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狱少〕〔女主生存手册〕〔DNF从剑士开始〕〔烂柯棋缘〕〔花掉1000000亿〕〔假装是个boss〕〔开黑交易之这个宿〕〔剧透你的生命值〕〔八零福运娇娇女〕〔我真不是天王啊〕〔在炮灰的边缘挣扎〕〔我在诸天万界刷属〕〔大宋首富〕〔网游之灭世枪神〕〔划水小侯爷〕〔我在火影开直播〕〔寒太太又生我气了〕〔万古神话〕〔独步大千〕〔末路逃亡100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九尾落 第五百零九章 阴阳太极
    ?

    濒死关头,魏玖忽然动了,双脚一错,竟然诡异的消失在原地。

    就是消失,连实力高绝的兵主战神都是没有看清,刚才那一幕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原本还占据优势的他,忽然被一股庞大的斥力推开,紧接着就已然是完全捕捉不到魏玖的踪迹。

    在魏玖原来的位置处,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太极图案,是的,就是原本刻画在圣地这里的太极图。

    而此时,整个墟海都绽放出灼目的光华,原本还摇摇欲裂的海域,竟然慢慢恢复了往昔的平静。那太极图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直到完全消失的那一刻,魏玖的身影却又再一次凭空出现。

    彼时的魏玖,神色平静,就仿佛刚才那些诡异的场景,并未出现过一般。

    不过他的气质,已然和之前不同,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他的身体就虚浮在半空之中,一枚小小的太极图案印在他的胸前,黑白两色的阴阳鱼快速旋转起来,带动他经脉当中所有的灵气。

    是的,就是这刹那的时间,玄奇的一幕出现了。

    以魏玖的身体为原点,九枚灵丸脱体而出,环绕在他的身边。而九枚灵丸之间,一枚白色的狐狸蠢蠢欲动,不停的在灵丸之间撺掇着。

    进入篁鏃秘境之后,所有的元素之力都遭到规则的封禁,而在魏玖踏入神道以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元素力量在萌芽。而此刻的他感觉确是更加清楚,那种蠢蠢欲动的元素之力,竟然全部汇聚在丹田之处,将九枚灵丸全部点燃。

    轰,对于力量的领悟势如破竹,一瞬之间,魏玖便感觉自己的心田豁然开朗。

    兵主战神同样意识到事情的不同寻常,但他也并不慌张,毕竟力量提升非人的层次之后,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手里的虎魄刀一翻,刀刃出鞘,他再一次向着魏玖斩去。

    反观魏玖,并没有任何的异样,面对兵主战神的攻击,他连眼都未眨一下。

    三米...两米...一米...

    眼看着虎魄刀距离魏玖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能划破他肌肤一般,四周的那些鲛人均是纷纷屏住呼吸。就在这时魏玖的嘴角,却是微微勾了起来,一道诡异的笑意之后,他动了。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虚天乾元剑在魏玖的手掌之上轻轻地转动,随即划过一道圆弧,圆弧当中竟然浮现和凝结着无数的黑白光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里,一枚小小的太极八卦图就浮现在魏玖的手里,正是又那道乾元剑划出的圆弧圈起来的。

    轰的一声,虎魄刀和太极图碰撞在一起,出人意料的一幕再一次出现。

    原本所有人都觉得,这太极图只不过是一道剑芒凝结而成,根本抵挡不住虎魄刀的攻击。但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虎魄刀的确是将太极图破除,但同时,强大的反弹力竟也将虎魄刀给直接震飞出去。

    乍看之下,魏玖落入劣势,但细想之下不难发现,这太极图竟然挡住了虎魄刀的攻击。

    “这是什么?”兵主战神的双目微微凝起,厉声问道。

    魏玖却是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而是冷冷的看着兵主战神,就似乎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良久之后,只听他沉声应道,“这是天道...用来制裁和审判你的天道法则!”

    话音落下,魏玖的手掌一翻,乾元剑直接射来出去。

    破空而来的乾元剑,他所划过的每一寸空间,都发出阵阵嘶鸣。无数的光华随之爆裂开来,露出暗藏其中的黑白流光,这两种主色调缠绕在一起,用一种超乎常人的速度旋转起来。

    又是一轮阴阳太极图形成,不过这一次,却是勾勒出无数的阴阳鱼残影,向着兵主战神冲去。

    “呵呵,你还真以为会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事情发生?既然你不甘心归顺于我,那就给我去死吧!”兵主战神已是有些愤怒,看着魏玖,残忍的说道。

    话音落下,手里的虎魄刀一翻,直接迎着那阴阳太极图斩去。

    彼时的魏玖,却早已是进入到一个玄妙的状态,他的脑海当中,似乎变成了黑白两色的世界。是的,对于他而言,这或许并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他领悟这种阴阳之道的过程。

    从攻击到防御、从步伐到剑招,伴随着魏玖的每一个细小动作,都会衍生出无数的阴阳太极图。

    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这种阴阳太极图不会是真的,只不过是一轮虚影罢了。但只有站在魏玖的对立面才能够体会到,就算明知是虚影,却也丝毫不敢大意,那种令人窒息的威慑感是一直存在的。

    就比如此刻的兵主战神,此时的他,都要被气炸了。

    他是一记分身,承载的是智慧和谋略,并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战斗狂。和魏玖厮杀了这么久,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将魏玖击杀,好早点将虚天阴阳棋拿到手中。

    但几经周转,事情却又再一次出了幺蛾子,不知为何,魏玖竟然在濒死之际,领悟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说这气人不气人?明明就要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却一下子就又要前功尽弃。而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诡异的黑白光华,这是一种超出他认知的力量。

    而现在他在想要击杀魏玖,就没那么简单,想要夺走虚天阴阳棋,同样是有点不可能了。

    反观魏玖,一举一动都极有章法,就似乎早已预料和计算好一般。不止如此,他的每一个动作所衍生的太极图大小都是不一样的,巧妙的摆列和连接在一起,渐渐的又构成一道更大的太极图。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做出如此选择,只是心头,总有几许陌生之后的熟悉感。

    就是那般的难以理解,明明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第一次发生,但他总是感觉,格外的熟悉。这些攻势当中蕴含的太极图,也似乎根本不需要思考,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并且还能下意识的组合更加强大的攻击。

    不过若是要具体的说起来,他也搞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更无法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激战还在继续,四周的波澜并未减少,不过墟海倒是慢慢的平静下来。自从那阴阳图融入魏玖的身体之后,墟海里面却已是洋溢起微妙的光华,将那种恐怖的波动慢慢的平息下去。

    虚天乾元剑和虎魄长刀不停的碰撞,交织起灼目的光华,花光一点一点淹没在这墟海当中。

    就在这时,一直候在旁边,若有所思的老人却是忽然有点激动。目光在魏玖身上流转起来,接着举起手里的虚天阴阳棋,而后神色更是无法平静,目光瞪大,有些惶恐。

    是的,他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那沉寂多年的阴阳棋,此时既然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不止如此,在完全没有外力的干扰之下,那棋局之上,竟然产生了新的变化。一黑一白的两色棋子,竟然在慢慢的自我衍生、相互交战着,就仿佛是有人正在下这盘棋一般。

    但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一盘残棋,虚神坐化之时的玩物罢了。只有所谓的象征意义,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真的去动他,这盘棋竟然凭空自己下。

    “恭迎少主人回归墟海!”老人似乎一瞬之间想通了什么,纷纷跪倒在地。

    四周的鲛人纷纷呆住,难以置信的看着魏玖,纷纷不知所措的交互着神色。没过多久,这些鲛人似乎是达成了某种一致,跟随着老人跪倒在地,纷纷叩拜起来。

    远方交战的魏玖和兵主战神都有些惊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一群鲛人莫名其妙的跪拜起来。

    不过两人的战斗却还未结束,一道又一道的光华衍生到熄灭,魏玖再一次的倾尽全力。兵主战神同样不好受,可以说,如今的他已经落入下风,再这样下去只怕他会死在这里。

    “呵呵,不陪你玩了,咋们后会有期!”兵主战神诡异的笑道。

    本着打不赢就跑的原则,话音落下,一枚小巧的玉石从他的手上滑落下去。却只见一道耀眼的光华闪过,紧跟着刺鼻的浓烟也是瞬速的弥漫起来,迫使魏玖不得不后退几步。

    如果放在华夏,这就是所谓的*,不过在这个时代,却是由能量晶石凝练而成的。

    不得不说,兵主战神打的算盘的确很到位,如果是之前的话,魏玖还真拿他没辙。但那只是以前,从他获得那阴阳太极图的力量之后,他就有了一种掌握天地的感觉。

    “哈哈,这盘棋...暂且借我一用!”魏玖轻声笑道。

    话音落下,老人手里的虚天阴阳棋果然已经消失不见,再出现,已经是在魏玖的手里。紧跟着只见魏玖的手掌一番,那黑白色的棋局竟然慢慢的放大,一点一点的笼罩在这片空间当中。

    “还想逃走吗?我说过的,今天,你必死!”魏玖冷漠的说道。

    刚一说完,意念一动,那黑白两色的棋子就投射出无数的虚影。紧跟着这些虚幻的棋子便开始运转起来,交织成一片片诡异的阵法,竟将兵主战神完全困住,令他动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史上最强狂帝〕〔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网游之生死劫〕〔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科举兴家:首辅小〕〔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医武兵王混乡村〕〔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