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又在闹和离〕〔奶茶店主会法术〕〔魔临〕〔战士之天狼劫〕〔玉手调香〕〔秀才家的俏长女〕〔大国基建〕〔静静的你的爱〕〔我真不想躺赢啊〕〔混世农民工〕〔超级仙王混都市〕〔我的身体里有个恶〕〔狼小子〕〔六零娇妻有空间〕〔农家娇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五行御天〕〔陆先生你的初恋重〕〔全球武神〕〔双世债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门帝国 第776章 惊鸿噩梦-主君的身影
    天国城堡的第三层,热烈的战斗正在激昂的进行着。

    其实谈不上战斗有多么的激烈,因为完全是铁震山一方碾压,势如破竹;伴随着他的冲天而起,雷火狼牙棒狠狠的打在了雷神鸟的腹部上面,“吱吱…”用力的展开双翅的雷神鸟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后,身体浑然一震,紧接着漫天飞舞的红色羽毛纷纷扬扬的朝着下方飘落着。

    “咚!!”随后铁震山的双拳带着劲道的力量打在雷神鸟的身体上,这只巨大的赤色巨鸟,随着它飘舞的红色羽毛,身体的迅速的坠落在地面上。

    铁震山转过身狂吼道“这是何等垃圾不如的实力,如果这样的实力就能够配称之为天国城堡的管理者,那么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我,想要争名夺利的话岂不是这个天国城堡的霸王?”;但是当铁震山的目光和雷神鸟的目光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他猛然的发现了雷神鸟瞳孔中隐藏的一抹深深的悲伤。

    这股悲伤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素不相干的东西,会用如此的眼神看着自己?

    “干的很好铁震山。”,司徒仙宫仿佛如梦魇般的声音在整个空间的上层悠悠的回荡着,他就像是那充斥着迷茫大雾之地,手中提着一盏明亮灯笼的指引人一样,在周边循循善诱着一步步前进的铁震山“你的实力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现在就遵循着你内心中的杀意,干掉地上的三个人,用你那嚣张的九阳神功,将他们彻底的覆灭,毁灭的干干净净!!”

    “杀!!!!”,铁震山握着拳头,抬起青筋暴突出来的脖颈,咬牙切齿的对着天空喊道,身体上面的九阳神火此时此刻格外剧烈的燃烧起来,大火染指全身的铁震山,打的十分不爽的说道“司徒仙宫,看来我真是高估你了,你的这些防御者的实力垃圾的连猪狗都不如,虽然他们十分的软弱,但是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我在跟他们战斗的时候发现,他们似乎都没有对我用尽全力的动手,他们为什么要藏匿着自己的真实力量?难道,你看不起我吗?不尊重我是一名战士吗?”

    双眼中带着旺盛的求知欲,铁震山很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根源。

    因为不管是对战神眼人、雷神鸟亦或者是狂斗士,即便是铁震山让他们攻击自己,他们的力量也是那样的软绵绵的连一丝力气都不具备,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司徒仙宫有意谦让?但这样,不是对自己的侮辱吗?

    “您竟然发现了!”,司徒仙宫下意识的用了敬语,随后声音如同恶魔般的说道“杀掉他们,全部杀掉他们,你自然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我当然会杀掉他们。”,铁震山握着拳头,看着地上已经伤痕累累的雷神鸟,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将这头雷神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此时此刻伤痛再次的叠加,它该如何承受?

    面对从天空中冲锋下来的铁震山,雷神鸟的瞳孔中悲伤的光芒显得更加的浓郁。

    但是无可奈何的它,只能够用力的闭上眼睛,迎接着死亡的审判。

    “在九阳神功的拳头之下,进入地狱的轮回中忏悔吧。”,铁震山右拳要挥舞而下,将雷神鸟打死的刹那,旁边的神眼人和狂斗士也不知道从哪里升腾起来一股力气,两人均是带着疼痛染指身体的啸吼,从大地上面飞速的站起来,纷纷的抱住了铁震山的身体;九阳神火烧灼在他们的身体上面,令他们发出了格外痛苦的哀嚎,但是狂斗士和神眼人都是在纷纷的呐喊着。

    他们喊的声音铁震山根本就听不清楚。

    那声音在铁震山的耳边格外的模糊,魔语一般。

    “放开我!!”铁震山粗暴的怒吼道“你们是找死没有看时候?”

    说完他眼神中凶狠的光芒再次陡然一沉,嘴角露出狂霸笑容的他放肆的吼道“你们这样也正好,三个一起杀掉!”

    “九阳神功無双·猛魂。”

    “滚!!!!!”,伴随着铁震山的喉咙中爆发出一股震耳欲聋的呐喊,澎湃的九阳神火轰隆翻滚的朝着周围扩散过去,狂斗士与神眼人的口中都是狂喷发出一口鲜血后,火焰染指了雷神鸟的身体,将它的轰击在地面上不断的翻滚着,铁震山在天国城堡里面疯狂的呐喊着和司徒仙宫格外阴冷的笑声混合在一起。

    恭喜你!!!!

    通关了!!!!!

    当司徒仙宫的声音彻底的消散后,铁震山看着四面八方,他的嘴角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他非常的满意靠着自己的实力闯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让铁震山的脸上出现惊喜的是,司徒仙宫果然没有欺骗自己,随着三名防御者全部都身受重伤,周围的天国城堡的墙壁果然撕裂出来了一道道的裂缝。

    随后,整个天国城堡都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一块块的碎片,随着墙壁上面裂缝的撕裂开来不断的纷纷的掉落在地面上,整座天国城堡在摇晃中,一块块巨大的碎片掉落在地面上,“咚咚咚”轰击着大地,发出一声声恐怖而又震耳欲聋的声音。

    周围闪耀起来了刺眼的白色光芒,那光芒将雷神鸟、神眼人、狂斗士三个人的身躯全部都包裹在里面,渐渐的,在光芒中铁震山看不到他们的踪迹,但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都是一些败军之将,何足挂齿?

    “哈哈哈,哈哈哈…”铁震山在粉碎的天国城堡中肆无忌惮的狂笑着,连大牙都即将要笑掉的他对着四面八方说道“现在就是震撼世人的瞬间,就是我铁震山一举成名的瞬间,连这样强大无比的天国城堡,都在我九阳神功超强威力之下毁于一旦,我们蛮荒之地即将要扬名天下。”

    “哈哈哈…”当整座天国城堡彻底粉碎的时候,铁震山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顺着粉碎的天国城堡正在不断的朝着下方坠落,他在坠落的过程中放肆的狂笑道“全世界观战的人们,你们看到了吗?我把天国城堡彻底的粉碎了,那些天国女骑士们全部都被我消灭的干干净净,镜头应该有拍到我刚刚狂k三名防御者的飒爽英姿了吧?我是来自蛮荒之地的铁震山,是主君坤沙麾下的第二殿长…现在的蛮荒之地已经是今非昔比…”

    他的确名震天下!!

    他的确惊骇了世人的眼球!

    因为伴随着天空竞技场上面那片刺眼的光芒消散开来,场面彻彻底底的暴露出来的时候。

    的确…世界被震撼,所有人全部都目瞪口呆。

    铁震山双手上面沾染着鲜血,在原地疯狂的呐喊着蛮荒之地的发展和蒸蒸日上的积极。

    正当他说道动情处的时候,那边的帝释天猛然的一个转过头怒吼道“老二…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噢?”寇枭等人的脑袋朝着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均是纷纷震惊“这是什么状况?”

    干什么?铁震山握着拳头得意的一笑,怒吼道“老大,你看不到天国城堡被我……”

    当铁震山的眼睛看着四面八方的场景的时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嘴角那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他整个人,仿佛在瞬间陷入了极冷的冰窟之中,一股股的寒流从他的背部上面不断的蔓延而起,他只感觉到身体冰冷,呼吸无力,眼前的场景,更是让他的眼神中出现了绝望的血丝。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的台词功底还是背的不错的,想必是在心中酝酿了很久很久,就等待着这样辉煌的一刻吧?”

    司徒仙宫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漫天飘零的粉色花瓣在司徒仙宫的身边不断的炫舞打转,接着片片的飘洒在地面上,铁震山转过头朝着他看去的时候,在司徒仙宫的身后,刺眼的圣光依然在闪烁着,天空中的天国城堡依然在云端中静静的矗立着,散发着一股威武的神圣;在天国城堡的边缘骑乘在白色天马身边的圣光女骑士们,每一个都用格外冰冷的目光看着铁震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天国城堡依然无损?

    而更加为什么??????

    “龙雀…百眼魔君…凌统…”铁震山转过身,歇斯底里的看着身后趴在地上的三个人。

    全世界的观战者们全部都是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的看着铁震山,刚刚笼罩在铁震山等人身体上面的光芒消散之后,看到的场景便是如此,三名蛮荒之地的殿主们全部都是被九阳神功打的重伤,全部都遍体鳞伤的躺在大地上面,每一个人,就跟天国城堡里面铁震山攻击雷神鸟、神眼人和狂斗士所承受的伤害是一模一样的。

    铁震山伸出双手看着双手上面的鲜血,一滴滴的鲜血顺着手指不断的流淌着。

    滴落在钢铁般的天空竞技场上面,破碎出来的,是刻苦铭心的血花。

    “龙雀”铁震山奔腾了过去将龙雀抱在怀中,看着她已经昏迷过去,忍不住内心的愧疚,喉咙哽咽了一下,瞳孔的边缘出现了一股股的泪水。

    他现在才算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不对自己动手,为什么他们的拳头那样的软弱无力。

    他被司徒仙宫迷惑了,但是龙雀等人没有,面对朝夕相处的铁震山,他们怎么忍心让他受伤?

    “真是感人肺腑的一幕,连我都要差点哭了。”,司徒仙宫嘲讽的说道。

    “混蛋!你这个狗杂碎!!”,铁震山咬着牙齿恶狠狠的看着司徒仙宫。

    从司徒仙宫转过身踏上走向天国城堡的阶梯的时候,铁震山就已经在一片圣光迷阵之中,其实司徒仙宫根本就没有移动一下,他就一直站在原地,而铁震山也从未进入过所谓的天国城堡,那一切一切都是司徒仙宫给予他的幻觉,天国城堡里面的雷神鸟就是龙雀,神眼人就是百眼魔君,狂斗士就是凌统,所谓的三名防御者,其实就是自己的队友,所谓打败了三名防御者后天国城堡的破碎,也只不过是迷惑铁震山心智的障眼法。

    (凌统,你去进攻那个可以治疗的圣骑士)

    (随着帝释天的一声怒吼,凌统冲着那名圣骑士冲刺过去,就在铁震山的身后)

    而不知道铁震山突然发什么狂,突然转过身,朝着凌统就那么的冲杀了过去,“铁二哥…铁二哥…”凌统一边防御一边震撼的看着他,而铁震山仿佛是没有丝毫意识一样,将全身的力量都发挥到了极致,对着前方的凌统直接发动了一场狂风暴雨的进攻,旁边的龙雀和百眼魔君看到铁震山瞬间仿佛被疯狗咬了一口,就像是狂犬病发作一样,连忙冲上去阻止,这就形成了为什么每一层的天国防御者为什么群起而攻之的场面。

    但是铁震山仿佛不认识他们一样,自言自语的一些龙雀听不懂的东西;但是再怎么样也是他们的铁二哥,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龙雀等人不敢贸然出手。

    可是铁震山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的意思,拳头所到之处一大股的鲜血在爆裂,九阳神火所染指之处龙雀等人发出了痛苦的呐喊。

    “自我介绍一下,真正的代号是梦魇骑士,在整个欧洲皇室的地位是外交官的存在,称号是诸神天官,以前本来是皇家骑士的镇殿骑士的,谁能够想到阿莱克斯(详见黑六)的失败造就了我呢?刚刚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施舍给你的幻觉,雷神鸟什么三名防御者全部都是假的,天国城堡的破碎是假的,但是龙雀等人受伤,却是真的。”

    司徒仙宫的话音说完后,全世界都响起了雷霆般的掌声。

    就连夏天也忍不住的站起来鼓掌道“很漂亮的一次完美的逆袭与反转,铁震山的九阳神功格外的刚强,想要用刚强的实力对付他的话简直是痴心妄想,司徒仙宫这一招借刀杀人用的格外的巧妙。”

    苏逊也很给面子站起身鼓掌了几下说道“这需要很冷静的判断和对时机的掌控,这个司徒仙宫的头脑冷静的相当可怕,如果没有错的话,因为这次被操控的内斗,蛮荒之地瞬间损兵折将三名殿主,而现在帝释天又被世界政府调查,我现在很好奇的是,一个铁震山能不能够同时对付五名圣骑士。”

    “如果帝释天真的和闪灵有勾结的话,那就就要牵连一大群人,连坤沙也躲不过,而蛮荒之地还有没有参赛的资格都说不定,毕竟闪灵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忌讳了,不过这个司徒仙宫倒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在所有人都在为圣骑士们而欢呼雀跃的时候,他居然还能够冷静的迎敌,这种敌人相当的可怕。”,杜克而在旁边的夏天辅助般的说道。

    当然厉害,不厉害的话当然就不可能从天门和天劫那场战斗中全身而退了。

    此时海洋上面的军舰上面,齐麟放下了鼓掌的双手“漂亮的翻转,以强者本身的力量,来为他摆平一切的障碍,因为铁震山的关系,蛮荒之地要亏大了,但是不能够责怪铁震山过于软弱,只能够说司徒仙宫的圣光迷阵太过于强大,圣光的力量果然玄妙,你说呢,七彩大哥。”

    一语双关的话,让七彩男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神秘的笑容“铁震山的力量不差,差别就在于圣光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司徒仙宫做的很漂亮,这就是我的评价。”

    “当然很漂亮,这个男人可是当年打败了我水之都特殊指挥官jack的男人呀。”,齐麟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七彩男一眼。

    天空竞技场上面,狂风呼啸,铁震山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泪水全部都咽了下去,随后他慢慢的站起身“原来圣光,还有迷惑人心的效果,臭小子,我着了你的道了。”

    司徒仙宫伸出手指说道“在我的整个计划里面,只有一步没有算计好,你还记得你想要把这些人杀掉的时候,脑海、心脏都宛若针扎一样吗?那是在你的内心之中,同样对着龙雀等人也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尽管我迷乱你的心智,但是在你的思维里面,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冷静,这都归功于你是一名强者,很遗憾圣光只能够迷惑心智,操控不了你的思维,否则现在的龙雀等人,早就跟你阴阳相隔了。”

    铁震山怒吼道“你他妈的还想要操控我的思维?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人可以操控别人的思维。”

    “有。”,司徒仙宫肯定的说道。

    接着补刀道“而且这个人,此时就跟你一起,站在天空竞技场上面。”

    叶圣殇默默的站在原地,一脸的冷漠,强行伪装着自己只是一个辅助寇枭和高爵的小喽啰。

    现在是真是假铁震山不想要去追求那么多,为龙雀等人报仇雪恨,才是现在最要紧的时候。

    “竟然敢这样的乱来,你是纯粹的找死。”铁震山一脚踏地,身体上面的九阳神火疯狂的燃烧了起来,他战意再开,刚猛的气势瞬间朝着四面八方轰炸了过去,威武神勇!

    司徒仙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别乱来呀,你怎么知道,我又只会防御呢?”

    的确,不管是任何一个人跟司徒仙宫的战斗开始,他好像永远都只有防御,所以在人们的的心中形成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认为司徒仙宫就是为那四名圣骑士的挡箭牌;听着他这充满了威胁的话语,铁震山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嘲笑的表情“进攻?你拿什么进攻?拿你的嘴巴吗?要不是当初我释放九阳神火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打败他们,幸好龙雀等人现在没有性命之忧,否则,你早已经跟他们一起,进入了地狱黄泉之中。”

    张开手的司徒仙宫身后闪耀出一股格外刺眼的圣光。

    “铁先生,话不要说的那么圆满,小心到时候出现适得其反效果的时候,自己的脸不好放。”

    “那就试试?”,铁震山一脚踏地,凶猛的如同草原上面的利牙战虎一样冲刺过来,人还没到,身体上面燃烧的九阳神火,已经让一道道刀锋般的火焰,连续不断的“砰砰砰”凶悍的朝着前方冲射过去,面对着前方气势震天的铁震山,司徒仙宫的脸上同样没有出现如临大敌的表情。

    手掌伸展在天空中,一道道的白色光芒在手掌的前方不断的聚拢着。

    随后白鸟的少女环抱着双肩白发飘扬的出现在司徒仙宫的前方,无数的九阳神火的光芒狠狠的打在白鸟少女的身体上面,全部都被这一招完全的吸收;那边冲锋过来的铁震山道“你还说你会进攻?我给龙雀他们带来的伤势有多么的疼痛,现在就一次性的全部都还给你。”

    “九阳神功·超必杀·开天!!!”

    铁震山的双手狠狠的插入了虚空之中,“咚”的一声,司徒仙宫只感觉到整片虚空都是浑然的震颤之后,天空被铁震山撕裂处一道恐怖的裂缝,下一秒,无数道九阳神火如同火球般,一颗接着一颗连续不断的从天空中轰炸了下来,司徒仙宫的身体在天空竞技场上面的地面上不断的移动着,神兵无数的火球纷纷的爆裂,下一秒,移动的飞快的铁震山已经近在咫尺,他的拳头,距离司徒仙宫的脸庞只剩下一厘米之远,拳风甚至已经在司徒仙宫的脸庞上面撕裂出道道的血痕。

    “庇护我吧,天国的女神们!!”

    司徒仙宫冷静无比的喊道,随后只看到一道闪耀着刺眼圣光的权杖从天而降,“嘭…”铁震山的拳头狠狠的轰炸在权杖上面,力量全部都被权杖所抵消,“嗖嗖嗖”在一股股风流的乱舞中,他看到司徒仙宫的身体在不断的后退,而那权杖在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量,狠狠的打在铁震山的双臂上面。

    “嘭…”铁震山的双臂保护着自己的胸膛,在空中移动着后退的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司徒仙宫的身后,出现了三名全身闪耀着圣光的三名女神。

    三名女神全部都悬浮在天空中,灵气飘飘,浑身上下更是带着一股圣洁的感觉。

    她们身材修长,衣着暴露,但是每个人的脸庞上面都是带着一股神圣不容侵犯的气息,玉璧的手掌之中握着三把各自不同的权杖,那股温柔而充满了香气的圣光,将司徒仙宫的身体彻底的包裹住,他站在圣光中,嘴角带着特有的嘲笑看着铁震山“现在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进攻我了,但是你马上就会后悔的。”

    我会后悔?铁震山的嘴角露出了一道不屑一顾的笑容,随后一脚踏地。

    “九阳神功·巅峰章!!!”

    “吼吼吼…吼吼吼…”疯狂的气浪以圆圈般的形态扩散着,每一道赤色的气浪澎湃扩散后,铁震山周围的虚空和气息如同充满了一股澎湃的火焰一样疯狂的燃烧了起来;他的双手上面神火劲猛的燃烧着,随后双拳狠狠的撞击在一起,胸膛上面的肌肉线上面,一股火苗陡然的横扫而过,随即燃烧起来了旺盛的神火将铁震山的身体彻底的包裹住。

    下一秒,惊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扩散出去的一股股气浪一圈圈“刷刷刷”的收缩回来。

    “九阳神功·奥义·将军令!!”

    铁震山的双拳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随后身边那些圆圈般的气浪光芒,全部都变成了一块块悬浮在空中上上下下不断跳动的将军令牌,“哼…”铁震山闷哼了一声后,双掌霸道的朝着前方狠狠的推动了出去,“刷刷刷…”漫天飞舞的将军令牌一块块连续不断的飞舞了过去,在冲刺的过程中,每一块将军令牌,全部都变成了浑身穿着金色战甲的将军们。

    滚滚的将军令,如同潮水般的从前方铺天盖地的轰击过来。

    司徒仙宫看到那些金甲将军们双手握着长枪、右手握着战剑、战刀、双手拿着铁钩等各式各样的武器,在金色的风暴中排山倒海的涌向自己,这是何等强大的杀招让司徒仙宫的脸庞在瞬间都变得格外的正色。

    “杀!!!”,随着铁震山在后方一声爆吼,所有的将军令都在全部都的劈碎,两百八十八名金甲将军在金色的风暴中全部都拥挤在一起,但是所有武器的方向都特别的明确,就是要将司徒仙宫置于死地。

    “审判过去的女神·乌尔德。”

    身后穿着紫色长裙的乌尔德握着圣月权杖,刺眼的圣光在大地上面蔓延了一下后,一股浑厚霸道的金色风暴“轰”的一声冲向了前方的将军令,在圣光的力量中,所有的金甲将军们身体上面的战甲开始不断的粉碎,手中的武器“当当当”连续不断的粉碎;铁震山面露震撼的时候,司徒仙宫说动“乌尔德的招式能够让对方的招式变成最原始的东西。”

    果然,话音刚落,所有的金甲将军们的身体都变成了最初了火球形态。

    “审判现在的女神·薇儿丹。”

    身穿白色长裙的薇儿丹握着圣星权杖,举着权杖她口中发出一股股神圣无比的吟唱之后,“刷刷刷…刷刷刷…”一颗颗五角星般的光芒从权杖里面迅速的飞舞了出去,像是轰炸出去的炮弹一样,打在那些火球上面,将所有的火球在短时间内全部都震裂成一股股的碎火。

    “最后…”司徒仙宫闻着粉玫瑰说道“审判未来的女神·诗蔻蒂。”

    “愿圣光,照耀你们的亡魂。”,身穿黑色长裙的诗蔻蒂将圣阳权杖用力的握住,“刷”的一声,天空中顿时分裂开了一道裂缝,随后圣光从天空中照耀下来,全部都纷纷的照耀在地面上那些碎火上面,原本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劈碎火苗,在瞬间“嗖嗖嗖”的升腾了起来,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火之后,再次从烈火变成了将军令,随后再次从将军令变成了一名名手握各式各样的武器,但是这次因为是诗蔻蒂让他们重生,所以两百八十八名将军的矛头,全部都指向了铁震山。

    过去、现在、未来,仿佛就是一个轮回一般。

    司徒仙宫的这三名女神,恐怖如斯。

    “而因为诗蔻蒂圣阳权杖的特殊力量,圣光…将会赋予这些将军令的战士们,更加恐怖的力量!!!”

    “信仰圣光吧!!!”两百八十八名将军全部都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武器对着天空呐喊道,“砰砰砰…砰砰砰…”,被圣阳权杖破碎开来的天空中,一道道的圣光如同冲击波一道道的轰炸了下来,全部都染指在将军们的身体上面,他们的浑身变得更加的威猛、力量更加的强大,手中的武器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战刀变成了虎贲大刀,战剑变成了英雄长剑,各式各样的武器在圣光的照耀下全部都在纷纷不断的增强着。

    “丝丝丝…丝丝丝”紧接着,战马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无数战马幻影的出现,在这些将军的双腿之下,战马们扬起了前提肆意的呐喊着。

    “现在,谁杀谁?”

    在全世界无数观战者们澎湃激昂的掌声中,只看到所有的将军们,带着浑厚肃杀的气势,全部都纷纷的朝着铁震山霸道威武的移动了过去。

    百马齐齐的奔腾,马背上面的将军们握着长剑高喊着杀戮之歌。

    “哈哈哈”铁震山不慌,反而自信的笑起来“用别人的招式,经过圣光的洗礼和演变之后,没想到反而攻击我起来了,你做的很好,但是你的手段也非常的肮脏,你果然是个娘们,只不过是有一个男人的躯壳而已。”

    我…会怕你?蛮荒之地的第二把交椅同样也没有让人失望,他朝着前方的几百名将军们冲锋过去,燃烧着旺盛的九阳神火的拳头,不断的将那些将军的头颅一拳拳的轰炸成粉碎,连带着他们胯下的战马一起,全部都被力量浑厚的九阳战拳不断的轰炸成粉碎。

    “九阳神功·奥义·金刚不坏神功!!”

    话音刚落,身体上面的九阳神火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铁震山全身就仿佛成佛般的完全的变成了金色,他的身体从天而降,随着身体的旋转,一股股的劲猛风暴朝着四面八方澎湃的激射出去,将从四面八方不断攻击过来的武器全部都震裂成了粉碎,“咚!!”随着整片天空竞技场发出了一声浑厚的声音后,铁震山的身体就像是泰山一样的站在原地。

    “来…!!”他刚强的怒吼道“既然丢了蛮荒之地的面子,那我就要重新的捡起来。”

    像个汉子…无数人在心中都纷纷的说道,之前被司徒仙宫操控心智的负面影响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金刚不坏神功开启,铁震山在将军们的围攻之中岿然不动,不管是钩、枪、刀、剑各式各样的武器,砍击在铁震山的身体上面全部都在瞬间震裂成了粉碎,身体钢铁般的风浪一圈圈的不断的转动着,将无数的将军们的身体粉碎成渣滓,消散在天空中;瞬间只看到,十多匹圣光战马全部都高高的扬起了前蹄。

    如同锦簇花团般的场景中,战马和将军全部都发出了齐齐的怒吼,马蹄狠狠的踩踏了下来,“咚咚咚咚!!!”马蹄重击在铁震山的身体上面后,后者霸气的笑道“就这样?”

    “嗡…”一层金色的流光染指了铁震山的全身后,所有的战马和将军被震裂成粉碎。

    随着周围气浪的撕裂和铁震山恐怖的身躯,周围被消灭的将军和战马越来越多。

    “杀!!”,前方一名身材高达魁梧的将军手中拿着两柄重型巨锤,正面朝着铁震山冲刺过来,面对这狂猛的攻势,铁震山目不转睛,战马冲击在他的身体上面,马蹄粉碎,重锤打在他的身体上面,重锤在眨眼间劈碎,将军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铁震山上面,同样瞬间破碎。

    “滚!!”“当当当…铿铿铿…”一股股爆发出去的狂猛风浪在四周旋转饶动着不断的乱舞,将所有的将军和战马们的身体不断的绞杀成了粉碎。

    收…所有的气息全部消散,无数粉碎的圣光接连破碎散落在大地上面,爆发着最后的光芒后又淡淡的消散的干干净净;铁震山抬起头看着前方的司徒仙宫你的女神们,看来没有给你指引最正确的方向。”,后者淡淡一笑,眼神瞬间变得刚猛无比的时候,身后的三名女神同时将手中的权杖高高的举了起来。

    刹那间…星辰的光芒、太阳的光芒、月亮的光芒,以白、赤、蓝三种不同的光芒,一场宛若末日般的流星雨正在从天而降。

    “命运女神·超必杀·日月星辰。”

    “来呀!金刚不坏神功!!”,铁震山再次开启了强大的功法,身体周围一道道钢铁般的气浪再次狠狠的转动起来。

    从天空中降临的三色力量纷纷的轰炸在铁震山的身体上面,刹那间美丽朦胧的光芒不断的炸裂了起来,司徒仙宫其实自己心理面也没有底,难道要到动用战争女武神的地步?如果暴露的太多的话,肯定会被旁边的台风等人见缝插针的找到击败的点,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如果不动用的话,这个铁震山非常的强悍,而且因为龙雀等人的原因,他的心中还残存着一股彪悍的怒气,这股怒气能够让他的力量如虎添翼,变得更加的强大。

    继续…脑海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司徒仙宫猛然的转过头,声音的来源正是那名可以圣疗的女骑士。

    继续吗?司徒仙宫反问道“我暂时无迹可寻铁震山身体弱点的方法,更何况我不是神臻化境的能力者。”

    “这不是借口”,圣疗女骑士说道“你只要继续的将铁震山拖住,不要让他过去那边碍事就可以了,现在世界政府正在调查帝释天,如果发展的顺利的话,一切都会像我们现象的那样进行着,帝释天虽然无所畏惧,但是现在他已经有了跟坤沙这一层的羁绊在,无论这层羁绊到底是多么深厚亦或者是如何的牵绊,这都会是帝释天有些束手束脚的原因,哪怕是一丁点的顾忌,也会成为帝释天的一次人生重大的失误。”

    “世界政府会如何处理帝释天?”看着前方的铁震山,在日月星辰的攻击之下,他的身体依然毫发无伤,虽然他在抵挡,但是看起来是游刃有余;九阳神功,果然强大的令人畏惧!

    圣疗女骑士的声音毫无感情的说道“那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了,这次出来皇子的命令是尽量的拿一个冠军回去,不要忘记了,我们在大主君那里可是有着特权存在的,这个世界上面没有绝对的友情,有的只有绝对的利益,大主君虽然我们法外开恩,我们也没有忘记,一直给予着世界政府相当丰厚的俸禄,但是再好的关系,都会有一个保质期,如果过了这个保质期的话,那么就是余额不足了。”

    余额不足?司徒仙宫狐疑的皱紧眉头“如何理解?”

    “今年大主君已经开始有些对欧洲皇室找茬了,我们给了供奉,但是他还是如此,这便是他有些对我们虎视眈眈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展现出强大的力量,告诉大主君,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相信我,这次欧洲皇室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矣让大主君再次对我们恢复像之前那样了。”

    司徒仙宫明白的点点头“一个人对待另外一人的态度,会因为很多事情转变。”

    “人心真是难以猜测呀,还是只有在时代如此,或者个人如此?”

    “整个世界,总是如此。”,圣疗女骑士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一股沧桑的感觉。

    说话间,前方日月星辰的光芒已经纷纷的散尽,而司徒仙宫,则是对着台风和龙潮歌这边,露出了一道神秘莫测的笑容,那股笑容之中掺杂的东西,太过于复杂。

    天空竞技场战斗的另外一侧,高爵精准的看着时间说道“时间到了,目前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跟叶王将脚下的这头闪灵一起,跟我回世界政府接受调查,我不会莫名其妙的冤枉一个好人,不会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的你身上去,但是我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而考虑到你的这些因素,你们蛮荒之地此次参加王君战队赛的资格也同样被取缔掉。”

    取缔?帝释天从思绪中个拉扯救回来了现实,他用力的摇着头说道“不要,不要这样,我们从那样遥远的蛮荒之地赶过来,目的就是为了参加王君战队赛,拿一个冠军,振奋我们的蛮荒。”

    “你倒是超乎了我的想像,看来你对坤沙是真感情。”,高爵说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那好,我答应你,我顶着世界议事厅的压力给你担保,除了你被剥夺比赛资格之外,其他的队员依然可以正常的参赛,既然要输,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帝释天将信任的眼神看向铁震山,随后退后一步恶狠狠的看着高爵“我不会跟你去接受调查的。”

    “你会的。”,高爵说话间眼神已经变得冷酷了下来,“嘭…”的一声,寇枭的墨镜也随着力量的升腾而被震裂成了粉碎,叶圣殇的脸庞再次变得冷若冰霜。

    “你不敢跟我去接受调查是因为你害怕,你怕我调查出让你一直逃避的东西,而那个东西,便是闪灵…”高爵说完猛然的冲刺了一步后身体霸气的飞舞到天空中。

    寇枭和叶圣殇的身体都蹦的紧紧的,就像是在弓弦上面的箭矢一样,随时要冲射出去!

    “嘭…”随着一股浑厚的黑烟从高爵的身体上面散发出来,无数根在高爵身后肆意飞舞的铁链一根根的缠绕游动起来,交叉舞动的黑色铁链,让帝释天不断的舔着自己的嘴唇。

    凭借着直接升腾到逆天帝的地步,自己从三名王将的联手攻击下,虽然不能打败,但是让自己全身而退那绝对是游刃有余的,但是一定要这样吗?如果自己动手的话,那岂不是彻底的连累了坤沙?连累了我的主君?坤沙这小子对我一直都不错,掏心掏肺,我帝释天的确是一个为了追求目的而狼心狗肺的人,但是我这样的人,不代表就真的没有丝毫感情可言,如同尸骨那样的冷血。

    活了这么久,情这种东西我虽然麻木,但是也是它让我支撑着,不让自我感觉到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

    手指蠢蠢欲动,全身的功法蠢蠢欲动。

    高爵的右手伸向他的的时候,全世界的观战者们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呼。

    寇枭退后了一步,对着叶圣殇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动手。

    “轰轰轰…”一股股澎湃激射出去的岩浆在天空中放肆的炸裂着,只看到无数的岩浆纷纷的滴落了下来,在帝释天的身边,所有的岩浆全部都游动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刚强魁梧的身影。

    在帝释天惊愕又感动的动作中,坤沙伸出手将他推到自己的身后,随后面对着高爵的右手,坤沙的拳头上面涌动着滚滚高温的岩浆,和高爵的右手“嘭…”的一声狠狠的冲击在一起,“轰轰轰…呜呜呜…”一股股尖锐又乱舞啸吼的风中,圆圈般的气浪在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飘散出去,坤沙的眼神是那样的坚毅,而高爵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丝微微的震撼之后,撼动之色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收回了自己的拳头,身体在风中一阵拉扯后退缩了回去。

    “主君!!!”

    主君坤沙…全世界的人们再次掌声雷动,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主君!!!”铁震山看到坤沙亲临天空竞技场,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一股力气,浑身的战火燃烧的更加旺盛,这就是鼓舞的力量,一个龙头的带头作用。

    帝释天刚刚想要说话,风衣飘飘的坤沙伸出手说道“让我来吧。”

    “好。”,帝释天点点头,将未来的很多东西都托付在坤沙的身上。

    “既然是主君的话,应该很懂得如何处理吧。”,高爵问道。

    “我同意你刚才所说的话,帝释天是我视如前辈般的存在,因为闪灵的关系,他的确有无法解释的嫌疑,我愿意跟他一起去世界政府里面接受你的调查,但是王君战队赛,我们还有铁震山没有倒下,我希望世界政府给予蛮荒之地一个公平,让铁震山继续战斗。”坤沙说道,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概让夏天的瞳孔中露出微微的惊骇。

    而观战的夏宇则是深深的看着坤沙,只言片语未说,旁边的白骨的频频点头已经表明了高度认可。

    高爵笑了笑后转过身“这样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主君…帝释天很想要说我不能够去,按照世界政府那样严谨的办事态度,这件事情又是大主君完全授权给王将们负责,他们不调查一个水落石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难道坤沙真的那么相信自己?但是自己有些愧对他的信任啊。

    “主君…”帝释天没有说话,坤沙转过身,带着一股自信的笑容握紧拳头捶了捶帝释天的胸膛

    “放心,我保你,就跟你为我冲锋在前线战斗一样,我能处理,相信我,那个面对事情和困难只知道怒吼暴躁,将寻求帮忙眼神投向别人的坤沙,从当上蛮荒之地的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死了。”

    “我们走…各位王君战队赛,继续!”,看着坤沙的背影,帝释天握紧了拳头,自己,该相信他吗?

    答案还没有在心中出现,帝释天已经迈出了脚步。

    居然真的去接受调查了?台风说完了一些后看着身边的龙潮歌说道“小龙,你觉得呢?”

    叫一声后,龙潮歌并没有答应他,台风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看什么呢?”

    “那个圣骑士……”龙潮歌指着那个从战斗开始就释放出圣光的圣骑士“他好像要动手了。”

    慷慨的高歌在颂唱,穿着连帽衫的貘羽行走在世界政府中,通往大主君办公室的走廊上面,身后跟随的神皇宫天,代表着貘羽在短时间受到了邀请和接待。

    “第一次走在如此威武庄严的走廊上面,感觉怎么样?”神皇宫天问道。

    “不踏实。”貘羽随手将银狐写给自己的纸条塞进了嘴巴里面,咀嚼吞咽。

    那纸条上面的字,通过食道,味蕾,进入貘羽的心中

    “亲爱的主君,时代在变换,我们以后碰到的敌人会越来越强,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那样软弱实力的我,已经再无升腾的空间,恳请参加一次王君战队赛,就当是我唯一一次任性的请求,我知道在争霸和我们的梦想的选择中,你会选择支持我们,我有些了解你了,我可能不会回来了,因为这样软弱的我,你顾忌着感情还是会让我在天劫担此重任,我无颜面对你,让有志之才,接替我的位置,为你打下大好江山,成就你的宏图霸业,能够死在王君战队赛的战场上面,对我而言,是荣耀。”

    “我们前半段灰色的人生,再遇到你后,谢谢你为我增添了几道颜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重生之都市仙帝〕〔快穿之谁要和你虐〕〔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科举兴家:首辅小〕〔极品逍遥少年〕〔医武兵王混乡村〕〔千金归来:傲娇石〕〔天价宠婚:霍总的〕〔国民女神超萌哒〕〔种田娘子万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