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49.金丝雀的寓意是代表不自由?

时间:2018-06-09    小说作者:依情雪见  章节目录   书页
    袁兮点点头,眼底都是露出一丝丝的紧张跟担心道。

    “你快打电话问问!我还是有些担心,如果冷卿有事,安琪肯定会很伤心的吧。”

    秦淮无奈的叹了口气,摸着她的头安慰道。

    “好好好,我现在就打。”

    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那边接通了。

    “给我查一下,冷卿被放出来没有!”

    然后一时间的安静,袁兮紧张的心情,眼底都是期待的看着秦淮,让秦淮忍不住的看呆了。

    她的美就像逆天的一样,总会就那么一眼,便会沉迷于她的眼神之中,让人挪不开眼睛。

    突然,一道男声让他回神,咳嗽了一声,掩饰脸上窘迫的神色。

    “刚刚有人保释了,而且也洗脱了嫌疑,他的公司,也因此更上了一层楼,所以他被泄露的机密什么的,那些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生意,最大的也有,可是为了口碑的问题,很多公司都选择继续跟冷卿合作!而且冷卿说得上也是世界第一的名头,所有很多都不敢冒险解约。”

    “嗯,好了,我知道了。”

    说完,秦淮挂了电话,看向了袁兮,微笑着开口,重复了电话上的消息。

    “刚刚有人保释了,而且也洗脱了嫌疑,他的公司也因此更上了一层楼,所以他被泄露的机密什么的,那些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生意,最大的也有,可是为了口碑的问题,很多公司都选择继续跟冷卿合作!”

    “而且冷卿说得上也是世界第一的名头,所有很多都不敢冒险解约。所以,在生意的场上冷卿还是第一!而这些生意其实依照冷卿的聪明才智,就算是真的解约了,我想冷卿也会有办法起死回生的。”

    “这样就好,这样安琪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那我们去上课吧。”

    秦淮看着袁兮的心情好了之后,微笑着点点头,起身牵着袁兮出门。

    可是出到了门口的时候,有十多辆车停在了门口。这让秦淮脸色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只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下车,走到了他们的车前,袁兮看到了熟悉的来人的时候,瞳孔睁大。

    随后回过神来,淡淡的看了一眼。

    看着秦淮眉头邹起的时候,微笑着,看着他小声的开口道。

    “不要担心,我们不理就是了,走吧。”

    袁嘉笙生气的看向了他们,拍着车大声地喊道。

    “下车!”

    袁兮牵着秦淮,淡淡的说了句。

    “我们下车吧?看看他想干什么。”

    秦淮点点头,带着袁兮下了车,来到了袁嘉笙的面前,眼神充满着寒意。

    袁嘉笙看着袁兮,气急败坏的开口,生气的说道。

    “你这个不孝女!你答应过我什么的!你竟然敢偷走!”

    袁兮看着眼前的袁嘉笙,眼底都是寒冷,嘴角上扬,嘲笑地开口说道。

    “呵,我答应你什么了?做你的金丝雀吗?我傻还是脑子被雷劈了?回去你的笼子里,不见天日吗?”

    “你——你跟我回去!”

    “我不跟!我是不会回去,你的笼子里的!”

    “你不回也得回!这个没出息的小子,你竟然留下来陪他一起做下人,也不愿意跟我一起回家!”

    “是!我就算跟着他做乞丐,我也不会回去!”

    “你——我是不会让你这样糟蹋自己的!”

    袁嘉笙已经被愤怒,惹得满脑都是怒火,压根就没有考虑到事情的真相!

    “你们给我把袁兮押上车!”

    “是!”

    保镖听见之后,快速的上前,可是还没有碰到人,就有一群黑衣人快速的走了出来,一脚踹到了他们的肚子上。

    众人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呻吟着,这脚的力度真的很大,大的让他们有种站不起来的感觉。

    袁兮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袁嘉笙那不可思议的眼神,微笑着,淡声道。

    “谁告诉你,现在的秦淮还是穷小子一个?何晴吗?”

    在一边藏起来,看着这一切的何晴,暗自小声的叫了一声。

    “真是蠢!直接来这里要人?真的没有想到袁嘉笙跟袁兮一样的蠢!还以大老板脑子会好一些,就算只说了这个消息,也不会轻易地直接去要人!怎么想到竟然是这个样子!看来她不叫人出手,真的不能把袁兮这个婊子,离开秦淮的身边了!”

    小声的说完,快速的轻轻退出了这里,上了车扬长而去!

    袁嘉笙看着秦淮身上的穿着,一点也不像是做下人的装束。

    眼底瞬间布满了阴霾,不管是不是真的发达了。

    怎么也不能让袁兮跟秦淮在一起!

    他亲眼看到了多少个有穷小子,变成了土豪的,可是最后呢?

    还不是跟那个同甘共苦的女人抛弃,离婚,一分钱都没有的被赶出家门!

    好一些的,或许能得到一栋房子,或者是每个月有几千元的抚养费。

    可是没一个是真的一直幸福下去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袁兮受了委屈!看着秦淮冷着脸开口。

    “她是我的女儿,我要带回家!不然···我可以报警说你拐带我的女儿!”

    秦淮听见了这句话,仿佛听见了一句多么可笑的话语一般,笑道。

    “我没有听错吧?您的女儿成年了!有自己的人生主导权,她要跟谁在一起,完全可以自己决定!反而是你,如果我没有理解错金丝雀的意思······”

    说到了这里停顿了一下,眼底喷火的看向了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都是怒意。

    看着袁嘉笙就像杀人一般。

    袁嘉笙瞬间被这样的气势吓到了,纷纷退后了几步。

    可是顾及着面子,定下了心,眼底寒冷回答。

    “什么意思?”

    “这些年,你对袁兮做了什么?为什么袁兮说出去旅游,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出境记录!而且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十年!你散布出去结婚的谣言,为什么我在登记处,也没有找到袁兮跟谁结婚?这些年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虽然心中有了一定的答案,可是那个答案他接受不了!真的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金丝雀,听着名字很好听,可是这代表的是没有自由!

    困在了笼子里被人暗自欣赏。

    袁兮看着秦淮惊讶于这样的事情,虽然知道他自己会查他的事情,但是一旦成了现实还是有点受不了。

    “你竟然调查我!”

    秦淮看着袁兮神情哀伤,眼底都是心痛。

    “我看你如此的不开心,还有不经意间露出来的伤感,所以我才会去调查,可是我并没有查到你消失的理由,去了哪里,只知道,你就在国内的某一个地方。”

    “我还幻想着,你应该是改名换姓,然后隐藏在了这个城市之中!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我想的这么的简单,是不是?”

    袁兮听到了这里,想起了这十年来不见天日的生活,除了对秦淮的思恋还有对父母的怨恨。

    让她能坚持的活下来,只有两个原因。

    袁嘉笙看着秦淮大笑了起来,看向了秦淮一字一句的开口。

    “金丝雀,很简单的一个词啊!就是这十年来,袁兮确实不是嫁出去了,也不是出去旅游,而是被我关在了地下室,整整十年!就是为了让她忘记你!不爱你!没想到她这么的执拗!”

    “为了你,情愿一直被关在还在说爱你!就这样一晃就是十年,终于等到了她说不爱了,没想到是真的欺骗的!反而还真的被你救出来了!原本还在想,这么多年来,你的所有的联系方式,应该都没有。”

    “她应该也不会记得的了,没想到竟然在qq上,跟你联系到了!还把人从家里带走了!你什么身份?你配得上我的女儿吗?这一次我来,就是要把人带走的!”

    “你看你有没有本事能带走人!”话音一落,秦淮大声地喊了一句。“给我打!”现场一片混乱,最后秦淮带着袁兮上车看了一眼被架着的袁嘉笙一眼,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袁嘉笙等到了被放开的时候,袁兮早已经离开了。

    之后愤恨的踢了一下车子,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小区,往家的方向驶去。

    袁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秦淮看着袁兮,眼底都是对袁兮的亏欠,以及抱歉说道。

    “对不起,我没有更早的,把你从袁嘉笙那里救出来。”

    “没事,都十年过去了,说的再多时光,也不会倒流,还不如好好的珍惜现在。”

    “好,我一定不会对不起你的!我会好好的保护你,让你好好地把十年来,没有享受的事情,都享受回来!加倍的对你好。”

    “你是在可怜我补偿我吗?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秦淮看着袁兮美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认真的眼神,不屈服的神情认真的开口道。

    可是语气很缓慢,眼底散发的一丝怒气,却在语气中,没有表现出来!

    “我不是可怜你,补偿你,我是真的心痛你,十年的光阴,我会好好的让你补回来!我不会再让你回到那个地方!不会再让你收到一丝的伤害。”

    “好。”

    袁兮微笑着应了一声,看着秦淮眼底都是爱意同意道。

    来到了学校,看着袁兮的身影,终于知道了袁兮为什么要学习了!

    应该是要亲自的报仇吧!打开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计划先暂停,等我通知。”

    说完,挂了电话,继续开着窗户,看向了一边的店铺,眼底都是伤痛跟痛惜。

    冷卿看向了眼前的追风,微笑着开口道。

    “跟周旋在一起了吗?想不想恢复女生的身份?”

    追风脸红了起来,看向了一边,不敢再看着冷卿,点点头。

    其实冷卿知道,虽然她表现的跟男生一样,可是心中还是充满着少女的气息的,这也是他所希望的,不要真的把她男化!

    在住所的时候,他装修会按女生的风格,也跟她说过一定要记住只是女扮男装!

    不是真的是个男的,无时无刻都要记住她是一个女孩!

    当然在任务的时候,要把自己当个男人一样,拼命地,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她也一直记住了他的要求,所以在任务的时候,就以百分之百的保住她自己的性命。

    而私底下,会穿回了短裙女生的裙子,之类的。

    当然头发也是冷卿要求的不能剪掉,长发是一个女性最重要的因素,尤其是女扮男装的时候。

    冷卿看着追风点点头的模样微笑着,拿出了手机,交代了一句话,瞬间基地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没人能想到,这么彪悍,厉害的大哥,竟然是女子!

    瞬间有点觉得之前的所有的时光,都有些可惜了!竟然被骗了这么久啊!

    等大哥回到了总部之后,一定得好好的调戏一番!

    这也只是想想罢了,真正会做的会很少吧,因为彪悍,所以不敢。

    追风看着冷卿眼角都是一种犹豫,冷卿看着追风就像看着亲人一样,笑道。

    “有什么你直接说,我从一开始遇到你的时候,就把你当作亲妹妹,面对哥哥的时候,想要什么就说吧。”

    “我想留在s市,周璇他说,他想要在这里扎根。”

    当然周旋是因为想要保护袁安琪,所以留下来,而追风想要周旋,所以也不想要回去。

    冷卿点点头,看着追风笑道。

    “反正安迪背叛了我,我身边没有特助,你顶替那个位置?”

    “好!我觉得安迪好像并没有做的很绝,那些机密,都是一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冷卿眉头邹起,看着追风思考的眼神,冷声道。

    “不管怎么样,背叛了就是背叛了,也就不管大小了,这次没什么损失就行。”

    追风点点头,看着冷卿冷淡的脸色,默默地发动着汽车,往冷家走去。

    冷卿看着事物的倒退,把安迪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心中想着尽快的看到袁安琪好好地在怀里抱着!

    安迪的事情,他也不重要,也不去想,看在跟了冷卿这么多年的份上,也不再去追究。

    回到了冷家的冷卿,怀着激动的心,快速的进了门,看了一眼在客厅上,等待着的爷爷爸爸,微笑着开口。

    “爸,爷爷。”

    冷劲转身看向了冷卿,微笑着开口道。

    “回来就好!公司怎么样了?亏损了多少?”

    “没有亏损,因为被泄露的机密,都是一些不打也不小的企业,所以他们没有轻易地毁约,就把这件事,当作不知道,也没有追究我们的责任。”

    “那就行,公司真的是被你干的有声有色了啊!”

    冷卿微笑着,心中想着袁安琪,激动的开口道。

    “爷爷,爸爸,我先回房了!”

    说完,不等他们说话快速的跑上楼,一天没见已经想的无法的忘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袁安琪不在身边,都没法入睡!

    来到了房门外,推门进去,看着在地上看着电视剧的三人,中间的那个认真看着的女人嘴角上扬。

    小一跟小青,转身看到了冷卿,眼底闪着光张开嘴巴。

    还没有发出声音就被打断了,冷卿的示意,让他们轻轻地站了起来,离开。

    袁安琪看着电视剧,看的正在入迷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发现两人的离开!

    冷卿看着袁安琪专注的眼神,嘴角上扬微笑着,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把人抱了起来。

    袁安琪被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响起。

    看到了来人的时候,生气的打了冷卿一下。

    眼底都是激动的光芒,却假装生气的开口。

    “你想要吓死我吗?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突然就把我抱起来啊!”

    冷卿嘴角上扬,看着袁安琪的眼底,就是一副爱意满满的摸样。

    “我身上有些脏,一起洗澡吧?”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红了脸低着头开口道。

    “你自己洗!我···我不想这么早洗。”

    冷卿抱着人,低头看向了袁安琪,微微的笑了起来。

    眼底都是情意,走到了浴室,开着水,冲撒着身子。

    开了浴缸的水,慢慢的把两人的衣服都如数褪下!

    两人忘情的相拥,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躺在了浴缸上,冷卿看着眼前的袁安琪,眼神中的意乱情迷。

    看着袁安琪微微的低下头,吻了上去。

    慢慢的两人相拥在了一起,慢慢的发出了媚人的声音。

    眼底都是对对方的爱意,闭着眼睛,享受着对方带来的温柔。

    袁安琪跟冷卿做到了一半的时候,袁安琪猛地想起了韩梓的话,用力的把冷卿推开。

    冷卿看着袁安琪,委屈的眼神看着袁安琪,那抽动了一半的时候,突然被推开,让冷卿心中不上不下的。

    袁安琪看着冷卿的脸,满脸都是害怕的神色。

    “怎么办!韩梓说过吃这个药的时候,不可以干同房的事情,不然会适得其反的!前天我们做了一夜,现在又开始了!我会不会真的怀不上宝宝了啊!”

    说到了这里,眼泪急的都要出来了,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不安,害怕。

    冷卿看着这样的袁安琪,心痛了起来,抱住了人安慰着她,镇定下心中的冲动开口道。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们问问韩梓,怎么办吧?”

    “好。”

    冷卿抱着人站了起来,擦干了身体走了出去,开始给她一件一件的穿着衣服。

    等穿好了之后,看着冷卿,抱着他的腰。

    “韩梓,我忍不住的要了袁安琪,那个会不会导致不能怀孕?”

    对方沉默了一下,最后爆笑了起来。

    “你信了吗?哈哈!想不到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骗你的!可以正常的夫妻生活,想不到啊,想不到,你竟然忍了整整的半个月啊!好样的!”

    冷卿只觉得额头上已经开始青筋凸起,眼底都是火气,在一边,听到了说法的袁安琪,愣了一下。

    袁安琪看着冷卿眼底都是怒火,一字一句的开口。

    “韩梓!你,死,定,了!”

    挂了电话,拿起了地上的电脑,袁安琪好奇的看向了冷卿,快速的操作着手中的电脑。

    袁安琪看着在电脑上的数据全都是代码,一点也看不懂。

    有种像网上的那种黑客的设备!就这样好奇的看着,看着看着就看的入迷了!

    五分钟的时间,冷卿退出了电脑,关机,嘴角上扬看着袁安琪。

    “你在干什么?”

    冷卿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报仇!”

    直接把袁安琪推倒,压在了身上,吻住了唇,这一刻冷卿化为了狼,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全都褪下了。

    往上一抛,掉落在了地上。

    就像饿了很久的财狼一样,看到了食物那种疯狂的模样,两人的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月光的照耀下,两人的声影紧紧地贴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人。

    声音的高低起伏,还有若影若现的那一道疯狂的叫声,让人无法忘怀,一道道传进了冷卿的耳朵之中。

    在这个房间中回旋,久久没有停下。

    空气的氛围,越来越热,两人大汗淋漓的抱在了一起,床上的被铺的凌乱。

    袁安琪抱着冷卿紧紧地抱着的那一刻,咬着唇等待着他的停下。

    陈雅茹回到了家之后,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窗边站着一个人。

    陈雅茹大声地喊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你会在我家里!”

    男人转了过来,陈雅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

    “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萧楚看着陈雅茹淡淡的声,音响起,语气平淡,一点也没有之前那种热情,还有被需要的感觉。

    陈雅茹看向了萧楚不出声,眉头拧紧,眼底都是疑惑的表情,再一次的开口道。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你离开。”

    “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你说过你会等我回来的。”

    “我没有说过,我忘记了!萧先生,明天的辞职信,我会交到您的办公室的。”

    “辞职?为什么要走。”

    “因为我要去我爸爸的工作上班,我需要接手,我爸爸的公司。”

    “可是你一个女生,很难被人认同的!我可以帮你。”

    “不用。”

    “你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我没变,我还是这样啊!”

    “不!你变了。”

    “随你吧,请你离开,你这样私闯民宅,我可以报警抓你。”

    萧楚看着陈雅茹这样的脸色,眼底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之后变成了愤怒。

    用力的把人抱在了怀里,推倒在了床上,狠狠地吻了上去。

    陈雅茹拼命地挣扎,到最后的放弃。

    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闭着眼,眼泪的流出滴落在了萧楚的手上,烫着他的心痛了起来。

    就在那一刻离开,萧楚眼神有点受伤的看着陈雅茹发自内心的开口。

    “我喜欢你,你能不能跟我在一起?当时在我想要说的时候,东亚就出了事情,现在我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您答应我吗?做我的女朋友,你伤心的话,我可以让你靠,我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答应我好不好。”

    萧楚说完,紧张的看向了陈雅茹,内心满满的都是一副紧张,跟期待的眼神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复。

    陈雅茹听后,神情一愣,想到了那天的一切。

    她伤心的跑去找他,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看着萧楚疑惑的抬头,看着他的摸样。

    眼底都是疑惑跟不解的眼神,还没有回神的模样!

    快速的跑了过去抱住了萧楚,伤心的哭泣着。

    他一瞬间的愣了!没有做出什么任何的反应,也没有推开她。

    萧楚听着怀里的人的抽泣声,萧楚瞬间更加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只能心痛的紧紧地环抱住了陈雅茹,疑惑的小心翼翼道。

    “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陈雅茹更加的难过,哭泣渐渐的大声了起来。

    让萧楚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

    萧楚看着前方结结巴巴的开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你···我,我,哎呀!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用力的把人推开,看着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睛,就这样对视着,直接闯进了心中跟着痛了起来。

    这样的时刻,让他觉得只要是面对陈雅茹的时候,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感觉!

    陈雅茹看着萧楚,委屈更加的增加了,看着萧楚用力的捶打在了他的身上开口。

    “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我没有推她下去!第一次不是我推的!是她抓着我的手做出来的假象!我没有推。”

    打着他的每一拳都是很用力的,可是他却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的样子。

    陈雅茹看着萧楚不反抗的模样,也不打下去了,看着萧楚哭的红肿的眼睛,瞬间没了眼泪。

    看着萧楚那关心的眼神看着她,眼底更加的留着眼泪。

    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看着鼻涕吸不进去,直接抹在了他的衣服上。

    本来就泪水跟鼻水融为一体,湿了一片的西装更加的脏了。

    萧楚抱着陈雅茹眼神严肃的开口。

    “你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怎么赔?”

    陈雅茹低着头哭了起来,大声地喊道。

    “人家都这么的伤心了,你还要我赔!”

    说完,作出一副要哭的更大声的架势,让萧楚立刻无奈认怂。

    “好好好,不用你赔!只要你不哭我就不用你赔!好了吗?你不要哭。”

    陈雅茹听见后止住了泪水,眼泪巴巴的看着萧楚。

    这让萧楚一股无奈却无从对付,看着她红肿的眼只有更加的心痛。

    用力的抱着陈雅茹,心痛的开口。

    “你就是为了,因为我不相信你哭的这么惨吗?其实我很高兴你你会因为我把人推下去,可是你说了不是你推的,我就有点失望了!哎。”

    “你为什么要失望?不应该会生气吗?”

    “我不生气,反而我想到,你是因为我而把人推下去的话,我还会觉得开心,你会为了我吃醋。”

    “谁···谁跟你吃醋啊!又不是我推得!我是因为爸爸妈妈······”

    ······

    想到了这里,雅茹已经泪流满面,就是因为那一天爸爸妈妈才会出的车祸!

    都是她自己害得爸爸妈妈出车祸死掉的!心开始狠狠地痛了起来。

    萧楚看着陈雅茹那样的伤心哭泣的模样,眼底都是心痛,抱住了人打算安慰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陈雅茹用力的推开了萧楚,眼底的眼泪挂在了脸上,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向了萧楚。

    “你走!我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再出现我的生命当中!”

    说到了这里,陈雅茹清楚地看到了萧楚,眼底的伤痛。

    看着陈雅茹眼神之中,有一股泪水在眼眶中,忍着不掉落的模样。

    看着这样受伤的萧楚,陈雅茹只觉得心更加的痛了,鼻子一酸想要大声地哭泣发泄,可都让陈雅茹给忍住了。

    闭上眼睛,低着头,大喊道。

    “你给我滚!不要让我讨厌你!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从一开始的时候,就逼着我,做我害怕的事情!你真的很讨厌!每次都逼我做我不喜欢不想做的事!你滚!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讨厌你。”

    说完这句话,陈雅茹只觉得心中更加的刺痛着,就像被刀一点一点的割着的模样。

    痛的不能呼吸,痛的不想要再看任何的事物。

    这一刻再也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慢慢的哭出了声音。

    萧楚看着这样的陈雅茹,心中第一次觉得很痛很痛,痛的让他不知所措。

    最后看着陈雅茹点点头,眼底都是苦笑说道。

    “好,我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不会再烦你了,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萧楚转身离开,出门口的那一刻,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装饰,布置得很温馨,可是已经变得物是人非,看着是觉得多么的冰冷。

    这一刻他知道,他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陈雅茹这个傻菇凉,胆小,自卑,没自信。

    遇事只会哭的那一个雅茹,好像不见了,反而,达到了她想要的那种性格。

    只是这一切好像他做错了,这一刻他多么的想雅茹,可以像以前一样胆小躲在了别人的身后,而不是现在这样自己承受。

    这样的陈雅茹让她心痛,可是无论是哪一个陈雅茹,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喜欢。

    只因为她叫陈雅茹,优点缺点都是他最喜欢的那一个。

    而方静怡的感情,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妹的情感。

    是一种哥哥保护妹妹的那一种感觉,罢了。

    只是现在这一刻,好像离陈雅茹很远很远,已经被陈雅茹自我封闭的心,狠狠地踢出了门外。

    关好了门,确定已经锁上了之后,出了路口,上了车,也不着急离开。

    看向了一边的风景,拿出了烟,开始一根接着一根抽了起来,烦躁的他直接烟雾,围绕在了他的身边。

    风好像停止了,让烟停留在了他的车上,最后好像上天看不惯一样,微风轻轻的一吹,烟雾散开了。

    “妈妈!为什么这个叔叔身上,好大的烟味啊!而且我刚才看到了他的身上很多的烟雾。”

    “小孩子哦,别管,我们快走吧,不过这车好像很漂亮的样子,离远一点,刮花了,妈妈没得赔偿啊!就把你赔出去了。”

    “不要!不过叔叔好像看起来不高兴。”

    萧楚看着身边的一对母子,说着话的模样,看了一眼已经没了的烟盒,扔到了一边,发动车子,快速的离开。

    只是眼底的伤心不散,被风吹着也吹不走心中的伤感,最后,慢慢的收起了换成了一副,更加冷淡无情的表情,回到了公司。

    员工看着萧楚这般的低气压,时不时散发着的危险的气息,一时间没人敢喊出那一句。

    看着萧楚上了电梯之后,所有人,立刻呼出了一口气,都走在了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

    都在猜想着萧楚,是不是因为谁谁谁,而不高兴了!

    或者是就像传闻一样交了女朋友,然后被女朋友惹得生气了,所以现在心情不好。

    还有人说,会不会是总裁室gay,然后面对不了,所以就这么的伤心云云。

    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最后在刚刚吃完饭回来的方静怡听见后,立刻大声地喊道。

    “再在公司上班时间,聊着总裁的八卦,都可以收拾东西,回家休息去了!以后都不要再来!”

    人们听见了这句话之后,看了一眼方静怡,知道她是总裁的助理,快速的回到了工作的岗位上,开始工作了起来。

    方静怡看着眼前的人,认真工作的模样,淡淡的憋了一眼,走向了电梯回去。

    “你们看啊!不就是一个总裁的助理吗?得瑟什么呢?还以为自己是总裁夫人呢!”

    “对啊!神气什么!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

    前台的几个女人看着方静怡离开的位置上,开始再一次的说起了话来。

    方静怡看向了坐在了工作台上,认真看着文件,工作,处理着文件的模样,笑了起来开口道。

    “啊楚,要喝咖啡吗?这几天您都不在,是去了哪里吗?陈雅茹在你没上班期间,也没有来上班呢。”

    萧楚抬头看着方静怡,那一副微笑着的脸蛋,笑容甜美,可是说出来的话,让萧楚有那么一点点的讨厌!

    淡淡的开口,“陈雅茹不来上班是我批准的!怎么?有意见吗?”

    方静怡听见了这句话,脸色难看了起来,着急的摆摆手,尴尬的笑了起来。

    “没有!怎么会有意见呢?我给你冲杯咖啡提提神吧。”

    “不用了!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吧!对了,你叫人把你的位置,搬出去吧,没我的吩咐,没我的同意,不要进来。”

    方静怡看着萧楚眼皮也不抬,语气带着几分冷淡的开口,说着这件事情,瞬间有点接受不了。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了吗?你说出来我可以改的!请不要让我出去好不好?”

    “我···我想要陪在你的身边,能···能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你,我还喜欢你的啊!啊楚,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萧楚眉头邹了起来,看向了方静怡,眼底带着一丝丝的寒意,开口道。

    “请方小姐自重!出去!不然你就走人吧!离开萧氏。”

    方静怡不甘心的看向了萧楚,眼底都是一股不服气的神色。

    看着低头看着文件的萧楚,最后不甘心的走出了办公室,叫了几个男同事,帮忙把她的桌子搬了出去。

    方静怡关门的那一刻,看向了萧楚的神色,满满都是怨恨,以及不甘心,还有点爱意隐藏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半缘经世半缘情〕〔药园参香:种个男〕〔九度莲华〕〔腹黑狂妃:逆天四〕〔混元天尊〕〔都市傲世霸王〕〔燃火游侠〕〔最强小神农〕〔大美食家〕〔权婚蜜爱:boss老〕〔三寸人间〕〔德之道矣〕〔剑指诸天〕〔重生之2006〕〔创世神是怎样练成〕〔我家娘子已黑化〕〔山沟皇帝〕〔莽穿新世界〕〔武侠时代的皇帝修〕〔不灭狂尊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都市少年医生〕〔绝美女神的贴身小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