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霸道总裁的纯情甜〕〔道观养成系统〕〔神级狂婿〕〔我家那位是大神〕〔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未婚美妻超级甜〕〔情深入骨,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王爷是个软饭男〕〔绝品透视高手〕〔慕少的千亿狂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沈翘夜莫深〕〔我的少年带着光〕〔最强无敌宗门〕〔娱乐圈之重生后她〕〔大尊主〕〔我可以兑换悟性〕〔武大郎的逆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妆 第160章 雪意(二合一)
    汤正德仰首望着梁顶旁的天窗。

    天光是微淡的白,朔风低咽着,将细细的雪粒子抛将下来,落上面颊时,犹有几分寒意。

    他吃力地抬起手,向脸边擦了几下,拭下那数星凉意,复又张开干裂的嘴唇,舔了舔沾满泥灰与血迹的手指。

    铁锈般的血腥气中,似是蕴着一丝雪意带来的清凉。

    他放下手,闭目笑了笑。

    随着动作,他身上的铁镣“哗啷”作响,在这空阔的刑房里,激起一阵回音。

    “坐不住了?”一旁响起狱卒冷淡的声音。

    没有起伏、没有情绪,那声音如此地平淡,一如那雪粒子落上面颊时些微的那一点点冷。

    汤正德张开眼,模糊的视线中,只能瞧见那狱卒的一只鞋。

    那是一双薄底快靴,靴面儿上有几块斑渍,瞧不出是红还是黑。

    是血迹吧。

    汤正德想。

    经年累月地拷问人犯,那鞋底上,多少总要沾上些的。

    他动了动手指,指尖不经意触及露在外头的膝盖,厚厚的数层血痂,有一些还在钻心地痛着,而另一些,已然没有知觉了。

    汤正德木然地挪开了视线。

    未坐监前,他一直以为,这些牢头或刑头,尽皆是凶神恶煞的人物,便如那十八层地狱里的牛鬼蛇神一般。

    如今真正见识过了,他方知晓,这些人其实一点都不凶,有的甚至还非常和善,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地。

    可是,在那浸满血渍的大堆刑具中,一个人对你露出温善的、和蔼的笑容,仅只是想一想,便已叫人不寒而栗。

    汤正德的唇角勾了勾,再度露出一个淡笑。

    他从前也结交过几个这样的人物,只可惜,他犯下的事委实太大,那些曾经拍着胸脯打包票的人,到头来,缩得比谁都快。

    这也不怪人家。

    谁又能想到,内卫与金执卫居然那样早就盯上了汤家,又当场拿住了那几个金国探子。

    纵使是累世功勋、三朝老臣,摊上里通外国的罪名,便也只有等死的份儿,更何况他汤家不过一介商户罢了。

    低叹了一声,汤正德换了个姿势跪着,将几片破棉絮向腿上裹了裹。

    他的两条腿已无一块整皮,深红的血痂与酱色的烙痕布满其上,纵横交错,十分恐怖。

    可他却并觉不出疼,只悠然地望向天窗里淡白的雪光,看飞絮当空飘洒。

    “开门,到饭点儿了!”铁门外传来含混的人声。

    汤正德闭上眼睛,无声地舒了一口气。。

    原来已经是饭时了。

    方才受刑时,他还以为这个上晌怕是难熬,不想竟也捱了过去。

    待狱卒吃了饭,再小憩上一会儿,便是半下晌了。

    如今天黑得早,最多再熬上一个半时辰,今儿也就算是过去了。

    至于明日……

    先把今日过去再说。

    汤正德闭目想着,面色十分平静。

    离着年关还剩一个月不到,这些狱卒也是人,也要过年。到得那时,他们这些犯人的日子,想必又会好过一些。

    而明年开春之时,“那个人”想必便会出手了。

    再从开春至秋后问斩,至少还有半年光景,有“那个人”相助,哪怕他汤家诛尽九族,想必也能留下几枝根须来,假以时日,何愁不能长成参天大树?

    到那时,他汤正德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吱哑”,铁门涩然开启,那狱卒已然拉开了门,与那送饭的狱卒打了个招呼,二人便在门口低低交谈了起来。

    因离得远,汤正德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能从语气中猜测出,他们应该是在闲聊。

    不过,聊了没两句,那送饭狱卒也不知说了什么,刑房狱卒忽地“啊”了一声,拔足便走,一面急急跟送饭狱卒道:“劳驾替我看一会儿,我得回去先把这事儿办了。这饭就放下吧,我很快就回来。”

    话音未了,靴声已在远处。

    虽然早已受刑受得麻木了,耳听得那足音远去,汤正德还是免不了松了一口气。

    比起不见天日的内卫刑房,这大理寺的刑房要好上一些,至少得见天光。

    只是,两下里刑审的手段却差别不大,他腿上的烙印,便是大理寺的刑审官烙下的。

    他缓缓落低视线,看向那天光之下的雪花。

    雪片比方更大,也密了一些,风却极轻,若去得屋外,想必又是飞雪连天、遍地银霜的好景。

    可惜,他身陷囚笼,却是无缘得赏了。

    所幸他有先见之明,在进大牢之前,曾在自家庭院里赏过一回雪景,也算了无遗憾。

    “汤九郎死了。”房间里突地响起一个声音。

    幽沉模糊的音线,甚至让人分辨不出男女。

    汤正德心头一凛,收回视线,循声望去,便瞧见了立在铁门边的一道身影。

    是那个留下来帮忙看守的送饭狱卒。

    刑房光线幽微,即便极目去瞧,亦根本瞧不清对方的面貌衣着,只觉着,那声音似是有两分耳熟。

    仿佛曾经在久远以前听过。

    是谁呢?

    汤正德转开了眼眸。

    那一刻,他看上去又比方才苍老了些。

    九郎……到底还是死了啊。

    这个结果,他早有所料。

    宋贯之一倒,汤正德便猜出九郎很可能不曾逃脱,只他没想到,九郎居然已经死了。

    谁动的手?

    “那个人”?还是宋贯之?抑或是内卫?

    “有人让我给你带样东西。”那狱卒又开了口。

    随着话音,“嚓”,一样东西疾愈闪电般地飞了过来,汤正德本能地往后一闪。

    谁想,那东西忽又停住,恰停在离汤正德面门将及尺许之距,兀自上下起伏不息。

    汤正德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一息之后,他浑浊的眼睛里,骤然划过一星寒光。

    眼前之物,竟是一根手指。

    很短,很细,像是小儿的尾指。

    似曾相识。

    直勾勾地盯着那截手指,汤正德瞳孔骤缩,“哗啷”一声,他整个身子前倾过去,几乎将要贴上那截手指。

    借着淡白的天光,他赫然瞧见,那手指的指背上,排列着三粒细小的胭脂痣,而在手指的下端,还有一戴缠起的铁丝,其上套着一枚小孩用的金锁。

    那金锁上镌着奇异的花纹,似是某种神话里的怪物,又像是一个笔划怪异的字。

    这是……

    汤正德手脚一阵冰冷,木然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情绪。

    很强烈的情绪。

    “你从哪里找到的?”他突地嘶声问道,双目暴突而起,铁镣再度“哗啷”一响,居然伸手便要去抓面前的事物。

    不想,他这厢手才一伸出,那物事竟“呼”一声往后飞开,复又停在了离他更远些位置,仿佛像安了什么机关,

    这个距离,恰好能够令汤正德清楚地瞧见眼前事物,却又在他手臂不及之处。

    “怎么,认出来了?”狱卒轻飘飘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他的一只手便慢慢探进天光,手腕子动了动。

    随着他的动作,那截手指并金锁上下晃动起来。

    汤正德这才看清,原来那狱卒手腕上套着个精钢打造护腕,里头探出一根细长的铁丝,铁丝的尽头,正拴着手指并金锁。

    方才,他便是用这个机关,将这两样事物前伸或后缩的。

    汤正德赤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狱卒。

    纵使看不清对方形貌,他的视线,却准确地停落在了那狱卒的脸上。

    那狱卒低低地“哼”了一声,仿佛是在笑,又仿佛不屑:“我说,你也别白费那个力气了,还是好生看看这东西,看了这半天儿,你可瞧清楚了?”

    汤正德张开口,喉咙里陡然迸出“呼噜”的浊重之声,满是血污的额角青筋突起,喘息了几下,方嘶声问:“你……你待如何?”

    “你如何,我便如何。”狱卒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语声方歇,他的手腕便再动了几动,汤正德眼前一花,再凝神时,那截手指并金锁已然不见。

    “给你五息时间考虑。”狱卒道,退回到了阴影之中。

    汤正德艰难地挪动了一下坐姿,正面朝向那狱卒,被血污填满了沟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最好快些做决定,我可没多少时间。”狱卒的声音很冷。

    停了一息,忽尔又笑:“不妨告诉你说吧,你那个宝贝外室孙子可也没多少时间了,有人正等在那左近呢,一旦我飞鸽传书过去,那一家子就会葬身火海。”

    他作势看了看天,懒洋洋地欠伸了一下:“再半个时辰,这世上便没那一家老小喽……”

    “和善堂的麻脸周正。”汤正德猛然打断了他。

    暗哑的声线,自他的喉咙深处发出,艰涩而低,听来竟有几分瘆人。

    “哦?”那狱卒抱臂依在门边,依旧懒洋洋地,仿佛对这个答案并无兴趣。

    汤正德的瞳孔再度缩紧,苍雪般的白发轻轻颤抖着,天光投下,雪粒子落满他的周身,破棉絮上已然洇满湿冷的水渍。

    他仿佛不曾察觉到那冰冷,只直直地目注那狱卒。

    “周正是我的人,他的手上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只消与他说‘东市大老爷让我来赎西胡同南里北街的四方八宝印’,他便会将东西予了你们,到时候……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的声音撕裂。

    他弯着腰、躬着背,每一声咳嗽都带动得全身颤抖,到最后几乎咳得声嘶力竭,仿佛要将心肝五脏皆咳出来。

    “和善堂?”那狱卒喃喃自语,明显像是没大明白:“你这老儿可莫要诓我。你大儿子跑去和善堂,不过是虚晃一枪,怎么又……”

    他忽地停住话声。

    数息后,低笑了起来。

    “高明,高明,却原来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汤老板果然好算计。”他似是极为赞许,语中有着毫不掩饰的佩服:“你若不亲口说出来,我们只怕还要费些手段才能查到那地方去。”

    他“呵呵”笑了两声,再度伸了个懒腰:“这却也好,两卫只怕也想不到,他们到处找的东西,其实根本不在远处。”

    自汤大老爷偷偷往和善堂跑了一趟,和善堂便第一时间入了两卫之眼,而随后他们便查出,那是国丈大人开的铺子,汤正德此举,不过是一招拙劣的移祸江东之计。

    待查明此节,两卫自然不会再往下细究,只会认为和善堂是被汤正德故意抛出来的幌子,实则毫无意义。

    而汤正德要的,正是这个结果。

    一个毫无意义的地方,谁还会再去多管?而他藏于彼处的东西,便也能够堂而皇之地放在他人眼皮子底下。

    所以,那狱卒才会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此乃计中之计,汤正德确实算得精明。

    “再好的算计……又有……何用……”汤自德心灰意冷地道,旋即又是一阵咳嗽:“咳咳……你们……咳咳咳……拿着那四方印……再去找回……找回兴德县,自然会有人把你们要的东西给你们。”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嘶哑,抬起头时,眼睛里早已布满了血丝。

    狱卒倚门抱臂,好整以暇看着他,没说话。

    “罢了……我已然都……都说了,咳咳……你们……你们……”一连串的咳嗽将汤正德的语声再度截断,他的呼吸变得困难,每一下喘息,喉头都会传来一阵刺痛。

    “知道了,知道了,用不着你说,你那外室孙子自然能活下来的。”那狱卒终是开了口,语气极为温和。

    然而,阴暗的刑房中,这话语显然毫无安抚之意,反叫人毛骨悚然。

    而后,他忽地话头一转,笑道:“不过,兴德县又是什么鬼地方?难道不该是池州府铜陵县么?”

    “哇”,这话音才一落地,汤正德便喷出了一口血。

    那一刻,他眼睛里的光彩,终是完全黯淡了下去。

    直到方才,他还在话里下了套儿,故意将铜陵说成了兴德,就是在拭探对方是否在诈他。

    可是,对方却一语点破。

    由此可知,那手指并金锁绝非伪造,而是真的。

    他埋下的最后一张底牌,到底被人给掘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都市绝品狂尊〕〔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天才萌宝神医娘亲〕〔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天价宠婚:霍总的〕〔我一定是到了假的〕〔极品逍遥少年〕〔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一代兵王秦风〕〔快穿之谁要和你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