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一年她们正毕业〕〔狙中百星女神〕〔我的计算机女友〕〔凤起田园〕〔锦绣田园:骗个夫〕〔我在抬头你在看〕〔我开始摇滚了〕〔绝天武帝〕〔我从天上来〕〔喜上眉头〕〔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我给万物加个点〕〔神祇〕〔超神悟道〕〔奶爸圣骑士〕〔梅琳传奇〕〔文娱帝国〕〔明朝小公爷〕〔从艺术家开始〕〔我的奶爸人生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娇宠 第674章 大概打架很厉害
    见到忽然出现的打扫丫头,秦云舒惊疑,她嘱柳意去做,而刚才柳意一直在这。

    祖宅没有奴仆,如果要找,也需要时间,这名侍卫早就打点好了。

    “大小姐,侯爷一早就已吩咐,您没到江南,奴仆车马,以及祭拜祖宗的物品,全部备下。”

    秦云舒十分讶异,她离开齐京那天才知道,要去江南。

    而能一早备下,必定早已得知。即便父亲告知,也不会让瑾言准备祭祀的东西。

    所以,父亲没有告诉,瑾言猜到。

    “大小姐,定北侯真厉害,全为您准备了!”

    柳意喜笑连连,就差竖起大拇指,话落,她立即指挥起来,带着几个丫头打扫,哪里需要重点清理。

    而这时,秦云舒下楼,去了前堂九曲回肠的屋。

    东面最大的屋子,就是秦家饲堂,雨季潮湿时,有人定期擦拭牌位,打扫里外,保持干燥。

    秦云舒进去时,里头一片漆黑,白色纱帘后是两扇窗户,透着微光。

    她一路走到最后面,拉开纱帘,阳光照入,亮堂不少。

    祭拜需要挑选适合的日子,今天,她来叩首上香,先和列祖列宗道声好。

    其实,她从生下来就没见过祖父母,上头的几位,她更不认识。

    即便如此,孝敬的礼数一点都不能少。

    安静的饲堂只有她一人,点燃白烛后,她跪在蒲垫上磕了三个响头。

    “秦家各位祖宗,父亲秦正有事,不能立刻见你们,派小女秦云舒前来。即便我不说,你们也知他去做什么,保佑一切顺利。”

    说罢,她又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点了三炷香。

    在里面呆了好一会她才出来,刚关上门,她就听不远处一阵声音。

    “您不能进去。”

    “别拦着我,可是舒丫头?”

    循声望去,秦云舒见到一位男子,看似和父亲差不多年纪,粗布黄衣,肩上扛着一箩筐草,里面放了把锄头。

    她不知是谁,或许是哪位亲戚。

    “我是。”

    秦云舒一边说一边上前,那男子见了他,立即笑起。

    “一转眼,十二年过去,小丫头成了大姑娘!”

    说着,他又皱了眉头,十分不要意思,“你那婶婶,败家娘们,她就那脾气,嘴巴不带门栓。”

    听到这,秦云舒就知道他是谁了,大山伯。

    看他这副装束,真想不到,他夫人打扮成那样。

    “我把她训了顿,没收所有金器,赶明儿就去典当铺卖了,叫她威风!”

    有啥说啥,典型的农家人。

    秦云舒很有礼貌的叫了声,“大山伯。”

    十二年了,大山伯见到侄女,心里高兴,忙应了,“你父亲呢,我怎不见他?我家有酒,我埋在地底下的,马上拿出来,喝一场!”

    “他和江南文人碰面了,过段日子来。”

    “也是,他嘛,书读的多,不像我,大字不识。”

    说到这,大山忽然落寞起来,片刻后笑容扬起。

    “这处宅子很大,环境好屋子大,就是太清冷了,灶头也不热乎,去我家吃,离这里不远。”

    大山一念叨起来,话若成河,“多亏你父亲当年借了银子给我,我那破屋修缮,才像个样子。走,侄女来了,必须吃一顿。”

    连连邀请,秦云舒拗不住,她能看出来,大山伯和父亲关系不错,大山伯什么都说,掏心窝那种。

    于是,她朝一旁侍卫吩咐,“我去一趟,既然离的不远,不要跟着,到时候我自己走回来。”

    侍卫躬身领命,“是!”

    “舒丫头,你这护卫比咱们县衙的衙役,更魁梧高大,不一般啊!”

    大山连连夸赞,他是外行人看不出道道来,但能成为萧瑾言的心腹,必定不凡,即便外行,也能感觉出不一样。

    秦云舒轻笑,“他大概打架很厉害。”

    说罢,脚步连迈,绕着九曲回肠屋子,很快出了宅门。

    侍卫就有点凌乱,他跟着定北侯上战场真刀真剑的来过,何时打架了?

    侯夫人这说法,还真有趣。

    大山伯的屋子离祖宅确实不远,隔了一条街,不是那么西边。

    从地理位置来讲,祖父那辈算来,当年的日子,大山伯要好一点。

    如果祖宅没有扩建,面积没有大山伯那里大,如今拓展,又有两栋三层房,还有后山那么多地,就不好比了。

    “前些日子,家里走水了,你妹妹在她好友家住。昨天妥了,刚搬回来。”

    秦云舒轻声应着,她没有说话,看来,大山伯不知道嫣然去了她家祖宅,婶婶更买了把好锁挂上。

    如果知道,少不了一场教训。

    “到了,就在这,近吧?”

    大山伯一张黝黑的脸不停笑着,一边进门一边放下一箩筐草。

    老秦家祖辈都是农家人,后来那块地成了士兵的驻扎地,就给他们在县城放了地。

    从面积算,缩小了五倍,那时候,田地就是命,只能在郊外荒野开拓,种稻子和小菜。

    “嫣然,你爹那个老不死的,收了我所有金子,等他回来,你和我一起说他,骂死他个老东西!”

    “还有你,刚才怎么回事?咱们都是亲戚,你凭啥给她行礼?瞧她那张嘴,都是规矩,给我下套,吓唬我呢!”

    嗓门贼大,语速超快,不停歇一口气噼里啪啦说。

    秦云舒知道,口中的她,指的是自己。

    她扭头看向大山伯,只见他一张本就黑的脸更加黑了,袖子一卷。

    “败家娘们,你吼什么!人家那是大小姐,高门贵户,你忘了前段日子,张员外怎么处置刁奴的?杖毙草席一裹!”

    嗓门更大,语速更快,压倒性的胜利。

    这一刻,秦云舒明白,在这种环境下,声音不大才怪,练出来了。

    “大山,咱们商量下。”

    妇人刚才还吆五喝六,瞬间瘪了,脸上尽是笑意,“不要去典当铺,下次我定管好我这张臭嘴,金子给我。”

    “你还知道自个儿嘴臭?就不给你,去把脸上粉洗了,看着恶心。”

    秦云舒瞧着妇人一张堆满胭脂水粉的脸,表情那叫一个千变万化。

    “呀,舒丫头也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神龙狂兵〕〔重启八六〕〔天价宠婚:霍总的〕〔千金归来:傲娇石〕〔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兽医皇后〕〔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火狮侠客〕〔特种兵王都市逍遥〕〔异界餐厅:学霸私〕〔国民女神超萌哒〕〔一代兵王秦风〕〔我的世界——守望〕〔奶系甜心:吸血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