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50.何晴的阴谋(1)

时间:2018-06-09    小说作者:依情雪见  章节目录   书页
    可是目前为止,也只能是好好地按照他说的做了!

    不然就被赶出去就有些麻烦,那以后下手的话,就有点难上加难了!

    方静怡看了一眼,陈雅茹桌上的东西,完好无损的样子,也没有被赶出去的迹象。

    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恨,关了门快速的回到了位置上,开始工作!

    只要有完美的工作经验,能做的很好的话,肯定会让萧楚喜欢上她的。

    随后眼角都是笑容,充满着自信,以及一种势在必得的倔强感。

    萧楚看了一眼身边陈雅茹的桌子,看着还是那样整齐,没有动过的模样。

    突然座椅上慢慢的显示出了陈雅茹,微笑着的神色看向了他,慢慢的变成了伤心哭泣,仿佛在说。

    萧楚眼底慢慢的模糊了起来,起身快步的跑了过去的时候,想要抱住的时候,一缕丝烟飘舞,消失。

    痛苦的神色,抱着头,慢慢的跌坐在了地上,脑海中都是陈雅茹挥之不去的眼泪,冰凉凉的泪意在脸上凉透了心中。

    慢慢的起身,把陈雅茹的小桌子,推到了跟他旁边,拼在了一起,嘴角微微上扬,扬起了一脸的苦笑。

    看着陈雅茹的桌子渐渐的发呆了,良久回神,回到了位置上坐下,只能用工作麻痹着他。

    到了晚上,萧楚看了一眼身边陈雅茹的桌子,慢慢的起身,把陈雅茹的小桌子推了过来,跟他旁边拼在了一起。

    看着陈雅茹的桌子渐渐的发呆了,良久回神,回到了位置上坐下,只能用工作麻痹着他自己。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工作初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萧楚。

    看向了一边被处理过的的,再重新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落下之后,只能起身离开。

    拿出了了手机打了冷卿跟韩梓风雨的微信群,直接说了一句。

    “出来喝酒吗?”

    韩梓看向了手机“叮咚”的响声,无奈的抓着头发!现在他特别的后悔得罪冷卿!

    懊恼的看着公司的所有人,跟他一起上班开通宵,因为冷卿入侵了韩氏的系统,把公司所有的内部文件,全都清空了!

    还有韩梓,刚做好的合同,也一并被他清除掉。

    然而明天的话,早上十点跟安昕还有一场通告,怎么说也是要去的,下午还有发布会!

    这样一时间还要重新输入数据,还有他的文件合同重要的事情,全都要一并今晚输入进去!

    而且冷卿狠毒的直接放了病毒,还有锁住了电脑!

    让他在这里一台一台的电脑解开了密码,清除病毒,足足花了三个小时!

    幸好冷卿比较有人性的一点,就是这个病毒,还有锁住的密码,并不难!

    只是输入一次,韩梓的心,就伤了一次!

    好想吐血身亡。

    咬咬牙,直接输了上百次的

    最主要的是,还是需要告诉别人这个解锁的密码!

    他都能感受到别人在背后,怎么的偷笑,议论。

    韩梓发誓!以后绝对得罪谁,也不要去得罪冷卿!不然真的是比死还要难受。

    看了一眼手机的消息,欲哭无泪的打了两个字。

    风雨看到了信息,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冷卿直接发了一个大笑,“好。”

    韩梓看的牙痒痒的,扔了手机在了一边,快速赶命的开始工作着。

    袁安琪看向了一边在大笑着的冷卿,疑惑的开口说道。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冷卿看着袁安琪嘴角上扬,牵着他的手,说着他怎么对付韩梓的事情。

    袁安琪听完后,跟着一起大笑了起来,加上了一句,“活该!累死。”

    冷卿抱着袁安琪,走进了浴室,睡了一觉的袁安琪精神的不得了,看着冷卿为她洗澡的模样。

    还有那触碰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脸红了起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也很令人害羞的好吧。

    碰到了那不可触及的地方的时候,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

    “嗯——”

    瞬间把冷卿差点忍不住开始直接撒火,忍了很久,洗完澡之后,轻轻地牵着袁安琪,担心的开口问道。

    “能走不?”

    “可以。

    ”袁安琪微笑着站了起来,牵着冷卿往门口处走去。

    陈雅茹看着窗外的月亮,看着这个毫无生气的房间,还有点孤独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留下了一滴眼泪。

    “爸爸,妈妈,你们在那边,过得好吗?我能不能过去找你们啊,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想我,好好地生活下去的,可是我真的有点撑不住了!我可不可以去找你们啊!我真的很难过,很想要跟着你们一起走啊!你们过来带我走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很难过,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早,一起丢下我一个人啊!为什么啊——”

    一声尖叫声响起,跟着窗前的少女痛苦的大哭着,脸上的泪痕,让人看得新生怜惜。

    这一刻,寂静的房子中,只有一个人的哭泣声,灯光的照耀,也照耀不进去,陈雅茹的心中,温暖着她。

    “妈妈,爸爸,为什么你们要丢下我,为什么——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们,都是我害得!呜——”

    陈雅茹再一次的忍不住的大哭了出来,这些时间忍着的眼泪,在这一刻爆发,哭着哭着,哭累的陈雅茹渐渐的沉睡了。

    月亮高高的挂在了天上,照射在陈雅茹的房间里边,躺在了床上,就能看到如此美丽的月亮。

    淡淡的光,照在了地面上,照在了灯光耀眼的房间里边,小鸟的叽叽喳喳的声音。

    还有一些动物的和鸣声,就像是在吟唱着一首美妙的乐普一样。

    微风轻轻的吹了进来,吹在了床上的少女身上,显得如此的落寞,脸上的泪痕,显示的多么的令人心痛。

    陈雅茹躺在了床上,梦里是爸爸妈妈的出现,他们的笑容,看向了陈雅茹,却不在说话。

    看着陈雅茹几眼,脸上都是摆满的笑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就这样微笑着。

    陈雅茹看着这样的妈妈爸爸,哭泣着开口。

    “妈妈,爸爸!你们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

    “傻孩子,爸爸妈妈要你好好地活下去,将来的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对你很好的男孩子照顾你,代替我们的那份爱,一并爱着你的。”

    “是啊!傻孩子,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做什么傻事,爸爸妈妈会在天上保护着你,你要努力,好好地生活,让你的生活,发光发彩!知道吗?”

    陈雅茹看着他们,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内心崩溃了,看着他们大喊道。

    “我不要!我要你们,你们回来我的身边好不好?好不好!我要你们回来我的身边,跟我一起,陪着我好久好久,你们不要丢下我啊!”

    “爸爸妈妈时间到了,要走了,记住!好好地活下去。”

    陈雅茹看着爸爸妈妈的身影,慢慢的消失,这一刻她慌了,快速的上前抱住她们,可是却怎么抱也抱不住。

    黑暗的空间里边,只有她一个人,陈雅茹哭泣着大喊着。

    “爸爸!妈妈!你们回来啊——我不要你们离开我。爸爸,妈妈。不要走。”

    趴在了地上,黑暗的氛围中,在无声的哭泣着,这一刻的陈雅茹眼睛干涩,怎么样,也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伤心的眼底,都是红肿的。

    那一刻,眼泪被她流干了,有一种感觉,让她觉得,连眼泪也要离开她。

    萧楚跟风雨率先来到了这里,看向了酒吧中的氛围,是多么的热闹,可是两人的心中,都提不了半分的高兴。

    等到袁安琪跟冷卿来到的时候,两人正在一边看着对方一直一直的喝着闷酒!

    看向了对方的时候,疑惑涌上了袁安琪的心头,看着袁安琪的眼底,都是无奈的笑意。

    来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他们一脸颓废伤心的神色,疑惑的开口说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借酒消愁吗?怎么了?”

    风雨喝着酒,眼眸微微一抬,看向了袁安琪苦笑一下,微笑着开口道。

    “你觉得呢?我会怎么样?你觉得我这样不高兴吗?你错了!我超级的高兴!非常高兴!”

    说完了这句话的风雨,眼神落寞的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嘲笑。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的幸运,能娶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婆,而且你们还这么的顺利?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拆散你们一样!还有个美好的家庭,爱你的爸爸,虽然你的妈妈早死,可是你爸爸也是爱你的啊!而我呢?在我爸妈的眼里,就是一个挣钱的工具!什么事情都要插一脚!你知不知道,我爸是害死韩依姗爸爸的凶手,还气的韩依姗的妈妈进院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啊!”

    说到了这里,风雨这一生就算是遇到了跟生死之间,就差一脚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哭过。

    可是这一刻,他真真切切的开始哭泣了起来。

    袁安琪震惊于他的话,脑海里浮现这么一句。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冷卿看着风雨眉头邹起,拉着袁安琪坐下,看着眼前的酒,原来他们都已经喝了五瓶酒了啊!

    话说伤心之人容易醉酒,原来都是真的啊!还真的是有点让人惊讶啊!

    “你们都喝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我没有喝多!我还可以!为什么我爸是风情!我恨他!为什么总是插进我的生活!为什么!不把我逼得直接与她反抗,是不是都不行了啊!”

    萧楚看着风雨发着酒疯,冷笑了一下,风雨经历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也知道他很恨那个家!

    所以一毕业不是接手家里的产业,而是拿着任务的钱开公司,一点一点的开始壮大了起来的!

    当然他们之间也是共存的,很多的项目,都是连在了一起,所谓的强强联手。

    加上冷卿的才华,直接上升在了他们之上,而风雨的公司排行第四,而他的爸爸的公司也落后他一些。

    虽然都是风氏,他的爸爸也有一点点的股份,可是都不足以撼动风雨的位置。

    因为风雨的公司,只有风雨跟他的爸爸,剩下的百分之十,就是他们三,而他的爸爸百分之二十,风雨独占百分之五十。

    就是这样,风雨慢慢的把公司壮大,也不用担心他的爸爸,会把公司独吞抢位置。

    萧楚的酒量,属于千杯不倒,可是喝了这么多,破天荒的直接有点醉意了!

    或许真的应了一句。

    袁安琪看着两人不再开口,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看向了冷卿。

    冷卿摇摇头,示意袁安琪不要说话,袁安琪只好等离开的时候,问问冷卿究竟发生了什么罢了!

    现在看着情况,傻子都知道不宜开口!

    看着风雨再一次的伸起了手,看向了服务员,“再给我来五瓶!”

    袁安琪吃惊的看向了风雨,眼底都是担心的神色道。

    “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醉了。”

    “我没有醉!快去拿!”

    冷卿看着这样的风雨,知道他很是伤心,看着服务员点点头。

    “那五瓶过来吧。”

    “好!”

    服务员应了一声,快速的转生走到了酒柜上,拿出了几瓶,名贵的酒。

    来到了冷卿的面前,放在了桌子上,一瓶一瓶的开始,打开。

    袁安琪看着风雨跟萧楚,也一起拿上的时候,大口大口,整瓶的直接喝下,担心的眉心邹了起来。

    看向了风雨,凑到了他的耳边开口。

    “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啊!”

    “没事,就让他们发泄一下吧,毕竟他们经历的,比我们的要难受的多了,这几天的事情,追风都告诉了我。”

    “什么事?我怎么都不知道?”

    袁安琪突然想起被打晕的时候,韩依姗的那一通电话!惊讶的看向了冷卿。

    “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告诉我!那天我接了依依的电话,说什么拦住雅茹,是不是那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冷卿点点头,看着袁安琪脸色严肃,这是第一次,袁安琪看到冷卿这么严肃的眼神,不用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现在不方便给你说,等我回去,再告诉你!现在先安抚他们两。”

    “好。”

    袁安琪点点头,应了一句,眉头紧紧的邹成了一个川字型。

    冷卿看着两人借酒消愁的模样,静静的看着,看着风雨一边喝酒,一边留下眼泪难受的模样。

    知道他们经历的,都是些刻骨铭心的吧!因为是真的爱了,才会如此的伤心。

    看向了萧楚,虽然没哭,可是眼底的落寞,难过,以及一种不知所措。

    这是冷卿在十年前,方静怡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的!

    看来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爱上了。

    其实这事很明显就能看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

    看言行举止就能知道,很明显。

    只不过一直都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他自己迷失了对自己情感的定向,罢了。

    冷卿站了起来,走到了服务员的身边,小声的开口说着什么,看了一眼袁安琪疑惑的眼神笑道。

    “我只是让这劲爆的音乐,换成抒情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了一眼兴奋的人们在跳着舞,有一些就直接大胆的走上t台,看向了冷卿的眼底,都是温柔的笑意。

    袁安琪看着人们在欢快的跳着舞蹈,看着人们调戏着女生,还有一些陪酒的女生在光明正大下直接让男人探进了里边。

    许多羞人的事情都有,这让袁安琪看见后,忍不住的红了脸。

    冷卿发现后,拉过了袁安琪恶狠狠的开口道。

    “不许看!”

    袁安琪调皮的吐吐舌头,看向了袁安琪的时候,眼底都是笑意,开口笑道。

    “嘻嘻,那个,我···对不起嘛,不小心看到的。”

    “不管如何都不能看!”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笑了起来,讨好道。

    “我不看,别生气嘛,好不好?”

    冷卿看着袁安琪,突然有点后悔带她来这里了,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寒意。

    风雨不爽的眼神,看向了两人,眼底都是不满开口道。

    “喂!你们够了啊!还有完没完了!欺负单身狗,欺负失恋的人,是不是!”

    萧楚看向了两人不说话,眼神中透露着一副羡慕的神色。

    袁安琪忍不住的吐了下舌头,看着风雨他们嘴角上扬,微笑着,开口道。

    “哈哈,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

    袁安琪听见劲爆的音乐声,伴随着人们的不满声,响了起来。

    一个美女走上前,看向了台下的人们微笑着开口。

    “对不起,今天晚上老板有令,今晚主打抒情!接下来这首抒情的歌曲送给你们。”

    女生的声音甜美,接着音乐的声音响起,袁安琪忍不住的转身看向了台上的人,愣了一下。

    这不是那个什么娱乐?对!是安盛娱乐的安溪儿!是抢了她歌曲的那个女人!

    竟然在这里卖唱?好像是被公司捧为一线明星的吧?钱还不够吗??是不是家庭出了什么困难?

    袁安琪的脑中各种的显现出了,总裁文文的套路桥段,ing

    突然安溪儿的视线看了过来,可是看的不是袁安琪,而是冷卿他们的方向!

    袁安琪的眉心撅了撅,听着她甜美,可是声线中没有一点的感情,但是声音确实是比较有些好听。

    ——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着的大提琴,安静的旧旧的

    我想你已表现的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你没有舍不得

    你说你也会难过我不相信

    牵着你陪着我,也只是曾经

    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你要我说多难堪,我根本不想分开

    为什么还要我用微笑来带过

    我没有这种天分,包容你也接受他

    不用担心的太多,我会一直好好过

    你已经远远离开,我也会慢慢走开

    为什么我连分开都迁就着你

    我真的没有天分,安静的没这么快

    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着的大提琴,安静的旧旧的

    我想你已表现的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你没有舍不得

    你说你也会难过我不相信

    牵着你陪着我,也只是曾经

    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你要我说多难堪,我根本不想分开

    为什么还要我用微笑来带过······

    ——

    歌唱的很好,只是眼底看着冷卿他们的方向,让她很不舒服!

    突然追风跟周旋出现了,径直坐到了袁安琪的身边,眼底含着笑意的周旋。

    “安琪!没想到,冷卿也会把你带到这里啊!要把你带坏了啊!这地方不适合你啊!”

    袁安琪看着周旋的出现,原本愣了一下,可是听见了这句话。

    只好从安溪儿那唱完了一首歌的身上,转向了周旋笑道。

    “我为什么不适合这里?我觉得这里的气氛,挺好的啊!”

    突然感到了冷卿那强大的眼神,扫到了这边,看着冷卿的眼神中的冰冷,尴尬的笑了起来。

    冷卿看向了周旋,眼神冰冷的,冷淡的,开口道。

    “看好他们两,等他们两喝的差不多了,就带走!不肯走就直接押走!一定不能让他们喝的胃出血!”

    追风看着冷卿,眼底都是一样的寒意,点头应道。

    “是。”

    袁安琪被冷卿拉着离开,看着他的眼神,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笑了起来,开口道。

    “呵呵,那个这么快走嘛?这样不好吧?多呆一会啊!”

    冷卿看着袁安琪笑了起来,眼底都是寒意,那种散发着穿心的刀子,冷冷的让她打了个寒战,干笑着。

    “呵呵,好吧,拿走吧。”

    冷卿一路把袁安琪,拉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处,生气的把人壁咚在了墙上。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你还喜欢这里吗?是不是看到了这里,你就想要过来这里玩了?想上舞池跳舞吗?”

    袁安琪红着脸,一想到了原主以前做的事情,现在的罪,是她来受!

    虽然前世他的那个时代时候,也是有去酒吧啦,可是她是冤枉的啊!

    都是跟朋友玩玩。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尴尬的笑了起来,眼底都是一种尴尬的神色,笑道。

    “我只是开开玩笑,何必当真呢?”

    “不当真是吧,你发誓,以后不踏入这样的地方?”

    “我发誓!以后一定不来这里!除非是你硬着带我过来!”

    冷卿看着袁安琪嘴角上扬,无奈的笑了起来,牵着他的手。

    最终还是狠不下心来教训,离开上了车扬长而去。

    袁安琪看着车子的速度飞快,知道冷卿还是在生气!

    抓紧了安全带,心中砰砰的跳了起来,眼底都是无奈的笑意。

    看向了一边脸色难看的冷卿,笑了起来,眼底都是哀求的神色道。

    “别···别开这么快!我害怕。”

    冷卿看向了袁安琪的脸色惨白,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心软了下来,慢下来了速度,慢慢的向前驶着。

    回到家的袁安琪跟冷卿,眼底都是寒冷,把人压在了床上。

    惩罚性的啄着袁安琪唇瓣,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冷卿,看着他眼底都是寒冷的笑意,笑道。

    “今晚就是你的惩罚!我忍了很久了。”

    话一说完,不等袁安琪回神之后,直接吻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温情。

    一夜,袁安琪被折腾的腰酸背痛,看向了冷卿一眼,大口的喘着气,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

    冷卿已经再一次的翻身压上,房间中,再一次的升起了暧昧的声音,一道接着一道的回旋在了这个房间之中。

    空气一直慢慢的的持续着上升,袁安琪抱着冷卿艰难地开口。

    “停···停下,我好困了···嗯——啊——受不了了啊!停!”

    最后袁安琪晕睡了过去,冷卿爆发着最后的一刻,看着袁安琪晕睡过去的脸,心痛的摸了一下。

    忍受了半个月的感觉,让他一时间控制不住,整整的要了一夜都停不下来。

    韩依姗看着窗外的天气,渐渐的亮了起来,看向了一边还在睡着的沈之飞。

    心中感觉到无比的安心,这一刻,她在妈妈最后的时光里边,好好地陪伴着吧!

    跟风雨干了工作,也有半个月了,辞职的话,应该也会有点钱吧,就先暂时不找工作了。

    妈妈的花店也需要人看着,毕竟花店是妈妈的心血啊!

    虽然······也是风雨的。

    沈之飞醒了过来,看向了韩依姗坐在了身边的陪床上,发呆的眼神,看向了窗外,眼底都是落寞跟伤心的神色。

    陈雅茹的声音响起,“依依!早啊!我起得早,所以就直接的过来了,起床了,就快点洗脸刷牙吃早餐。”

    韩依姗回神,看着陈雅茹脸色很好,眼底满满都是无奈的笑意。

    “你来啦!给我们带了什么早餐吗?”

    “你猜?

    ”韩依姗看着陈雅茹,撇撇嘴,微笑着开口道。

    “你猜我猜不猜?”

    陈雅茹一笑,把东西摊在了桌子上,看向了沈之飞滴了一个肠粉过去。

    韩依姗看着眼前的云吞面,笑道。

    “你对我最好了!总是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谢谢!”

    说完了这句话,心情很好的捧着面,开始吃了起来。

    陈雅茹看向了韩依姗,一面对美食的样子,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等你们出院了,律师的手续就完成了,我会接管公司,所以你要不要过来帮我?只是工资不会有风氏高。”

    韩依姗听见了风氏两个字之后,愣了一下,空气突然的安静下来。

    随后,韩依姗嘴角上扬,眼底都是不在乎,笑道。

    “我也打算辞职了,所以我可以给你做帮手!”

    陈雅茹点点头微笑着,看向了韩依姗的那一刻笑了起来,眼底都是看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想到了那个真实的有点幻想成分的梦,清清楚楚的印在了脑海中,看向了外边的天空。

    树木随风飘扬,发生了轻轻的沙沙声。

    袁安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看着在书桌上看着文件的冷卿,起身。

    却发现身上已经腰酸背痛,差点就起不来的感觉。

    看向了冷卿,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起不来便直接躺下,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开口道。

    “陈雅茹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冷卿抬起头,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笑意,起身走到了袁安琪的身边坐下。

    袁安琪看着冷卿那充满着荷尔蒙气息的笑容,可怜兮兮的开口。

    “求放过啊!我要死了啊!让我休息休息啊!”

    冷卿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袁安琪,满眼都是无奈,笑道。

    “你干什么呢,我没有想要做什么啊,我只是想要跟你说说,离远你,听得不清楚,我说的也吃力。”

    说完,看着袁安琪一副很累起不来的模样,眉头邹起,露出一副心痛的神色。

    “对不起,我昨天晚上没有忍住自己。”

    “没事,我不怪你。”

    冷卿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一种道不明的感觉。

    “没事就好!你想要知道,她们的事情吗?”

    “你说吧,我想要知道。”

    “陈雅茹的爸爸妈妈跟陈雅茹吵了一架之后,离家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追了出去,可是不幸的是出车祸死了。”

    袁安琪震惊的眼神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不敢置信的开口道。

    “不会吧!我···怪不得,那天依依会打电话给我!原来······”

    说到了这里,眼底都是抱歉的神色,看向了冷卿忍不住的伤心了起来。

    “我想要去看望一下他们,好不好?”

    想到了什么,看着冷卿微微的张开嘴巴的时候,再一次的继续问道。

    “对了,依依也出了什么事情?”

    “韩依姗她的话,就是因为风雨的爸爸,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直接去找了韩依姗的妈妈,最后不知道说了什么,韩依姗的妈妈就进院了,只有一个月时间的生命。”

    “这!···怎么会这样的!都是同一天吗?也太巧了吧!”

    冷卿看着袁安琪点点头,抱着袁安琪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道。

    “就是都在同一天。”

    “我想过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可是你快到吃药的时间了,明天再去吧?”

    袁安琪想了一下,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冷卿笑道。

    “好吧,明天去。”

    应了一声之后,手机响了起来,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温暖的笑意道。

    “我先接个电话,你去工作吧。”

    “好。”

    冷卿微笑着站了起来,看向了袁安琪一眼,眼底都是温柔的神色,转身,走回到了书桌上坐下。

    “喂,是谁?”

    “我啊!你又忘记我了吗?季忆思啊!我的电话也忘记了啊!你变了,连闺蜜你也不认识吗?好伤心啊。”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愣了一下,沉默了许久,回神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笑了起来。

    “呵呵,我刚刚在做着事情啊!所以没有留意到号码,没看到你啊!怎么了?打给我干什么?”

    “哦,对了,我约了同班同学,出来聚会,就在下个星期三,你要不要过来呢?同学们都很想要你来啊!过来吗?”

    袁安琪想了一下,想要拒绝,可是对于人脉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

    尤其是现在,她是公众人物,如果不去参加同学聚会,就会被放大来说吧?

    为了以后的生活安灵,还是去吧。

    “好吧!你给我地址吧,我一定到。”

    “对了!我们是单身派,你要一个人过来啊,不然同学们就要看你们虐狗呢,这样说不过去哈。”

    “好的!到时候,我一个人去。”

    “嗯。”

    袁安琪再跟季忆思说了一些话的时候,挂了电话,看向了冷卿正在看着她的时候。

    袁安琪笑了起来,无奈的开口道。

    “那个同学叫我去参加同学会,所以我会自己去,她说是单身派对,不能带男伴过去。”

    冷卿眼底都是冷意,看着袁安琪不爽的眼神,开口笑道。

    “那个这不是同学的要求嘛!我带上你多不方便啊!我答应你我就去一个小时,半个小时直接给你电话,如果我没有给你电话的话,就是我出了事情,你过来找我就好,可以吗?”

    冷卿看着袁安琪恳求的脸色,淡淡的点点头。

    “好吧!那就让你去,只能待一个小时,十分钟给你打一次电话,确定你的安全!所以,你给我好好地呆在那里,哪里都不可以去知道吗?一个小时候后,我就上去接你!”

    “好。”

    袁安琪微笑着答应了下来,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激动的笑意。

    她是不怕季忆思搞什么花样,反而有种好奇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以前被她算计了,可是现在的她不是原主,而且还有原主前世的记忆,知道眼前的人是黑的,还是白的,就对了!

    只是原主的记忆中,好像那个慕容安没有回国的吧?好像是死了之后,听到了消息,才会回来的国内,参加她的后事。

    想着想着就走神了,冷卿看着袁安琪走神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道。

    “你要走神多久啊!到时间吃药了啊!”

    袁安琪回过神来,看向了冷卿点点头,快速的走到了包包的面前,拿出来药,快速的吃了。

    然后乖乖的躺回到了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许是休息了很久的原因,所以袁安琪能站起来去拿药吃。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一股微笑着的神色,笑道。

    “我要睡了!你不要吵我啊!”

    冷卿点点头,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宠溺的笑容道。

    “快点睡觉吧!不要再这样了,对了你饿了吗?我下去盛点粥给你拿上来。”

    “好,刚好我也饿了!但是这个药吃了,能吃东西吗?”

    “嗯——我问问韩梓。”

    说着拿出了手机出来,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道。

    【吃药能不能喝粥?你再敢说谎,小心你公司的所有的大小文件!”

    这带着大大的威胁感的话语,看得韩梓头皮发麻,看向了一边安昕,拍着照片的模样,快速的发送了过去。

    冷卿看着袁安琪微笑着下楼,直接来到了厨房,盛了一碗一直四十度保温的粥水。

    去掉了燕窝之类,养身体的东西,直接上了楼。

    来到了袁安琪的身边坐下,放在了一边慢慢的扶起袁安琪。

    袁安琪无奈的开口笑道。

    “好了啊!我没事。我能自己起来的啊!”

    冷卿不说话,嘴角只是微微的上扬,看向了袁安琪道。

    “我就是喜欢扶你,来我喂你!张嘴。”

    袁安琪看着这样的冷卿,无奈的笑了起来,只能听听话话的,张嘴喝了口粥。

    等吃完后就困了,袁安琪只能慢慢的开始躺下睡觉了。

    冷卿看着很快睡着的袁安琪,慢慢的低头,吻了一下额头,离开,来到了娟姐的身边,笑道。

    “安琪差不多七点半的时候,会起来的,所以到时候,你送点粥上来。”

    “好。”

    冷卿交代完后,上楼回到了房间开始工作,把这几天损失的文件全部都加密,跟补回来再换计划。

    这样一来的计划,比以前的更加的完善无破绽。

    冷卿看向了在床上睡着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安心的低头,继续处理着文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太古武尊〕〔异星公主攻略手册〕〔神医凰后:傲娇暴〕〔男神特工〕〔玄符中医馆〕〔宠妻如命:污力老〕〔国产英雄〕〔美漫的超凡之旅〕〔重生之惬意青春〕〔末日崛起〕〔全能庄园〕〔重生七零美好生活〕〔电影世界穿梭门〕〔飞针神医〕〔重生影后:吻安,〕〔民国美厨娘〕〔爱情狙击手〕〔美漫修仙实录〕〔王者荣耀之再回巅〕〔超级魔法农场系统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