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又在闹和离〕〔奶茶店主会法术〕〔魔临〕〔战士之天狼劫〕〔玉手调香〕〔秀才家的俏长女〕〔大国基建〕〔静静的你的爱〕〔我真不想躺赢啊〕〔混世农民工〕〔超级仙王混都市〕〔我的身体里有个恶〕〔狼小子〕〔六零娇妻有空间〕〔农家娇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五行御天〕〔陆先生你的初恋重〕〔全球武神〕〔双世债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两百五十六章 暗月使者
    古月城,人类仅剩的几座城池之一,也是比较贫瘠的一座城池了。

    不过贫瘠只是相对而言的,对于其他的几座主要城市来讲,的确贫穷落后得多。但是比起蓝家所占据的蓝鼎镇,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在如今这个阶级划分明确的世界,城池和镇子的差距不言而喻。

    蓝九目光一掠而过,心底却也暗暗赞叹,这些人确实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

    上次在天蓝堂中,蓝九就感觉到蓝家人才不少,而时隔这么久,再看去,更是出乎所料。

    这一次培养的暗月使者,均是年龄不足三十的天才,而在如今这个灵气匮乏的大陆,三十年,能修炼出个什么呢?冲击量也只不过只算是刚刚踏入修炼的门径罢了。

    不过,这时候,修炼天赋的差距就显露无疑,这暗月使者的门槛是筑基期的修为。

    蓝家,年龄没过三十却又达到筑基期修为的,只有四人。其中,实力最低的,是和蓝九同一批测试的一个天才少年,蓝紫鑫。据说,他被蓝家另一位副家主收为弟子,刚过二十就已经踏入筑基初期,修炼天赋可见一斑。

    至于另外三人,蓝帆和蓝汐自然身处其中,这一点蓝九并不觉得奇怪。上一次一战,蓝帆以筑基初期的修为输给蓝九,这段时间拼命修习,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之境。再看蓝汐,虽然年方二十七,却早已是金丹初期的天才,算得上是蓝家最强势的天才少年了,自然会被选为暗月使者。

    至于最后一位,叫做蓝胜。天赋就要稍微差一点了,年龄已经二十九岁了,已经还只是筑基初期,只能说是勉强够上暗月使者的门槛。

    蓝家七个人里,这四个被直接选中的以外,其余三人的实力就有点复杂了。

    首先,被选中的就是当初天蓝堂中,处处维护蓝九的那个小胖子,直到这一次再见,蓝九才知道他叫蓝紫焱。竟然是蓝紫鑫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弟弟,而他的修炼天赋甚至还在蓝紫鑫之上。

    同样是刚过二十,蓝紫焱和蓝紫鑫一样,也步入了筑基初期的修为境界,但不同的是,他同时还觉醒了雷系、火系两种元素。雷火本身就是暴力输出的代名词,施加了这两种元素的攻击,伤害更是直接爆表。

    毫不客气的讲,他算的上是蓝家的一匹黑马,自然而然也被蓝家隐藏的高手纳为弟子,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敢直接和蓝帆针锋相对。

    另外一个天才,就是蓝倪,她的风头,完全不输给蓝汐。

    四系元素的高级魔法师,融合的魔法堪称低阶禁咒,再加上筑基后期的修为,实战的话,爆发出来的威力绝对远超金丹初期。别说是蓝家,就算整个古月城,恐怕都没多少年轻人会有她这般的实力。

    一个元婴初期、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再加上三个筑基初期,蓝家这六人,自然都满足暗月使者的要求。唯独有点尴尬的是这最后一个人,蓝九!

    蓝九此时的实力并不弱,已经是冰火同源的高级魔法师了,而武道修为同样也达到了练气巅峰的境界。事实上,这还只是暴露出来的,还有一些灵丸、天丹之类的秘密,如果和盘托出,估计就是蓝言都淡定不下来。

    不过,随着日渐一日的修炼,蓝九觉得自己的体质,用修炼废柴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首先,自己虽然觉醒了七种元素之力,但能用的也就水与火罢了,就算是灵魂元素,也只是有过一闪即逝的灵光,根本就不能为他所用,其余的元素灵丸,除了每时每刻的消耗和吸收他周身的元素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再者,他的脑海中有一卷极为深奥的天丹九诀,但这么久下来,他的修炼成功,微乎其微。同样的灵气,甚至因为灵丸的存在,他的吸纳速度要远远的超过常人。毫不夸张的说,这段时间下来,他天丹里面积攒的灵气,绝对是蓝紫焱的五倍,但他却已经还只是练气巅峰。

    就仿佛,天丹九诀虽然玄妙,但天丹的成长,所需要的灵气,同样远远的超过正常的功法消耗。

    “滋滋滋,废柴九弟竟然也能来当选暗月使者?我看你还是早点放弃吧,前路艰险,以你的实力,可别拖了我们的后腿!”蓝帆微微一笑,讥讽道,但语气里,却并没有多少的不屑之意。

    蓝九微微一笑,蓝帆的讥讽,又何尝不是为了他好呢?人类和妖族大战在即,这些暗月使者虽然是一种荣誉,但同时也意味着是一份残酷的责任,以他还没成长起来的实力而言,的确太容易折损了一点。

    “谢谢三哥的好意,不过身为蓝家男儿,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后退半步的!”蓝九笑道,语气恭敬。

    蓝帆虽然嘴臭了一点,但是心却是善的,这一点,蓝九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刚开始对蓝九的侮辱和挑战,也只是一种对于弱者的不屑而已,但实际上,他的心底,同样很在意蓝家的这些家人。

    “哼!”轻哼一声,蓝帆也不再多言,抬头看向蓝汐,低声说道,“大哥,我们现在一起过去吧?集合的时间就在两个时辰之后,已经没多久了!”

    一行人出发,等赶到暗月神殿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年轻人。

    “大家安静一下…我是古月城的城主,月遣!也是这暗月神殿的主人,而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归我管束,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身份,但既然成为暗月使者,那以后就要做到百分百的服从命令!”吊台之上,一个中年男子厉声说道,“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一次我们古月城为什么会建立暗月使者这个组织?”

    蓝九的目光横扫过去,眉头一挑,这个中年人虽然看着和蔼,但实际上,却自始至终都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这是一种骨子里的统治血脉,是一种多年统帅下的王道气息,根本就不是蓝言这种后起之秀可以比拟的气质。

    “化神巅峰的修为!”蓝九的心底,已然给这中年男人贴上一个标签。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魂元素的觉醒,自从上一次从“异域空间”归来之后,蓝九就感觉自己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修为。就像他看得出来月遣的化神巅峰修为、蓝月狂的元婴初期修为,蓝言的元婴中期修为一样。

    面对月遣的问题,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答案,但同时,每个人都不敢带头起来回答。

    随着一阵安静的气氛,终于还是有人按耐不住,站起来回答道,“城主,是因为妖族再一次挑起来和我们人类的大战,所以才临时组建起暗月使者组织,是这样吗?”

    “你们既然已经是暗月组织的一员,就不要叫我城主,称呼我月主就是了!”月遣手掌一挥,一道光幕平射而出,映在众人面前,那分明就是投影出来的影像,“不错,就是因为战乱,给你们看一段视频吧!”

    光幕之上,两军对垒,紧接着厮杀起来。

    这一段视频,是在战场上通过特殊的仪器录制的,后期并没有任何的添加和修改。也就是说,这是一段战场的还原,但起震慑和血腥的场面,足以让以前的这群世家子弟心底如压重担了。

    这些场景,在历史书上可不会记载。这还是蓝九第一次看到如此震撼的场景,心底同样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只见画面中,并没有太多华丽的招式和魔法,只是单纯的厮杀。

    每一个人倒下,就会有一个新的将士补充上去。人类也好,妖族也罢,在这样的混战中,耗损最大的就是普通士兵的性命。随着场面越来越激烈,这些暗月使者渐渐分不清种族了,只是感觉鲜血和躯体早已堆积和染红这片大陆。

    “啊!!!”一个从未见过这样场面的世家子弟绝望的哀嚎着,向着大门外逃去。实际上别说是他,就算是蓝九蓝汐,都同样有一种想吐的冲动,只是苦苦忍者罢了。

    门口驻守的暗月侍卫正欲出手阻拦,但月遣却是怒喝道,“让他滚…这样的场面都受不了,难道还指望他能够投入到战场的厮杀当中?难道还配成为暗月使者?”

    月遣的话,字字珠玑,但那逃走的世家子弟却是充耳未闻,逃离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歇。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就是战场,这就是战士!”月遣那充满感染力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如果你们做好了留下来的心理准备,就要用手里的剑与矛捍卫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就要接受鲜血和死亡的洗礼…如果你们没有这个胆量,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暗月使者,不需要弱者!”

    月遣的话音刚落,又是三个少年站了起来,低着脑袋说道,“月主…对不起!”

    看着这三个少年离开的背影,所有人都有点无奈。除了光环和荣耀,暗月使者这四个字,又何尝不是时时刻刻的考验着他们呢?

    “不是一路人…离开也罢!”月遣眉头一挑,语气一凝,厉声说道,“既然你们想要留下来,那未来,就必须要严格的遵守一名暗月使者的准则。我宣布,从今天起,暗月使者组织,正式成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重生之都市仙帝〕〔快穿之谁要和你虐〕〔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科举兴家:首辅小〕〔极品逍遥少年〕〔医武兵王混乡村〕〔千金归来:傲娇石〕〔天价宠婚:霍总的〕〔国民女神超萌哒〕〔种田娘子万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