;nbsp&a;nbsp&a;nbsp官铁冶。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最惦记这处铁矿,却也没有自大觉得可以武力夺下铁矿。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是惦记上常州铁矿的库存,这是冶炼了十来年的大矿,入铁库的生铁不会是小数。

    &a;nbsp&a;nbsp&a;nbsp&a;nbsp将这些生铁折腾出来,才有接下来发挥的余地。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霍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待晓得这铁矿黑幕反而踏实许多。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怕贪官,就怕官不贪。

    &a;nbsp&a;nbsp&a;nbsp&a;nbsp能用银子解决的,都是小事。

    &a;nbsp&a;nbsp&a;nbsp&a;nbsp用了饭团,车队歇了半个时辰,准备启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边骡车还没开动,西边远远地就传来马蹄声。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握住刀把,顺着官道,望向正西。

    &a;nbsp&a;nbsp&a;nbsp&a;nbsp分为“护卫”的那些人,也都各自戒备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几人还没有上马车,也被惊动,望向远处。

    &a;nbsp&a;nbsp&a;nbsp&a;nbsp“三匹马,三个人!”石三眼力好,对李远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眨眨眼,觉得为首那人有些眼熟。

    &a;nbsp&a;nbsp&a;nbsp&a;nbsp“啊?是豹哥!”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些人离的近了,霍宝等人也认出了,为首的是霍豹。

    &a;nbsp&a;nbsp&a;nbsp&a;nbsp“吁!”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转眼到了跟前,霍豹翻身下马,呼哧带喘上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宝叔!”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的心提了起来:“我爹让你来的?可是滨江有变?”

    &a;nbsp&a;nbsp&a;nbsp&a;nbsp“是五爷爷叫我追宝叔,滨江没事儿,是亳州……柳元帅将嫁女的日子提前,还派柳二爷亲自到滨江、曲阳送帖子,邀五爷爷、邓表叔爷去亳州吃酒……三舅爷娶亲是大事,五爷爷就让我追宝叔回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婚期是什么时候?”

    &a;nbsp&a;nbsp&a;nbsp&a;nbsp“六月十六!”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天是五月二十八,还有十八天,可从这里回滨江小二百里,滨江到亳州五百多里,加起来就是七百来里路。

    &a;nbsp&a;nbsp&a;nbsp&a;nbsp日子紧,怪不得霍五打发人快马追霍宝。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是要回去的,望向众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水进立时道:“小宝,我也回去,之前跟三哥说好了,我要给三哥做傧相!”

    &a;nbsp&a;nbsp&a;nbsp&a;nbsp薛孝也跟着道:“五伯、邓叔他们都要去吃酒,身边总要晚辈服侍……就是不随行,留守也正缺人手……要不,常州那边先放一放?”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最适合去常州是薛孝,可是他显然无意如此,霍宝也就不勉强,回马车取了纸笔,写了条子交给李远。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带人去常州去大圣汇合,打听清楚了门路就回曲阳。”

    &a;nbsp&a;nbsp&a;nbsp&a;nbsp“尊令!”

    &a;nbsp&a;nbsp&a;nbsp&a;nbsp就此分兵,十个伙计、五十童兵、五十曲阳籍兵继续往常州。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水进等人带了五十人,原路折返。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宁县,脚店。

    &a;nbsp&a;nbsp&a;nbsp&a;nbsp掌柜的已经得了回信,知晓霍宝一行令行禁止,随行确实是军中做派。

    &a;nbsp&a;nbsp&a;nbsp&a;nbsp“到底是哪位大人的爱子?杀伐果决,不是池中物,当交好!”掌柜的有了决断。

    &a;nbsp&a;nbsp&a;nbsp&a;nbsp街上,糖人摊位旧址。

    &a;nbsp&a;nbsp&a;nbsp&a;nbsp宋秀才木木地站着,看着空旷的地方发呆。

    &a;nbsp&a;nbsp&a;nbsp&a;nbsp路过行人见他痴痴傻傻模样,未免指指点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宋疯子又出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糖人李可怜,被白狗子祸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是几个乞儿,借着佛祖之名作孽,假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管他真的假的,可怜几个县兵,被这些人杀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也没好下场,领头的被县兵反杀了……监狱里还关了一批……”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也抓不尽,城外土地庙里还住着一伙哩!”

    &a;nbsp&a;nbsp&a;nbsp&a;nbsp宋秀才眼神动了动,挪着脚步走远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浓浓夜色中,霍宝等人一天半,到了长宁县外。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急着赶路,去时走了两天半的路程,用了一天半。

    &a;nbsp&a;nbsp&a;nbsp&a;nbsp中间途径曲阿时,霍宝直接叫人进城买了数辆骡车。

    &a;nbsp&a;nbsp&a;nbsp&a;nbsp随行诸人全部乘车,一天下来就从之前的四十里,变成了七十多里。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更了,城门早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算不关,霍宝也会选择“过门不入”。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的吃食、与骡马需要的豆子,之前已经在曲阿采买。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了节省时间,也没有开伙烧水,每人身上竹筒里是淡酒酿。

    &a;nbsp&a;nbsp&a;nbsp&a;nbsp吃食是炊饼夹酱肉,胡乱对付一把。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更了,早点歇了吧,明天五更出发!”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对霍豹交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李远跟着车队去了常州,这一干琐事又到霍豹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霍豹应了,下去安排值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启八六〕〔极品逍遥少年〕〔都市神龙狂兵〕〔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天价宠婚:霍总的〕〔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一代兵王秦风〕〔我的女友是偶像〕〔我一定是到了假的〕〔极品上门女婿〕〔婚坎〕〔重生之第一名媛〕〔科举兴家:首辅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