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嫡锁君心 第416章 迷茫
    别他们过习惯了住在军营内的日子,光是萧永德的身份来说,李振守竟让他睡马厩?

    “管家可是弄错了?”

    萧永诀按捺不住问,本就因李振守故意勾起他们兴趣生气,而如今还要他们住马厩里跟马为伴。

    管家低头,卑恭。

    “这,这李大人体恤府内的下人,那些空房都给她住了,这实在是没房间才出此下策,也只能委屈将军跟兄弟们住这了。”

    管家为难道,若萧永德他们在这为难管家也没用,他也是听命行事。

    萧永诀拳头握紧,额头青筋突兀,一股劲儿想冲上去,却被萧永德拦住了。

    “劳烦管家替我们跟李大人说声谢谢了、”

    萧永德恭客气道,管家点头,走时候还瞥了萧永诀一眼,眼中尽是轻蔑。

    还没走几步又折回头来叮嘱了一句。

    “对了,那边的马饲料各位可别压到了,那些可都是给马吃的,压坏了李大人的宝马可不吃的,还有这里马草易燃料的多,晚上可不能生火。”

    管家叮嘱,萧永诀一脸愤怒。

    “爹…将军!李振守欺人太甚了,你怎忍得下这口气呢!”

    萧永诀甩袖,气的锤向了柱子上,马棚上的草簌簌掉在他们头上,乌烟瘴气。

    周围一阵马屎的骚|味,这地方比军营还差,还没个可以盖的被子,晚上该如何过呢?

    “不能忍也要忍了,这里不是京城也不是军营而是边疆,李振守敢这般嚣张怕是料定我们管不了,料定我们回不去。”

    萧永德眯眼,眼中尽是迷茫。

    他心里动摇了,当初那样大义凛然是对还是错?

    如今令得这些百姓陷入这般困境中,他,他到底是做对了还是错了呢?

    萧永诀沉默,因为他也觉得此战他们所有人都回不去了。

    他知道他们的军粮是靠着百姓上交的税撑着的,可却没想到会搭上他们性命,而上面那些人知道这种结果却还认同了。

    “今日现在这窝一夜吧,辛苦各位兄弟们了。”

    萧永德看着那些坐在地上,靠着挤在一起抖着取暖的士兵们,他们本就穿的单薄,怎会不冷呢?

    要是到了半晚,肯定比现在还冷。

    萧永德无能为力,如今寄住他人离下,有个落脚的地方他就知足了。

    李振守恨他,要真对他好吃好喝伺候着他更觉着对方不怀好意。

    “爹!”

    萧永诀不满,可抬头见萧永诀那沧桑憔悴的模样,想说的话都咽在喉咙里了。

    “休息吧。”

    萧永德叹了口气,拍了拍萧永诀的肩膀,随后走那些士兵身边。

    站在原地的萧永诀还能听到风呼呼吹过的声音,虽有千万情绪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最后,也只能选择妥协。

    他们一路不眠不休赶来早就筋疲力尽了。

    日暮,淡淡的余晖洒落大地让人多了一丝温暖,天色逐渐转黑。

    李振守命人将其安置在这后未曾给过他们一滴水喝,也未曾再次来见他们。

    萧永德舔着干裂的嘴,继续跟那些士兵们探讨着地图上的点,萧永诀时不时地给出些意见,虽大多数被萧永德驳回了。

    这样一探讨,竟连日落都没发觉,若非李府的管家来她们连是什么时间都不知。

    “小的参见将军。”

    管家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打断了萧永德他们的谈话。

    萧永诀看着管家,冷哼了一声,对其一点好感都没。

    虽说安排他们住这不是他能左右的,可连席被都不给他们准备一张,这管家跟李振守也是蛇鼠一窝的。

    “老爷说将军们一路赶来辛苦,一定还未吃过饭菜,特意让小的给诸位送饭菜来了。”

    话音一落,身后几位家丁早提着木桶走到了萧永德跟前,放下。

    “还算你们识相、”

    萧永诀呵了一声,低头看木桶时却又被惹怒了。

    这李振守,三番五次为羞辱他们!

    “这自己看看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这一次萧永诀忍不住了,拽起管家的衣领,一拳准备打下去。

    旁边的家丁见状,从腰间抽出了刀,尖锐的刀头对准萧永诀。

    怕是管家一声令下,这些家丁肯定不管萧永诀是什么身份将他拿下。

    萧永德身后的士兵也不甘示弱地抽出刀,从一开始他们就一肚子火气了,要不是看在萧将军的面上,他们早去找李振守问个清楚了。

    “永诀!”

    萧永德呵斥,萧永诀还不肯撒手。

    管家咧嘴而笑,一点都不紧张着。

    “萧副将你消消气,边疆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百姓们都饿成什么一样了连一口粥都喝不到,如今我们能有稀粥已是件幸运的事了,我们大人也是天天喝着稀粥呢。”

    “再者,现在是关键时期,若是在这大动干戈伤了和气,怕是会两败俱伤啊,毕竟李府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这话,颇有些威胁的意思。

    “永诀!”

    萧永德重重地喊,萧永诀这才放开手。

    这哪是稀饭,这分明就是猪潲水,里头还残留着菜渣滓跟发霉的味呢。

    这种东西叫他们怎么吃!

    李振守连门口的门上都镶着翡翠玉,怎会吃这种东西呢!

    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萧将军,还是您通情达理,这稀粥里头还加了些菜跟肉在里头,都是我们老爷特意吩咐的,萧将军可不要浪费我们老爷一番心意啊。”

    管家说完,哈哈大笑。

    手挥舞着动作,那些家丁都收起刀来,跟在管家身后离开。

    “吃的,我再想想办法。”

    目送那些人离开,萧永德开口。

    这些猪潲水明显是不能吃的,士兵们一路走来都筋疲力尽怎能吃这些东西,哪怕是一碗参了水只有几滴米饭也可,可这样如何吃?

    “将军,这些人欺人太甚了!”

    士兵们气势汹汹道,萧永德也知,可现在能如何呢?

    寄人篱下,总要忍着。

    “你们先休息,我去给你们找点吃的来。”

    萧永德撂下这话便往外面走去,任凭身后那些士兵喊着都没回过头。

    房内

    李振守望着满桌的美味佳肴都没心情吃,天天都是这些山珍海味,不腻也得腻。

    “马厩那边如何?”

    李振守见管家来,挥了挥手,一旁的丫鬟将这些菜肴都撤了下去。

    这些菜拿下去也都是倒掉,可就算倒掉,他也不想给萧永德他们。

    “禀老爷,如老爷说的那样,那些人动怒了,脸上的表情也极为有趣,可惜老爷不能亲眼瞧见。”

    管家边说边笑,李振守嗤笑一声。

    是萧永德害的他在京城内混不下去,被贬到这种鬼地方过来的,这‘恩’他可记一辈子呢。

    李振守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冷笑一声。

    “堂堂楚国的不败战神也有今日这下场,要让京城内那些老狐狸知了可就有好戏看了。”

    目光微敛,李振守信心满满笑道,却有些阴冷。

    在他眼里萧永德这是自作自受,当初他求着他,他却一点都不留情将他交给皇上时,可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呢?

    “萧永德肯定吃不下猪潲水,一定会去外面照吃的,外面你可打过招呼了?”

    “是,小的已经跟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

    管家应声,莞笑。

    晚上,月已爬上枝头,寒风呼啸。

    马厩外的士兵无奈只能躲进马厩内躺在草上,以天为被。

    只是肚子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饿得咕咕叫着,萧永德出去也有两刻钟了也没回来。

    萧永诀踌躇,心里不安。

    正盼着时,萧永德回来了。

    只是脸上挂了彩,嘴角也流了血,却没见到任何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爹,爹你没事吧!”

    “将军,将军!”

    士兵跟萧永诀异口同声喊道,萧永诀连忙走过去扶着一瘸一拐的萧永德,他的衣服已变得脏乱不堪。

    萧永诀扶着萧永德坐马草上,手给萧永德顺了顺气。

    他眼里红润,他爹可是楚国的将军,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呢?

    “没…没事,不过我也不是空手而归,还剩…剩个馒头。”

    萧永德从怀中掏出个发冷的馒头,馒头已被压得变形了。

    “将军,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萧永诀双眸盯着萧永德,连称呼都从爹变成将军了。

    “也没什么大事,被几个土屋人偷袭罢了,我刚出门就发现有人跟踪了,本想甩开他们,不想被他们给绕进去了,这一绕就走到巷内,对面人多,我这把老骨头可不中用了,若是以前,那些人都不是问题、”

    萧永德锤着腰,三言两语便将此事敷衍过去了。

    萧永诀半信半疑。

    “将军是如何知那些人是土屋人的?”

    “他们身上穿的不是本地的衣服,用的武器也不是刀剑而是斧头柴刀之类的东西。”

    “行了,我没事就行,只是这馒头……”

    萧永德看着手上的馒头,一个馒头也不够这些人分。

    他知萧永诀想说什么,可如今这些士兵对李振守已满怀恨心了,他若再说这事是李振守搞的鬼,这些人怕是要将李府给掀了。

    土屋人不是傻子,若真是他们怎会特意暴露自己身份呢?

    而且李振守似料定他不会说一般,也不怕被萧永德知是他,所以才故意做的这么明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