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潇潇〕〔我的功法全靠捡〕〔长夜行〕〔炼器雄心〕〔快穿异世逃生指南〕〔反派的荣耀〕〔我用阵法补天地〕〔原来我很爱你〕〔王道赘婿〕〔悠悠情不眠〕〔娶个王爷打江山〕〔神婿叶凡〕〔封神之截教大仙〕〔王婿叶凡〕〔不臣〕〔庶女嫡妃〕〔霍海云晴〕〔医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10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8)
    ,

    接下来她该去哪里?

    花浅兮茫然的环顾四周,那座牢狱已经被她甩在了身后,地势很低,像是深陷在山底。

    眸光再落回奕珏的脸上。

    奕珏浅笑:“会有人来的。”

    在他的计划里向来都是万无一失,不过他遇到的唯一的意外是花浅兮。

    花浅兮早就见识到了真正的奕珏,如玉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不符合他年纪的沉稳狡黠。

    很快,山间树林扑簌簌作响,伴着一阵疾风,几个蒙面的男人飞跃在他们的面前。

    长剑的利刃抵在花浅兮的脖颈。

    飞扬的尘埃落定。

    蒙面人深色的长靴上不染尘土。

    奕珏的眸光却牢牢锁在花浅兮的身上,瞋目裂眦,扯着稚嫩的嗓音低低的吼叫:“放开她!”

    那脖颈纤细娇嫩,仿佛微微用力,他便会看见躺在一片血泊里的小丫头。

    花浅兮紧紧的闭着眸子,原宿主的回忆充斥着她的脑海……

    漫天的火光仿若染红了漆黑的夜。

    血……到处是血……

    这是究竟是她的家,还是人间炼狱?

    女孩藏匿在桌下,亲眼目睹兄长的喉咙被黑衣人的利刃斩穿,带起一簇血光。

    黑衣人擦拭着刃尖,敏锐的洞察四周,似乎并不想离去。

    他们踩着父亲尚未瞑目的尸首走来。

    “爹……”

    刚刚学会说话的孩童脆生生的啜泣,女人急忙捂住她的唇瓣,把小丫头藏进家里的米缸里,转身便是被一箭穿心。

    女人已经断气,美眸不甘的瞪得大大的,惊呼声全都哽在喉咙中。

    溅起的血迹染红了米缸。

    瑟瑟发抖的孩童被高大的男人从米缸里拉出,定格在她纯良的眸子里是父母亲人逝去的惨状。

    火舌依旧在肆意的舔舐,女孩看不清眼前是鲜血的殷红还是火光的烈红,在她的眼里全都是黑暗……

    那就是女配刻在脑海里的恨意吗?

    花浅兮的大脑皮层爬满了钝痛。

    两个蒙面人挡在奕珏的身前不为所动,毕恭毕敬的俯下身子,“属下救驾来迟。”

    “你没听到吗?!我叫你放开她!”

    奕珏的小身板根本敌不过常年习武的带刀侍卫,被擒住的手腕无力挣脱只能丧气的嘶吼。

    侍卫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应,奕珏在他们漠视的眉眼下渐渐平复气息,“好,我跟你们回去,她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吗?”

    指尖明晃晃的朝着花浅兮的方向,像是一只收敛起浑身愠意却不甘屈服的小狮。

    花浅兮的心尖微微一颤。

    回去?

    回哪里?

    奕珏脏兮兮的小脸掩盖不了与生俱来的贵气,花浅兮对眼前的小孩突然有了最坏的猜想。

    侍卫拱了拱手,“得罪了。”

    长剑快速收回,在花浅兮锁骨划出轻轻的刀口,微凉的刺痛牵扯着她的思绪。

    花浅兮蹙了蹙眉头,望向奕珏的眸光凉凉的,她没记错的话,原著里的那个男配就是一心铲平陵山,心计多端的谋略家。

    奕珏如果是皇室的人,那就是最大的隐患。

    花浅兮没能细想,后颈又是一阵袭击。

    昏倒前,她好像听见奕珏撕心裂肺的呼喊渐渐远去。

    眼皮好沉。

    花浅兮的四肢无力的倒在粗砺的山地,大脑陷入了一片混沌……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