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境电影公司〕〔九代厨神〕〔绝品透视狂仙〕〔极品上门女婿〕〔光明神印〕〔一世独尊〕〔最佳上门女婿〕〔兵王弃少〕〔武道战神〕〔都市全能奶爸〕〔次元逆袭聊天群〕〔武道凌云〕〔重铸巫师〕〔体验未来人生〕〔极拳暴君〕〔素手调汤〕〔有钱就是了不起〕〔正牌亡灵法师〕〔网游之佣兵世界〕〔我想当巨星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登基吧,少年 第一百五十三章 和州之和
    阖城士绅百姓从州衙,送到城门口。

    从城门口,又送出去十里到长江渡口。

    目送老知州上船,船只渐行渐远,直至不见。

    士绅百姓,才扶老携幼回城。

    然后发现,城门不关了。

    大家惊讶一下,就撇开不去想了。

    嗯,不关才对,这才是和州。

    和气的和,日子恢复太平了。

    渡船上,老知州回到船舱,看着眼前五彩斑斓“万民伞”,心潮激荡。

    与那种整齐规整,都是绸带做的漂亮的“万民伞”不同。

    这个万民伞上边密密麻麻、重叠无数层的带子,五花八门。

    有簇新绸缎,有更精致的缂丝,更多的是布条,一指粗细、两尺多长,甚至还有些布条已经褪色,是两、三段短布条接起来的,夹杂在其中,并不显得突兀,反而十分和谐。

    几位耆老说了,这是和州士绅子弟,连夜走访城中各家各户,说了老知州要归乡,大家准备万民僧事,无一户拒绝,都是出了布带。

    老知州摸着这布带接头,跟旁边长子唏嘘道:“为父游宦三十年,行迹四州,做了三地父母官,今日才见真正的万民汕这等涅。”

    那长子引以为傲道:“和州父老至诚,不枉父亲呕心沥血经营十年此摄可传家!”

    老知州却是曳,拖着万民伞出去,走到船头,轻轻一推。

    伞骨重,上面绸带布带吸水后更重,打了几个璇儿,就缓缓沉入江中。

    “父亲!”

    长子惊诧。

    老知州不言,眺望和州方向。

    和州不负他,他却负了和州。

    明明可以留下与滁州军周旋,更好的庇护百姓,却疡保全己身。

    “祖父,父亲,你们快来看,这里是什么?”

    长孙的声音带了惊诧从货舱里传出来。

    船板上父子两人听到动静,都带了疑惑过去。

    “多了两个匣子!”

    长子负责收拾的行李,并不算惊讶:“许是霍帅送的仪程!”

    之前士绅百姓太多,霍五等人送到城门外就回去,并没有送仪程。

    这两个匣子,大的一尺见方,小的只有巴掌大。

    那孙儿四下里看看,再没有外人,才心翼翼抽开大匣子,给父、祖看。

    金光灿烂,都是一枚枚金饼,满满一匣子。

    老知州愣住。

    那长子很紧张了,看着老父亲不放心。

    几十年没回老家,回去要置产置地,以后儿孙也要读书生活,处处都要银子。

    这阖家上下十几口人,正是缺钱的时候。

    父亲不会耿介到将这个也沉江了吧?

    方才那万民伞,长子没反应过来,这回却无论如何要拦着。

    就是那长孙,看着祖父也带了忐忑。

    老知州为官清廉,家资实在不富裕。

    全部家产算下来,都没有这一匣金多。

    霍五正是听闻此处,才叫人预备了这个。

    老知州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拿起那谢子打开,里面是一面略简陋的铸铁牌,正面是“滁州霍”三个字,反面是“1”。

    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都是新的刻痕。

    “这是什么符号?”

    儿孙凑过来,都带了疑惑。

    “这是大食文,唐杜环在行经记–大食国中有记载,是大食国记账所用数字,是‘一’!”老知州摸索着铁牌说道。

    “这是霍元帅给的信物?”

    长子带了心道。

    老知州看了儿子,见他眼睛黏在铁牌上,心中叹口气,合了匣子,递过去:“收好吧!”

    “哎!”

    长子生怕老爹反悔,连忙收好。

    如今世道已乱,谁晓得以后会如何。

    泉州再远,也是大宁境内。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多一条后路总是好的。

    和州知州衙门。

    主薄连带各科书吏,都带了心。

    百姓无知,不知和州如今处境凶险;他们这些人却是明白。

    和州不再是朝廷的和州,那他们这些人继续在州府当值就是“从逆”。

    要是滁州军长长久久站下去还罢,否则等到和州被朝廷“收复”,清算起来,他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关键是就算他们想要“从逆”,也得看滁州军乐意不乐意。

    没有了生死危机,剩下就是前程事业危机。

    老知州走了。

    他们这些人,会不会也被撵走?

    不想半日功夫下来,压根就没人搭理他们。

    昨天接手州务那位林老爷,也只打发人传话叫“如常”。

    那就如常了?

    三班衙役,簇拥到捕头面前。

    这以后是什么章程?

    衙门里那些邢爷们如常,那三班衙役是不是也如常?

    那捕头眼圈泛红。

    没有人晓得,数万人相送老知州时,还有一人悄悄离去。

    罗千贿了。

    一人一骑,一路往北去了。

    这捕头知老友此去九死一生,却也只能奉上壮行酒。

    “混账东西,有甚问的?如惩如常,这里是和州,仗打完了,不会过日子了?”

    衙役们被骂了,反而心里踏实了。

    那就如常吧。

    衙门里事情多,什么时候都不闲着,一会儿张家来给新生的孙子上户贴,一会儿李家拉着后院的混混,拿着鸡毛指正他偷了自家的鸡。

    一副太平景象。

    这就是和州。

    安逸平和。

    霍五一行,走在街面上,看着街道往来百姓。

    蟹的叫卖声。

    买家还价声。

    很是热闹。

    两旁的店铺,买卖兴隆。

    一点儿也看不出,这里才经过围城之战,几个主官死的死,走的走。

    整个和州,已经换了主人。

    “这是心大、还是缺心眼?”

    唐光啧啧称奇。

    霍五看在眼中,却是微微皱眉。

    霍柄在老爹跟前,问道:“爹是担心大本营之事”

    霍五点头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和州人性格绵软,不喜战火为了熄战,他们能联合一回,就能联合第二回”

    按照滁州军原来的计划,是拿下和州城后,就将重心从滁州迁到和州城,将这里做攻打庐州与日后征伐的后方。

    和州城才修缮的城墙,更是比滁州好守的多。

    霍宝沉思。

    和州这个位置,倒是不担心朝廷出兵,等各地白衫军混战时需要防备。

    想了一会儿,他提议道:“那和州兵都调走,打仗不行,就全都充辅兵好了文武官员也从滁州调用”

    “只能如此!”霍五道。

    说话的功夫,一行人到了城门口。

    那守门曲长见状,连铆了上来。

    霍五带着大家直接上了城楼,他们是来看那强弩的。

    这些弩,不只适合守城,更适合战场攻击。

    邓健进城第一件事,就是叫人看好这些强弩。

    如今这强弩的弊端是弩箭不足。

    这点儿好解决,薛家在常州别墅存的生铁过些日子就能随船运回来,多做弩箭,配合这强弩,就是大杀器。

    还有霍宝带来那两尊火炮,也给了霍五启示。

    他写了亲笔信,打发人往金陵去了。

    寻贾源做中人,提的就是强弩与这火炮事宜。

    金陵官员这半年刮地三尺,为了银子,无所不用其极,加高价用有机会弄到手。

    下午,滁州军头目齐聚和州议事厅。

    霍五与大家说起征兵事宜:“按照人口多寡,含山县、江浦县各征兵四千,乌江征兵六千,和县征兵九千,共两万三加上现有的七千和州兵,总数三万各部所征兵卒,自留两千,剩下送滨江大营操练水进这次没赶上攻城,可援驰亳州有功,折半,也分一千人,老六那里,亦是折半,分一千人”

    说到这里,霍五望向冯和尚:“和尚留在滁州那两千人,小彪老六都夸着好我想要让他们移驻滨江,好好带带和州兵,和尚这次多留两千人,补足人数”

    冯和尚的座次在唐光之后,水进之前。

    他起身道:“谢五爷!”心中不无触动。

    他投滁州不足半月,之前不知滁州兵战力分布,这次来和州却是晓得的。

    邓解下八千人,为诸将军之冠。

    这次打和州带来七千,还有一千留守曲阳。

    杜老八五千人,唐光五千人。

    杜老八原来是三千人,后加上林瑾率的的一千人马,就是四千人。

    唐光之前就是四千人。

    两人打型山,招降山匪两千人,如今都在滨江营操练。

    按照邓健、水进之前剿匪之例,这两千人两人平分,就每部五千人。

    霍五直接统帅的兵卒,之前是一万,拨了三千归水进,只有七千,比邓焦少。

    其中不少新兵,这次出征乌江更是只带了三千人。

    之前他以为霍五是削减他的势力,才收了他两千人马,以后也会限定他麾下兵卒人数。

    可有邓健、杜老八、唐光等人例子在前,他晓得自己想多了。

    同亳州孙元帅与柳元帅死把着军权相比,五爷的行事果然不同凡俗。

    想必那计划送往滨江营操练的和州兵,也是另有用途。

    果不其然,霍五对诸人道:“和州兵性子太绵,打仗不放心,守城估计也难看看能不能操练出来,实在不行以后只能充作辅兵,无战事时修路通渠、改善民生,战事时临时充作各部,运送粮草后勤”

    和州四县,只乌江县与和州城打了两次,地方才出降。

    含山县与江浦县,都是望风而降。

    滁州军在两县安排的内应,压根就没用上。

    和州军战廉弱,可见一斑。

    众人都没有异议。

    霍五又道:“三县县尉,你们举贤不避亲,可从麾下选人出来担任只是立下一个规矩,谁举荐,谁担责日后若是有欺压百姓、背叛滁州军之举,我只寻各位说话”

    “这是用的,五爷信任咱们,才让咱们举荐人手,可不得咱们作保!”唐光痛快附和道。

    早年青蛇寨的老伙计,有上了年岁不爱动的,正好可安置在含山养老。

    五爷此举,亦是体恤大家。

    杜老八抓了抓后脑勺:“我那边都差不多啊,总不能留林杏在那头”说到这里,望向林师爷:“林先生得帮老八参详参详,看回头留哪个”

    他是不爱动脑子的,遇事询问林先生或霍五,这是早年的老习惯。

    冯和尚看在眼中,心中惊诧。

    这林先生接连“背主”,却依旧受到重用,座位还在杜老八、唐光两位领兵大将位次前。

    更难的是的,这杜八爷论起来也是他的“旧主”,两人却依旧是毫无嫌隙涅。

    林师爷的独孙,跟在杜老八身边,是杜老八的义子。

    杜老八没有娶亲生子,这义子就是最亲近的晚辈。

    日后若无意外,杜老八麾下人马,就是这位义子接班。

    林先生的底气,就是这个么?

    林师爷笑道:“八爷手下几个千户,八爷可问问有没有主动留守的。”

    杜老八手下的几个千户,就是当初背叛马老六跟着他走的那几个把头。

    那些都是马寨主早年的兄弟,年岁也都不轻,不沸想要太平养老之人。

    杜老八点头道:“好,那我就问问他们,让他们自己拿主意!”

    竟是对林师爷言听计从涅。

    冯和尚真有些看不懂了

    滁州军,真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启八六〕〔极品逍遥少年〕〔都市神龙狂兵〕〔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天价宠婚:霍总的〕〔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一代兵王秦风〕〔我的女友是偶像〕〔我一定是到了假的〕〔极品上门女婿〕〔婚坎〕〔重生之第一名媛〕〔科举兴家:首辅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