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食小饭店〕〔异界积分系统〕〔机甲征程〕〔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铸逍遥〕〔赘婿当道〕〔精灵掌门人〕〔修仙之辈〕〔木叶之风度翩翩〕〔张龙周晴〕〔绝品阔少〕〔史上最强炼气期〕〔重生空间八零俏佳〕〔戏闹初唐〕〔诸天武者在线〕〔洛卿卿唐琛〕〔落落奇幻之旅〕〔时念卿霍寒景〕〔封天妖尊〕〔恶魔就在身边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妆 第163章 周全(二合一)
    还有最后、也是最有趣的一点,便是前世那个后来顶替了吴承芳的小太监。

    据红药回忆,那小太监曾认过个一干哥哥,叫做林朝忠。

    而这个林朝忠,后来在元光朝时升任了掌司一职,听人说,那是陈长生从中使的力。

    换言之,林朝忠与陈长生的关系,应该相当不错,而巧的是,那顶替吴承芳的小太监,又与林朝忠拜了把子。

    这就很有意思了。

    在徐玠的推测中,顶替吴承芳的小太监,就是给建昭帝投毒之人,再结合红药所言,陈长生便浮出了水面。

    此外,红药亦曾言道,建昭帝病重驾崩当晚,有几个太监便连夜投了井,其中就有一个据说特别受宠的小太监。

    徐玠猜测,这个投井的受宠小太监,应该便是顶替吴承芳之人。

    他亦如孙红菱一般,成了弃子,而陈长生、林朝忠二人,则踩着这些弃子的尸骨,爬到了高处。

    这是一条极为清晰的利益链,最大的获益者,便是陈长生。

    亦即是说,他杀死吴承芳的动机最大。

    他二人既然交好,则陈动手杀吴便一点不难,只消将吴承芳骗去玉带河某处,或推其落水,或借机关导致其不慎滑入水中,皆可致其溺毙。

    而这其中至为关键者,便是……

    “红药,你们六局一司平素何时最清闲?”徐玠陡然问道。

    若要吴承芳必死,则其落水的时间,便极为关键。

    陈长生一定会选在玉带河左近闲人最少之时,诱其落水。

    人少则冷清,再加上如今天寒地冻,吴承芳的呼救与挣扎,自是无人听闻。

    许是情绪起伏之故,他的声音刺刺拉拉地,听得人心底发毛。

    红药忍不住打了个抖,抱紧了肩膀,开口时,说话声也有几分哆嗦:“嗯……让我想想……”

    她蹙起眉心,又连着咽了几口唾沫,好容易方抑住了颤抖,小心翼翼地道:“嗯,素昔六局最清闲的时候,便是午饭后的那一个时辰。”

    这也算是个不成文的规矩,因贵主儿们皆会歇午,那个时段差事自然少,六局便也跟着闲了下来。

    徐玠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看住红药,沉声道:“腊月二十二午饭后的那一个时辰,能不能请你在玉带河那边守着?”

    红药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守玉带河?

    这是干嘛?

    然而,当视线触及那双清幽的眸子时,红药那混沌的脑海中,不知怎么,居然划过了一个念头。

    “你要救下吴承芳?!”她脱口而出,歇了一拍,改口道:“你是要我去救下吴承芳?”

    那个“我”字,她咬得极重。

    “对,有劳你。”徐玠正色道,抱拳郑重施了一礼。

    红药坐着没动。

    也不知是不是才瞧了话本子、被里头精彩纷呈的阴谋阳谋给感染了,这一刻,她那脑瓜子转得堪比陀螺,竟是格外地脉络分明,此时便又顺着思绪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趁着六局午休之时,守在前世吴承芳淹死的那片河滩,在他落水后施以援手,以便护其性命?”

    “是,守株待兔、以逸待劳,我正是这样想的,想不到你也想到了。”徐玠很有诚意地赞了一句,旋即又笑:“从前你就爱说自己笨,可在我看来,这世上比你聪明的人却也不多。”

    红药愣了愣,再下一息,她那嘴一下子便咧到了耳根儿,脸都快红了。

    哎呀,被夸奖了呢。

    虽然这话多少有些言过其实,可架不住听着顺耳啊。

    活了两辈子,她还从不曾被人夸过聪明,难得来上一回,还别说,那滋味真真是不错,这会子她脚底下都有点儿飘了。

    原来,做个聪明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啊,又满足、又有成就感、甚至有那么一瞬觉着自己无所不能。

    怪不得那些贵主就喜欢听底下人恭维“主子明鉴”呢,这感觉,委实是美得很。

    “那……行吧。”下死力抿住嘴,以不令自己再露出傻乐的表情来,红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我便听你的,去守株待兔就是。”

    竟是一口便应下了徐玠的请求。

    徐玠反倒愣了愣,旋即大喜过望。

    “当……当真?”少年俊美的脸上几乎笑开了花,一时竟也忘了男女大防,伸手便攀住了红药的衣袖,凤眸之中,流光溢彩。

    还以为要多费些口舌说动小丫头呢,不想她竟应得这般爽快,他当真欢喜得紧。

    不枉他写话本子写得腰酸背痛,连着几宿都没睡好。

    值了。

    徐玠笑得眼睛都快找不着了。

    看着少年灿烂的笑脸,红药的脸红得如同熟透了的林擒果儿。

    被个美少年这般赞着,怎么……怎么……怎么这么让人高兴啊。

    天知道这种被期待、被信重的感觉,有多么地好。

    不行了不行了,要上头了。

    红药赶忙闭起眼。

    那一刻,她的心里像是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高高地昂着脑袋,一脸得意,另一个就使劲儿地晃前一个的身子大喊“你清醒一点”

    然后,红药就被晃醒了。

    北风卷起阶前残雪,扑打在身上,凉浸浸地。

    她心里陡然一阵后怕。

    这才多大的功夫,就被人家灌了好大一碗**汤,偏她还受用得紧。

    若再这么着,万一哪天徐玠把她给卖了,估摸着她还会高高兴兴帮着数钱呢。

    这可不成。

    “行……行了,你先放开手,我……我都答应你了不是?”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又轻又细,没有一点子气势。

    纵使心里的小人已经又冷静、又端庄地板起了脸,叵奈真人底气不足,完全撑不住场子。

    经她一说,徐玠这才发觉竟一直拉着红药的衣袖呢,当即老脸一红,忙飞快收手:“对……对不住,对不住,我是太高兴了。”

    他说着已是满面喜色,握着拳头道:“你放心,我已经找了人来帮你,你也不必真正动手,便在旁高声呼救把他们叫来就成,因他们不大方便守在那里,须得四处走动,所以要劳你先叫两嗓子,至于救人……”

    “这……恐怕不成吧?”他话还没说完,红药便打断了他,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

    到底这也关乎她的安危,她此时已是脑中清明,便觉出徐玠此言之不妥。

    在六局的家门口大声嚷嚷?

    她是嫌命长么?

    六局里头可有的是抓人痛脚的女史呢,被逮着了可不是顽的。

    徐玠被她说得一怔,面现不解:“这……怎么就不成了?”

    “宫规有制,不许大声喧哗。”红药的眉头锁得死紧,一脸地严肃:“再者说,万一陈长生、孙红菱又或是其他什么人躲在暗处呢?我这一嚷嚷,不反把自己露出来了。”

    这一刻她显然忘记了,就算不嚷嚷,单只出手救人,她便已然藏不住了,若当真有人暗中窥伺,她这么个大活人,人家还能瞧不见?

    这一节,她没想到,徐玠却早想到了。

    于是,越发迷惑。

    刚才谁说这丫头聪明来着?

    站出来,爷保证不打死他!

    然而,再一转眸,看着那张精致而又严肃的小脸,徐玠却又突然觉得,她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那眉眼、那情态,竟是分外地好看。

    他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红药便瞪他。

    瞅啥瞅啊?

    虽然不曾宣之于口,然这么个意思,徐玠还是领会到了。

    自然,他绝不可能回以“瞅你咋地”。

    讪讪地收回视线,细思片刻,他到底没舍得点破红药语中的漏洞,只得换个角度去说服她:“他们应该不会留人在旁的。”

    红药的眼睛越发张得大了些,内中盛满了不解:“这却是为何?”

    既是要把人害死,那就必定要亲眼看着人咽了气才安心,哪有做下套儿便跑的道理?

    “因为要撇清。”徐玠很快便答道,神情笃定:“你想想,吴承芳深得陛下宠爱,他若是死了,陛下定然是要问因由的,他临死前见过谁、去过哪里等等,都要有个说法。而若陈长生等人曾在吴承芳死前或死后出入玉带河畔,万一被人撞见了,那岂不是往自己身上扣屎盆子、摆明了告诉人家‘我有嫌疑’么?”

    他振了振衣袖,面上现出一抹讥嘲:“我以为,他们不仅不会留人,甚至还会格外地躲远些。比如陈长生,他很可能会找个人最多的地方消磨上一整日,以昭告天下:吴承芳出事与我无关,至于孙红菱么……”

    徐玠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我敢保证,她那天一定会推掉所有往玉带河跑的差事,说不得还要装个病、告个假什么的,足不出户,先把自个儿给摘出来。”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红药原先尚还有些不虞,然此际听他辨析其间因由,渐渐便听得入了迷,不由想起了话本子里写过的“破案”情节。

    在那本《嫡女宅斗私人手札》里,就曾有几个女主智破奇案的小故事,十分之引人入胜,而徐玠眼下这些话,让红药有种瞧话本的感觉。

    此时她已然隐约记起,前世时,红菱确实在淹死人前后那几日“病”了,足不出户,正合上了徐玠这番推测。

    如此一想,红药甚而觉着,徐玠的分析,远比话本子里的故事精彩。

    她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少年,那些许不虞早被丢去了爪哇国,此时便顺着他的思路提出了疑问:“若是不留人在旁看着,万一吴承芳没落水,又或者落水了却没死,那岂不是白算计了么?”

    “所以,这一局必定会被他们做死,吴承芳只要去了玉带河,便断无生还之机。”徐玠平静地说道。

    红药没说话,只以眼神问出了“为啥”二字。

    徐玠一笑,从容替她解惑:“你且细想,此局既然是专为吴承芳所设的必死之局,则首先便会投其所好,安排一个引其入局的引子。”

    他的面上又现出讥嘲来,继续说道:“虽则我并不知那引子是什么,不过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个特别之物,足以让吴承芳甘愿落入局中。而这个引子所指之处,则必定是一个陷阱或机关,吴承芳一旦涉足,便必死无疑。”

    停了一息,他面上的笑容渐渐转寒:“若我所料不错,那引子所在之处,应该便是陷阱或机关所在之处。”

    此前他还曾推测过,或会有人推吴承芳落水,如今看来,这推测并不成立。

    唯一的可能,便是让他“不慎”落水,将此事弄成一桩“意外”。

    “原来如此。”红药点了点头,显是被徐玠说服了。

    不过,她很快便又生出新的疑惑:“既这么着,那我们何不提前告诉吴承芳,让他干脆就别去玉带河不就好了么?”

    这才是真正一劳永逸的法子。

    至少红药是如此认为的。

    “不好。”徐玠一开口,便断然否定了她的说法。

    他转眸凝视着红药,神情是前所未有地凝重:“首先,就算你提醒了,对方也未必会信,说不得还会打草惊蛇,引来陈长生的怀疑;而最要紧的是,红药,你绝对不能亮在明处。”

    这一刻,他清幽的眸光中仿似藏着些什么,让人难以看清。

    只是,那眸光也在红药身上停了一息,须臾便流向了旁处:“我方才就想提醒你来着,救人的时候,你一定要做些伪装,别叫吴承芳瞧见你的脸。”

    “这倒也是。”红药点了点头,心下生出一丝后怕。

    她倒还不曾想到此处,如今被徐玠提醒,方觉自己若是露了行迹,则无异于暴露在陈长生等人眼皮子底下,往后必会遗患无穷。

    一念及此,她已是满握潮汗,北风拂来,直是透骨冰寒。

    她可真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幸得徐玠心细,凡事总会替她周全

    此时,便闻徐玠又道:“不过,你之前的提议也对。宫里不许喧哗,你若大声呼救,被人听出声音来,亦非好事。”

    红药此时已然完全转过来了,忙点头:“是啊,之所以我说不成,这个因由居于首位,旁的倒还在其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网游之生死劫〕〔重生之都市狂仙〕〔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我一定是到了假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医武兵王混乡村〕〔科举兴家:首辅小〕〔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