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妆 第087章 石塔
    红药下意识地摩挲着掌中的伞柄。

    这几日正临着中元节,宫中所需花木甚多,司苑处忙不过来,红菱便被暂借过去帮忙,说好了待忙完后再回原处当差。

    那司苑处有好几亩花田,又有两所挺大的温室,因占的地方太大,故远在玉带河另一头,并不与六局一司同在一处,来回一趟要花不少功夫。

    可是,两下里离得如此之远,又不曾听闻司苑处有东西要往这里送,红菱回来做什么?

    必定不是来办差的。

    红药本能地如此认为。

    此念方生,她的身体便已然先于头脑,飞快地做出了反应,伞一收、一闪身,便隐去墙角处,借着尚算厚密的藤萝遮掩,偷眼往远处瞧。

    红菱很快便自那巷弄深处走了出来,左右望了望,见四下人无,方快步而出,三转两转便没入了另一条夹道,不见了。

    前后加起来,不到五息。

    红药双眸微张,颇觉讶然。

    看红菱离开的方向,正是前往司苑处去的,亦即是说,她回到尚寝局,避人耳目地去了那条巷弄,就是为了在那巷子拐角呆上五息。

    真是奇哉怪也。

    红药掏出帕子来拭着发上雨水,心底满是疑惑。

    不过,这一回,她并不打算贸然前去探查。

    月余前那惊魂一夜,直至今日,亦时常令她后怕,她可不想再度面临那种危险了。

    她将身子缩进藤蔓深处,浑然不觉那雨水滴落,只专意打量着红菱此前出没之处。

    六局一司的地形,红药走了两辈子,不说各处皆熟,大致方位是绝不会弄错的。

    她一眼便瞧出,那地方离着通往尚服局的路口极近,拐角正连着一条死胡同,胡同左右各有院落,混住着尚服局并尚食局的十来个役宫人。

    将地方记牢了,红药遮掩着身形钻出藤罗,略作收拾,仍旧撑着起,依原路回小库房。

    查探是要查探的,却不急在这一时,得等到合适的时机才行。

    心中计议已定,她的人便也到了小库房,甫一跨进院门儿,便见花喜鹊正与芳葵立在廊前说话,两个人嗓门儿皆不低,秋风一扫,越发听得清楚。

    却闻花喜鹊笑道:“这批折扇可是新近才购置的哩,全都是最时兴的花样子,过几日怕就要进上,小葵花儿,你可别弄错喽。”

    小葵花是花喜鹊替芳葵起的绰号,平素总爱叫来逗她。

    芳葵便鼓嘴道:“不许叫我小葵花。还有,我不会弄错的,用不着您老人家提醒。”

    她自来不喜欢花喜鹊,这会儿亦专挑她最不爱听的说。

    花喜鹊自不会与她个小孩子计较,笑眯眯地逗她:“直娘贼,你这娃娃记性倒真特娘地好,老娘就特娘地喜欢聪明娃娃。”

    这是明知芳葵恼她骂人,却偏要骂来给她听。

    红药在旁看着,不由失笑。

    一个两个的,皆是孩子脾气。

    芳葵果然把两边嘴巴子鼓成了球,看来气得不轻,花喜鹊满意了,哈哈笑着步下石阶,一抬眼,便瞧见了红药。

    她素来便很喜欢红药,少不得又与她说了半天的话,言来语去间,颇是抱怨她们那里人手太少、活计做不完。

    内皇城人手吃紧,便外头调了些进来,弄得处处的日子都不好过,御用监也不例外。

    红药劝慰了她两句,又不动声色往她身后瞧,却见上回与她拌嘴那个小监,这次并没来。

    红药不免有些失望。

    那小监名叫林朝忠,认了御用监掌司温守诚做干爷爷,而红药直到最近才想起,林朝忠后来得以高升,似乎还与陈长生有点关系。

    她便想着,既是今生与前世大不相同,则她也不必死守着那根独木桥不放,倒不如好生筹划一番,为将来做个打算。

    当然,她也并非当真要与这些将来的“红人”走得太近,万一他们这辈子“红”不起来了,那也得不偿失不是。不过是想要混个脸熟,防备个万一,多烧几路香,想来总不会错。

    只可惜,林朝忠今儿竟不曾来,只能下次再说了。

    送走了花喜鹊,红药与芳葵又是一通忙碌,好容易忙完了,也到了饭时。

    红药便向芳葵笑道:“这雨虽小了些,地却还湿着,我看你也不想出门,今儿的晚饭我替你领了便是。”

    芳葵本就不想动弹,听她如此说,自是欢喜不禁,腻过来搂着她撒娇:“还是姐姐懂我,知道我懒怠淋雨。姐姐真真是最好最好的了。”

    红药便笑着拿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谁教咱们一处当差呢,我自然晓得你是个懒丫头。”

    笑语两句,红药便打着伞出了门儿,沿右首长巷拐几道弯,便到了之前红菱逗留之处。

    那是通往大膳房的路径之一,红药到的时候,路口已是人来人往,打着伞的宫人们轻声说笑着,颇为热闹。

    红药弯了弯唇,脚下一转,混入了人群。

    几个相熟的宫人见了她,忙笑着打招呼,红药挨个儿问了好,说话间,自然而然地将视线这里扫一扫、那里看一看,暗中窥察路旁情形。

    此际,暮色尚还未尽,天光犹亮,红药又特别看得仔细,不多时便发现,拐角的墙根儿下,垒着几颗石子。

    像是小孩子家随手搭着玩儿的小石塔,然细瞧着,又有点不大一样。

    一眼扫罢,红药便挪开了视线,心下突突直跳。

    她对这宝塔有些印象。

    就在前两日,在相同的地方,似乎也出现过同样的宝塔。

    再往前细想,前世在司设处当差的时候,有几回她往东六宫送花草,仿佛也在某个路口见过这东西。

    只是,那到底也过去了好几十年,她的记忆已然模糊,此际回思,亦是一片混沌,只恍惚有这么个印象而已。

    至于前几日所见的宝塔,她倒是能够肯定的。

    那么,这个是……记号?

    红药越想越觉得像。

    话本子里也写过,那些行密事之人,就爱弄个记号、切口什么的,用以传递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