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二百三十章 反杀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袖里箭  章节目录   书页
    此时床上放了一张白布,里面倒是堆了一些东西,只是也看不清到底都放了什么。

    任八千想想自己这里好像没什么值得偷的,钱包里可能有个一千多块钱,让他们拿走也无所谓。至于那些卡,应该不会被猜到密码,明天补办就行。

    就在这时候他脑袋里面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似乎还有几块玉佩,虽然不值太多钱,但加起来也值两百万,不过自己上次卖了宝石后嫌少就没卖。

    不过也无所谓。两百万的玉佩没了就没了,何况如果说价值两百万的玉佩丢了,报警应该也能把人抓回来。

    再就是电话什么的,任八千记得里面似乎有一些给女帝拍的照片,倒是得把电话要回来。

    任八千想了想,就这么一个小要求,应该不难吧?电话他们也卖不多少钱。

    那人想了想,这人要是真出去了报警怎么办?不由得道:“你想怎么样?”

    “见面分一半。”任八千说道,当然不能说就要电话就行了,太明显了。

    两人对视一眼,点头:“好。”

    任八千伸手把灯打开,两人顿时喊道:“别开灯!”

    “没事,这家我盯了很久了,很少有人在。”任八千毫不在意道。

    任八千说的那两人当然知道,不然此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东西在这里,这几个东西我们要了,剩下的你选几样。”其中一人直接把几块玉佩抓走,这东西虽然他俩不太了解,但很多时候都价值不菲。

    任八千眼睛往里面扫了一遍,心里有数了,都是一些对于自己来说不太重要的东西。像合同什么的,都被他们散乱扔在一边。

    “一般钱包里没多少现金,不过我还是选钱包。”任八千站在门口没动,里面两人手里都拿着刀呢。

    把钱包要来,起码省了自己补办卡和身份证的功夫。

    那大汉将钱包扔到任八千脚下。

    “你们拿的那几个是玉佩吧?应该是好东西,既然这样我就赚点小钱,电话我也要了。”任八千继续说道。

    电话也顺着地板滑到他脚底下。

    任八千松口气,别的就无所谓了。

    “他是房东!桌子上是他的照片!”就在任八千刚刚放松的时候,房间中另外一人突然惊讶喊了一句。

    任八千心里暗骂一句,突然想起来自己确实和女帝有一张照片,是在土耳q照的,被自己洗出来放到桌子上。

    早知道就不开灯了。

    那大汉听了这话,眼中凶光直冒:“小子,你找死。”

    “你们只是偷东西,不想变成杀人犯吧?偷东西被抓到最多被判三两年,杀人犯可是死刑!”任八千不慌帮你道。

    两人听了这话全愣住了,本来要冲过来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他俩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家伙太冷静了。

    要不是看这家伙手里还握着菜刀,都以为这次是遇到硬茬子了。

    不过任八千的冷静与话语还是然两人心里暗赞,是个人物。一开始装作同行,此时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任八千的冷静也感染了两人。

    “你说得对。”那大汉点头。“我们求财,不求命。”

    “那就是了,钱包和手机对我有些用,别的无所谓。”任八千露出笑容。

    “看你的样子是个角色,这次算是冲撞了,别的我们也不拿,这就离开。”那大汉又说道。

    任八千一边注意着两人,一边俯身把手机捡起来,同时口中道:“既然这样,我不报警。”

    就在这时那大汉眼中突然爆出凶光,整个人朝着任八千冲过来,手中的匕首也直刺过来。

    “我靠!”任八千突然遇到这变故吓了一跳,不是都谈好了么?

    身上动作却是不慢,连忙向着一边躲开。

    经历这么多事情,虽然自己还是个弱鸡,在这方面没多少提高,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却不会慌乱,而是很冷静的躲避对方的匕首。

    “为什么?”任八千一肚子的不解,对方怎么又变卦了?

    “死人才不会报警!”那大汉牙缝里蹦出一句,手中的匕首又朝着任八千划过来。

    任八千一脑门的问号。

    再怎么样也犯不着杀人吧?

    自己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除非对方一开始就想杀自己。否则根本解释不通。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却是一点都没想明白,不过也没时间让他想,险险躲开这一下,反手一刀直接朝着对方手上剁了过去。

    任八千的凶性也被激起来了,到底是杀过人的,这时候怎么也不可能和羊羔一样。

    任八千这一菜刀正好在对方刚刚划过的时候,又狠又快,那大汉收手不及,直接被任八千剁了下来,让他顿时痛叫一声捂住手臂。

    “福子!”另外一人从房间冲出来见到这一幕顿时大惊,也拿出一把匕首朝着任八千捅过来。

    任八千勉强一躲,肋部被划出一道伤口,痛楚直接传到他大脑,让他哼了一声。

    那人又一刀朝着任八千脖子刺过来,同时被叫做福子的大汉也忍痛用左手捡起匕首。

    任八千一看要被两人夹攻,连忙大喊:“救命啊。”掉头就跑。

    对方一听任八千开始喊,脸上也露出急色,提着刀追着任八千下楼,楼下一片漆黑,从亮出进入黑暗让他目光一瞬间不适应,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这时候任八千突然停下脚步反手一菜刀砍过去,直接从那人脖子斜着砍下去,顿时血跟喷泉似的到处喷。

    那人没哼一声就软了下去。

    任八千也是手心冒汗,不是因为杀人,而是因为这么真刀真枪的和人对砍,实在太吓人了,他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这时那个断手的福子也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下面另一个人倒到地上,立刻掉头往回跑。

    任八千长出一口气,慢慢跟在后面上了楼,心里想着自己这算是正当防卫吧?

    报警应该没事吧?

    别的不怕,就怕在拘留所呆几天,那自己就麻烦大了。到时候在拘留所直接消失,自己根本没法解释。

    那大汉拿着匕首对着任八千的方向浑身发抖,脸上都是汗水,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本来是准备杀任八千灭口,没想到被任八千干掉一个。

    同时他手腕也在朝着外面喷血。

    “你如果不去医院估计就要流血过多而死了。”任八千好心提醒一句。

    那个人被自己砍死应该算是正当防卫,这个人如果再这流血过多死了就不太好界定,任八千很怕有什么麻烦。

    那大汉紧紧盯着他,目光中全是凶色,又是冲过来一刀刺过来。

    不过他就一只手,还不是惯用的右手,怎么可能是任八千的对手,被任八千一菜刀砍胸口上,直接倒了下去,不过人还有气,没死,就是血流的有点多,肋骨可能也被砍裂了。

    任八千这才放松下来拿起电话,直接报警。

    “我这有两个入室行凶偷窃还要拿刀灭口的,一个被我失手砍死了,另外一个半死不活。”任八千将地址也报上去。

    接着又给陈庆打电话。

    陈庆充满睡意的接起电话:“大哥,这都几点了?”

    “我杀人了!”任八千一句话顿时让陈庆清醒了,连声问道:“什么情况?在哪?有没有人知道?”

    听到陈庆这话,任八千心里一暖,到底是朋友。第一反应不是报警把自己抓起来,听这意思还是想帮自己想办法善后。

    “我家来了两个贼,入室盗窃,持刀行凶,要杀我灭口。搏斗的时候我砍死一个,另外一个重伤。”任八千不紧不慢道。

    “你怎么样了?”

    任八千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陈庆松口气的声音。

    “手心全是汗,吓死我了。”任八千长吁短叹道。

    “没受伤?”陈庆诧异道。据他所知任八千可连架都没怎么打过,竟然一个人反杀了两个持刀杀人的?

    “你巴不得我受伤吧?”任八千没好气道。“我报警了,赶紧的,把我捞出来。”

    “放心吧,没事的。我很快到。”陈庆安慰一句,接着挂了电话。

    任八千靠着墙根坐下,和陈庆打电话的时候语气还算平静,可心脏一直像是要从胸腔跳出来一样。

    持刀和人肉搏啊。

    太惊险了。

    太刺激了。

    任八千现在肾上腺激素飙升,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后怕。

    警察的动作很快,六七分钟就抵达小区,接着上楼敲响房门。

    任八千这才下楼去开门,还差点被地上的血滑倒。

    警察一进来就看到楼梯口那趴着个人,身子下面全是血。

    “楼上还有一个。”任八千指着楼上道。

    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把他控制住询问情况,还有两个人去楼上查看现场。

    任八千将情况大概说了一遍,包括在自己和两人的话,一脸无辜加后怕的指着地上趴着的人道:“他兜里还有我好几块玉佩呢。要是拿东西我也忍了,可谁想到他们拿东西还想灭口?吓死我了。”

    两个警察用录音笔将事情大概记录下来,救护车也到了楼下将那两个人送走,任八千这才跟着去警察局。

    前脚刚进警察局,那两人的身份就查出来了,是某市灭门惨案的凶手,流窜到这边的。

    这下那两人为什么非要杀任八千灭口也就清楚了。

    只要任八千一报警,将两人的相貌一说,两人恐怕立刻就得被全城抓捕,因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任八千灭口。

    没想到这次碰到硬茬子了。

    十几分钟后陈庆也到了警局,将事情询问了一遍,拍拍任八千的肩膀竖了个大拇指。一般人碰到这情况早就慌了,能逃命都不容易,更不用说还能反杀了。

    在警察局做完口供然后等报告,凌晨的时候任八千终于和陈庆从警察局走出来。

    实际上案发现场的情况那些警察都有判断,后面几个小时任八千直接是趴在审讯室桌子上睡觉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竟然还能睡得着,也让许多看到的警察佩服不已。

    “饿了,吃早饭去?”任八千除了警察局扭头问陈庆。

    陈庆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一般人杀人都有些不适应,尤其那么血腥惊险的场面。你又是睡又是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惯犯呢。”

    “总不能因为这事就饭不吃觉不睡吧?”

    “别忘了事情还没完,最近别离开s城,得等判决下来才行。按理你现在应该还在里面待着。”陈庆说道。虽然事情几乎已经定性,不然哪怕自己用些关系,任八千也不会这么快就放出来。

    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鹰掠九天〕〔同治大帝之一统江〕〔妙手回村〕〔超级魔法农场系统〕〔一棍碎天〕〔生活在美利坚的森〕〔生活在美利坚的森〕〔娱乐之闪耀冰山〕〔锦衣镇山河〕〔善战之宋〕〔婚途陌路〕〔鬼经〕〔美男榜〕〔掌家小农女〕〔疯狂农民工〕〔黎明之剑〕〔男神,你掉了一只〕〔我在帝都建洞天〕〔精灵世界——盗龙〕〔我从凡间来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