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潇潇〕〔我的功法全靠捡〕〔长夜行〕〔炼器雄心〕〔快穿异世逃生指南〕〔反派的荣耀〕〔我用阵法补天地〕〔原来我很爱你〕〔王道赘婿〕〔悠悠情不眠〕〔娶个王爷打江山〕〔神婿叶凡〕〔封神之截教大仙〕〔王婿叶凡〕〔不臣〕〔庶女嫡妃〕〔霍海云晴〕〔医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12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10)
    ,

    “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绣花针叹了口气,在花浅兮的衣袖里挪动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先睡一觉吧,明天再……呃!!”

    绣花针话音未落,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击飞,锋利的针尖划破衣袖的糙烂线头。

    花浅兮一惊,猛然站起,“舅舅!”

    昼明的闪电过后是沉重的闷雷。

    映出山穴石窟外被暴雨淋透,身形宛长的少年。

    少年俯下身子,踩着深深浅浅的水洼,走进石窟,垂在眸子旁的碎发挽到耳畔,“什么舅舅?”

    “呃?”

    花浅兮猝不及防跌入他黑玉似的眸子里。

    额前淋湿的碎发低垂,雨水顺着坚毅的下颚滚落,薄唇紧抿成唇线。

    绣花针通过意念,急切的在花浅兮的脑海里喋喋不休。

    他就是原著男主。

    陵煜对着山穴里呆滞的小丫头,微微颔首蹙眉,“可以在这里避雨吗?”

    “可以!当然可以!”

    花浅兮讨好似的连忙点头,向旁边挪了挪身子。

    狭小的山穴里略显拥挤,陵煜顺势坐下,拧了拧淋湿的衣衫。

    明明他们年纪相仿,陵煜肃朗的俊容却显得年少老成。

    “怎么了?”

    察觉到花浅兮炽热的视线不停地描摹着他的轮廓,陵煜偏了偏俊脸,斜睨了她一眼。

    “没……没事。”

    花浅兮慌张的别过小脸,这就是给原著女配带来恨意迸发的转折点男人。

    她一定要小心提防。

    陵煜从里衣摸出发绳,扎起雨水打湿的凌乱长发,漫不经心开口,“你也是来这里避雨的吗?”

    花浅兮一噎,无助的望了一眼山穴外不知停歇的骤风暴雨,本就细软的嗓音染上委屈更显得软软糯糯,“可能这里是我一会儿就寝的地方。”

    言外之意里的驱逐令很是明确。

    陵煜垂下挽完长发的手,搭在随性屈起的膝盖上,装作没有听懂她的话语,“为什么不回家?”

    “我没有家了。”

    花浅兮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

    她的家在哪里?

    被王烧毁院子庭落还是那所始终不见天日的大牢?

    陵煜呼吸一滞,这才转过头直视身边的小丫头,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儿上旧伤叠着新伤。

    枯燥的长发垂在腰间。

    还有瘦弱到近乎皮包骨的小身板。

    那双大大的眸子清澈异常,像是尝尽百苦后,心底却是一汪清泉。

    陵煜又抿了抿唇,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许久才低沉的开口,“你饿不饿?”

    山穴里空荡荡的,小丫头缩在一隅,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兔子。

    他不说还好,一提起,花浅兮的肚子还真有点空虚。

    下意识摸了摸里衣,花浅兮这才意识到被自己藏在怀里的馒头,仍然裹在扔在山穴外的囚服里。

    估计浸泡在雨水里的馒头也不能进食了。

    花浅兮又开始为自己下一顿饭苦恼。

    陵煜的眸光淡淡掠过,花浅兮蹙眉的为难全都落入他的眸中。

    生来不知饥贫的陵煜把讶异隐在微微颤动的睫毛下……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接连成细线的雨滴渐渐止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