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虐哭那个渣〕〔我是传奇BOSS〕〔召唤好可怕〕〔超级医生在都市〕〔无敌神婿〕〔女帝今天恋爱了吗〕〔龙王殿萧阳〕〔重生之游戏大亨〕〔奋斗在八零〕〔我突然就无敌了〕〔妙手狂兵〕〔超级女婿〕〔技能生成器〕〔我家王爷他有病〕〔超级医生在都市〕〔第一甜婚〕〔绝世盘龙〕〔王婿叶凡唐若雪〕〔魔临〕〔机甲龙兵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妆 第197章 粉墨(二合一)
    拿到钥匙后,于寿竹便又转去内官监,只说上晌交错了钥匙,理由是“两套钥匙挂着相同的物件,一时弄混了”。

    内官监的人便将两者比较了一番,果见两套钥匙皆以宝蓝带子系着,其上还挂着相同样式的吉祥结,的确很容易弄混。

    后又拿了锁头来试,发现上晌交的钥匙打不开,新拿来的则能打开,于是,便将两者对调了过来。

    自然,在这个过程中,几位太监爷免不了骂骂咧咧地嫌于寿竹麻烦,直到她奉上打点银子,才算把几位祖宗哄高兴了。

    芳草最后拍着心口告诉红药,于寿竹亲口说的,那天晚上,她着实睡了个好觉。

    红药于是大为叹服。

    于寿竹真是谨慎到了家。

    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

    内官监的人最是懒散,那旧钥匙收回去,也不过放在角落吃灰,断不会有人去校验真伪,换不换都一个样。

    不过,也不能说于寿竹多此一举。

    毕竟,丢钥匙乃是大错,侥幸不得,万一哪天被人查出来,罪过更大,还不如早早堵上漏洞,永绝后患。

    而有此前情,就算她丢了的钥匙被人找到,她亦可一口咬定,那不是她的,届时有内官监众人为证,这话自是足够可信。

    更何况,库房锁头已然换了新的,旧钥匙自是作废,便被人拣着了,也无关要紧。

    换锁一事,到底也只些许烦扰,尚寝局的日子仍旧清闲。

    时序很快转至大暑,那气温不升反降,却是比小暑时还凉爽了一些。

    因闲暇颇多,红药便又趁空与徐玠见了一面,敲定了最后的计划,顺便瞧了十几页话本子,又将那樱桃糕、荷花酪、蛋黄酥吃了几块。

    便在会面后的第三日,久已无人造访的小库房,便迎来了几位贵客。

    “哟,花姐姐、小林公公,你们都来了,真是稀客,快请进来坐。”看着立在院门处的花喜鹊、林朝忠一行,红药含笑挑帘招呼了一声,旋即下阶相迎。

    花喜鹊自不必说,素与红药交好,二人见面总是有说有笑地,至于林朝忠,他干爷爷温守诚最近又升了半级,连带着他这个干孙子也跟着水涨船高,红药自不会怠慢。

    将一行人迎进屋中,捧上凉茶,花喜鹊大剌剌向主座一坐,顺手拿起案上的一柄葛布缝边大蒲扇,一面摇扇引风,一面便朝天翻了个大白眼:“什么破事儿,把老娘也绕进来了,真特娘晦气。”

    语毕,用力朝地上啐了一口。

    芳葵登时不乐意了,眉毛一竖,也不管屋中有人无人,拿了把笤帚就去扫,直弄得灰尘四起,口中还在嘟囔:“脏死了,地也脏,话也不干净。”

    她一向不喜花喜鹊,又是个直脾气,此时作恼,自是不加掩饰。

    红药怕她们吵起来,忙从她手中夺过笤帚,又朝众人陪笑道:“诸位喝茶,今日来得这般齐,想是有要紧差事,还请说来。”

    花喜鹊自不会与她这小孩子家计较,一笑而过,而林朝忠则是满脸不虞。

    芳葵虽还在气头上,却也知红药是好心,跺了跺脚,撅着嘴跑去一旁生闷气去了。

    林朝忠冷冷瞥她一眼,捧起茶盏饮茶,又“噗”一口将茶吐在地上,嫌恶地皱起眉:“这什么茶?味儿都没有。”

    也不待人说话,他便将茶盏“托”地往案上一搁,翘着手指掏帕子拭了拭唇角,两眼望着梁顶,语气不咸不淡:“若不是正经办差,谁闲着没事往这破地方来?”

    芳葵险些气得倒仰,红药忙冲她摇了摇头,复又转向林朝忠,客气地道:“小林公公且说罢。”

    林朝忠斜了她一眼,淡声道:“罢了,这是我干爷爷交代的,上回顾姑姑亲去领的那匣新扇子,里头有一把写错了名目,干爷仰让我来改一改。”

    又一指旁边几个小太监,头一昂,鼻孔几乎翘上了天:“因是贵重物件儿,不好擅改,我干爷爷就让花姑姑这手之人也来,做个见证,顺道儿让这几个小的见识见识好东西。”

    话音落地,那几名小监立时鼓噪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捧他臭脚,嘈切之声如群鸭齐鸣,好悬没掀翻了房顶。

    “少见,真是少见,少见得很哪!”花喜鹊突然开了口。

    极脆亮的音线,不比那戏台子上的花旦差多少,当下便盖住那些马屁之声。

    众人尽皆望了过去,便见她大摇其头,将扇子扇得“噼哩啪啦”乱响,讥诮地道:“不就一把扇子么,至于弄出这阵仗来?要我说,就是吃饱了撑的,特奶奶地,一把年纪,话倒比尿多。”

    这话几乎就是明着在骂温守诚多此一举。

    林朝忠当下面色一沉。

    然而,奇怪的是,他并不曾当场骂回去,只盯着花喜鹊看了一会,忽地冷笑两声,转而望向红药,学着那些积年老监的派头,挑眉歪嘴,一脸嘲讽:

    “闲话少叙吧,顾姑姑,劳您的驾,把那扇子拿出来,待咱改了名儿、验了货、画了押,大家也好交差。”

    语罢,斜睨着花喜鹊的方向,到底嗤笑起来:“可笑啊可笑,不过是个奴才命,竟还拿着主子的乔,多走两步都不成。既然这般不济,倒不如躺倒了挺尸,偏又不肯,也不知是不是嫌棺材窄,装不下那一身的肥肉?”

    这话简直阴毒,既咒人死,又骂人肥,但凡是个女的听了,个顶个地要炸毛。

    果然,花喜鹊当即大怒,铁青着脸站起身,张口欲骂,却不防一旁的芳葵抢先“砰”地一拍桌子,起身怒道:

    “吵吵吵,有完没完?要吵外头吵去,库房重地,闲人免进。若要再这么着,我立时告诉姑姑去!真把咱们尚寝局当打擂的地儿了,谁都能在这里逞威风,当咱们是好欺的不成?”

    她着实是气狠了,小脸儿通红,额头青筋一跳一跳地,眼里还汪着泪,竟是快要气哭了。

    花喜鹊其实一直挺喜欢这小丫头的,见此情形,倒有几分不忍,想了想,哂然一笑:“得,得,得,人不与狗斗,咱们还是坐下喝茶。”

    说着便当真坐下,端起茶盏喝茶。

    总归还是骂回去了,姿态却是摆得很忍让。

    林朝忠直气得脸红脖子粗,瞪着一双牛眼将芳葵与花喜鹊挨个狠狠瞧着,似是恨不得生吃了她们。

    可诡异的是,他居然又一次硬忍了下去。

    闭起眼睛深吸了两口气,他复又张眸,僵硬的脸上挂着个干笑,朝红药抬了抬下巴,凉凉地道:“成了,顾姑姑也别跟这儿瞧热闹了,快把东西拿出来,办差要紧。”

    红药“哦”了一声,若无其事地掸了掸裙摆,挑帘进了库房。

    和前世差不多的戏码么,瞧了两回,也就不觉着新鲜了。

    当然,细品之下,这戏又是另一番滋味。

    比如林朝忠那堪称奇迹般的忍耐。

    前世时,红药一直以为,林朝忠之所以没与花喜鹊计较,乃是彼时自己劝和之功,如今她方知晓,这里头根本没她的事儿。

    人家分明就是无心恋栈。

    正头戏还没登场呢,林朝忠当然得掐着时辰点儿,不能抢了主角的风头。

    可怜花喜鹊,两辈子都被人拿来当枪使。

    不过,这一世,红药会护好她的,连带着也护好自个儿。

    弯着眼睛拉开柜门,红药将那匣扇子捧了出来,才要转身,忽听帘外传来一道熟悉而温柔的语声:“花姑姑、小林公公都在呢,这可真是巧了,你们瞧瞧,谁来了?”

    红药动作一滞。

    刹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孙红菱,你大爷!

    果然这一切都是这厮在背后捣鬼。

    还有陈长生这臭不要脸,更可恨!

    用力呼出几口浊气,红药将火头捺下,悄无声息地行至帘边,自缝隙中向外瞧。

    当此际,门槛内一片寒暄见礼之声,其中犹以一道清冷音线,最是雅致。

    “几位都别客气,坐罢,今儿委实是巧得很。”四平八稳的语气,透着股子尊贵劲儿,不知道的,还当哪位贵主儿驾到了呢。

    红药撇了撇嘴。

    吴嬷嬷这谱真是越摆越大了。

    “嬷嬷这边请,真是巧的很呢,难得能在尚寝局见着您老。”细细的帘缝间,映出红药秀气的侧颜。

    她正扶着吴嬷嬷进屋,态度颇为殷勤。

    吴嬷嬷轻搭着她的胳膊,款步而来,仍旧中上青衣、下黛裙的朴素打扮,发髻梳得一丝不乱,唯一的饰物,便是髻上插戴的一枚水头极好的羊脂玉佛头簪。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尽皆拢向她的发髻,或羡或妒,不一而足。

    依大齐律例,贱役庶民所配之玉饰,唯杂玉一种,此外皆视为逾制,一经查实,那是要被问罪的。

    可是,身为奴婢的吴嬷嬷,却偏偏戴了一枚极名贵的羊脂玉簪。

    此即表明,此乃某位地位极尊者特别赏下的恩典。而纵观皇城,除帝后二人并太后娘娘外,再无第四人有此资格。

    而仅此一簪,亦可知吴嬷嬷地位之超然。

    花喜鹊此时已然起了身,请吴嬷嬷坐去上座,芳葵亦很知机地捧上新茶。

    吴嬷嬷姿态优雅地坐了,左右环视,见众人都还站着,便微笑将手摆了摆:“你们都站着坐甚?坐下罢。”

    语毕,含笑转向芳葵道:“丫头,你也别只顾着我,如何不给红菱也上盏茶?难为她一路领着我过来,这么热的天,辛苦她了。”

    说着便招手命红菱近前就坐,似是很喜欢她。

    芳葵有点不知所措。

    论理,红菱与她一样,皆是四等,这一上茶,却仿佛她是丫鬟,红菱才是主子。

    她面色发全国,站在那里近不得、退不是,既不敢驳了吴嬷嬷的面子,又不想平白让红菱踩在头上。

    红菱倒是很谦恭,笑着婉拒道:“嬷嬷言重了,我们这些粗人,没那么讲究,才来的时候我也喝……”

    “我来迟了,吴嬷嬷见谅,方才正忙着。”蓦地一道语声传来,娇脆甜软,略有一点南方口音,却是红药自内室而出,好巧不巧,打断了红菱的客气话。

    红菱抿了抿唇,拿帕子拭汗。

    吴嬷嬷循声望去,面上的笑容便淡了一分:“我说怎么没见你,还想着你是不是自个儿躲开了。”

    听不出喜怒的语气,一如她面上莫测的神情。

    屋中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红药却是行若无事,笑吟吟一举扇匣:“我办差呢,怠慢了嬷嬷,您别见怪。”

    “无妨的,你们先办差,我等着便是。”吴嬷嬷淡然道,垂眸扫一眼盏中茶水,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蹙。

    约莫是嫌弃茶不好喝。

    红药心底微哂,一眼都不想多看她,意思意思地行了礼,便将扇匣捧给了林朝忠。

    林朝忠倒也客气,起身接了,却不及验看,只转首望向一旁的吴嬷嬷道:“这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吴嬷嬷抿了抿唇,笑容十分矜持:“是有点儿事。”

    说了和没说一样。

    在她面前,林朝忠那作派便全没了,讨好地道:“嬷嬷想必忙得很,要不还是您先来吧,咱们等……”

    “这可使不得。”吴嬷嬷一口打断了他,面容微肃:“虽则我虚长诸位几岁,职司也高一些,却也不能拿着这些压人不是?”

    她举手掠鬓,姿仪之端庄,竟自有种雍容之意,一如那满口的公理大义:“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我既是最后到的,自是得我等着诸位才是。”

    “到底是嬷嬷,一举一动真是让人敬服。”林朝忠立时奉上马屁。

    有他带头,那几个小监也跟着凑热闹,聒噪不息

    吴嬷嬷坦然笑纳众马屁,一脸高人风落。

    红药低着头,花了好大力气才没笑场。

    演,继续演。

    这一个个角儿粉墨登场,真是唱得好一出大戏,还别说,演得都挺好。

    “这位姐姐倒是面善得很。”好容易安静了些,林朝忠又开了口,仍旧不提扇子,而是转向了红菱。

    今日的他,似是极为健谈,脾气也好得出奇,便如此刻,那一脸的笑能摘下来当花儿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