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属性武道〕〔终极小村医〕〔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神宠全球降临〕〔我真想平平无奇啊〕〔掌御星尘〕〔我家公子是个现代〕〔当灵气复苏撞上深〕〔我这个号练废了啊〕〔大国花匠〕〔重生之我是大魔法〕〔上门战神〕〔梦魇主宰〕〔我老婆被夺舍了〕〔精灵宝可梦之全球〕〔无敌邪圣〕〔恋爱从爱情公寓开〕〔我炼制的成功率是〕〔奶爸戏精〕〔我的吐槽神器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娇宠 第666章 坑过我
    秦正眼神募的深沉,他就晚到一会,就已传到舒儿耳中。

    “父亲,你到底去哪了,连我都不能说?”

    秦云舒再次追问,却见父亲直接转了身子,到了书架前取下一卷书。

    而后放在桌上,他抬头望着女儿,没了刚才的沉重。

    “我还能去哪,去你母亲坟前说几句贴己话。”

    说着,眸色幽远深长,在女儿怀疑的眼神中长叹一口气。

    “帝后大婚,隆重非常,唢呐锣鼓足足响了四刻。今日萧瑾言更和我说,春年前就能完婚,庄姨娘陆续替你备至嫁妆,我这心里头……”

    说罢,又是一声长叹,“去了京郊,和你母亲说会话,下次和我一块去。”

    念及母亲,对秦云舒而言,久远的回忆,在她印象中,母亲去的时候很年轻。

    可是,为何非要选在帝后大婚那天去?秦云舒疑惑,又见父亲眼神,似乎很痛苦。

    她终于点头,“好,夜深了,父亲早点歇息。”

    没有再追问,她转身离开关上书房门。

    脚步消散的那刻,秦正舒了口气,眼神流转间,眼睑下的沟壑越深。

    最近一段日子,他十分忙碌,随着年岁增大越渐苍老。

    “有些事,我不能和女儿说,不是故意隐瞒,为了她好。不得已,才说去了你坟上。”

    话音绵长,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翻开取下的那本书,书中夹杂一页纸,打开后是一张薄宣纸。

    几笔墨染,俊俏儿郎跃然纸上,从年岁看,已二十有余,和当今皇上差不多大,剑眉飞扬,五官深邃。

    他紧紧拿着这张宣纸,男子的面容在他拿到这张画像时,已印入脑海。

    今日突然出宫,不是无关紧要的事,而是有了踪迹。

    先帝去之前,外人都知,他和孙公公在内寝足足呆了一天,直到先帝过世。

    可外人不知,其实,在最后一炷香的时间,只有他一人。

    行将槁木,先帝身子早已不好,在那一刻,大屋将倾。

    也就在那一刻,他拿到了画像。他更知,皇上那也有,有的不过是五岁时期的孩童模样。

    长大成人,直到现在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有一张。

    他想,既然先帝直到二皇子及冠后的模样,想必见过,也有可能不止一面。

    可为何没有成功带回来,又为何在过世前频繁派人继续寻?

    其中太多疑惑,随着先帝的去世,一起下葬。

    秦正目色深深,唇紧紧抿起,最终折起宣纸再次放入书卷。

    这一次,他没有放入书架,而是走到悬挂山水画的地方,后处有一个凹槽,放着一个黑色暗盒。

    打开的那刻,金黄五爪龙纹图案映入眼帘,只露出边沿一角。

    秦正眉头紧皱,最终放入宣纸,不一会关上暗盒。

    没多久,他进了书房内屋,挑起一处帘子,是一处的灵堂,放着先夫人的牌位。

    他点上三炷香,然后站在牌位前,缓缓道,“夫人放心,我会亲眼看着女儿出嫁。那小子叫萧瑾言,二十六了。”

    想到女儿的年龄,他又道,“算是老牛吃嫩草了,不过,性子不错,对女儿极好,是个温良醇厚的小子。但也不是傻不愣登的那种,有手段,很多大人在他手里吃了不少亏。”

    说着,他又笑道,“这小子坑过我,好在经过我的考验。现在不仅是将军王,还是定北侯,舒儿交给他,我放心。”

    也只有萧瑾言,才能保护舒儿,他才能放心做一些事。

    这一晚,秦正在书房歇,过了子时,他才就寝。

    同样平静的一晚,秦云舒心却不安,到了辰时,因为没有睡好,肩膀酸痛。

    吃了早膳后,她命柳意捏了好久,又涂了药油,才好点。

    柳意看出她精神不太好,特意去灶头吩咐厨子做补身子的药膳。

    到了午时,秦云舒睡了好一会,起来时有了力气。

    一连多天,她都在云院,每天都在府门前等父亲下朝。

    经过她连续多天观察,并无异样,父亲每天都按时回家。

    她也悄悄去过书房,拿下父亲那晚取下的书籍,翻开后,是一本普通的字帖。

    如此,她才放心,心彻底放下,睡的也好,面色立即红润起来。

    “大小姐,今日四妃一起进宫了!”

    柳意咋咋呼呼的进来了,声音响亮,她最近一直在照料小姐的身子,今日亲自出府买新鲜瓜果,就听到一个大消息。

    “封后大典过去半个多月,就开始充盈后宫了,四妃进来,春年后更有一堆秀女。莺燕环绕,不知该说幸运还是……啊!”

    她还没说完,额头就被打了一记。

    “皇室如何,不能说,小心祸从口出。”

    即便秦云舒知道,那些女子很悲哀,帝王的女人,没有几分耐心,坐不住冷板凳。

    柳意揉了揉额头,小声回道,“奴婢知错。”

    “过来给我瞧瞧,打痛了?”

    说罢,秦云舒走下上首。

    “奴婢一点都不痛,都没红呢。”

    柳意笑嘻嘻的说道,额头上一片白皙,没有任何红印,“今日绿豆汤还是梅子水?”

    “梅子水。”

    “好嘞!”

    说罢,柳意就要往厅外去,却在这时,守院丫头跑了进来,一下子撞了她。

    她还没站定就听

    “大小姐,媒婆过府了!抬了好几箱子,行纳彩礼,定北侯也在呢!”

    全府上下,就连偏院那些,赶着过去凑热闹。

    秦云舒微愣,今日纳彩,怎就没人和她说?

    按照习俗,姑娘家不能去,只能在闺房。所以,她只能在云院。

    倒是几个丫头,一脸兴致盎然,一看就知要去瞧热闹。

    她也不阻止,“去吧,柳意留下。”

    守院丫头眼神晶亮,忙不迭转身跑远。

    柳意也想去,看看多少红箱子,阵仗有多大。

    “待成婚,我只择你一个陪嫁丫头,看不尽的热闹。”

    淡淡的一声,柳意惊住,所有丫鬟里,只带她一个,她就能一直伺候小姐。

    这可比今日的热闹,好多了!

    “奴婢去拿梅子水。”

    话落,她转身飞快出厅。

    看着她的背影,秦云舒笑了笑,不一会走出云院,发现除了柳意,其余丫鬟全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弃婿归来叶凡小说〕〔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农家傻女〕〔被宠成米虫的夫人〕〔年雅璇霍凌沉〕〔夏夕绾陆寒霆〕〔回到原始社会打天〕〔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古武医少〕〔夫人饶命:将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