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异常魔兽见闻录〕〔仙子请自重〕〔兵王隐花都秦风〕〔烂柯棋缘〕〔王的女人谁敢动〕〔交手〕〔主神竞争者〕〔王牌大高手〕〔妖孽弃少在都市〕〔穿越之妃常闹腾〕〔无限气运主宰〕〔龙抬头〕〔最佳娱乐时代〕〔废柴嫡女要翻天〕〔最强狂婿〕〔五神天尊〕〔腹黑奶爸PK偷心妈〕〔盛少私宠:天价弃〕〔三国之巅峰召唤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妆 第129章 后手
    那是一间卧房,奇怪的是,那卧房中的一应陈设,竟与地下那间精美的石舍完全相同。

    此刻,一名年轻男子正坐在案前看书,身材挺拔、形貌斯文,竟与汤九郎像了九分。

    目注那年轻人,汤正德的脸上,浮起一个淡笑。

    事发之后,他唯一来得及做下的安排,便是此事。

    “他会代替你去死。”他淡然地开了口,看向那年轻人的视线仿似在看一具尸首。

    汤九郎亦定定望住那人,开口时,语气与汤正德同样地平淡:“是,祖父。孙儿会在此处藏到金执卫撤走,再去搬救兵。”

    “什么救兵?”汤正德忽然回头,被水晶映亮的眼睛里,似丸着两块坚冰。

    这突如其来的反问,令汤九郎平静的脸上,生出了几许裂痕。

    他愕然地回望着他的祖父,双眸张大了一些:“祖父不是要孙儿留下命去搬救兵?”

    “自然不是。”汤正德道。

    说话时,面上有着难掩的失望。

    汤九郎神情一窒,随后又转为不解。

    “原来你还是没想透。”汤正德道,闭了闭眼。

    那一刹,他的眉眼间涌动着难以言喻的悲凉。

    然而很快地,他便又张眸,眸光寒瑟:“想要我汤家当替罪羊,无妨,但我汤家绝不能死。谁要我死,我就拉着他一起死!”

    阴沉狠戾的语声,冷得瘆人,汤九郎到底道行还浅,竟忍不住打个了寒噤。

    也就在这一瞬,他蓦地恍然大司,面上登时现出几分惭色,垂首道:“祖父恕罪,孙儿鲁钝,到现在才明白。”

    “你明白了什么?”汤正德没去看他,笔直的视线停落在水晶之外。

    那年轻人仍在读书,神情温静,仿似除了眼前书本,身外之事他毫不在意。

    汤九郎也学他的样子,望向那年轻人,目中有着奇异的神色:“正所谓投鼠忌器,只要孙儿在外活着,那些人为了不伤及自个儿,便不得不想法子救下汤家。”

    他下意识地按了按衣襟。

    那里有一本薄薄的账簿,是祖父亲手交予他的。

    他的胸膛登时一片火热,语声却平静了下去:“祖父交给孙儿的东西,孙儿必会好生保管。此物一日不出,汤家便可保一日无虞。一旦此物离手,它的价值便也没了,无论拿到它的是哪一方,汤家都是必死的那一个。”

    “孺子可教。”汤正德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要的,无非就是那一线生机罢了。

    汤家可以倒,但绝不能亡。

    他可以豁出命去,也可以豁出全家的命去,只能给他汤家留下一条根儿,以九郎的聪明,不出两代,汤家必能重新站起来。

    不过么……

    汤正德负在身后的手指轻轻捻动着,面无表情。

    不过,这仍旧不是他最后的后手。

    最后那一步后手,没人猜得到。

    汤正德低垂的眼皮底下,漏出一抹寒光。

    必要时,九郎亦可舍去。

    只是,若当真走到那一步,想要再重振汤家,就绝非两世之功了,而是需要更久,甚至……再无可能。

    汤正德闭拢了眼睛。

    “可是,祖父,既然这人要代替孙儿去死,那么,孙儿实则已然逃脱且活命于外的事,又如何传到外头去?”汤九郎此时问道。

    若是有人硬要将替身当作真身,把消息死死捂住,则他存活在外,也就失去了意义。

    听得此言,汤正德视线微转,凝注着槅扇外仍在读书的年轻人,缓声道:“他一直以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一直享有着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为了让他与你神似,凡你有的,他也必有,以他的出身,便是再活十辈子,也享受不到这些。”

    他扭头望向汤九郎,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发现真相并非如此。就因为长得像你,他全家老幼才会被我假借山匪之名杀光,示之以恩惠,好让他心甘情愿为我卖命。而他每日吃用之物,皆掺着慢性毒药,如今早已毒入脏腑,神仙难救,全靠每日一口鲜汤续命。然则九郎认为,届时,他又会怎样?”

    “约莫……会疯罢。”汤九郎道,面皮颤了颤,语声却仍旧平静。

    “不错。”汤正德颔首而笑,似是颇为满意:

    “人一旦发了疯,便什么都顾不得了,他会恨不得我汤家全都去死,所以,他定会把所知的一切合盘托出。而祖父自有办法让此事发生在人最多、耳目最杂之时,消息一旦瞒不住,那么,该知道的人,便也就知道了。”

    汤九郎低头站了片刻,躬身道:“祖父高明。”

    汤正德没说话。

    汤九郎张了张口,面上划过几分迟疑,数息后,终是小心翼翼地问道:“祖父,请问父亲……今天当真出去了么?”

    “自然。”汤正德微微一笑。

    即便是笑,亦自冰冷。

    汤九郎再也不敢看他,只低声再问:“父亲可还安好?”

    “自然安好,方才我让他回去歇着了。”汤正德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转身往阶下走。

    汤九郎连忙端起牛油烛,紧随其后。

    走了一小段路,汤正德回头望他一眼,似是怕他忧心,宽慰他道:“你也不必过忧,祖父也不过让你父亲演了场戏罢了,伤不到他分毫的。”

    汤九郎终是放下了心,低声恭维:“祖父这一招声东击西,委实高妙。”

    汤大老爷居然能够冲破金执卫的包围,去外头求救,这并非他有本事,抑或金执卫内部一团散沙,而是这本就是金执卫故意露出的破绽,意图通过他引出背后的某个人,或某些人。

    汤九郎早便想通了此节。

    只是,那到底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多少有点不放心,这才问起。

    “将计就计罢了,哪里来的高妙。”汤正德无甚情绪地道,语声止信,脚步蓦地一顿,苍老的声音里,糅杂着几许暮气:“我汤氏再是富贵滔天,在金执卫眼中,也只是小小的一枚鱼饵,他们要的是汤氏背后真正的大鱼,至于鱼饵,随时可以吞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