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狂龙战神萧〕〔武心潜龙〕〔至尊武魂〕〔陈平江婉小说〕〔陈青阳〕〔超级王者〕〔家财万亿〕〔海洋传说之魔法王〕〔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不想继承〕〔超级人生〕〔送外卖的陈平〕〔顶级富二代陈平〕〔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我怎么这么有钱〕〔陈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登基吧,少年 第一百一十五章 长夜之饮(下)(为盟主xiuxiulian加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宴会厅里,一片肃静。

    &a;nbsp&a;nbsp&a;nbsp&a;nbsp鲍老太爷如坐针毡,抹了把头上的汗,苦笑不已。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望向前面的空座。

    &a;nbsp&a;nbsp&a;nbsp&a;nbsp今晚座次很是奇怪。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是圆桌,也不是左右宾主对坐。

    &a;nbsp&a;nbsp&a;nbsp&a;nbsp前面主人席居中,左右各有四席,如今都空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四席下首,才是客席,如今只空着两侧首位。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用说,这是宋老大人与吴老爷的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请贴上让携儿孙,可实际上儿孙统统没有资格进正厅。

    &a;nbsp&a;nbsp&a;nbsp&a;nbsp正厅客人席,单人单席,只有二十八席。

    &a;nbsp&a;nbsp&a;nbsp&a;nbsp从大门口到正厅。

    &a;nbsp&a;nbsp&a;nbsp&a;nbsp厅门口侍立的看守,屋子里上每桌后端着茶盘侍立的侍者,不是小厮,都是披盔戴甲的少年武士,腰间都挂着雁翎刀。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都熄了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真正的主心骨还没进来,没有人蠢的自己当出头鸟。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时,霍宝陪着宋老大人、吴老爷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大人脸上挂着笑,如同只是寻常赴宴一般,对几个相识的老友颔首致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倒是吴老爷,眉头都能拧成疙瘩,脸上挂霜。

    &a;nbsp&a;nbsp&a;nbsp&a;nbsp刚才在进州衙后,有人带走两家儿孙,宋老大人没当回事,吴老爷却是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什么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喝酒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是送人质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到底是哪里来的恶匪,就是这些不入流的手段?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还是神色淡淡模样,直接请宋老大人在客席左首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大人对霍宝点点头,从容入座。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一怔,随即脸色涨红,不等霍宝招呼,就气鼓鼓往右首坐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显然是坐惯了上首,即便是致仕的小九卿也没有放在眼中。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瞥了一眼,没有理睬,往前走了几步,在吴老爷上首入座。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瞪大眼睛,脸上都是羞恼,要不是有所顾忌,几乎要拂袖而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人却是看着上面的空座,心中有数。

    &a;nbsp&a;nbsp&a;nbsp&a;nbsp上面九个位置,小元帅坐了最后末席。

    &a;nbsp&a;nbsp&a;nbsp&a;nbsp除了霍元帅父子,这滁州白衫军的高层还有七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脚步声响起,主席屏风后走出几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肤黑高壮的青年。

    &a;nbsp&a;nbsp&a;nbsp&a;nbsp年过不惑的矮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花甲之龄的老儒。

    &a;nbsp&a;nbsp&a;nbsp&a;nbsp穿着海青的居士。

    &a;nbsp&a;nbsp&a;nbsp&a;nbsp背着双锏的武夫。

    &a;nbsp&a;nbsp&a;nbsp&a;nbsp长着马脸的丑男。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后一人……横眉竖目、面带狠厉的壮汉。

    &a;nbsp&a;nbsp&a;nbsp&a;nbsp前面几人左右分坐,左边第三个位置空着。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后出来那壮汉,居中而坐,带了几分睥睨之态。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嘴角耷拉下来,心中多了轻鄙。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不出所料,不过是借着邪教凑起来的流氓山匪之流。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大人却是望向斜对角的方向,心神巨震,手中杯子几乎拿不稳。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留神众人神情,将吴、宋两人反应看个清楚。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顺着宋老大人的视线往上首看,越过唐光,就是林师爷的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师爷似也察觉到宋老大人的注目,回望过去,微微颔首。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明显是认识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厅里有些冷场。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回头,低声吩咐了两句,后边侍立的童兵退了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少一时,一干少年武士端了食盘上来,给众人上酒菜。

    &a;nbsp&a;nbsp&a;nbsp&a;nbsp少年武士弯腰俯身之间,“哗啦哗啦”的盔甲声,扰的人心浮气躁。

    &a;nbsp&a;nbsp&a;nbsp&a;nbsp再好的酒菜,此刻大家也没有心情食用。

    &a;nbsp&a;nbsp&a;nbsp&a;nbsp咦?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今日酒菜?

    &a;nbsp&a;nbsp&a;nbsp&a;nbsp两荤两素四个小炒,一个六寸汤碗里面是半片鸭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四道菜,一道汤,别的统统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旁边一把自斟壶,一个酒盅。

    &a;nbsp&a;nbsp&a;nbsp&a;nbsp气氛依旧冷场。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不提筷子,没有人提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面上带了不快,可也活了六十来岁,还在忍耐。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高坐在上,视线从二十八来客面上一一掠过。

    &a;nbsp&a;nbsp&a;nbsp&a;nbsp没人说话,霍五便也不说话,而是拍了拍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啪、啪、啪!”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巴掌声响起来,门口列队进来几十童兵,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东西,几条半尺宽的白布条。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心中囧囧囧。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好像上辈子的哈达。

    &a;nbsp&a;nbsp&a;nbsp&a;nbsp倒是对喝酒的景儿。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这些古人找不到嗨点,怕是要吓出好歹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众来客都变了脸色。

    &a;nbsp&a;nbsp&a;nbsp&a;nbsp匕首、毒酒、白布带,这是迫人自尽用的,这是要逼死谁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忍无可忍,怒道:“尔等到底想要作甚?”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这是戏耍我们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徒三爷在时,可都是客客气气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就是就是,都是亳州柳元帅麾下,作甚差别这么大?”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视吴老爷为马首的几家摇旗呐喊,更多的人噤若寒蝉。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望向吴老爷,又看了看那三个附和他的人,笑了:“看不出来么?入教啊,天下白衫是一家!大家有幸荟聚滁州,自然就是一家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乃圣人子弟,儒教门徒,焉能改奉……他教……”吴老爷振振有词,铁骨铮铮模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圣人子弟?你这老淫棍也配?”霍五冷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之前是打算割韭菜的,自然叫人将二十八家的情况都打听了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吴家就是首选对象。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吴老爷仗着长子的势,在滁州为非作歹,手上的人命没有十条,也有七、八条。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死的要么是小民百姓,要么是卖身入吴家的奴婢,没有人为其做主,死也是白死。

    &a;nbsp&a;nbsp&a;nbsp&a;nbsp“信口雌黄!”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恼羞成怒,“腾”的一下子起身,指着霍五骂道:“柳盛那小子到我跟前,还要客客气气,你不过是柳盛身边一条狗,就到滁州作威作福,充起大爷来,算是什么阿……”

    &a;nbsp&a;nbsp&a;nbsp&a;nbsp“碰!”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噗通!”

    &a;nbsp&a;nbsp&a;nbsp&a;nbsp吴老爷的手指依然举着,可是方向已经不是冲着霍五。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转眼功夫,怒发冲冠的吴老爷,已经成了一具尸骸。

    &a;nbsp&a;nbsp&a;nbsp&a;nbsp脑浆崩裂,红的白的混成一片,看着恶心而恐怖。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也有些恶心,重新入座后,掏出一块素帕子,擦了擦紫金锏上的污秽。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想着亲自动手的,可却无法容忍旁人侮辱老爹。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方才出声尖叫的是吴老爷下首之人,也是之前为吴老爷摇旗呐喊的三人之一。

    &a;nbsp&a;nbsp&a;nbsp&a;nbsp此刻他捂着嘴巴,浑身哆嗦着,身子缩成一团。

    &a;nbsp&a;nbsp&a;nbsp&a;nbsp早在赴宴之前,大家就想着新元帅说不得要“杀鸡骇猴”。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他们没想到,会这样直接,一句话不对就损命!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且不是杀鸡骇猴,是杀猴骇鸡!

    &a;nbsp&a;nbsp&a;nbsp&a;nbsp动手的还是个半大孩子,这些人是魔鬼么?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鲍老大夫几乎要昏倒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后怕不已。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算是……逃出一劫。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日,小宝爷也是背着锏囊的。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郭老爷白色苍白。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打听的“小宝爷”不是这样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是行事温和有礼的少年。

    &a;nbsp&a;nbsp&a;nbsp&a;nbsp待下和气,待长辈孝顺,十分懂事乖巧。

    &a;nbsp&a;nbsp&a;nbsp&a;nbsp眼前这个小宝爷,看见别人辱父就动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孝顺有了,可这跟乖巧真的不贴边呀!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看着地上的尸骸,神色冷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想要立威,却不是这个方式。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忌讳在众人面前做恶人,却不希望儿子受人挑剔议论。

    &a;nbsp&a;nbsp&a;nbsp&a;nbsp老淫棍,实在可恶!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重新望向众来客,面上不待丁点儿笑意:“明王降世,天下太平!滁州已经是明王传教之所在,只留教徒!即日起,各位与本帅,非友即敌!”

    &a;nbsp&a;nbsp&a;nbsp&a;nbsp除了薛彪,几位头领没有人将弥勒教当回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如今势力弱小,总不能摆明车马说自己要造反,大家只能继续扯着弥勒教大旗行事。

    &a;nbsp&a;nbsp&a;nbsp&a;nbsp邪教么,行事就是这么邪性。

    &a;nbsp&a;nbsp&a;nbsp&a;nbsp非友即敌,也就说得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有人应声,也没有人敢出言反对。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大多是愤愤。

    &a;nbsp&a;nbsp&a;nbsp&a;nbsp有几家本来就有子弟信教的,已经与薛彪勾搭上了,心里就踏实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又是怕白衫军不长久,他们不敢跳出来,只能继续猫着,想着等着有人应声了,再从大流。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阴测测道:“各位还需慎重,莫要牵连了儿孙!”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心中惊怒不已,更多的是深深恐惧。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说,许进不许出的城门,街上的巡丁,宅子外的守军,不是恐吓。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是等着一声令下,就要阖家锁拿,步尤家、张家后尘?

    &a;nbsp&a;nbsp&a;nbsp&a;nbsp鲍老大夫说的没错,这新元帅确实霸道,霸道的没边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嫡子嫡孙已经在虎口中,留在家中的儿孙也都被盯死。

    &a;nbsp&a;nbsp&a;nbsp&a;nbsp非友即敌,可哪里有选择的余地?

    &a;nbsp&a;nbsp&a;nbsp&a;nbsp蝼蚁尚且偷生,勇敢赴死的能有几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就算晓得白衫军未必长久,从贼以后说不得有麻烦,可也比立时刀斧加身要好。

    &a;nbsp&a;nbsp&a;nbsp&a;nbsp鲍老大夫得罪了霍宝一次,正想着将功赎罪,眼见无人牵头,便起身道:“霍帅,小老儿鲍全愿意今日起带儿孙供奉弥勒尊佛,为霍帅效犬马之力!”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点点头,一个捧了白布条的童军出列,将三条白布交给鲍老大夫。

    &a;nbsp&a;nbsp&a;nbsp&a;nbsp鲍老大夫虽不解其意,可已经是恭敬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郭老爷早有决断,倒是不觉得为难,紧跟着起来了,也得了三条白布。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六个商贾都陆续起身。

    &a;nbsp&a;nbsp&a;nbsp&a;nbsp倒是士绅那边,大家还在观望。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有人敢拒绝,可带头“从逆”的以后说不得要背锅,大家怕承担风险。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少人望向宋老大夫。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管吴老爷人品如何,以宋老大人的身份地位都该维护一二,不想他只保全自己,对吴老爷之死不发一言。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大夫的目光再次落在林师爷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师爷的座次在那里摆着,霍帅麾下第四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第四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先生简直要惊掉下巴!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是为了突然之间得见故人,而是为这故人如今的座次!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因为都是武夫么?是因为没有奥援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先生“腾”的站起身来,直愣愣地望向霍五。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厅上的气氛一凝。

    &a;nbsp&a;nbsp&a;nbsp&a;nbsp各位头领看着宋老先生,都是目光森寒。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趣的已经有了一个,还有第二个?

    &a;nbsp&a;nbsp&a;nbsp&a;nbsp水进坐在宋老先生上首,已经后悔没有随身带枪。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即便没有兵器,他心中也有了定夺。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这老头跟刚才那老家伙似的大放厥词,冒犯霍五,那自己赤手也要将他毙于掌下。

    &a;nbsp&a;nbsp&a;nbsp&a;nbsp众士绅商贾望向宋老大夫。

    &a;nbsp&a;nbsp&a;nbsp&a;nbsp有的人闭上眼睛不敢看。

    &a;nbsp&a;nbsp&a;nbsp&a;nbsp有的人眼中带了几分悲戚。

    &a;nbsp&a;nbsp&a;nbsp&a;nbsp“老朽宋林愿即日起带儿孙供奉弥勒尊佛,为霍帅效犬马之力!”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声音铿锵有力,里头带着勃勃生机,丝毫不像是花甲老人的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啊嘞嘞!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是这样的宋老大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竟然这么痛快就从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惊落一地眼球!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连浑身戒备的水进,都给闪的身子晃了晃。

    &a;nbsp&a;nbsp&a;nbsp&a;nbsp霍宝却并不觉得意外,看了眼林师爷。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见林师爷脸上多了笑意,正望向宋老大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眉来眼去,是几个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好!”

    &a;nbsp&a;nbsp&a;nbsp&a;nbsp霍五痛快应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夏风习习。

    &a;nbsp&a;nbsp&a;nbsp&a;nbsp席间已全是亲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启八六〕〔都市神龙狂兵〕〔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千金归来:傲娇石〕〔极品上门女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六零小夫妻〕〔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之第一名媛〕〔我一定是到了假的〕〔特种兵王都市逍遥〕〔大罗天纪〕〔重生最强丹帝〕〔宇宙最强挂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