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灵之摆烂大师〕〔文娱从大话西游开〕〔小妻太娇嫩,枭爷〕〔全民修仙:我靠炼〕〔死人妆〕〔遮天之彩虹耀世〕〔黑夜游戏:从解剖〕〔港娱最后一位大佬〕〔点心艺术家〕〔从茅山开始修行〕〔诸天:从火影开始〕〔九零空间:星际大〕〔他真不想当明星〕〔救命呀,老婆居然〕〔全民领主:只有我〕〔全能少女UP主〕〔诡道修仙之旅〕〔你们再黑我就要造〕〔我在尸界流浪〕〔混元主宰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不良人 第三十六章 讯问王忠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洵是一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他的回答显然让王忠益十分惊讶。

    不过王忠益调整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面色就恢复如常。

    “既如此,赵大人就请开始吧。”

    赵洵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有些紧张,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问道:“按照御史言官的检举,王大人任职朔州节度使期间与漠北胡族有很多接触,甚至贩卖盐巴、生铁等物资给漠北胡族,并暗中勾结魔教中人,图谋不轨。”

    “子虚乌有!”

    王忠益闻言很是愤怒,脸色涨得通红,胡子都吹向了两侧。

    王忠益一直想知道自己被逮捕的罪名是什么,可自打他被下狱刑部大牢,刑部的官员就一直避而不谈。

    王忠益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曾想竟然是这个罪名。

    王忠益又气又笑,双手冲北拱了拱道:“本官深受皇恩,怎么可能做出此等通敌叛国的事情。这是构陷,有人存心要构陷本官。”

    自打问出这个问题,赵洵就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王忠益的表情。

    首发

    刑侦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问讯。

    犯人的微表情往往可以出卖他的真实想法。

    有些事情装是装不出来的。

    尤其是左脸要比右脸更加容易体现出心中细节,若是左脸有异常那犯人多半是在说谎。

    而自始至终王忠益的脸上除了愤怒没有任何别的情绪。

    除了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没有人能够在说谎的时候表现的如此真实。

    所以王忠益要么说的是真话,要么是个极有城府的老阴比。

    赵洵更加倾向于前者。

    不仅仅因为他的恩师吴全义看好王忠益,认为他不是凶手。

    而是因为赵洵在来大牢前去了一趟案牍库,把有关王忠益的卷宗全部调了出来通读了一遍。

    读完的结果是赵洵认为王忠益是个好官。

    如果是几个人说可能还有作假的可能,可案牍库的卷宗是无数不良人暗棋情报总结的结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当然,也不排除王忠益隐藏段位太高,太会演戏,避开了所有不良人耳目。

    但赵洵觉得这种可能性不高。

    如果王忠益是冤枉的,那么上书弹劾王忠益的那个御史肯定是受人指使,有所图谋的。

    他背后的人是谁?为什么要将矛头指向王忠益?

    这些都是赵洵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急不得。

    “王大人请稍安勿躁,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一定会还你清白。现在我有几个问题要问,还请王大人一定如实回答。”

    “这是自然。”

    王忠益能够感受的到来自赵洵的善意,因为如果赵洵不想秉公办案,完全可以诱导性的讯问。

    “第一,何御史的死的当晚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根据弹劾王忠益的刘御史的说法,何远山是因为掌握了王忠益的黑料想要上书弹劾王忠益,这才被王忠益派人杀死的。

    王忠益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但谁知何御史死前曾经把这黑料的备份给了刘御史一份,刘御史便连带着黑料和王忠益买凶杀人的恶行一概写在奏本里,上呈天子。

    这一套说辞很流畅很有说服力,也很合乎逻辑。

    但是赵洵并不轻信,因为这其中还是有破绽的。

    就是刘御史怎么证明何御史把王忠益的黑料告诉了他,而不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

    毕竟这些言官就是幕后大佬的枪,为虎作伥也不是没有可能。

    “何御史身亡是哪一天?”

    王忠益有些疑惑的问道。

    赵洵脱口而出:“八月十三。”

    “那晚…让我好好想想。”

    王忠益揉着额角,距离八月十三已经过去快十日了,他得仔细想想。

    “那晚我应该是在东市和部下一起喝酒。”

    “东市…记下来。”

    赵洵冲身侧的文书吩咐道。

    何御史的家在西市附近,而王忠益说他当晚去的是东市。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至少可以证明王忠益有不在场的证据。

    当然,王忠益有买凶杀人,或者派手下杀人的可能,不过这些都是断定王忠益有罪的前提下做出的假设。

    大周朝奉行的是疑罪从有,而赵洵知道合理的模式是疑罪从无。

    而且赵洵印象中何远山的致死原因是中毒,只是被人伪造了妖物致死的假象。

    赵洵觉得武夫出手毒杀何御史的可能性很小,武夫都是直来直去的,没有那些弯弯绕。

    若是买凶杀人事后再伪造倒是很有可能,不过什么样的人能够让王忠益如此信任?他就不怕刺客拿了钱再把他卖了?

    这里面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但是赵洵并不担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获得线索。

    综合汇总之后再进行系统的分析,这样就能得出合情合理的结论。

    “第二个问题,吴慈死的那晚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这是赵洵最关心的问题。

    吴慈是不良人,是贾兴文的好兄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的。

    如果证明凶手不是王忠益而是另有其人,那么王忠益身上的罪名基本就可以洗脱了。

    如果王忠益解释不好,那么他的嫌疑就会陡增,因为这证明不良人案牍库中之前有关王忠益的卷宗存在造假的可能。

    “吴慈…他是不良人吧。”

    王忠益的这个回答让赵洵吃了一惊。

    “你知道他是不良人?”

    王忠益点了点头:“他曾经在朔州给我做了两年的幕僚,后来辞别说是去了长安。”

    稍顿了顿,王忠益接道:“在朔州的时候本官就觉得此人不一般,因为他不仅谋略了得,还有一身武艺。如此文武双全之人,心甘情愿的给本官做谋士有些屈才了。不过本官当时也没有多想,因为后来他去了长安。”

    王忠益苦笑一声道:“谁曾想三年之后,本官在长安再次碰到他时会是在长乐坊,当时他说自己在一个五品郎中府上做事。可他身上有着无与伦比的煞气,这是不良人特有的。”

    赵洵瞬间怔住。

    王忠益能够感受到不良人身上的煞气,所以…他是修行者?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柳笙笙厉云州〕〔斗罗:千仞雪的逆〕〔克苏鲁世界的我纯〕〔宝可梦修改器〕〔海贼传奇:抽卡高〕〔大唐之混世小魔王〕〔召唤师:我能萌化〕〔太古神医〕〔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诸天之始:我儿叶〕〔国运恐怖游戏:疯〕〔灵境行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