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尽头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想找个肩膀靠一下
    澡堂里的闹剧还在上演,啸风看不下去,让手下将伊丽莎白和特纳拖开。Δ.『ksnhu『.co

    “喝~~~呸!”

    伊丽莎白被倒拽着双手拖开,双腿凌空乱踢没踹到特纳,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大喊道:“你这混蛋,给我听清楚了,今天这事没完!”

    特纳心有凄凄,英俊的脸上写满颓然,他有心解释,但创伤部位实在难以启齿。他不知道该不该把实情告诉未婚妻,不说心里委屈,可说出来,这婚还能结吗?

    “巴博萨船长,你到了我的地盘,却不按我的规矩办事。”啸风冷嘲热讽,巴博萨自进门起就没有一句实话,他很期待对方该怎么圆谎。

    巴博萨眼皮微微抽搐,就眼下的局面,哪怕他口绽莲花把黑的说成白的,啸风也不会相信。

    “怎么,如果你没有话说,我就该按照规矩办事了。”啸风嗅了下红色丝巾,眼神陶醉,高高举起右手。

    澡堂里一阵鬼哭狼嚎式大笑声,随着啸风高高举起的手臂,海盗们也将架在特纳几人脖子上的屠刀举起,只待啸风大手一挥,就全部人头落地。

    “等一下!”

    巴博萨郁闷叹了口气:“好吧,我认识他们,我们是一伙的。”

    他已经尽力了,奈何排位最怕就是队友青铜,一百零七个王者都带不动一个青铜,更何况他一个王者带一船的青铜,这几个队友尽添乱,还不如猴子听话。

    啸风转过身,不着痕迹看了罗素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淡然问道“巴博萨船长,你想要航海图干什么?”

    “去戴维·琼斯的魔狱,把一个该下地狱的家伙捞出来,然后在亲手杀了他。”

    “啊哈,这和我有设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啸风冷言说道:“把实话说出来,你要找的人是谁?”

    “杰克·斯帕罗!”

    巴博萨也恨不得杰克在魔狱待一辈子,但东印度公司和戴维·琼斯联手,海盗公会毫无招架之力,无计可施之下,唯有召集所有的海盗王才能谋取一线生机。

    杰克身为海盗王之一,手中握有一枚古老的西班牙银币,被北海巨妖吞下前没来得及传给继承人,必须把他从魔狱带回人间。

    “杰克·斯帕罗!?”啸风一张老脸瞬间拉长:“你让我出人出力,再把海航图拿出来,却是为了去救杰克·斯帕罗?”

    “没错,就是他。”

    巴博萨很是无语,杰克和啸风是仇人,确切的说,杰克是啸风的仇人。让啸风出钱出力再出人,吃力不讨好把仇人从魔狱里捞出来,除非啸风脑子坏掉了才会同意。

    啸风点点头:“好吧,我同意了。一艘船、一队人,还有航海图,可以随时出发。”

    “我知道杰克以前曾的罪过你,但起义之歌已经唱响,形势刻不容缓,贝克特勋爵和他的东印度公司大肆捕杀海盗,我们应该放下个人恩怨……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巴博萨猛地瞪大眼睛,你真的是新加坡海盗王啸风?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说我同意了!”啸风拍拍手,一群手下立马将特纳几人松开。

    特纳抽着凉气,一瘸一拐走过来,双目如刀死死盯着巴博萨:“你的情报严重出错,啸风他很好说话。”

    如果不是巴博萨说过,啸风绝无借出航海图的可能,他也不会伪装潜入,也就不会被当场抓住,也就没有……

    特纳挣扎着摇摇头,努力驱散心中的阴影,现在他一闭眼,就是大汉们狞笑着解开裤腰带的画面。

    弱小可怜又无助但不骚.jgp!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伊丽莎白狠狠剜了一眼特纳,低声对巴博萨说道:“巴博萨,你的情报严重出错,啸风他很好说话。”

    特纳:“……”

    巴博萨眯着眼睛:“不,不是他很好说话,而是他也想找到杰克。”

    伊丽莎白耸耸肩:“目的呢,找到杰克,然后在杀了他?”

    “唔,不排除这种可能。”

    巴博萨若有所思,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罗素,巧不巧刚好看到罗素举起茶杯遥遥对他敬了一下,心中一突,装作毫不知情收回了视线。

    “不管怎样,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伊丽莎白一锤定音,不论啸风有何目的,先找到杰克再说。

    “的确是这样。”巴博萨点点头,一切见机行事。

    啸风的手下们端上朗姆酒,在澡堂里热情招待起巴博萨一行人,其中一个肥胖的大肚腩壮汉,在送上酒水之后,趁四下没人注意,狠狠捏了把特纳的屁股。

    特纳面色扭曲,泪水顺着鼻翼滑落,坠入杯中。甘甜的朗姆酒,混合着苦涩的泪水,人生百味一口饮下,现在只想找个肩膀靠一下。

    伊丽莎白一直在留意特纳,见他幡然悔悟表情不似作假,心中一软,冷哼一声傲娇道:“特纳先生,你听好了,现在首要大事是把杰克救出来,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谈。但这不是原谅,我永远不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听懂了吗?”

    “懂……懂了。”特纳努努嘴,心中无限凄苦,泪腺不受控制扩张至最大,杯中的朗姆酒是那么苦涩难耐。

    “喂,你怎么哭成这样?该哭的是我才对……”见特纳哭得稀里哗啦,伊丽莎白更加心软了:“威尔,别这样,我原谅你就是咯!”

    特纳眼圈一红,哭得更厉害了。

    “喂,你怎么还哭啊?”

    “高……高兴!”

    罗素看着场中的闹剧,眉毛不受控制疯狂跳动,他让啸风好好款待特纳,指的可不是这种款待。其实罗素对小铁匠感官不错,这种好男人不多了,他意思是让人修理一下特纳,让其吸取教训别总玩个人英雄主义。

    海盗王的老巢说闯就闯,还是单枪匹马,就不怕貌美如花的老婆年纪轻轻守寡?

    “不对,貌似他老婆以后真的在守寡,而且这次的教训足够他以后谨小慎微了……”

    就在罗素默默吐槽的时候,一个满身横肉、脸上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高大海盗突然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杰森:(。_。)

    杰森这具身体是之前罗素打得十个之一,最壮的那个,罗素派他在附近巡查,一旦发现异样就立即禀报。

    眼神交流了一番,罗素瞬间会意,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砰地一声,整个澡堂刹那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拔出武器,一脸懵逼看着罗素。

    啸风一溜烟跑了过来:“大人,砍谁?”

    罗素眼中寒光一闪:“有五艘海军军舰封锁了海岛,还有一队士兵正朝这里赶来,大约有300人,准备一下,务必让他们乘兴而归。”

    “海军!?”

    巴博萨一脸懵逼,一开始罗素摔杯的时候,着实吓了他一跳,还以为是要对自己一行人动手,结果却是海军封锁了海岛。可海军是什么,哪里的海军,新加坡海军?

    啸风瞬间会意,抽出腰间的长刀举在头顶:“渣滓们,东印度公司的人来了,准备好家伙,让他们知道海盗的厉害!”

    “噢噢噢————”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澡堂里呼声震天,海盗们举着长刀短枪,发出掠夺前的狂啸。一个个搬出武器弹药,原地分发,或是擦亮武器,或是将手枪填满火药,还有一些则将炸药塞在地板下。

    “让我们的人去港口,把能开动的船全部装上弹药,今晚干一票大的。”啸风对泰黄吩咐一声,而后指挥海盗们做好埋伏战的准备,撤退的路线已经规划好,等解决了上岸的士兵,就去海上和军舰决斗。

    “啸风船长,不要一意孤行,决战的时刻还没到,应该保存元气,下令撤退吧!”巴博萨舔舔嘴唇,他从不知道啸风还是个热血中年。

    “巴博萨船长,你是在对我下命令吗?”啸风长刀一挥,抬手戳在巴博萨胸口:“这里是新加坡,是我啸风的地盘,这里规矩我说了算。”

    说完这句话,啸风就推开巴博萨,继续指挥海盗们做好埋伏,看他气势激昂的模样,搞不好待会还要亲自上阵。

    “巴博萨,我们该怎么办?”伊丽莎白和特纳一左一右围上来,杰克的船员也都是手足无措,海盗和军队正面硬刚,华人海盗团都是一群疯子。

    巴博萨脸色铁青,暗骂一句该死的海盗,如果啸风在这一战殒命,他们去魔狱的船和航海图也就泡汤了。

    这时,他余光瞥到气定神闲的罗素,对几人轻声说道:“啸风的脑子坏了,不用管他。航海图在军师手里,待会打起来的时候,你们把他带去港口,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那你呢?”特纳急忙问道。

    “啸风是九大海盗王之一,手里也握有一枚银币,我不能让他死在这里……”巴博萨做好最坏的打算:“就算他死了,我也得把银币带走,重新找个继承人。”

    特纳目光坚定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们在港口等你……不见不散!”

    巴博萨双目微眯,杰克认识的这帮人真是废物,一点也没有海盗的样子。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