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元令〕〔窦妈妈〕〔龙隐宁欣〕〔我在大明当暴君〕〔天降三宝:总裁老〕〔重言临渊〕〔厉凌轩〕〔洪荒之我要做大财〕〔长生有道〕〔唐峰林梦佳最新章〕〔三国之最强义父董〕〔重生之武道寻仙〕〔明天也喜欢叶非夜〕〔林阳苏颜_〕〔绝世战神〕〔龙帅江辰唐楚楚〕〔江辰唐楚楚〕〔江唯林南烟〕〔护夫小甜妻〕〔羁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06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4)
    ,

    牢狱里的夜是静谧的。

    偶尔被乌鸦的啼叫声惊醒。

    虽然白天和夜晚是一样的昏暗。

    小男孩躺在青石板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又冷又疼。

    牢门再次开启,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来的是另一个狱卒。

    花浅兮坐在杂草上苦恼的思考着如何生存以及……

    挖掘那个装睡小屁孩的底细。

    恰巧和狱卒四目相对,原宿主胆怯的记忆似乎已经刻进骨里,花浅兮又是无意识的发抖。

    “你!给我出来!”

    狱卒黑漆漆的双眸像是失去了焦距,指尖指向了花浅兮,明明没有触碰上,花浅兮却觉着彻骨的寒意已经蔓延上她的大脑皮层。

    挪动着僵硬的双腿,花浅兮乖顺的跟在狱卒的身后,走出了牢狱。

    装睡的小男孩静静的睁开眸子……

    ……

    牢房的深处已经不见昏黄的火把。

    黝黑可怖。

    每一步落下都有着空洞洞的回响,砸在花浅兮微微战栗的心尖上。

    一言不发的狱卒沉默的向前走着。

    倏然站定了脚步,大手抓着匕首,狠狠的向身后捅去。

    花浅兮惊愕的避了避身子,眼前的男人是在挥舞着死亡的镰刀。

    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许多。

    花浅兮离着半步悬崖又是那么近。

    “大舅,救救我。”

    花浅兮借助着身材矮小敏捷的躲避,直到被狱卒一把抓住了纤细的手腕,力气之大仿佛要把她的骨节捏碎。

    “可是我抢不到啊!”

    双腿已经腾空,花浅兮奋力的挣扎,小手伸得高高的,还是和匕首有着半寸距离。

    手腕上的痛意是钻心的疼痛,疼到花浅兮的额头上开始沁着汗珠。

    狱卒拿着匕首挽手反刺,眼见着透着寒意的刀刃即将刺进花浅兮的脖颈。

    “救命!”

    不知道哪里飞来石块,轻巧的敲击在狱卒手腕上的死穴。

    狱卒吃痛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松手捂着穴口,匕首顺势跌落在地上,一片晦暗中,清亮的刀尖阴森突兀。

    跌坐在地上的花浅兮紧紧地盯着匕首,脑海里肆意滋长着疯狂的想法。

    她必须要活下去。

    狱卒先前失去焦距的双眸因为疼痛恢复了清明,暗地里指引他的弦瞬间崩裂,狱卒疑惑的正想环顾四周。

    面前他口里常说的小杂草的手里攥着匕首,像是从悬崖的边缘爬起,又像是从地狱里走来。

    “你大爷的!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狱卒从未见过小杂草厉狠的瞳眸,惊慌失措大喊。

    花浅兮空洞的脑壳里听不见其他的声响,只有一个潜在的意识——

    活下去!

    ……

    花浅兮瘫坐在地上,沾满泥土的小手上染上了殷红的血污。

    彻骨的寒意散去后,是心有余悸的喘息,罪恶汩汩的淌过四肢百骸。

    绣花针一蹦一跳的迟迟赶到,看见大外甥女的小脸上溅上的鲜血险些吓软了腿,再看到倒下的狱卒,彻底吓软了腿。

    “大外甥女……你没伤到吧?”

    已经很清楚明了,花浅兮哽在了喉咙中,呆滞的望着男人的尸体。

    匕首的利刃狠狠地插进了他的心窝,刺穿了蒙在原宿主心尖上所有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